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寓言:泥菩萨

黑漆漆的夜晚,一位村妇怀中抱着大哭的婴儿,心急如焚,孩子已经高烧三天,所有的办法都尝试过,可小家伙的脸蛋仍旧烧得通红,哭嚎的声音却越来越弱了。村妇用手轻轻拍打着包裹孩子的包袱,忽然想起村里泥菩萨的传说“泥菩萨,拜一拜,只要舍得,必能成愿。”村妇决定试试。

第二天,她来到泥菩萨庙,心里虔诚的说:“泥菩萨呀,泥菩萨,我希望能让孩子的病快快好,请你帮我实现愿望。”

泥菩萨说话了,她说:“你要有所舍,才能有所得。”

村妇激动的回答,“我什么都能舍。”

“我曾经听过你在田埂里的歌唱,美妙的歌声会增加佛祖的荣光,我想要你的清澈嗓音。”

村妇沉吟了一会儿,她想起少女时期对过的所有山歌,那是珍贵的青春,她咬咬牙,回答:“拿去吧,只要能让我的儿子不再生病。”

泥菩萨笑了,“等你回家,就会发现儿子已经活蹦乱跳。”

村妇不相信,她跌跌撞撞的出了泥菩萨庙,跑回家,在土炕上,儿子已经停止了哭声,正唆着手指,全身退了热。她开心的解开领口,将奶头放进他的小嘴里,感受着乳汁源源不断的流出自己的身体,流进眼前的小生命。她发出笑声,却被自己嘶哑低沉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的声音如今已变成魔鬼的低吼,从此她不再唱歌,因为害怕会吓坏其他人,她变得沉默寡言。

几年以后,儿子健健康康的长高长大,她心里欢喜但也有隐忧,以他的年纪应该要上学啦,可是孩子的父亲去世早,这两年年景又不好,家家户户填饱肚子都有困难,更别提借钱给她儿子上学了,她明白只凭农闲时做做女红是凑不满学费的。儿子每天都会跑到村口看其他孩子上学的背影,真不忍心呀,于是她又想起了泥菩萨。

她来到泥菩萨庙,焚起一炷香:“泥菩萨呀,泥菩萨,我来许愿了。”

泥菩萨开口说话了,“你想让我做什么呢?”

村妇坚定的看着泥菩萨,“我想要钱,足够多的钱,能让我的孩子从小学上到大学。”

泥菩萨笑了,她又说了那句话:“你要有所舍,才能有所得。”

村妇迫不及待的说:“我愿意舍。”

“我在这座菩萨庙里待的太久了,很想看看外面的世界,我想要你明亮的双眼。”

村妇愣住了,她还想看看看儿子上学的模样,想看他长成父亲那样高,那样粗壮,她颤抖的问:“我会看不见吗?”

“不会的,我只取你九分视力,凭仅剩的那一分,你可以继续劳作,因为我知道就算用手摸,你也知道该如何种地。”

“那我愿意。”

“溪旁大榕树下埋着一个箱子,里面的金钱足够你儿子上学用了,去吧。”

村妇开心的回到家,当夜,她摸黑来到溪旁的榕树下,挖了一会儿果然刨出了个箱子,借着月光,她看见箱子里面是几根小金条,但只看了一眼,下一眼,她眼前就变得模糊一片。村妇将金条塞入内衣,黑夜中她由于失去了大部分视力,被跌的鼻青脸肿,但是心里却是甜的,儿子能上学了。那以后她不再绣花,她已经不用做女红补贴家用了。

儿子上了小学又读了大学,一天,他悄悄给村妇讲了小秘密:“妈,我谈恋爱了,是我的大学同学。”

她笑的合不拢嘴:“好呀,儿子,妈妈开心,你带女孩回家,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儿子突然皱起了眉头:“她是个城里姑娘,我想娶她,可是城里是要彩礼的,以咱们家的情况拿不出,我还是别带回来了。”

村妇着了急,“带回来,妈妈有钱,你别担心钱的问题。”这是慌话,最后的那根金条她已经变卖了,刚够给儿子交最后一年学费,但是有泥菩萨保佑呢,她不怕。

“真的?妈,你真好。”儿子在她的脸上猛亲了一口。

在儿子离开家,回学校后,村妇再次来到了泥菩萨庙。她跪在泥菩萨面前,说:“对不起啊,又来麻烦你了。”

泥菩萨开口说话了,“这回你的愿望是什么呢?”

村妇脸红了,“儿子长大了,想讨媳妇,可是我拿不出彩礼钱呀,我不忍心他因为我而打光棍。”

泥菩萨叹了口气,“你知道要舍弃一些东西。”

“你想要什么?”

