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小姐的晚不安故事之双姝

  故事的灵感来自于一个梦,某天晚上做梦梦到一个小女孩吊死在一棵大树的树藤上,忽然画面拉进,吊死的又变成了一个女生,另一个女生就坐在旁边的树枝上,微风吹来,树叶莎莎作响,吹起了女孩的头发,触目惊心。我被那个梦吓醒,然后构思了这个故事,四小姐的晚不安故事,祝大家晚安。

                      第一章 又死一个

苏小星:“师父,在树屋的笔记本里发现一封遗书,我们是不是可以收工了?”

老法医:“拿过来我看看,这事还是有点不对头。”

苏小星:“是挺奇怪的,这么会有人在树藤上自杀呢?”

老法医:“唉,又死了一个,这地方有点邪门啊。对了,死者叫什么来着?”

“宁晨风”小警员道“您说又死一个?之前这还死过人吗?”

“宁晨风……宁……宁,好熟悉的姓”老法医念叨着。

“怎么?您想起什么了吗?”小警员追问道。

老法医:“这事儿已经十几年了,那时候我刚调到咱们局,当时这片地,你看,就是那几栋老别墅,都是当时的大亨云家的。他们家出了事,引起了一片轰动,我来出现场时外面围了好多人,印象很深刻呐。”

苏小星:“都十几年前的事了,跟咱们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吗?云家都消失好多年了。”

老法医:“小星,你刚从国外回来,也许论技术我可能要像你学习,但咱们这一行,经验也是不可忽视的。你说说在这次检查中我们应该注意什么?”

苏小星:“难道不是正常的现场检验流程吗?咱们法医不是应该以证据说话吗?过去是不是有相似的案件不应该影响到我们检查的流程啊。”

老法医:“你再看看现场,安眠药,遗书,还有死者的装束,你是不是第一反映就是这是一起自杀案?”

苏小星:“是的,这是很典型的自杀现场,只要回去进行下一步检验,应该就能确认了”

老法医:“你看,这就是了,我已经提示过你了,十几年前有一起与这一次十分相似的案件,还是这棵树,还是吊死在树藤上。当时死的是一个小女孩,被判定为意外,你再看看这个现场,有什么疑点?”

苏小星:“老师的意思是,两起案子有联系?”

老法医:“小星,你要记得,我们是法医,我们不能凭主观猜测,所以在没有确实证据之前不能说这两起案子是不是真的有联系。但我们也要有作为警察的怀疑习惯,在两起案件存在些许联系时,就要给自己亮一盏警示灯,要更加认真、更加细致的进行排查,直到确认两起案件是否存在联系。比如这起案件,既然在这一颗树上吊死了两个人,那么我们的第一反应应该是去质疑这究竟是不是自杀,甚至去怀疑,十几年前的那起案件,究竟是不是意外。”

苏小星:“老师,那起案子不是您自己验的尸吗?难道还有什么疑点?”

老法医:“在那时候的条件下,我们能验出的结果确实是意外,可是现在这起案子也许就是新的转机,小星啊,认真检查吧,说不准十几年前那起案子真的会被翻出来。”

              第二章 以命换命(20年前)

苏家

苏霁:“爸爸,您不能这么做!云氏现在正在最艰难的时候,如果您现在撤出锦绣的技术,等于是要给云氏致命一击啊,怎么说云氏还有我的股权,您不为我,也要为晨风考虑考虑!”

苏皖:“我就是为了你们才必须这么做,你以为我只是为了趁机要挟云氏吗?你现在一副一切为了云氏的样子是做给谁看?云氏之所以会有今天,别人不知道为什么你还不知道?”

苏霁:“你说什么我听不明白,式微是云氏的人,我嫁给他自然也是云氏的人。”

苏皖:“你非要我说明白吗?那场大火是怎么回事你难道不清楚?宁式微是怎么死的你不明白?云简兮为什么受伤去了美国你不知道?”

苏霁:“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皖:“小霁,我是你父亲,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以为一把火就能把如日中天的云氏烧没了?你以为放了火至今没查到你的头上是为什么?如果不是有我在背后帮你收尾,你现在还能在这做你的宁夫人?晨风还能有现在的生活?”

苏霁:“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式微是我的丈夫,我怎么会害他!都是云简兮,他为什么没事,该死的是他!”

苏皖:“不管该死的是谁,现在的结果就是,云家要衰落了,你和晨风的未来要靠我们苏家,苏陌的心已经全向着云家了,我现在做的一切,不都是为了你和晨风。锦绣的专利在我们手里,我们只有利用好现在这个机会,才能击垮云氏,把他们的资源全部掌握在我们手里。”


云家别墅(宁家)

宁晨风:“月出,藏好了哦,姐姐来找你啦!”

苏霁:“我没有,我不是故意要害死式微的,我没有!你为什么要去救云简兮!我是你的妻子啊,为什么你还是要抛弃我!我真的没办法,都怪他,是他太聪明了,我确实是用了心计骗了你才和你结婚,可是我也是因为爱你啊。他太聪明了,如果他告诉你,我以后要怎么办啊。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我,也许你就会娶了苏陌,如果你知道真相,一定会恨死我的,何况,我们都有了晨风。你不要我,也不要自己的女儿了吗!式微,式微,我真的不想害你……”

宁晨风:“妈,妈!你在说什么?你不是说爸爸是死于意外吗?妈!你清醒清醒!”

苏霁:“晨风,晨风,妈妈都是为了你,你知道吗,都是为了你!”

宁晨风:“妈,我知道,我都知道,你喝醉了,我扶您躺下休息休息。”

苏霁:“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

宁晨风:“月出,月出,你藏在哪里了呢?快出来了,姐姐带你出去玩。”


衣橱

宁晨风:“月出,月出,醒醒快醒醒。”

云月出;“哈……姐姐啊,哎呀,姐姐找到我啦!”

宁晨风(怀疑状):“你刚才一直在睡觉?”

云月出:“月出忽然好困好困,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姐姐好厉害哦,又找到月出了,为什么我总是找不到姐姐呢?”

宁晨风:“你在衣柜听到什么了吗?”

云月出:“没有呀,姐姐怎么了?衣柜里好黑好黑的,好吓人,以后月出再也不要藏在衣柜啦!姐姐姐姐,月出好饿,咱们去吃点东西好不好?”

宁晨风:“好,姨姨睡着了,咱们悄悄出去,不要吵到她哦。”


宁家(卧室)

宁晨风:“妈妈,您好点了吗?”

苏霁:“对不起晨风,妈妈又喝多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喝了。”

宁晨风:“妈妈,您说过很多遍了。不过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问您,我爸爸到底是怎么死的!”

苏霁:“什么?这……我不是告诉过你,你爸爸死于一场火灾,他是为了救……”

“……救我大伯死的,所以云家欠我们的。”宁晨风说,“这都是您骗我的对吧,我要听真话,听您喝醉的时候告诉我的,我要知道一个真相!”

“啪!”

“你在胡说什么!这就是真相!你的父亲就是为了救云简兮死的!”苏霁疯了一般的吼道。

“你们疯了吗?”苏皖推门而入,“你是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吗?想要嚷嚷的天下皆知,知道那场火灾背后有阴谋,知道都是你捣的鬼?”

宁晨风:“外公,所以是真的吗?我的父亲,大伯,都是因为妈妈才出事的吗?”

