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点赞43

第四十三章

清晨,刺眼的朝阳铺满了村里的每个角落,目放四方,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

老旧的平房烟囱里飘出的炊烟袅袅上升,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令人垂涎的味道。

离城五里的一个村子,一户人家的厨房内,老汉正抽着旱烟目不转睛地盯着在灶台前忙碌的老妇。

当啷,当啷,老妇手持一把长把的铁锅铲,快速地翻动着锅里的青椒茄丝。

“老头子,添点火。”老汉麻利地闷灭烟窝,把烟杆在鞋底上使劲地敲了敲,接着几步走到灶台旁蹲下身子,只见他左手使劲地拉了两下风箱,右手熟练地从身后的柴火堆里抓了一把晒干的玉米芯塞了进去。

呼哧,呼哧,随着风箱的来回抽动,炉火越烧越旺。“行了,我一会儿把菜起锅,煮点米粥,蒸几个白面馒头咱就开饭。”

“多蒸两个馒头,我回头给四儿他送去。”老汉丢下风箱,抓起烟杆起身说道。

“啥?你说啥?”

“我说给四儿送一点去,怪可怜的。”老汉从腰间抽出洋火擦了擦,随着刺啦一声响,火柴棒被点燃。

正当老汉把火苗送入烟锅时,老妇一把夺了过来,扔在地上使劲地踩了踩。

“你干啥?”

“我干啥?老头子,你脑子有病啊,四儿那个大烟鬼别人躲都来不及,连亲生父母都被他气死了,你还天天寻思着给人送吃送穿,我看你是疯了吧!”老妇把手中盛菜的铁盆使劲往锅台上一摔。

“你这个疯婆子,喊什么喊?”

“好哇,死老头子,我天天给你洗衣做饭,你现在为了一个外人骂我是疯婆子。”

“两个馒头能值几个钱?吃你身上一块肉了?”

“对,一顿是吃不了几个钱,你是不是自己都不记得去送过几次了?我现在就去打电话给儿子,让他评评理,这日子还能不能过了!”老妇刚想往外冲,被老汉用身体给挡了回去。

“怎么?理亏了?”

“你呀,你这辈子就只能种地。”

“哟,你还有理了是不是?你别拦着我,我现在就打电话去。”

“你这臭脾气,说翻脸就翻脸。”

“你——”

“别吵吵,”老汉仿佛做了极大的妥协,不想再争论下去,他把老妇拉到一边,悄悄把头伸向门外,神秘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故意压低声音,“进屋说。”

“进屋说啥?”

“进屋你就知道了。”老汉一把攥住她的手腕,连拖带拽地把她拉进了堂屋。

“你到底要说啥?”

“我跟你说,四儿快不行了。”

“啥?你说啥?他不才30多岁吗?”

“我前几天去给他送饭时,亲耳听四儿自己说的。说是啥尿毒症,没钱治,只能等死。”

“真的?”

“那还能有假?”

“都快死了,你还给他送啥饭?”老妇撇撇嘴。

“说你个老娘们啥也不懂,你还跟我犟。”

“那你啥意思?”

“你也不想想,四儿家里不就剩下他一个人了吗?我可是他二爹,离他最近的人了!”

“咋?难不成你还要给他送终?”

“养,咋不养?”

“敢!家里就这么一点地,马上老大家娃出生,咱都没钱养小孙子,你还想领养一个等死的大烟鬼,你脑子被驴踢了吧?”老妇用手指使劲地戳了一下老汉的太阳穴。

“种地,种地,你就知道种地,我天天让你看电视里的致富经,你都学的啥?!”

“种地咋了?我种地不照样供养了四个娃?”

“行了,行了,我不跟你争,你就是那个啥……那个词咋说来着……”老妇已经顾不上跟老汉抬杠,开始在屋里收拾桌椅,准备开饭。“对,鼠目寸光……”老汉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成语。

“你才是耗子呢,起开,我去端菜。”

“别急,别急,我正事还没说完呢!”