“美景我已经看够了,如今我想听听万物的声音,还想走出这里,去各地看看。我想要你灵敏的听力,还有矫健的双腿。”

“拿去吧,拿去吧。”村妇连连说。

泥菩萨听后道,“女孩不会要彩礼的,你的儿子婚姻会幸福无比。”

村妇离开菩萨庙时,双腿已经罗圈起来,她费了很大劲才挪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儿子来电话了,他喜悦的说女孩同意和他回家。女孩来家里吃饭那天,村妇做了一桌菜,她耳朵已经背了,无论女孩说什么,她都笑着点头答好。

儿子举起杯酒敬她,大声说:“妈,我们决定毕业以后就结婚,她家不要彩礼。”

她笑咪咪的回答:“好。”

儿子又说,“她父亲看得起我,让我做上门女婿呢,所以就不要彩礼了。”

她仍然笑着说:“好呀,真好。”

儿子眼里含着泪说,“妈,你养我这么大不容易,我以后会常回来看你的。”

她不知道儿子为啥要哭,连忙说:“妈啥都答应你,儿啊,你别哭。”

不久之后,儿子结婚,村妇觉得自己一生的使命算是完成了,儿子每月都会按时给她寄钱,她再也不用下地干活了。闲时,她会在村里转悠,由于行动不便,拐杖成为了必不可少的依靠。村里的小孩开始喊她“奶奶”了,有时她能听见,有时又听不见。

她有很长时间没有去泥菩萨庙了,有一天她突然想去看看带给她和儿子幸福的老朋友。泥菩萨庙已经塌了一半,现在的人越来越没信仰了,她拖着佝偻身躯把破碎的瓦砾收拾干净,又在贡台上摆放好新鲜的水果和野花。

已年老的村妇已经跪不下去了,她坐在石凳上,静静的望着泥菩萨,她想和泥菩萨聊聊天,“感谢你啊,我的儿子生活得很好,夫妻感情和睦,我都有外孙啦。”

隔了很久,泥菩萨才开口,“既然如此幸福,你来找我做什么呢?”

村妇低下头,叹着气,悲哀的说,“昨天,我又在路上晕倒了,我很害怕自己快要死了。”

“人命自有天定,何必自寻烦恼?”

村妇无奈的摇摇头,“以前我总是为儿子拜你,如今我想满足自己的一个愿望,可以吗?”

“儿子对你不好吗?”

“不,他很孝顺,每个月都会给我寄钱,只是他越来越忙,我们能见面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我不敢去城里找他,害怕城里的亲家不方便。我只是想在死之前多见他几面。”

“原来是这样。”

“你这回想得到什么?我发现能给佛祖的东西不多了。”

“每个人的记忆对于佛祖来说都是珍宝,你愿意舍你的记忆给我吗?”

村妇打了个寒颤,她还记得儿子从小到大说的每句话,每个笑脸,他一天天的长大,从怀抱里小宝贝变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她犹豫了。

“不愿意?”

“那就…让他多陪陪我吧。”村妇迟钝的说。

泥菩萨又像以前一样,微笑了。

她出了泥菩萨庙,找很久才找回家门,推门进去见一陌生男人正坐在家里,她很生气,陌生人也太不客气了,于是她说:“你是谁?来我家做什么?”

那男人皱着眉头,哽咽的说,“妈,你连我都不记得了?村长给我打电话说,你昨天又晕倒在路上了,你必须要和我去医院看病!”

村妇没理他,她扶着门框,坐在门口的小木凳上,望着远方,她要等一个人,但是在等谁呢?她想不起来了。泥菩萨呀,泥菩萨,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01. 前几天在朋友圈中看到一位好友推荐一本书,关于碎片化的时间管理的一本书,我看了一张封面图片很吸引人,索性买回...
    小菜闲聊阅读 78评论 1 3
  • 在家里做全职妈妈,琐碎的家务和孩子的哭闹难免会让人失落和纠结。我是一个平凡的再也不能平凡的女人,所以,在这样的纠结...
    木心木木阅读 415评论 4 11
  • 成都 到 贵阳 这是我们的三行情书。 被爱得太强烈,被爱得太快了,我迷失在自己的胡思乱想中。 你说:谈恋爱算什么,...
    午时风Lily阅读 115评论 0 1
  • 先说缘由 最近在北京某驾校学习驾驶,考驾照。目前处于科目二练车阶段,需要通过某app自己约车: 神马?...
    拾壹北阅读 4,365评论 10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