“笨蛋!”苏皖道,“活该你妈妈打你,你看看她,看看她已经成了什么鬼模样,你是不是常跟云月出在一起就觉得自己是云家人了?你喜欢你姨夫一表人才,羡慕你姨姨温柔优雅,你可知道你父亲当年也是风流倜傥,你母亲在生你之前和你姨姨也并称双姝并蒂。”

苏霁:“爸,不要说了,都是我的错,都是我造的孽。”

苏皖:“晨风今年已经七岁了,她也该明白一些事情。我们既然要和他们扯开面子了,她多知道一些也好。晨风,无论如何你一定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一定是你的母亲,无论她做过什么,做了什么,要做什么,一切都是为了你。无论在什么时候,这件事情你都要烂在心里,绝对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宁晨风:“可是父亲和大伯……”

苏皖:“没有什么可是,你要记住,是你父亲抛弃了你和你的母亲,是他自己选择了云家,选择了他的好大哥。你母亲做了那么多,努力了那么多,无论是好是坏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欠了你的是你的父亲,不是你的母亲!你好好想想吧。”

苏霁:“父亲,这对晨风是不是有些太早了?”

苏皖:“在你当时做出那个选择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放心吧,我们苏家的孩子我知道,哪怕温柔如苏陌,在明白自己的目的之后都会比任何人都明白该怎么做。”


美国

云假乐:“大哥,小星的病还是没有好转,医生说手术后治愈率只有百分之二十。我和苏陌决定带小星回国,她已经受罪这么多年了,以后的日子,能让她快乐的过一天,就过一天吧。小星总是说想妈妈,想姐姐,可是月出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妹妹。”

云简兮:“也好,这个可怜的孩子,从生下来就没少遭罪。不过有一点,既然一开始就没告诉其他人小星的存在,这次回去也先不要声张。碍于小陌是苏家的姑娘,你一直不相信,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小心苏家。从我和式微出事到现在苏家的小动作不断,如果不是我病着,你一直在忧心小星,也容不得苏家在云氏放肆。当年那场火灾为什么会着起来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该防的时候我们还是要注意,毕竟小星身体不好,受不得刺激。”

云假乐:“嗯,我知道,大哥。虽然小陌不愿意怀疑苏家,但是她也是有防备的,不然也不会瞒着小星的存在这么多年,不带月出来看小星。大哥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们会查出真相,不能让式微白白死掉。”

云简兮:“式微,式微,唉,如果不是因为我……云淇奥,淇奥你过来一下。”

云淇奥:“老师,怎么了?”

云简兮:“你假乐叔叔要带小星回国,你也一起回去吧。”

云淇奥:“我走了老师怎么办?我还是留下来照顾您吧!”

云简兮:“你看看看这个。”

云淇奥:“虽然时间有间隔,理由也很充分,但是可以看出来,这些是几个锦绣技术的关键岗位都在变动,苏家是有行动了吗?”

云简兮:“你知道哪边比较重要了吧,小星的病情不容乐观,假乐对苏家的戒心又不足,我需要你去做我的眼睛。”

云淇奥:“锦绣对云氏至关重要,我去要做些什么?”

云简兮:“什么也不用做,只要看着他们,让他们顺利的走。”

云淇奥:“为什么?现在云氏的情况不容乐观,如果再失去锦绣,恐怕……”

云简兮:“淇奥,你是一直陪着老师在治疗的,你还记得为什么我决定截肢吗?有些烂了的,坏了的肉,你得趁早把它剜掉,虽然会很疼,但总好过时不时威胁你,让你时刻提心吊胆。苏家很有野心,把锦绣的专利死死抓在手里。技术是他们的,这无可厚非,但是当他们开始用这项专利来企图控制我们,要挟我们,就留不得了。”

云淇奥:“我明白了,可是如果没有了锦绣,那云氏……”

云简兮:“那时候云氏的风头太盛,加上式微的死,我受伤让公司乱成一团,始终没有恢复过来。我们是时候休养一下了,当断则断,未来终究是你们的。”

云淇奥:“明白了,老师。”

云简兮:“你和小星向来亲密,这次你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照顾好小星,那个孩子,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云淇奥;“老师,不是还有治愈的几率吗?我们为什么要放弃?也许会有奇迹呢?”

云简兮:“你还记得月出吗?”

云淇奥:“记得的,小星的房间挂了好多她的照片,和小星长的一模一样。”

云简兮:“是啊,两个一模一样的小姑娘,一样的爱笑,一样的温柔,一样的善良。小星很喜欢你,每次见到你她都笑眯眯的,可是你想想从小到大,她几乎是住在医院,接受了那么多治疗。明明那么疼,还总是笑着,现在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和妈妈,姐姐在一起,这是她最后的愿望了,最后的时光里,我们至少可以让她离开消毒水味,有家人的陪伴,笑着度过。”


云氏别墅(云家)

苏小星:“姐姐?你是姐姐对吗?和我一模一样的姐姐!”

云月出:“你认识我,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呀,你是我的妹妹吗?你真的和我长的一模一样!爸爸,你怎么出差带回来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妹妹?爸爸不喜欢月出了是吗?”

苏小星:“姐姐,我真的是你的妹妹,小星好想你,好想你的。爸爸,姐姐不认识我,是不是姐姐不喜欢我,不想见到我啊?”

云淇奥:“笨小星,不要激动,你的月出姐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你看她在偷偷笑你呢。”

云月出:“哈哈哈,你是谁?我在逗我的妹妹呢,你是来跟我抢妹妹的吗?”

云假乐:“月出,要有礼貌啊,这是云淇奥,一直照顾小星,你们都要叫他哥哥知道吗?”

苏小星:“是哦姐姐,淇奥哥哥很好的,你看你看,这是哥哥送给小星的小月亮,哥哥说,带着这个手链,就像姐姐在小星身边一样。“

云月出:“哎呀,知道啦知道啦,淇奥哥哥好,谢谢你照顾我的妹妹哦!还有,谢谢你的手链。小星,你看姐姐也有和你一样的手链哦,姐姐戴的是小星,小星也一直陪着姐姐呢。”

云假乐:“有一点,大家还是注意一下,小星的身体还不好,而且长途跋涉回国也累了,我跟大哥商量了,还是先不要告诉别人小星的消息,月出,你要保密哦,要保护好妹妹知道吗?”

云月出:“恩恩,月出知道的,月出以后哪也不去,就陪着小星!”


阁楼

云月出:“小星,以后你就住这里哦,这里的风景最好,而且很安静,你可以好好休息。”

苏小星:“可是小星好想和姐姐一起睡呀,小星想抱着姐姐。”

云月出:“爸爸说小星要好好休息,姐姐就住在小星的楼下,白天姐姐陪着小星,如果晚上小星想姐姐,就敲敲地板,姐姐就来陪小星好吗?”

苏小星:“恩恩,小星乖乖休息,姐姐以后陪我去玩好不好,小星都没有去外面玩过呢。”

云月出:“好啊,你看窗外的花园多漂亮啊,你看到那棵树了吗?树上有一个很漂亮的小树屋哦,等你休息好了,姐姐带你去树屋玩,在大树上坐着好高好高,很好玩的。以前我和晨风姐姐……以前我很喜欢去树屋玩的。”

苏小星:“晨风姐姐?是姐姐的朋友吗?”

