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来|行走日记(5)

字数 3295阅读 65

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晴转多云

今日休息,一位在郑州从事艾滋病领域的朋友来京在崇文门附近参加培训。几天前和另一个在京读书的朋友约好一起见个面。

从皮村去崇文门,见面、吃饭、聊天自是亲切。然聊到我当下状况时,两人皆同时询问在工友之家做义工待得如何,有何感受以及对自己今后的行程有何规划。听后,不知为何,有一种抵触回答的情绪,不想去在重复那种定计划的日子,不想去为了一个计划而如机器一样生活。后来思考了一下,也许是因为确实没什么计划,只想随遇而安,随波逐流看看究竟能漂到什么地方。一副吊儿郎当蛮不在乎,嬉皮笑脸,含含糊糊的应答。

从两个人的面部表情很明显的看出对回答非常不满意,更是这种貌似玩世不恭,吊儿郎当、毫无计划的人生态度甚是生气。很在意的那个朋友毫不掩饰说道:你就是在逃避,逃避自己,逃避现实,不想工作。。。后面她讲的再多东西我好像一句也听不到了。

北京小聚就这样不欢而散。

挨一顿数落,来时欢喜的心情一下子沮丧的要命,好像自己真就像她所说的那种混蛋玩意。天太晚回不去皮村,送读书的朋友回学校,在学校附近住一宿。在回去的摇晃、刺耳地铁上,站在她旁边,很想说说心里话,可不争气不善言辞、不善人意的在关键时候总是表述不出来,支支吾吾想宽慰她不要生气。大概她很失望,淡淡漠然地说了句:不值得。把脸扭到别处再也不瞅我一眼。听到这句话,心里一下子空落落到了极点,想要解释什么可话到了嗓子眼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一路沉默着跟在她后面,住宿不想让她拿钱,她执拗的与老板交了钱。然后就回校,口口声声不让送,没听她的,一路跟在后面,看着背影,难过的迈不脚步;路不算很远,却感觉走了很久。过了马路,眼睁睁看着进了校门,消失在转弯处。刚才强逞的精神一下子垮了。一屁股坐在街头的马路边,抱着头,内心的郁闷与烦躁不知如何排解。夜里空气有点凉,点起一支烟,猛吸两口,呛得咳嗽泪花出来了。前走过的一对小情侣,撇了一眼,脑中的身影怎么也挥洒不去。

坐了十几分钟,思绪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想去思考,也什么思考不了。回到小宾馆,连洗澡的心情也没有,鞋子一闪,仰面躺在床上。黑暗中,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头疼的厉害,像是要裂开似得。翻了个身,蜷缩一团,突然觉得自己好懦弱。我在干什么,到底在干什么?

胆小到不敢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总是找一堆看似很有道理的理由自己推翻自己;胆小到明明心里很清晰的东西却用支支吾吾的语言搪塞;胆小到看到很多事情的真相、分析很多事情原因后,还是默默的埋在心底,不想与任何人说,找不到诉说的意义;胆小到因为害怕失去而不敢去争取自己喜欢的东西;胆小到不敢真正的帮自己。

在早些时候就知道这辈子要的是什么,记得高三时写过一篇语文老师认为不符合高考写作标准的《我为何而活》:

一、家,在心中永远是一个无可替代的位置。自认为是一个有家族观念的人,想照顾好家里的每一个人,使家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喜爱且富足。

二、希望能有这样一些朋友:在一起,没有那么多正经话要说,没那么多正经事要做,能一起胡闹。在你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甚至不明白你做的事情的意义何在是还是能义无反顾的去支持你。

三、能有一件可以称之为事业的、可以用一辈子心血去不断完善的一件事。一件可以温暖自己和这世间的事。

曾经最不喜欢的职业是教师,然而最想做的却是青少年的教育领域。曾经想过创办一所包含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的学校。一所人文关怀与科学实践的学校,一所教师能够为了孩子为了人而不是为了莫名其妙的事和数据的学校。可是什么是人文关怀至今未清楚,科学实践也只是取陶行知的办学理念得皮毛而已。

试想着幼儿园能够做到像日本电影《再见,我的幼稚园》里面孩子那样的成效;小学想做到像《放牛班的春天》那样的成效;中学想做到《死亡诗社》那样的成效;大学想做到松下学堂那样的成效,希望能够看到那样的学生,活生生的生命。然而脑中只有笼统的概念,具体怎么做毫无头绪。曾独自试着思考过,但想到的全是种种阻碍,找不到出口,最终逼得走投无路,把自己吓的不敢再思考,总是在逃避:

1.不懂教育理念,担心自己没能力办好这个学校;

2.担心自己的生命不够厚重,理念没那么先进,把本来是件好事作成了坏事;

3.担心仅仅依靠学校教育无法实现,甚至开始害怕人性;

4.害怕到不想让别人感觉到自己的存在,不想让别人了解自己真实的想法

5.害怕到不敢直视这件最想做的事情。

由于一直不敢做最想做的事,开始感觉做任何事都没有意义,看不到做事的意义。只是想忘记,潜意识在逃避,甚至只想沉浸在巨大的细琐事务中,不想出来,好使自己看起来忙忙碌碌的,麻痹自己的神经,不想跳出来。而始终没有为这个想法付出一点点,去努力一点点,更不用说清晰的规划了。

不知什么时候,压抑在心中的想法慢慢醒了。想去重新去面对,面对真实的自己,审视一下能做点什么。虽然还是无法完整的去思考一件事,虽然什么也没准备好,却毅然决然的上路了。也许走完之后,有些事情如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般出现。

如果不是昨天那么直接的对话,还是不会那么直接地面对,头疼的一夜睡不着:

办学校、办教育需要:

1.软实力(1.核心的新思想教育团队,2.管理团队3.监察团队)

2.硬件物质上的支持(社会企业,但是具体做哪个领域,定位不清晰)

3.其他社会力量。

在此之前,想搞清楚:

1.为什么要办这所学校,办这所学校的意义何在?(对团队的意义、服务对象的意义及对社会的意义)为什么要办教育?觉得现在教育哪些环节不好?想要改善哪一个环节?服务群体为什么要来这样的学校?他们要带着什么离开学校?培养这样的学生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改善?如何检测并确定培养的学生对社会进步产生了正面的影响?

2.办这所学校改善了哪类群体的需求,解决了哪一点社会问题?如何去衡量、评判所取的成果(定性指标?定量指标?)由谁来评判?

3.为了实现成果,过程如何实施?关键环节何在?

4.办学校最难的点在哪里?如何解决克服?

5.最坏会出现什么情况?将预期采用什么措施使其改善到最佳状态?

6.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对一个人的成长分别起了哪些作用?如何将三者有机的结合起来?

拜访、学习向这些公益机构想要了解到什么:

1.机构当初为何选择成立?

2.机构的成立是为了解决哪个领域的哪一块问题?

3.机构目前正在做那些与该领域有关的事,从机构成立为止,机构为所服务的群体做出了哪些贡献,已经使所服务的群体得到了哪些改变?如何衡量?(定性指标?定量指标?其他指标?)

4.机构目标服务的群体工作方式或流程有哪些地方是不完善的,欠缺的?原因是什么?与机构成立之初的使命相悖么?我能够提出哪些有建设性的意见?我能为完善不足做到哪种程度?如何衡量判断我的参与使其完善了?

5.机构的管理架构是什么?谁负责哪一块,为什么是他?机构建设如何开展?

6.机构在现在的基础上,在未来5年内,对自身及所服务群体的内容及质量有何规划?我能从目前机构日常的运转过程中,看出来机构正在朝自身定的方向前行么?如果能,从哪些地方可以看出来?如果不能,为什么身处其中却看不到,症结在哪里,需要提高自己哪些方面,才能看到?

走完期待自己得到什么:

1.自己对人文关怀和科学实践的理解。(通过书籍,与人交流)

2.结识一批新思想的教育工作者等。

3.学会面对真实的自己,历练生命的厚重

4.构建团队(1.潜在的新思想教育工作者团队2.社会企业团队。团队成员从哪里发掘?别人为什么会认同你?)

5.构建智库(私人智囊团)用于监察团队、监理会,智库成员从哪里发掘?为什么要认同你?

6.找到做社会企业的具体领域。

为了弄清楚弄明白这样,所以才想走走,走公益机构,甚至实体书店,觉得他们都在做一些人文关怀的事。想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人,甚至想把自己喜欢的公益机构负责人资源做为智库和教师的人脉库、储备库。例如:把雷励中国、立人大学等有关青少年的公益项目来作为学校的一门必修实践。

想面对,想去思考清楚,想去了解自己,想去了解这个世界,想得到别人支持。

虽然依然很害怕,但更想开始改变,去探索寻找。保持好奇,明天该怎样就怎样。

迷茫的时候,会看些书,想要找到答案的痕迹:即便是蚂蚁,你若是惧怕它,它便是猛兽。恐惧不是事物给予你的,而是恐惧本身,我们必须要以肉身、精神奋力抵抗,若是放弃,只能被冲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