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7 - 初次洽谈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或许是这里突然出现童书店,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小娴跟同事刚离开,就有人敲门,探身进来询问了几句,说下次再来就跑掉,前后来了两位,看得出来她们只是要赶回去上班才匆忙离开。

我开始对童书店有点信心,不做门面功夫还是能吸引到真正的客户。

开店营业第一天,就有这样的效果,说实话我很满意,远远超出了预期。

“哥哥妹妹,我们出去吃饭吧。”

我将预先打印好的字卡贴在玻璃门上,万一有人上门,字卡上的资料可以让对方找到我,这是一人经营的店铺常用的方法。

台湾人的午餐吃得早,一点过后,大部份餐厅和小食店的客人都很少,带着小孩去哪里用餐都很方便。不过,我们的餐费有限,只能去面店和小食店,环境干净,餐点简单清淡就行。

我的原生家庭非常注重吃饭这件事,由小到大养成的习惯,让我也对「吃饭」很上心。现在,我也是这么教育孩子的,食物不需要山珍海味,吃什么不如跟什么人一起吃来得重要,跟自己爱的人好好坐下来吃顿饭,是每天该做的重要事情。

我和孩子来到书店附近的一家面店,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孩子好奇心重,这个位置方便他们在等待餐点的过程中东张西望,看行人看猫狗,或是看看路边的花花草草,都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跟孩子呆在一起久了,越发喜欢他们单纯的世界,人也容易变得快乐。我发现,只要稍稍花点时间安排一下,小心思就能产生大效果。

周一至五的午餐,通常只有我们三个,不像晚餐人多,很难迁就孩子的口味,我就将午餐定为一天之中最重要的一餐。我会让孩子参与决定用餐地点,吃什么也以兄妹俩为主,用餐过程中会跟孩子聊食物文化和用餐礼仪,他们对这样的午餐约会常常充满了期待。

自从有了兄妹俩,我就看很多育儿书,主要是身边没有人可以请教,只好多看书,几年下来,反而得出一个心得,与其执行一套套的教养理论,不如用心带孩子过生活。

我现在也不刻意教孩子学什么了,知识他们还有漫长的时间去学习,学龄前的这几年,是我和孩子可以好好相处的日子,要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带他们享受生活,过好日子,才是我可以留给他们最好的财富。

“妈妈,我要喝肉羹汤。”

妹妹很喜欢喝羹汤,就是那种以太白粉或地瓜粉勾芡的台式羹汤,我觉得这种汤不健康,已经反覆跟她讲过无数次,但是,每次到面店,她都一定会点羹汤,好几次碰到我大姨妈来,真想直接拍桌子对她吼“不准再点肉羹汤”。

就是没有对她吼过,她才会每次都用天真无邪的小脸,来挑战我的极限。

“妹妹,妈妈说过,不知道店家勾芡用的是什么粉,我们喝骨肉汤吧。”

“我想喝肉羹汤。”

妹妹的眼泪就快要掉下来,弄得一旁的哥哥慌了,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事。

“你想喝肉羹汤,妈妈会点,但你不能哭喔,哥哥也是为你好,你哭哥哥会很内疚,以为自己做错事了。”

有得吃,眼泪立刻收回去,小孩都是戏精。

又要再讲一遍羹汤为什么不好,女儿呀,你什么时候才会像听进去?

我只好也做一名戏精,肉羹汤来了,就装模作样自己要喝,将那些羹汤全装到一个空碗,剩下肉和一点点羹汤给她。

午餐过后,我会有完整的一个半小时工作时间,小孩子午睡比大人久,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做一些重要的事情,平常时间虽说他们两个会自己玩,不一定要我陪在身边,但一定会时不时来骚扰我,很难完全静下来心。

我心里掂记着地垫的事情,说好要在下午回信给小娴的。

仔细想了想,小娴公司虽然人多,但她顶多帮忙询问同部门的同事,消化不了这么大笔的订单量,这样直接写信告诉她进货条件也没用,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我决定先打电话给地垫工厂的杨小姐,也许可以说服她将数量降下来。我有预感她会答应,总觉得人与人之间相处很看缘份,有些人,你只要听对方的声音就知道跟她之间是否连着一条线。

“杨小姐,您好!上次买了两组地垫放在书店展示,我和孩子都很喜欢。今天我们的店开幕,有客户看到想买,我决定跟您下单。不过,有件事请您务必帮忙。”

“请说,能帮我一定帮。”

“不瞒您说,我的资金不够,虽然我想下单500组,但是钱不够,我算过了,手上的钱最多只能订200组。我提供一个解决方案,您看是否可行?我先下单并付200组全额的货款,等你们工厂接到国外的大订单,再一起生产,出货日期由你们工厂定。”

“钟小姐,我第一次遇到你这样的客人,也是你运气好,我们工厂已经排单下星期生产,因为国外有客户下单了,你明天汇款过来吧。”

轻轻按下手机键,我仿佛在做梦,再拍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会疼呢,难道我终于开始走运?内心一阵狂喜,看看地垫上熟睡的兄妹俩,我开始有自信,能靠一己之力给孩子幸福快乐的童年。

我马上坐在电脑前发了一张订单过去,生怕对方反悔似的,好像先下手为强,才能坐实这单生意的成交。一阵慌乱地忙完这件事,我才觉到自己很好笑。

杨小姐效率也是奇高,在我正在写信给小娴的时候,就收到了她的回信。信中除了确认这次订单,还有附一封价格约定的说明,原来,这组无害安全地垫有个公定售价,不看则已,看完我又是一阵慌乱。

不会吧,真的要卖那么贵?售价竟然是进价的三倍,这样我不就成了奸商?内心对这个名号可是万般抗拒,我可不想清誉就毁在这组无害地垫手上。在心里自问自答了好一阵子,拖到孩子都睡醒了,我才想好自己该怎么做。

杨小姐,

感谢支持!

明天一早去转帐,完成后会通知您帐号末五码。

关于公定价格这件事,我想跟您商量一下。出口到国外,运费和关税算进去,还有进口商和零售商的利润空间,国外市场上卖三倍的价格是合理的。

在国内,售价也比照办理,我认为不合理。我们的收入没有欧美国家高,关税和运费也省下来了,只需要付营业税,售价要定低一点才可以普及。

您参考看看,稍后我们电话讨论。

钟真真

写完这封信,我再发了封讯息给小娴,告诉她还在跟厂商讨论价格的问题,会尽快让她知道细节。我担心今天之内无法定案,说好下午要写信给小娴的,就要先简单跟她说明一下。

好像吃完午饭回来后,我就没有停过,没想到第一天就有忙碌的感觉。

这时,店里的电话响了,应该是杨小姐,只有她知道店里的号码。

“钟小姐,你认为价格定多少合理?想听听你的建议。”

“公定价的一半左右,我想卖一组台币690元。”

我把价格说出口,然后就将话筒拉离耳边,我已经有心理准备被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