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丨有一个世界在等待

96
独木舟小姐
2016.06.09 18:52* 字数 2143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2年初冬,高中一部,一群妖魔鬼怪聚在了一起。在人生的很多时候,我都习惯伪装出一个安静的自己,以至于在后面遇见那群可以陪我疯狂的人时,我才觉得,人生真是奇妙阿。

阿凯是我的后桌。

开始的时候我没想过我和阿凯会成为朋友,我没见过那么沉默的男生。

和阿凯的接触也仅存于我抄他的作业,当然他有时也会抄我的。后来作业抄的多了,阿凯会讲一些东西,那时我作为正常女生还是非常不感兴趣的一些东西。阿凯是一个WOW玩家,当时的我好奇是什么游戏能让人如此着迷,改变一个这么沉默羞涩的骚年,于是为了抄数学更方便就跟着一起入了坑。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阿凯说起山口山的时候,眼睛里有燃烧的光芒,像是微茫的信仰,是的,我更愿意称之为一种信仰。

魔兽世界里,我玩的职业是法师。

不是因为阿凯口中一口一个法爷,也不是想借“亲儿子”的光,只是因为我肤浅的追求美丽。可能是歪果仁的审美真的和国人有太大的差距了吧,我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才接受我自己——行走的电线杆。

我看不懂小地图,所有的副本我都不认路。那时候常常因为跑尸体耗掉半个小时甚至更久,好不容易复活又死,又兜兜转转跑半个小时的尸体,我觉得很生气常常就下线说再也不玩这破游戏了,那时候的我觉得我是被阿凯带进了一个坑,然后他抛弃了我。却总是不甘心上线又看到尸体已经有人替我跑了,又觉得山口山还是迷人的。


大概就在那些美妙的时光里吧,我觉得阿凯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在群魔乱舞的群体里,我和阿凯也成为了好胸弟。

每当阿凯带我去哀嚎深渊,我就会特别兴奋,在野外欣赏四只脚的半人马,在沼泽地里调戏淤泥怪,头上的狮鹫兽呼啸而过,我经常做一个任务要死N次,找自己尸体太难了,满地图都是一个颜色,有时候明明在地图上看见尸体就在前方,可被一片海挡住,索性就跳进海里和怪鱼作伴玩耍去,直到阿凯找我我才从海里出来,继续找自己的尸体,不过死过几次差不多也可以交任务升级,便高兴得欢呼雀跃。

我就这样在那个不去网吧,家里只有一台无法和我聪明脑袋瓜子媲美的破电脑的纯真时代,依赖一根小小的网线,结交了一个没有网络也不会断的兄弟。


后来,我看的懂小地图了。

虽然技术依旧白菜可是跑尸体也是已经66的了。

我开始接触到阿凯的群体,骚骏骚杰,以及群魔乱舞的班级里的隐藏WOWER.

疯狂的刷副本升级,从暴风、哀嚎、影牙、血色到毒蛇、风暴、海山、黑庙,也和阿凯工会的会长一起嗨皮。在战场里跟着小团体混混水,和公会的人一起屠屠城,没事干的时候,也胆子肥起来,很有出息却很没道德地去野外杀小号守尸或者欺负低等级法师…那段疯狂的日子,应该是我人生中最自在无虑的时光。

后来家里给我配了新电脑,我花了一天半的时间下载好超级大的魔兽世界,此后我就成了我妈眼里的“网瘾少女”,一做完作业就坐在电脑前,和游戏里的伙伴们一起做任务,一起刷装备和坐骑。

那时候的我们在艾泽拉斯大陆上疯狂地奔跑,肆意地欢笑,在WOW的世界里,似乎只要我们这些人一直陪在彼此身边,就可以征服整个世界。


时间走得太快了。全城高考压力下我开始不怎么玩WOW.

不同的俩个群体同一个世界,我更希望称之为同一个家园。在无数次给我的电线杆法爷修容之后,依然达不到我的最低审美,我就瞒着联盟情节战友们,去BL创了个血精灵法师,确实美多了,在BL小白时期,我遇见了带我飞的人民教师云飞兄,不过更多的时候我叫他BL大神,以及在打团时看不下去我垫底的dps而死拖硬拉非要带我去刷装备的魔都奶骑大叔。

我喜欢LM。

也喜欢BL。

因为我遇到过一群温暖的陌生人,在同一个家园。

他们会耐心的带我畅游艾泽拉斯的每一寸土地,在一个义利分明的世界之外。


再后来,阿凯去了杭州念书。

小海在美帝滋润的泡洋妞。

奶骑大叔在魔都安心的做起了奶爸。

骚俊和一秀姐姐去了民政局。

骚杰不知道还在不在秀厨艺装Sunshine Boy.

人民教师刘云飞有没有在地球某个角落安安静静的教书。

以前刷过一条微博,被歌词打动的稀里哗啦的。

如今我们这样子各奔前程的 拼搏着

那段燃烧的岁月是否还记得

偶尔也会看着手链上的炉石 傻笑着

也会用鲜血雷鸣把自己鼓励着

只是那装满魔兽点卡的盒子 封存着

提醒我不再是那个光鲜的角色

多年后无意聊起

牧师嫁给了法师

战士大学毕业了

盗贼在纽约飘着

猎人饭馆很红火

偶尔见面喝一杯

还会念着我们就够了


偶尔见面喝一杯,还会念着我们就够了吧。

后来,我没有再玩魔兽,我不敢再回到我们曾经一起陪伴的世界,我怕我太孤独。

明天就是6月8号了,魔兽全国首映,我给自己买了一张票,十年,孤单的像是一场盛大的告别宴。吴彦祖饰演古尔丹,我没有反驳我哥哥的吐槽,因为我很希望他演,我把热爱沉默成此。网络上也涌起很多与魔兽相关的讨论,有段话看哭了我:“魔兽世界早年的一句广告词,听起来很普通:一个世界在等待。但这句话背后的气势只有玩过WOW的人才懂。因为那里真的有一个世界。”

很多人都在说现在的魔兽世界不好玩,其实艾泽拉斯大陆没有变,对于我们曾经玩过魔兽的一群人来说,不过是当年陪伴在身边的人不在了。一个刚玩WOW的朋友告诉我,全程打完没有一个人说一句话,打不过就散,玩家之间没有互动,大家都没耐心跑地图,都想一下子站到世界顶端。我们把生活中的冷漠骄傲和浮躁带到了游戏里,可是浮躁是不能解决浮躁的,所以连魔兽也成为了一种对情怀的伤感。

十年,我们都在和魔兽谈一场没有结果的恋爱。

这么漫长的等待,这几天就别缺席了吧,战友们~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