云月出:“不是,是姨姨家的小姐姐,以前常带我一起玩,现在……,小星还是好好休息吧,以后有姐姐陪你就好了呀。”

苏小星:“恩恩,以前都只有淇奥哥哥陪我,我都没有好朋友,有姐姐真好。”


云家别墅(花园)

云淇奥:“月出,你觉得你外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云月出:“额……就是我外公啊,月出也不知道,淇奥哥哥为什么问这个呢?”

云淇奥:“没什么,只是在去美国之前有过几面之缘,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改日要去拜访一下。”

云月出:“哥哥要去看外公?那个,哥哥,外公很凶的……”

宁晨风:“月出!”

云月出:“晨……晨风姐姐,好几天没有见到你了呢。”

宁晨风:“是啊,听说姨夫回来了,你都不来找我玩了。这位是?”

云淇奥:“你就是宁晨风吧,我是云淇奥,云简兮的养子,云淇奥。”

宁晨风:“什什……什么?你是云……云淇奥?就是那个消防员的孩子?”

云淇奥:“哦?原来你知道我啊,没错,就是我啊,代问您祖父好。”

宁晨风:“好……好的,我会的。月出,姐姐还有事,先回家了。

云月出:“……终于走了。”

云淇奥:“怎么?不是听说你们感情很好吗?怎么这么不想看到她?”

云月出:“怎么会,才没有呢,晨风姐姐,恩,她经常带我一起玩。”

云淇奥:“好吧,可能是我看错了,我们回家吧,小星该醒来了。”

苏陌:“一大早的,你们俩兄妹去哪玩了?准备洗洗手吃饭了。“

云淇奥:“月出妹妹带我去花园转了一圈,我小时候只匆匆待了两天就和老师去了美国,今天才仔细看了看,这里很漂亮啊。”

苏陌:“那时候啊……那时候更漂亮,如今,唉!”

云淇奥:“对了,苏阿姨,我们遇到了晨风妹妹,一转眼她也这么大了,不过她好像有点怕我。”

苏陌:“是吗?我们这一直也没有什么人,可能小丫头忽然看到你害羞了呢,哈哈。对了月出,以前你总喜欢跟着那个丫头疯,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去找她了?”

云月出:“没有啊,最近只是妹妹回来了而已嘛,恩,我去看小星啦!”


云家别墅(淇奥卧室)

云淇奥:“老师,我发现了一点情况,想跟您说说。”

云简兮:“怎么?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云淇奥:“我现在也不确定,但是我觉得月出和宁晨风可能知道点什么。“

云简兮:“怎么说?“

云淇奥:“我今天和月出在花园见到了宁晨风,她喊了一声月出后我明显看到月出抖了一下,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而且宁晨风也是一种打探的样子看着月出。当我告诉宁晨风我是云淇奥的时候她特别敏感的问我是不是当时那个消防员的儿子,然后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匆匆走了。当时我们离开的时候她才两岁,正常情况下她应该不会知道我父亲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她肯定是知道了什么。而且我觉得,她是在怀疑月出知道了些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今天如果不是我让她忽然被吓到,月出可能要露馅了。“

云简兮:“很有可能,现在的重点是要知道月出到底知道了什么。“

云淇奥:“可是月出现在防备心很重,她应该是知道了一个很大的秘密,一个跟谁都不敢说的秘密。她才刚认我这个哥哥,要让她完全相信我,然后告诉我肯定还要很长时间。“

云简兮:“不急,这么多年我们都等过来了,不急在这一时。但是有一点,你最近一定要看好月出,如果宁晨风告诉了苏皖月出的事情,我怕月出会出危险。苏皖那个人,我不放心,哪怕是苏霁我也不放心。“

云淇奥:“好的老师,我知道了。“


苏家

宁晨风:“外公,我今天在云家花园见到了一个小哥哥和月出在一起。“

苏皖:“哦?云家有客人了?“

宁晨风:“是我姨夫回来了,带回来一个小男孩,叫云淇奥。”

苏皖:“云淇奥?云家的?不应该啊,淇奥,淇奥……有点耳熟。“

宁晨风:“就是那个消防员的儿子。“

苏皖:“是他?不对,你怎么知道消防员的事的?“

宁晨风:“还不是我妈喝醉酒说的,说什么大伯宁愿带一个消防员的儿子走,也不带我,我父亲白救他了什么的。“

苏皖:“你妈妈这张嘴,迟早要坏事。“

宁晨风:“外公,您说他这次回来是为什么啊?“

苏皖:“还能为什么,你大伯的病大概这辈子都回不来了,云家又只有你姨夫生了月出,没有接班人。他们大概是想培养他做接班人吧。对了你说他和月出在一起?“

宁晨风:“是啊,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很开心的样子,我过去月出都没看到,我叫她还吓了她一跳。”

苏皖:“哦?云家小子是想招个上门女婿?哈哈哈,也是可怜呐。晨风啊,我记得那云淇奥倒是个俊俏的小伙。”

宁晨风:“是啊,我也是看那个小哥哥长的好看,一好奇就去问了问,才知道他是那个消防员的儿子,吓了我一跳,我就赶紧回来了。”

苏皖:“吓什么呢,你们可要多亲近亲近,大家都是一家人嘛。”

宁晨风:“可是……那个消防员……”

苏皖:“傻姑娘哦,不该你操心的事情不要操心,才多大的孩子,一天想那么多,我当年控制的住他爸爸,如今就能控制住他,你只管和他去玩就好。”


云家别墅(云家)

“姐姐,姐姐,小星今天好早就醒来了,来找小星呀。“苏小星边敲着地板边说着。”今天觉得好多啦,姐姐是在睡懒觉吧?今天换小星去找姐姐好了。“

云淇奥:“你们姐妹俩果然是双胞胎,还是你了解小星。选的都是小星喜欢的装饰。“

云月出:“那是当然,我的妹妹我当然知道,哈哈哈。淇奥哥哥要保密哦,我要给小星一个最最最棒的秘密花园,等她看到一定会好开心好开心的!”

云淇奥:“恩恩,知道啦,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我帮你一起。”

云月出:“小星该起床了,我去看看她,我们晚上等她睡了再做。”

云月出:“小星,小星,起床喽!小懒猪,太阳晒屁股啦!”

“唉?人呢?小星怎么不见了?”

“唉?姐姐呢?偷偷去玩了吗?”

“小星小星,去哪里了呢?”

“这是什么?原来是晨风姐姐约她去树屋了啊?”

“啊!”

“啊!”

云淇奥:“月出,怎么了?月出,醒醒!小星呢?你怎么了?”

佣人(窗外):“死人了!月出小姐掉下来了!”

云淇奥:“师父,出事了!”

云简兮:“怎么了?”

云淇奥:“我忽然听到一声尖叫,赶到的时候月出晕倒在小星的房间,小星不在。我刚把月出扶起来的时候就听到窗外的尖叫声,喊着月出从树上摔下来了,外面的应该是小星。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应该是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星溜出去了,我和月出没看到,等月出来叫小星的时候小星已经去了树屋,不知道月出是不是看到了小星掉下来的画面,被吓晕过去了。

云简兮:“现在最重要的,去看看小星的情况。还有,无论如何告诉假乐,一定不能告诉其他人小星的存在,你刚告诉我月出知道了些什么,小星就出事了,我觉得小星究竟怎么去树屋,是怎么掉下去的,都要查清楚。记住,最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记得,云家只有一个女儿月出,没有小星。“

云假乐:“月出摔下来了?医生!快叫医生!”