“那你快说!”

“我跟你说……”老汉把嘴巴凑到了她的耳朵边。

“快说啊!”

“我经常去给四儿送饭,这村里人都看见了。”

“你还要不要脸?给寡妇送饭,你还觉得光宗耀祖了?你也不怕同村的戳你脊梁骨!”

“你给我小点声!”老汉一把捂住老妇的嘴巴。

“唔……唔……唔……”老汉趁着这个工夫赶忙说道:“前天晚上我请了村主任一顿酒,告诉他我想领养庆生,他一喝尽兴就答应了。”

“唔……唔……唔……”老妇听到这儿,双手在空中乱抓乱挠,嘴巴里的声响越来越大。

老汉根本不管她怎么张牙舞爪,接着说道:“四儿一死,他们家的房子,还有他们家的宅基地应该归谁?”

老妇眼睛忽然一亮:“那肯定是归咱们家啊。”

“你看是不是这个理:我天天给四儿送饭,村里人都知道,我又是他实在亲戚,他死后房子归我村里绝对没人会说啥。”

“对,是这个理。”

“咱们家的菜地跟四儿家的宅基地连在一起,如果我们能把他们家的宅基地弄到手,把里面拾掇拾掇,那个大院子能喂几十头猪。”

“几十头,那么多?”

“到时候,咱们把两块菜地都种上苦菜,这样猪饲料就有了。”

老妇听到这儿,笑得花枝乱颤:“我说老头子,我跟你几十年,怎么没发现你肚子里这么多坏水?”

“你这话说的,谁还能嫌钱烫手?”老妇笑而不语,推开了木门。

“你干啥去?”

“我给你大侄子盛饭去!”

“这老婆娘!”老汉笑眯眯地叼起了烟杆。

“亲家母,你坐下,咱俩说说知心话,亲家母咱都坐下呀,咱们随便拉一拉……”老汉左手端着饭碗,嘴里哼着豫剧《朝阳沟》里的经典唱段,右手在空中比画着,晃晃悠悠地出了门。

“早上吃过了?”老汉对着在墙根下唠嗑的村民们招呼了一声。

“吃了,你这是干啥去?”

“哦,我去给四儿送个饭。”

“要不说人都夸你是菩萨心肠呢!”其中一名村民用牙签剔了剔牙齿上的韭菜末,对着老汉竖起大拇指。

“我的大侄子啊,我不管谁管,走着。”

“唉,走好!”

老汉一走,村民们就开始交头接耳起来。这哪能逃过他的耳朵?听着村民们的议论,老汉心里那叫一个美,这正是他想要的。他的步子越来越轻盈,也就三五口旱烟的工夫,便来到了村南头的一家院门前。

汪汪汪,院子的双开红大门虚掩着,院内传来阵阵的犬吠声。

“叫什么叫!”老汉推开了大门。汪汪汪,院子里的大黄狗失心疯般,对着老汉狂吠。

“你妈的!”老汉捡起一块石头猛地朝黄狗砸去,院子内顿时传来嗷嗷的惨叫声。

“四儿,我给你送饭来了。”老汉站在院子当中扫视了一圈,扯着嗓子喊道。见无人应答,老汉又喊了两声:“四儿,四儿。”

他走到门前,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木板门:“四儿?”吱呀的开门声显得那么的诡异。

墙上几扇窗户的玻璃早就没了踪影,为了防止屋内灌风,窗子原本安玻璃的地方,糊上了厚厚的报纸。所以虽然屋外阳光明媚,屋内却一片昏暗。

“四儿!”老汉推门走进了屋内。

“什么味?”他本能地捏了捏鼻子。随着房门被完全地推开,倾斜的光柱照在了屋内仅有的一张土床上。

当啷!老汉左手的饭碗掉在地上摔成了两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打翻在地。他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双腿不听使唤地抖了起来。“杀……杀……杀人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