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那个四十八岁的贵州佬

感谢那个四十八岁的贵州佬改善他今晚的伙食。她坐在窗台上给自己写分行,并且那些柔软的文字通过自媒体恰到好处地闯进他家厨房修改他一碗阳春面了事的完美构想。

煎荷包蛋吧,并且是两个!他想象着金灿灿的蛋黄一咬就流遍面条的海洋时,不由就想笑。

然而油锅开花时他才晓得忘开油烟机,打开油烟机又发现面锅沸腾起来,汤汁洒落遍地。他仍然愉快地救场,然后发现荷包蛋蜷缩在锅底,黝黑的肤色像极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基本不吃酱油的他狠狠地倒了一勺子老抽,然后三下五除二来了个光盘行动。

谁说烧焦蛋白质就致癌?呸!他美美点一支烟,顺手将碗筷扔进水池,划了个水花一般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