云淇奥:“叔叔,我有事跟您说,很重要!”

云假乐:“月出出事了,什么事一会再说!”

云淇奥:“叔叔,摔下来的是小星,不是月出。”

云假乐:“什么?”

云淇奥:“月出在小星房间晕倒了。师父就一句话交代,云家只有一个女儿月出,没有小星。”

云假乐:“我知道了。“

佣人:“医生来了,医生来了,快让一让!”

云假乐:“医生,您快看看!“

医生:“云先生,请问您家千金是有严重的心脏病吗?对不起,她摔的太严重了,心脏受了严重的撞击,我们救不了她,请节哀。“

苏陌:“啊!不可能,我的女儿,怎么可能!她才在我身边……”

云假乐:“淇奥,带苏阿姨回房间!”

苏陌:“我不,我要去看我的女儿!“

云淇奥:“苏姨,月出还在阁楼昏迷,您不能再失去另一个女儿了。“

苏陌:“什么,你说这是……月出在?“

云淇奥:“是的,我们先回去再说好吗。“


阁楼

苏陌:“月出,月出,快醒醒,你可不能再出事了!医生呢,叫医生了吗?“

云淇奥:“苏姨,月出应该是受到了惊吓才晕过去的,您别担心。现在家里已经一团乱了,您一定要镇定啊。“

苏陌:“我怎么可能镇定,我的小星,那么可爱的小星,才刚回到我身边几天,虽然知道她命不久矣,可是总想着能让她快快乐乐的过一段有家人陪伴的时光,安安心心的离开,她那么乖,心脏不好又不能剧烈运动,怎么会自己爬到树上去?“

云淇奥:“没错,所以现在最最重要的就是保护好月出,老师说了云家只有一个女儿月出,没有小星,您能明白吗?“

苏陌:“大哥的意思是……怎么可能,谁会要害我家女儿,她们都还那么小。”

云月出:“小星,小星!”

苏陌:“月出,你醒了?你怎么样?”

云月出:“妹妹……不……不是……我妹妹!不要……不要……淇奥哥哥……小星”

苏陌:“月出,月出,我是妈妈,你怎么了?“

云淇奥:“苏姨,月出应该是受了惊吓,让她休息休息吧。“

苏陌:“送她走,淇奥,联系大哥,趁现在家里乱成一团,你带她马上走!“


美国

云淇奥:“这就是事情的经过了,现在月出不肯说话,每天都在发呆,我觉得不像是简单的看到小星掉下来而受到的惊吓。“

云简兮:“事情到底是什么样要等月出好了之后再说,再说,就算真的有什么隐情,她一个小女孩的证词恐怕也没什么人相信,可惜了小星,从生下来就受罪,最后还走的不明不白。但是你要记住,为了月出的安全,从此之后,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云月出,只有苏小星,明白吗?

云淇奥:“老师,我明白了!”

云简兮:”淇奥,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回国生活?“

云淇奥:“老师,您是有什么安排吗?“

云简兮:“我刚刚得到消息,你们走了没多久,你苏姨就晕倒了,大夫检查后确认是怀孕了。现在那边情况一团糟,得让他们回来,而且月出这边也需要你苏姨照顾。可是无论是式微的死,还是小星的死,我们都要查清楚,都要找到证据,我们不能全盘撤回来,所以我想让你回去,你可愿意?“

云淇奥:“老师,这一次您安排我的任务我都没完成,没照顾好小星,月出也成了这样。我当她们是我的亲妹妹,何况还有我父亲的事情我要调查清楚,我愿意回去,一定找出事情的真相!“

云简兮:”淇奥,这次回去什么也不用你做,他们要争权就让他们挣,他们要瓜分公司就由着他们瓜分。你回去之后好好读书,表示出对他们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就好。真相再重要,也不及你的性命重要。我的命是你的父亲救出来的,我说了要照顾好你却又要把你送入虎口,一定一定要小心,要切记,保护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云淇奥:“老师,您放心,照顾好月出,如果她好点了,麻烦您告诉她,我等她回去看小星。“

              第三章 此仇必报(15年前)

美国.云家小屋

(客厅)

云假乐:“你们是谁?”

杀手:“听说你欠了我们一笔钱,我是来讨债的。”

云假乐:“什么债?我从来没有欠过钱,你们找错人了!”

杀手:“云先生是吗?云假乐先生。”

云假乐:“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杀手:“那我这么说你就应该明白了,有人出高价买你的命,只要你活着,就是欠了我们的钱。”

(卧室)

云葛生:“姐姐,姐姐”

苏小星:“葛生乖,不要说话,来,你藏到这个柜子下面,记住,除非姐姐叫你,绝对绝对不要出声,绝对不要出来。”

云葛生:“要姐姐……姐姐。”

苏小星:“葛生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一定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要听话,记住姐姐说的,藏起来。”

云葛生:“嗯……姐姐,找葛生。”

苏小星:“放心,姐姐一定来接小星。”

(林中)

苏小星:“大伯!”

云简兮:“小星?是小星吗?你终于愿意说话了!”

苏小星:“大伯,有人要杀我们,爸爸有危险!”

云简兮:“什么?你们在哪?”

苏小星:“我们就在小屋,我把弟弟藏起来了,我溜到了林子里,快来救爸爸,爸爸有危险!”


助理:“小星,小星你在哪里?我们来了。”

苏小星:“我在这,我爸爸呢?我刚听到了枪响,我爸爸呢!”

助理:“对不起,我们来晚了,我们到的时候云先生已经被杀了。”

苏小星:“弟弟,我弟弟呢!”

助理:“我们没有找到您弟弟,我们在房间到处喊都没有得到回应。”

苏小星:“让开,我要去找我弟弟!”

苏小星:“葛生,葛生,姐姐来了,快出来,姐姐来接你了。”

云葛生:“姐姐,姐姐,坏人……呜呜呜……爸爸……呜呜……叫葛生……”

苏小星:“葛生乖,姐姐知道,有坏人,姐姐知道葛生最乖,别人叫葛生,葛生都没有答应。葛生不哭,还有姐姐,还有姐姐。”

助理:“云总。”

云简兮:“什么情况?”

助理:“我们到的时候云先生已经倒在血泊,杀手正在找云葛生,看到我们就要跑,我们交手的时候杀了他。”

云简兮:“知道是哪的人吗?”

助理:“看他身上的纹身,很像是某个黑帮组织的人。”

云简兮:“怎么会和黑帮扯上关系?”

苏小星:“因为有人要买我们一家的命!”

云简兮:“小星,你还好吗?怎么知道的?”

苏小星:“我听到杀手说有人要买我们一家的命,对其他人来说,我早都是一个死人了,妈妈生了葛生之后就去世了,他们要买的,就是父亲和弟弟的命。”

云简兮:“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出真相,不会让你爸爸白死。”

苏小星:“大伯,从表叔,到小星,到我爸爸,您总是再说真相,可是真相是什么,真的还用找吗?”

