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娇妻跑了,程序员之妻要讹诈,我农村的大哥怎么办

什么也管不了

程序员之死已经扯出了女方翟欣欣的父母亲,据悉,他们都是南方某大学教职工,翟父仍在上班,翟母已经退休,去了北京照顾女儿翟欣欣。

记者在翟父的家里看到一片狼藉,翟父坦言,自己一个人,年纪大了,每天都得去上课,所以懒得收拾。

翟父说,已经从各种报道里了解到了女儿和女婿的不幸,但是他什么也不管,什么也管不了。

妻子出轨了,感情破裂,程序员要离婚!

妻子提了个要求,说给她一千万,她可以不把程序员的黑幕揭发出来。

原来,程序员运营着一个app。收入不菲,但确实存在的一些灰色地带。

于是程序员既想获得自由身,又不想财富散尽。

他选择了自杀。

自杀就能够获得自由,就能够保有财富吗?

自杀,就能够让头顶的这顶绿帽子欣然远去吗!

在他自杀的那一刻还发生了许许多多我们无法预测的心理活动。

谁能说得清楚?产妇在临产前跳下楼的那一刻,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想法?

谁在偏执一词,谁在闪烁其词?只有天知道。

家的根本是什么?
所谓树倒猢狲散。家庭的根本是什么?是婚姻。
婚姻的根本是什么?是爱情。
爱情的根本是什么?是荷尔蒙!
但凡有一方不受荷尔蒙的驱动而冲向家庭,他们迟早像那各自飞的小鸟。

那么多的越南娇妻,是她们真的美丽吗?她们真的温柔吗?

不,最大的选项是她们便宜。

再便宜也是要交换的,一交换就存在变质的可能。

钱是死的,进了谁的腰包就是谁的。人是活的,进了你的家门,有一天也能离开那个家门。

从实质上来看,离开家门的不是越南娇妻,而是你辛辛苦苦的血汗钱!

曾经有一度觉着,拐卖妇女的人是那么可恨!

看那些越南新娘卷走了彩礼,人财两空,觉得买卖妇女的人,还是那么可恶。

正应了中国老祖宗说过的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他们算不算贱人?

贱人本身就脱不了贱人的胚子

我有一位同样可怜又可恨的大哥。在老家种地。同样是凭着血汗劳动养家糊口,她却被大家归入不幸的人群行列。

年近40,仍然孤身一人。常年劳动,加上朴素的生活,看上去就像50多岁的人一样。

他看上去木讷寡言,兄弟们聚在一起也没有话说。

除了没心没肺的人之外,任谁遭遇这样的生活也不可能开怀大笑。

大家最揪心的就是给他娶个老婆。

终于有一个老好人愿意给他介绍媳妇。说是人家年龄也大了,但还算是黄花老闺女。

为什么年龄这么大也没有出嫁?据说人长得也不丑。唯一无法考证的是她来自外地。据说是来自一个很贫困的地区。

这一点我们相信。

我们的身边并不缺乏从生活近乎原始的藏区介绍过来的女子。虽然老家并不怎么富裕,但是与他们的近乎原始的生活区相比较,还算是天壤之别。

于是那几个女子来了,就不再回去。几年后,生儿育女,才会带着孩子去转一圈。算是衣锦还乡吧。

老大哥心动了,我们也愿意让他试一试。

第一次见面,双方都很局促。

为了保险起见,他家还派了一位年长者陪老大哥一起去看人。

但是谁也不敢说出个啥。万一弄巧成拙了呢。

说错了话可以收回,但是对于老大哥而言,过了这个村,难道还有下一个店吗?

唯有一个要求,大家都觉得不好拿捏。

他们的彩礼钱很高。高到可以盖1栋2层小洋楼的价值。

大家问大哥怎么办?

大哥磕了磕烟锅。以少有的干脆说,死马当活马医吧!

新娘子热热闹闹的娶进了门。

一天后没事儿,三天后没事儿,一个月后也没事儿。

大家觉得可以心安了。

因为新娘子从进门的第二天起就下地一起干活。表现的地道稳重。

老大哥的烟囱里时常冒起炊烟。

香气一次次飘荡在村里的街道上。

两个月后出问题啦。他们一起去镇上赶集。在闹市区转着转着就成了一个人。大哥打电话喊兄弟们一起去找人。

大家心里明白,一定是鸡飞蛋打了。但还是陪着他找了两三天。

一伙人气势汹汹的去找介绍人。

只见那人菜刀剁在门口。

要人没有,要命一条。

老大哥真的老了。

越发郁郁寡言。

两年后不疾而终。没有子嗣。

一些人满腹牢骚的怨咒世界对他们的不公平。
埋怨别人是贱人的人本身就脱不了贱人的胚子。
贱人的生活就是这样拿别人的痛苦为乐。
贱人就是矫情。

亏的马蓉还能说她和王宝强“还有感情”。想致人于死地的人一定会在绝望的时候放下一切尊严求饶。

只要对方展现出厚道的恻隐之心,他们是会用尽余力至你于死地。

程序员也还算是一个有勇气的人,敢自杀的人没有懦弱者。

产妇跳楼也是一种反抗。

只是,他们要对抗什么呢?

我们又需要对抗什么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