写给相爱却做不成夫妻的人

写给爱却做不成夫妻的人

年轻的时候,我们以为,只要彼此相爱就能够在一起。

可是,时间却告诉我们,我们错了!

现实是残酷的,爱情也有悲凉的一面,尽管我们爱到了骨子里,但我们却还是抵不过命运,最终无法携手在一起。

过去的一切始终在我们脑海里,曾经我们以为,他的每一个呼吸,每一个心跳,每一个微笑,每一个拥抱,永远都是自己的。

殊不知,上帝只是和我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

分手以后,盯着他写给自己的诗:一朝六礼渡,乃是嫁娶时。

可,他如今已经不再。

都怪,那时候我们终究是太年轻,不懂得世事无常,和人心易变。

你说,你最喜欢泡椒味的泡面,还喜欢在里面加榨菜,因为你喜欢那种独特的味道,但他直到和你分手,都没有尝试过。

他是食肉动物,而你却喜欢素食;那让你过敏的桃子,却是他的最爱;你不读名著,只喜欢网文,而他却说你低级趣味……

太多的事实都在说明,你们的不合适,可你却依然想要去勉强一下,看看到底能不能开出爱的花朵。

可惜,事实证明了你错了。从一开始,你们就注定不是同一个世界,爱,却永远做不了夫妻。

有时候,他会沉默无言,你看着他,想着他心里该有多少故事,有多少难过。你想说点什么,却又无从说起,只能相顾无言。

你也曾假装活泼,假装懂事,渴望能够温暖他。也许,在这段感情里,他也曾让你快乐过,让你有过放松的时刻。

可是现在,他的故事不再是你的故事,你的路途也没有了他。你们终于还是走到了感情的分叉口,再也没办法通行下去。

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在某个突然醒来的早晨,你会想起他,想着他身边可能也有了陪伴的人,或许他也已经结婚生子,开始了另一种新鲜的人生。

或许,他也许在某个特定时刻也会想起你,也许是怀念,也许只是想起。

《相爱十年》里有句台词:“I miss you”,不是“我想你”,而是我“错过了你”。那个男孩终究成了那个女孩的过客,却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

世人皆知,陆游和唐婉是一对苦命鸳鸯,两情相悦,却又没能缔结连理,《钗头凤》写尽了两人的爱情悲剧。

唐婉的飘逸脱俗,不拘小节为陆母所不满,一纸休书让陆游和唐婉情断。

红酥手,黄縢酒,满墙春色宫墙柳,春如旧,人空瘦。

春日像往年一样如期而至,相伴的人却早已咫尺天涯,只留下清瘦的身影在脑海模糊。泪痕残,欲笺心事,斜语独栏,人成名,今非昨,病魂长似秋千索。

往日的少年也已功成名就,自己孱弱的身体却早已无法承载那重重相思。

陆游和唐婉爱得深刻,却也痛得深刻,明明相爱却不能再续夫妻之缘。

爱情就像是一壶清酒,越是沉醉,越是迷恋,往往最后都成了醉汉,走不出来,走不下去。

两个醉汉相遇,可相知相惜,但无法长久相伴,因为总有一个醉汉会先住院。

爱情会让一个人强大,也会让一个人脆弱,会让一个人温暖,也会让一个人孤独,谁也无法把爱情琢磨清楚。

爱一个人很简单,只要把自己全部的热忱奉献出来就可;爱一个人很难,因为很多时候都爱而无果,而这个结果就足以伤人。

有人说过,人这一生会有很多喜欢的人,而爱的人只有一个,就这一个,只此一个,错过便是一生。

如果有缘有爱但无分,如果结局早已写定,飞蛾扑火也就失去了原本无畏的意义。心中长存一份温暖,念着那个人,记着那段情,便也已足够。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前而过。今生的相遇,前世又聚集了多少的情缘?

相爱一场,已是实属难得。不必化身石桥,只等那人走过,不怨锦书难托,自可涅槃成佛,放下一些执念,身心便在经堂打坐。

不必看破红尘,红尘本身就带有迷离的色彩,或许因为伤痛,才能学会珍惜。

他过他的生活,你过你的日子,当某天心血来潮,就向上天祈祷,愿他过得平安喜乐。

把爱埋在心底,寂静喜欢,不去打扰他,也不惊扰自己。或许有一天相见,还能像久别重逢的人一样说声:好久不见。

天气很好,适合出去散散步,天气不好,也适合在家里转转。

相爱一场,走完一生,那是幸运,相爱一场,彼此陪伴过,那也是缘分,把感恩留在心底。

毕竟,在寒风瑟瑟的冬日,一份糖炒栗子就足够温暖人心,那个陪伴过你的人,也曾和你描绘过几个春夏秋冬,这样,应该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