云简兮:“小星,你还小,你不明白,我们需要的是证据,我们现在没有证据,不能随便指控。”

苏小星:“大伯,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想小星死的那个画面,本来该死的人是我,现在小星死了,我却顶着小星的身份活着,我一定要替小星报仇,替父亲报仇。”

云简兮:“小星,你冷静一点,你看看葛生,你还有他要照顾,不能冲动。”

云葛生:“爸爸……姐姐,报仇,报仇。”

苏小星:“葛生乖,你只要平平安安长大,不要辜负妈妈拼了命生下你。”

云葛生:“妈妈……妈妈,姐姐,我要姐姐。”

苏小星:“大伯,淇奥哥哥呢,我想见他。”

云简兮:“我这就联系他,他要知道你好了一定很开心。”


中国.苏家

云淇奥:“老师,怎么了?”

云简兮:“淇澳,这边发生了很多事情,小星开口说话了,想见你。”

云淇奥:“好的,我尽快回去。”

苏皖:“怎么?你的老师叫你回去?”

云淇奥:“是的,他想让我回去一趟。”

苏皖:“我刚才说的你怎么想?小朋友,人要学会认清形势。”

云淇奥:“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苏皖:“我自有证据,从你父亲答应我进火场起,你就已经站在云家的对立面了,你想想如果云家知道了你父亲做的事,你的好老师知道了,他还会把你当义子,把云氏分给你吗?”

云淇奥:“可是我不能背叛老师。”

苏皖:“天真,你跟我说背叛?你一直都站在他们的对立面,谈何背叛,从前是你不知道事情的原委,现在你可不要堵死了自己路。晨风这几年很依赖你,你对她也照顾有加,留在苏家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云淇奥:“我要回去想想。”

苏皖:“不要让我着急啊,年轻人。”

苏霁:“父亲,他一个毛头小子,靠得住吗?”

苏皖:“终究不过一个小孩,跟在云简兮身边没多久就又被打发回国,我就不信他们能有多深的感情。”

苏霁:“我们为什么要拉拢他呢?”

苏皖:“那边传来消息,已经得手了,云家没有男丁,除非云简兮能生下个孩子,否则云氏最终难保会不会落在这个小子手里,我们必须把他抓在手里。”

苏霁:“晨风一直很亲这小子,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苏皖:“还有什么,比让他以后娶了晨风更能拉拢他呢?是要所谓的恩还是要名利美人,他一定不会做出错误的选择的。”

宁晨风:“淇奥哥哥,外公说你要走了?你要去哪里啊?”

云淇奥:“我要去看我的老师啊,老师身体不好,我也好久没有回去了,去看看他。”

宁晨风:“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晨风会想你的。”

云淇奥:“放心吧,哥哥很快回来,回来给你买礼物,你在家要乖乖的,认真练字,知道吗。”


                        第四章 天理昭昭

云氏集团

苏皖:“怎么样?来了吗?”

助理:“董事长,还没有,约好的十点,还有五分钟了。”

苏皖:“没关系,再等一等,这么多年了,终于今天云氏就要彻底结束他的时代了。”

苏霁:“父亲,注意一下影响,毕竟还有云氏的老股东在。”

苏皖:“有什么呢,云假乐在美国和毒贩牵扯不清被杀之后云氏就已经岌岌可危了,要不是云简兮不远万里的指挥着他的傻养子像模像样的坐阵,云氏早成了一盘散沙。不过他云简兮再聪明,恐怕也想不到云淇奥早就是我们的人了。怪只能怪他太自信。云氏,没有了云家三公子的云氏早该结束了。”

苏霁:“我们已经掌握了超过百分之四十的股权,但只要那百分之十还挂在云淇奥的名下,我就觉得不踏实。”

苏皖:“他已经背叛云氏这么彻底了,还有回头路走?不过说的也对,终究还是拿在自己手里比较踏实。等今天的收购签约完,股份重配的时候咱们把他的分给晨风好了,反正他们要结婚了,都是一样的。”

助理:“董事长,总经理,葛星公司的人到了。”

律师:“苏总,我是代表葛星公司来签收购协议的。”

苏皖:“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公司只有你一个?”

律师:“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就足矣了,如果人都到齐了,咱们开始投票吧。”

苏霁:“你们不要太过分!”

苏皖:“小霁,不要冲动!”

苏霁:“可是他们太嚣张了!”

律师:“那也是我有嚣张的资本,毕竟不是我手里有一家每天都在亏损的公司等待接盘,如果你们不急,当然我们也不急。我们更愿意再等几个月,重新对你们公司进行评估,重新定价。”

苏皖:“好,开始吧,只要你能做的了主。”

律师:“当然,好了,我们开始吧。”

助理:“现在,我们对葛星集团收购云氏集团的收购案进行投票。葛星集团将出价购买云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请各位董事对该项决议进行投票进行投票。”

律师:“果然爽快,全票通过,看来苏总做了不少工作啊,既然这样,我们签字吧。我们董事长已经签好了,您看一下没什么问题就可以签字了。”

苏皖:“好好好,我相信贵公司,果然是十分的讲究效率。我倒是实在好奇你们董事长是何方人物,竟然没有半点消息。”

云淇奥:“签完了吗?”

苏霁:“这没有你说话的份,不要闹。”

律师:“签完了,云总。”

云淇奥:“好,那我这边还有一件事刚好一起说一下,我愿意将我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给葛星集团,我的转让协议带来了吗?”

律师:“云总,我都带着。这是复印件,大家可以看一下,该份转让说明即时生效。也就是说,葛星公司现在已持有云氏集团百分之五十发股权。”

苏皖:“云淇奥!你疯了吗!你怎么敢!你别忘了……”

“别忘了他还有把柄在你的手里”云葛生推门而入。

苏皖:“你是谁?我们在开会,保安呢?”

云葛生:“不好意思,我刚收购了这家公司,好像从法律上来讲,现在,只有我能把你哄出去,没错吧?律师?”

律师:“是的,董事长。”

苏皖:“你是……你是葛星集团的董事长?”

苏霁:“不可能,不可能!这么会!”

云葛生:“苏董果然是年龄大了,眼睛也不好使了,看来小苏总认出我来了,或者说是,姨姨,还有外公?”

苏皖:“你是苏陌和云假乐的儿子!不可能,不可能!我明明……”

云葛生:“你明明收到消息我已经和我父亲一起被杀了是吗?”

苏皖:“新闻都在报到,说你父亲卷入了贩毒组织,才被杀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云葛生:“外公,我什么也没说啊,您又何必急着否认呢。”

苏皖:“云淇奥!你从美国回来亲口跟我说确认……!!对了,你都把股份转给他们了,你果然从来都跟我不是条心,你不要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的手里!”

云淇奥:“葛生,我去那边,这边交给你了。”

云葛生:“嗯,注意安全。”

苏霁:“不对,云淇奥,你如果都是骗我们的,那晨风呢?你不要忘了你们快结婚了!”

云淇奥:“结婚?和一个七岁就能下手杀了自己妹妹的毒妇结婚?对不起,我没兴趣。”

苏霁:“你说什么!你不能污蔑晨风,她那么爱你,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云葛生:“哥,你先走吧,这边有我。”

苏陌:“就算你们有一半的股份又怎么样?你们的股权并没有超过一半,这里也不是你说了就算的。”

云葛生:“哦?可是如果我说,我的老师心疼云氏,有钱就买点云氏的散股回忆一下曾经,一不小心,我手里又多了百分之一呢?”

苏霁:“云简兮!为什么,为什么他一直要跟我对着干!”

