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短篇

       艾米在蕊妹辞职半年后的一个圣诞节去北京找她,蕊妹说,你从南方来北京,我带你去紫雨酒吧看地下乐队演出吧。

       她俩就七拐八折地走进了一间酒吧,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了小舞台的前面,一个乐队在演出,艾米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主唱,他是阿林。

       乐队的风格偏迷幻摇滚,并不重,这导致现场的观众反应并不激烈,大家好像都沉浸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演奏成了场景音乐。艾米盯着阿林看,他正忘我地唱着一首歌,头低垂着,嘴唇摩擦着话筒。几年不见,阿林似乎没什么变化,还是可以让艾米一眼就认出他。

  旁边的蕊妹凑过来对艾米的耳朵喊道:“他们是火柴乐队,成立好几年了,现在每月在紫雨演两场,这风格我挺喜欢的。”艾米笑笑,心想一个从金融界跳槽去了法律界,做了律师的人,内心还是那么狂热,真是难得。可转眼想想自己,为什么只要有一个小小的理由,就可以放弃难得的周末休息,花大价钱买来回机票来北京逗留两天?北京,对她来说的确是个特殊的城市,这里有她青葱岁月里对自己发过的梦,也有一个特殊的人,就因为有这两样,这个地方对艾米来说就有了一些意义。

       高三的时候,阿林复读到了艾米的班级,艾米对他的初始印象有两个,一是比班上所有的人都大,二是下课后总挂着头戴式耳机,从后面位子穿梭上前,然后离开教室。有一次,艾米去找后排的女生玩,听见他在她们后面用声音模仿出鼓点,艾米不知哪来的兴趣,就转过身去跟他攀谈起来,问了他爱听的歌,他用笨拙的字列了一张歌单给艾米,里面全是摇滚乐,从此,青春期敏感孤独又不善倾诉的艾米的内心好像打开了一扇窗。艾米认识了摇滚乐,这在当时那种港台流行当道的环境下,显得格外小众,艾米深深的觉得摇滚乐带给她的心灵震撼和情绪宣泄是其他所有的事物都不曾有过的,艾米也把阿林当成了一个特殊的人,也许可以用知己形容吧,她竟然可以毫无障碍的对他说一些心里隐秘的,却不知从何而来的忧愁。

       高考完后填写志愿,艾米问阿林想去哪里,阿林说北京是中国摇滚的发源地,他想去北京,于是艾米就选择了北京的高校。录取通知书来的时候,她却被调剂到了西安,也才知道阿林最终选择的是本省的学校。也许是失败过,害怕了吧,选择本省的学校会稳妥很多,艾米这样想了,也没觉得有多惆怅。

       上大学后,生活被新的环境冲击着,艾米和阿林都组了各自的乐队,谈了恋爱,他们经常聊天,说着音乐和各自的对象,阿林说,他女朋友看见艾米的QQ会吃醋,艾米笑笑没说什么。大一寒假,艾米扛着她那把红色电吉他去阿林的学校找他,阿林和他乐队的鼓手住在学校外的一个房子里,艾米在那里停留了一晚。那天晚上,阿林用木吉他对她弹了一首天空之城,那时候还没有李志的天空之城,是久石让的。艾米平时听多了重音乐,突然听到这样柔和的琴声,觉得整个人都柔软起来了。晚上,阿林给艾米端了盆热水,说洗脚吧,艾米洗了脚,阿林就把盆子端走,把水倒了。第二天,艾米就走了。大一暑假的时候,艾米正在家里看电视剧,接到阿林朋友的电话,说阿林有礼物送给艾米,让她出院子大门来拿,艾米走出去,看到阿林朋友,后面还有一个人,走近一看是阿林本人,艾米突然激动得有些想哭,三人到了艾米的家,坐在席子上吃着西瓜讲着冷笑话,那些冷笑话后来被艾米反复对其他人讲了无数遍,以至现在都还记得。

       忘记是阿林先失恋,还是艾米先失恋,总之他两都单身了。大三的时候,艾米突然觉得阿林才是她这一辈子可以在一起的人,于是就像阿林表白了,可是阿林回复,他不想失去她。艾米觉得阿林是内心不安才这样说,并不是不喜欢她,于是依然坚挺地追求着,希望阿林能跟她在一起,结果导致阿林说她并不是在追人而是在谈判。最后,在四月中旬的一个下午,艾米对阿林说起她最近收到的一封情书的事情后,阿林说,我们在一起吧。

       可是不到一个星期,阿林就消失了,QQ空间关闭,QQ不回应,电话不接。艾米第一次体验到了鞭长莫及的感受。那时艾米的乐队刚好要参演一个学校摇滚圈里最重要的演出,艾米突然感到怯场了,在场上唱歌也不自信了起来。演出之后,艾米就遣散了乐队。后来,艾米组了民谣乐队,再没有玩过摇滚乐。

       2012年12月24日,平安夜,也是曾经被疯狂谣传过的世界末日。艾米想起她曾经跟阿林说过,这个世界末日要两人一起度过,这时距离阿林消失已经有了四年的时间,双方都从学生变成了上班族,艾米去了南方,做了一个金融白领,阿林去了北京,从事IT工作,同时依然组着乐队。那天她通过邮箱找到了阿林的QQ号,又加了他,两人聊起来,艾米有些激动,说了一些从前不曾表达过的心思,聊了最近的生活。阿林说,艾米变成熟了。在聊到曾经那段感情时,艾米一口气说了好多,说她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再相信任何一个人,她觉得她受到了欺骗,可她后来想明白了,其实阿林曾经说不想失去她,是不想失去她这个朋友,阿林其实并没有爱她。阿林听后,只说了一句,下次见面,我想给你个拥抱。

       后来的这几年,艾米匆匆去过好多次北京,有一次阿林知道了,说要约见面,艾米以工作忙为由拒绝了。但艾米走在北京的街道,看着人群,却隐隐希望能碰见阿林。这概率简直小于等于零,北京给了艾米一些小小的期待和遗憾,这让它有别于其他任何一座城市。

       没想到这次却被蕊妹带到了酒吧,看到了阿林。艾米听着阿林的歌声,听得有些入迷,想起那些往事,像电影一样拂过,不觉一声叹息。

       阿林的歌这样唱到:

“Baby 此刻我的眼角有些酸 你说这是想哭还是笑

在这命途多舛的世界里辗转的岂止我和你

谁能预见结束会这样开启

相信我们再也无法漫步在曾经熟悉的街道 和相濡以沫的人坦言永世的分离

也许某天我们还会偶尔提起那些快乐时光 但是谁会轻言那一霎那

直到某一天我足够坚强 直面现实如剃刀般锋利 却再也不能破碎我的心

直到某一天无论什么来临 再也不会轻言放弃你

不让你我之间注定是美国式的结局”

       乐队演出完后,阿林直径跳下来走到她们身边,蕊妹认识他,说阿林,给你介绍一个我的朋友,艾米。阿林看着艾米,久久的一阵沉默,然后张开双臂,给了艾米一个拥抱。告别后,艾米走出酒吧,感觉好像过了一世纪,外面下雪了,漫天雪花飘洒着,世界变得白茫茫一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注:本故事为虚构,歌词的素材取自声音玩具的《我的城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