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一连串无休止的烦恼的过程

爱情的魅力在于互相试探阶段的“调情”;性爱的魅力在于摸来摸去未到主题的“挑逗”。

君不见,爱情片中收视率高的比如《远距离恋爱》,《我才不会对黑崎君言听计从》,都是“小鹿乱撞”了半天,男主角还拿不下“二垒”。所以说,生活的艺术美在于烦恼的过程;而生活中的一切行为,其意义在于“庸俗的生活内容本身。”

对生活有其他见解的也许是张爱玲。张爱玲说:“生活是一袭华美的袍子上的虱子。”这词藻用得华丽而莫名其妙;对于我来说,其作用除了被我滥用在高中作文考试中以欺骗老师感受为目的,凑字数为效果之外,此句没有任何意义----至今我也不改此志。她还有一句话,“成名须乘早,不早不痛快。”这句话震溃我心,使我焦虑至三十岁,直到无奈接受了“我,微尘也,凡夫也”的现实。我感觉张爱玲有着非常挑剔,高贵着受虐的审美观---由此可知,我跟她注定不和,如果我们相识的话。

在我看来,生活是一连串无休止的烦恼的过程。

晚上,照例哄儿子睡觉。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还在翻滚,跟困意进行顽强搏斗。我已经“僵尸躺”一个小时了,心中一阵阵的窝火。但是我仍不愿意放弃这难熬的“陪睡时光”。你说,如果有一台机器,小孩子一靠近,立马睡着,好不好?我说不好。我心甘情愿熬过这愤恨交加的一小时---日日如此煎熬,直到他与我分离。

小的时候,我最害怕考试,但是却最喜欢考试前的黑暗时光。“黑夜已经来到,黎明还会远吗?”就是因为知道黎明终将出现,前面的痛苦才显得甜蜜。

生活也是这样,如果按下快进键,直接到达幸福终点,生活就只剩下巨大的缺憾----而人总有一死,在没死的时候,生活中充斥的一堆烦恼,就是人消磨时间的方式。

如果把一切行为分为“发生,过程,结局”,那么过程是一切行为中最珍贵的部分。


----就让我喝下这杯苦涩的酒,然后在生活的暴风骤雨中前行。

我将遍体鳞伤直到衰老,而那使我伤痕累累的风霜雹子,便是我的福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