云葛生:“所以你就放了一把火想杀了他。”

苏皖:“你不要含血喷人!咳咳咳……”

云葛生:“外公,年龄大了,就不要太激动,对身体不好的。不过既然您不承认,就来听听这是什么。”

(录音)

苏皖:“淇奥,当年那场大火你应该印象深刻吧。”

云淇奥:“当然,就因为那一场大火,我父亲为了救老师遇难,我才成了孤儿。”

苏皖:“怎么说呢,你的这个记忆,说对,也不对。”

云淇奥:“为什么呢?”

苏皖:“你的父亲确实是在那场火灾遇难,不过却不是为了救云简兮。”

云淇奥:“怎么可能,父亲是消防员,他冲入火海怎么会不是为了救人。”

苏皖:“你还记得那时候你的母亲重病吧。”

云淇奥:“是啊,母亲重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父亲遇难之后母亲也撒手人寰。”

苏皖:“这就对了,当时你的父亲为了给你母亲治病,借了一大笔钱,债主找他逼债,威胁他如果再还不上钱就要带走你,你父亲正苦于还不上钱的时候,就遇到了我。”

云淇奥:“您认识我父亲?”

苏皖:“当然,那时候你的老师知道了一个他不该知道的秘密,于是你霁姨一个冲动,放了一把大火,想要把秘密永远的埋在火场。”

云淇奥:“什么?你是说,火是霁姨放的!!!”

苏皖:“年轻嘛,就是太冲动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火是起来了,但是宁式微那个傻子冲进去了非要救他大哥。本来我帮着拖延了报警的时间,但是为了晨风,我也必须要救火。苏霁是个傻的,火被扑灭之后必然会找起火点,起火原因,很容易牵连到她。我的女儿我总要想办法救,就在这时候,我在消防人员里见到了你的父亲,凭着还不错的记忆,认出了他的照片刚好在欠了我的钱的人照片里见过。”

云淇奥:“我父亲欠的是您的钱?”

苏皖:“是啊,简直是瞌睡遇到枕头,天要助我。我告诉他,只要他能破坏火灾现场,起火点,所有的欠款我都和他一笔勾销。小十几万换我女儿的平安,这笔买卖还是值得的。”

云淇奥:“我不信,我不相信,我这么多年就想找到火灾的真相,可是您却告诉我,所有的线索都是我爹父亲毁了的!”

苏皖:“真相?这就是真相。如果不是云简兮捡回了一条命,听说你母亲也去世可怜你,收了你做义子,我又不能出头怕暴露,我也会把你带在身边的。”

云淇奥:“怎么可能,我父亲明明是英雄!”

苏皖:“英雄?如果不是为了钱,为了你,他不耽误时间破坏现场专心救人,说不定真能把人救出来做个英雄,现在吗,他只能说是一个好父亲吧。”

云淇奥:“我要证据。”

苏皖:“你看看这个,你父亲的字也许你不认识了,我也不介意去做笔迹鉴定,当然,一但去鉴定,你父亲英雄的称号却是真的要大白于天下了。”

云淇奥:“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苏皖:“所以啊,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虽然云简兮带了你几年,但你从来都不是云家的,而且一旦云家知道你父亲做过的事,想想你自己的下场吧。”

云淇奥:“老师……老师。”

苏皖:“不要心存幻想了,你们是两个世界的。还有,不妨告诉你,云假乐,估计也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云淇奥:“什么?你……你……做了什么?”

苏皖:“我做了什么不重要,总之他很快也会带着云家最后一个孩子一起去和我的女儿团聚了。”

云淇奥:“那可是您的亲外孙啊!”

苏皖:“可是不巧,他姓云。你好好在这想想吧!”


会议室

云葛生:“多精彩啊,外公,姨姨,我的亲人简直是太让我佩服了。”

苏皖:“你怎么……你怎么会有!”

云葛生:“淇奥回国就是为了查出当年火灾的真相,我们是没有证据,但是不影响我们怀疑你,你突然叫淇奥去谈话,他怎么可能没有准备。”

苏皖:“他明知道,怎么敢告诉你们!”

云葛生:“那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了。淇奥哥说,那时候月出就知道了些什么,对了,外公,你可还记得自己的另一个外孙月出?”

苏皖:“怎么会不记得,月出还在的时候,苏家和云家也还没有闹到后来这种地步,可怜的孩子。”

云葛生:“可怜?是啊,我那个素未谋面的姐姐死的确实可怜,她可是被她的亲表姐从树上推下去的!七岁就能杀人,霁姨,您的女儿果然是继承了你的心狠手辣。”

苏霁:“不可能!月出明明是自己从树上摔下去被缠在树藤上的,那只是个意外!和晨风有什么关系?她还是个孩子!”

云葛生:“您的女儿功力可真是不得了,连自己的母亲都能瞒得住,若不是当年淇奥哥哥发现了端倪,恐怕我的姐姐就要白死了。”

苏霁:“你有什么证据!”

云葛生:“证据?有倒是有,不过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们现在来谈谈云氏集团的问题,谈完,外面的警察还在等着你们呢。收购本就属于我自己公司,这种感觉还真是,有钱任性啊。”


云家别墅(树屋)

宁晨风:“淇奥哥哥,你在哪儿呢?晨风来了。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来啊,阴森森的,晨风怕。”

云淇奥:“我刚从公司出来,正在往家走,我在你小时候最喜欢去的树屋藏了一个惊喜哦,你先找找,等你找到我就来了,我在开车先挂了,等会见。”

宁晨风:“什么嘛,我现在最讨厌这个树屋了,非要放在这里。不过是什么呢?哎呀,淇奥哥哥是不是要求婚了,我得快找找。”

苏小星:“晨风姐姐。”

宁晨风:“谁?谁在喊我?”

苏小星:“晨风姐姐,晨风姐姐,我是月出啊。”

宁晨风:“谁在装神弄鬼!月出早都死了,谁在那说话?”

苏小星:“晨风姐姐,是我啊,晨风姐姐不是最喜欢月出了吗?我们一起捉迷藏好不好?”

宁晨风:“我不信,是谁?到底是谁?”

苏小星:“晨风姐姐,你为什么要推我呢?我们一直在树屋玩,你为什么要把我推下去呢?”

宁晨风:“我没有……我没有……”

苏小星:“姐姐,你看树屋里,你约我在树屋见的纸条还放在里面呢,你怎么就不承认了呢。”

宁晨风:“啊!怎么会,怎么会,我明明已经找过了,怎么会又出现的!”

苏小星:“晨风姐姐,我一个人好寂寞,我好想你,来陪我吧!”

宁晨风:“到底是谁在那?当时云月出死了!我亲眼看着她死的,不要再装神弄鬼了。”

苏小星:“呵呵,晨风姐姐果然好定力啊。我在这,可是我没有骗你啊,我真的是云月出,你看,我和小时候长的还是很像的。”

宁晨风:“你……你……你怎么会!不对,云月出五岁的时候就死了,你看上去已经二十多岁了,你不是鬼。”

苏小星:“我没说我是鬼啊,可是我真的是云月出,那个从小最喜欢你的云月出。”

宁晨风:“怎么可能!”

苏小星:“当然可能,因为你们从来都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孪生妹妹,而你害死的,就是我的可怜的刚回到我身边的妹妹!”

