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玩笑的,你较什么真啊

1

我有个美出天际的朋友M,又没有高冷的架子,和谁都聊得来。

因为从不设防,免不了要招惹不识趣的人。M曾经有个同事,爱来搭讪,每天早上都要笑嘻嘻地问候。按说这也算关心,可说出来的话却叫人不敢恭维。

“今天穿那么好看,晚上是不是有什么安排?”“你脸好像小了一点,是不是去做过啦?”“诶你膝盖怎么肿了,是不是跪多了啊哈哈哈哈。”

平和的人都是相似的,戏精各有各的加戏方法。

一开始,M虽然不悦,碍于同事一场,还尴尬地敷衍两句。可她非但不加收敛,还变本加厉,当面问完,还去办公室里传话。

M终于没忍住,怼了回去:“你谁啊就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和你很熟吗?”结果她还生气了:“我开玩笑的,你较什么真啊。”

2

每年愚人节,总有人会说起那些挑日子表白的“怂货”。一年365天,闰年还多一个选择,偏偏要拣4月1日。

为什么?因为在这一天表白,退路就像尼罗河一样长。

“我喜欢你。”“唔,好巧啊我也是。”于是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我喜欢你。”“其实你人蛮好的……”“我跟你开玩笑的呀,你怎么当真了。”

虽然羞怯软弱不是什么罪恶,但这么精于逃避不敢承担,真的大丈夫?表白遇见十动然拒是天大的事,说话像放屁一样,就能够一笑置之?

我有个朋友略绝对,他说但凡愚人节那天表白的,无意的话纯属情商低,有意的话就是耍心机,这种不是蠢就是坏的人,答应他干吗?

我比较平和,但也想吐槽一句,连表白失败的后果都承受不住,还想一起面对生活的艰难,恐怕是痴人说梦。

3

别看我长得像每晚准时搬把小板凳守候《新闻联播》的那种人,我开起玩笑也是风雷激荡的。

但和前述的例子不同,我最爱开涮的是自己。可以说,除了家里领导之外,我是这个世界上黑傅踢踢黑得最厉害的一个。

朋友许久未见,寒暄时总要客套,恭维几句“你现在红了,不少人知道啊”,我总是回复说:“离十八线还有好几公里的长队。”然后领导在一旁补刀:“他这人没啥优点,就是三个:吃藕,吃藕,吃藕。如果硬要再加一点的话,就是吃藕成这样,胖和瘦的差别已经不大了。”

为什么这个玩笑能成立?因为我埋汰自己,娱乐他人。如果把对象换成朋友,不当场掀桌,回去也得拗断。

为什么别人说我那么狠,我还那么乐呵?废话,那是领导啊,随意就能让我跪榴莲跪到直不起腿,返祖成爬行动物。换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试试?分分钟怼到他回家找妈。

4

所以你们发现了吗,玩笑是个好东西,关键你要会开。

我们身边总有些人,说不好笑话,却活成了笑话。他们压根不明白,玩笑的核心是分寸感,而分寸感的背后,站着同理心。

你不试着理解别人的所思所想,永远从自己的立场出发,也许会有笑果,但更多会是尴尬甚至冒犯。

别人和你的关系没到无话不说的份上,有些私密的玩笑就不要出口。别人有些不愿公开的痛处,就不要不加顾忌地揭示出来,还觉得自己慧眼如炬。如果你连对方是否介意都不清楚,就压一压悸动不已的“幽默感”。如果你不能为玩笑的后果买单,就少说那些要承担责任的话。

言语是不是属灵姑且不论,至少它能映衬出那个说话的人有一颗怎样的心。

5

今后遇到那些无理地说着“我开玩笑的,你较什么真啊”的人,千万别客气,该怎么还击,就怎么还击。

要是他还有脸问,“你这人怎么那么小气”,记得回他一句:“我也开玩笑的,你较什么真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