宁晨风:“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你是双生子。”

苏小星:“我和妹妹出生之后妹妹检查出先天不足,心脏有严重的问题,当时云氏刚出了问题,为了避免外界骚扰,让妹妹安静接受治疗,大伯建议对外隐瞒生了双生子的消息,让妈妈带我回国,把妹妹留在了他身边。我和妹妹五岁的时候,妹妹的病始终无法痊愈,我爸妈决定停止治疗,无论妹妹能活多久,只要她能在余下的日子开心的待在家人身边就好。可谁知道,妹妹刚回来没多久,就因为你怀疑我听到了你母亲的秘密,错杀了她!”

宁晨风:“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想约你出来,确认你到底是不是听到了我妈的醉话,可是当我到树屋的时候,就看到你在树屋边边睡着了。我必须要保护我的妈妈,如果那件事被捅出去,我的家就完了,我已经没有爸爸了,我不能再失去妈妈了。我就知道,你那天听到了,我就知道我没猜错。”

苏小星:“所以你就顺手把小星推了下去?还让她挂在了树藤上!宁晨风,你才七岁,就能下得了如此毒手,就能因为一个怀疑去杀人,哈哈哈哈哈哈,我可真是佩服你。你失去了爸爸可怜,那也是你妈妈自己放的火,可是我呢?我就要亲眼,在那,在那个阁楼上看着你把我妹妹推下去?我就要看着自己的祖父雇的杀手杀死了我爸爸?宁晨风,你不要说什么你可怜,可怜的人多了,你只是生来恶毒,就如你母亲!”

宁晨风:“那又怎么样!谁让你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谁让你们堵了祖父的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知道了又如何?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苏小星:“知道为什么我明明知道真相却不去报警告发你吗?经历了那么多,我至今无法忘掉妹妹抱着我撒娇的样子,更无法忘记你杀了她她挂在树上挣扎的样子,不如,你也试一下吧,去尝尝她尝过的痛苦。”

宁晨风:“云月出,你疯了!你放开我!”

苏小星:“我是疯了,看着亲人一个个死在自己眼前,我早都疯了!还有,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用担心我会被抓哦,我连遗书都帮你准备好了,我用了十年时间模仿你的字,你放心,不会有人认出来的。我知道,你是真心悔过,你做过的事我都认认真真原原本本的写出来了。晨风姐姐,再见了。”

云淇奥:“小星,没事吧?”

苏小星:“哥哥,再叫我一次月出好不好。”

云淇奥:“月出,乖,下来吧,坐在上边不安全。”

苏小星:“哥哥,我终于替小星报仇了,可是小星再也回不来了,我好想她。”

云淇奥:“我也很想小星,不过在她最后的那段时光是和你一起度过的,她一定很开心。”

苏小星:“哥哥,你还记得那个没做完的秘密基地吗?我们把它做完好不好?那是我要送给小星的礼物。”

云淇奥:“好,我陪你。这边没问题了吧?”

苏小星:“放心吧,我学法医就是为了今天,我要报仇,但也不会把自己搭进去,毕竟我还有葛生。”

云淇奥:“还有我。”

苏小星:“嗯,还有你。”

云淇奥:“问你一个问题,那一年,我回美国,你为什么信我?”

苏小星:“记得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的眼睛亮晶晶的,整个世界都是小星。我那时候好羡慕小星,有你可以全心全意的护着她。那一次你回来,看到我的眼神有闪躲,有挣扎,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很痛苦的事情。你还记得小星那时候怎么维护你的吗?她指着你送我们的手链一脸认真的说,淇奥哥哥很好。”

云淇奥:“是啊,从小她身边只有我陪她,我怎么可以辜负她。可是,那时候我是真的怕你们会不原谅我,毕竟我父亲……”

苏小星:“叔叔只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家,火不是他放的,人也不是他害的,他只是毁了证据,我们恨不着他,又怎么会不原谅你,自始至终,你就是无辜的,你只是我和小星的淇奥哥哥而已。对了,淇奥哥哥,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大伯是个什么样的人?”

云淇奥:“老师?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苏小星:“你信他吗?”

云淇奥:“谁又没有秘密呢。”

                      第五章 早知如此

云简兮:“小陌,吃饭了。”

苏陌:“大哥,小星他们还好吗?”

云简兮:“那几个孩子,聪明着呢,尤其是小星,十几年绸缪,就为今日,怎么会不顺利。”

苏陌:“都是我没用,让她背负了太多了。”

云简兮:“没有经历过磨难,怎么会成长,你看葛生,我只是给了他云家的一部分资源,他小小年纪就自立门户,坚持要收购云氏,云家的孩子都是好样的。”

苏陌:“大哥,你让我走吧,我真的很想我的孩子们。”

云简兮:“小陌,我们相识也四十多年了,我始终没有忘记我们相识的那天晚上。你跟着苏皖,苏霁来参加我们家的宴会,我和假乐,式微就站在你身后。你说假乐的名字真奇怪,为什么会有人连开心都是假的呢?我和式微还嘲笑了假乐。然后我就看到苏霁发现了我们站在你们身后,她故意装作不知,然后训斥着你,跟你讲这名字出自诗经,读作假乐(xia yue),说你不读书还不懂礼貌丢了苏家的脸。如果不是我看到她是发现了我们,才故意说你,我真的会觉得她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好姑娘。”

苏陌:“我们那时候也是年少无知,后来转身看到你们我简直是羞的恨不得立刻消失。”

云简兮:“是啊,你们一转身我就看到了两双截然不同的眼睛,一双天真烂漫,一双充满算计。我听人说第一任苏夫人是一个普通织女,第二任苏夫人是名门闺女,我一直以为应该是姐姐朴实,妹妹精明,却怎么也没想到你们恰恰相反。”

苏陌:“姐姐的妈妈一生操劳,为了生计拼命干活,熬坏了身子,姐姐从小看着妈妈辛苦,重病,最后逝去,所以才能更体会世事不易,我出生的时候父亲靠着我祖父家已经发家,生意也红火了起来,我自小被惯坏了,所以傻一些。”

云简兮:“是啊,傻傻的来到了云家,然后搅的我云家天翻地覆,差点走上了毁灭,苏皖也是好本事。”

苏陌:“我知道,是我们苏家对不起你们,我不指望你能原谅苏家,我自己也不会原谅苏家的。”

云简兮:“你知道苏霁当时为什么要放那一把火吗?”

苏陌:“我始终没想明白,那时候她已经如愿嫁给了宁式微,还生了晨风,她没理由那么疯狂啊。”

云简兮:“其实就是因为你。”

苏陌:“我?”

云简兮:“她一心想要过好日子,在认识我们后立刻权衡利弊,发现我是最有可能继承云家的,于是时常对我示好,但她也是个聪明的,知道带着你一起,而且对我们三兄弟都态度相差无几,所以大家都没有什么感觉,我在偶然发现同是苏家送来的东西,我的却和他俩的略有不同略带心意时才感觉到她的目的性。从小生活在一个这样的家庭,我本就厌恶这些算计,所以更讨厌她,每当你们来找我们时我就更愿意和你说说话。”

苏陌:“我完全没有发现啊?我以为大家一样都是朋友的。”

云简兮:“你能发现什么啊,每次来就只知道吃点心,跟着假乐和式微疯。后来苏霁发现我躲着她后就把目光放在了假乐和式微的身上,可是她大概能感觉的到式微和假乐都喜欢你,所以她就疯狂了,毕竟,我知道她一直都不喜欢你。”

苏陌:“我知道啊,姐姐从小就不喜欢我,可是有人的时候总是表现的和我很亲密的样子,我总是觉得她都没有妈妈了,我得照顾她啊。”

云简兮:“你觉得你亏欠她,她也觉得你亏欠她,你们姐妹俩想法倒是统一。你记得那天吗?苏霁在式微的房间醒来的那天。”

苏陌:“当然记得!我一直以为虽然式微看着不羁,但也是个君子,没想到他竟然……”

云简兮:“到今天你还是这么觉得的啊,看来你是真傻,那天就是一个局。”

苏陌:“局?”

云简兮:“是,苏霁的一个局。式微和假乐因为你打了一架,之后决定要追求你,公平竞争,那天苏皖刚好带了你姐姐来了云家谈生意,被苏霁听到了。苏霁分别跟他俩说了会帮助他们,假乐脾气拗,说要堂堂正正靠自己,没搭理苏霁。式微确是那种喜欢耍小聪明的,就约了苏霁去他房间详谈。后来你也可以想到,不知道为什么就喝酒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喝多了,不知道为什么就睡到一起了。我还记得那天你义正言辞的质问式微,怎么可以欺负你姐姐,苏霁表面梨花带雨,我却看到了她眼角得逞后的兴奋。”

苏陌:“什么?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式微……是他……怎么会是这样?”

云简兮:“后来的一切就顺理成章,他们结婚了,假乐也顺利娶到了你。婚礼那天,我看着式微痛苦的表情,假乐兴奋的表情,我就在想,不如我去抢亲吧,把你带走,藏起来好了。现在想来,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是不是也能少很多悲剧。”

苏陌:“大哥……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云简兮:“式微和苏霁结婚后就回了宁家,很少来云家这边,当生下晨风后,我就想着,不管苏霁之前耍了多少手段,只要她肯老实过日子,我就忍她。可是当我发现她假借式微的名义插手公司的事时,我就决定警告警告她。于是我找到她,隐晦的提醒她她做过的事情我都清楚,我能放任她,也能毁了她。我以为她会收手,可是没想到,最毒妇人心,她竟然想到的却是一把大火灭了我的口。”

苏陌:“是因为这样吗,只是这样吗?就算你说出来了又怎么样呢,他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何至于呢。”

云简兮:“我说了,是因为你。你就是式微心头的朱砂,如果式微知道是因为苏霁的算计,才让你恨上了他,让你嫁给了假乐,他一定不会原谅苏霁的,所以这个秘密必须藏起来。”

苏陌:“式微,是我错怪了他,都是我害死了他。”

云简兮:“小陌,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收留淇奥吗?”

苏陌:“嗯?因为他父亲为了救你牺牲在了火场,淇奥成了孤儿啊”

云简兮:“我刚从火场出来,受那么严重的伤,最先记得的却是把那个孩子带走,就只是因为这样吗?”

苏陌:“那是为什么?”

云简兮:“苏皖一直以为那个消防员是他派进去毁灭证据的,当时他确实答应了,可是进去就反悔了,他跟我说了实话,求我救我出去后帮帮他。我们正要走,就听到身后式微的声音,他知道真相后完全不能接受,我们正要往出走,房子就开始出现坍塌了,式微忽然冲回了火圈里,我不放心,就让那个消防员进去救他了。后来我往出走时被砸下来的梁木压了腿,受了重伤,但好在已经走出了火源中心,才被救了,式微和那个消防员却再也没出来。”

苏陌:“大哥……您一早就知道是苏霁放的火?那为什么……”

云简兮:“听后来的报告说现场被破坏过,我就猜到式微最后冲进火场大概就是为了晨风,不想苏霁被抓连累晨风变成孤儿。这是他最后的愿望了,我又怎么能不帮他呢?当时的报告是有疑点的,我如果真的想查,怎么会查不出来,那些疑点都被我压下来了,当然怎么也查不出来。”

苏陌:“可是那为什么还要让淇奥去查?如果是这样,那我的小星……”

云简兮:“我如果说不查了,谁会同意?不是明显有猫腻。我本想着反正也查不出来,就让淇奥去吧,了了孩子的执念,还磨练了性子。可是万万没想到,苏家人都是厉害的,苏皖,苏霁,还有晨风,下手一个比一个狠,真是宁可错也不放过。小星自小在我身边长大,她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你还久,我一直当她是我的亲女儿,她出事我比谁都伤心,所以后来我才要求带月出回来,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苏陌:“大哥,如今仇也报了,放我回去好吗?让我去看看我的孩子。”

云简兮:“小陌,你一直都最心软,你生葛生难产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你好了,一定不会同意我让孩子们回去报仇的,我一直在想该怎么劝你。不过也是命,谁知道你生下葛生就没了生命体征,我都告诉假乐你走了,你又忽然有了呼吸,医生说你不知何时会醒,我就决定把你活着的消息瞒住,等你醒了再告诉假乐。谁知道,直到假乐遇害,你还是没醒,那时候我真的是恨你的。你多好,把所有的痛苦都都给孩子,都给我们,自己倒是逃避的痛快。”

苏陌:“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因为小星的死太难过了,不想再醒来,谁知道一睡,就睡了这么多年。”

云简兮:“月出目睹了小星被杀的全过程,又目睹了父亲被害,还差点失去弟弟。我见到她时她那么坚定的告诉我,她要报仇。从头到尾所有的计划都是她和淇奥制定的,假乐刚去世,她就叫了淇奥回来,解开了淇奥的心结。又将计就计派淇奥去卧底,带去了假乐和葛生因为与贩毒团伙牵连被害的消息,一方面让苏皖放心,一方面使劲运作拉低云氏的股价;淇奥督促晨风练字,然后把晨风的字迹发给月出,她就年复一年的练,要练到一模一样;月出玩命的学习,考法医,就是为了今天能掌握所有主动权。苏陌,无论和你的父亲,你的姐姐,还是你的女儿比,你都差太远了。”

苏陌:“我……我……是我没用,都是我!”

云简兮;“所以当你醒来之后,我决定不放你走了,你回到他们身边只是个拖累,你已经对不起他们了,就不要再成为他们的累赘。”

苏陌:“可是,那是我的孩子,都是我的孩子啊。”

云简兮:“你的孩子?你可有给过他们母爱?可有给过他们依靠?可有给过他们半点安心?我们都老了,对不起孩子们的已经太多,你就和我一起离开吧。”

苏陌:“离开?要去哪里?”

云简兮:“去一个他们找不到我们的地方,我们帮不上他们,就让他们过自己的生活,大仇已报,他们还有自己的未来。那些个恩恩怨怨都是我们造的孽,却都报在了孩子们身上,只有我们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云简兮:“亲爱的月出,淇奥,葛生,云氏的没落势不可挡,云氏是云家三公子的,三公子都已不在,就让云氏也随着他们消散吧。恩恩怨怨终于有了一个结果,我也终于如愿以偿,趁着心中郁结消散,我决定到处看看。从此以后,未来是你们自己的,勿念。”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在这里还要介绍一下几个重要名字。以下每一个名字我都是从《诗经》中根据文意结合诗意认真挑选的,特别著明。

小星:《国风.召南.小星》

月出:《诗经.陈风.月出》

晨风:《诗经.秦风.晨风》

淇奥:《国风.卫风.淇奥》

葛生:《诗经.唐风.葛生》

简兮:《国风.邶风.简兮》

假乐:《诗经.大雅.假乐》

式微:《国风.邶风.式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