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犟龟》它讲的是乌龟陶陶去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在路上遇到了许多小动物。有的觉得滔陶陶走的太慢,有的告诉它走错了方向,有的说狮王婚礼已经取消,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劝它回家。最后陶陶遇到了乌鸦阿嚏,告诉它狮王和老虎开战,已经去世,可是乌龟陶陶始终认为自己决定不可改变,它坚信一步一步总能走到头。最后陶陶赶到了狮子洞,理所当然没有赶上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但幸运的是它意外的赶上了狮王二十九世的婚礼。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天空阳光灿烂。乌龟陶陶正坐在她那舒适的小洞前,从从容容地吃着车前草的叶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的头顶上是一棵古老的橄榄树。母鸽苏莱卡正坐在树上,梳理着自己闪闪发光的羽毛。这时雄鸽萨罗莫飞了过来,频频弯腰向母鸽致意,嘴里不停地叫道:“啊,苏莱卡,你听说了吗?动物王国的最高首领——狮王二十八世要举行婚礼了。他邀请我们去参加庆典,我亲爱的!”

“我亲爱的丈夫”苏莱卡娇滴滴地说道,“我们真的被邀请了吗?”

“别担心,我的心肝”萨罗莫回答说。他以鞠了个躬,“所有动物——大大小小,男女老少都被邀请了。其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结婚庆曲一定会是最风光的。可是,我们得赶快。因为狮子洞路途遥远,而庆典就要开始了。”

苏莱卡点了点头,马上和萨罗莫一道动身飞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乌龟陶陶在一旁听见了他们的谈话,陷入了深思,连早餐都忘了吃完。

陶陶自言自语地说:“如果所有的动物——大大小小,男女老少都被邀请了。当然也包括我。我为什么不也去参加者这有史以来最热闹的婚礼呢?”

想了整整一天一夜后,陶陶终于拿定主意,第二天一大早便上路了。她一步一步向前爬去,虽然很慢,却一直没有停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乌龟慢慢爬过草地,漫游让她快乐无比。

虽然肚子有点饿,路上找一片树叶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她爬了几乎整整一天后,路过一片荆棘丛。蜘蛛发发在树丛中织了一张巨大的网。

“嗨,陶陶!”蜘蛛发发喊道,“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能告诉我,你这么急急忙忙去哪儿呀?”

“晚上好,发发!”陶陶回答道。她正好可以停下来歇一口气,“你知道,狮王二十八世,邀请所有的动物参加他的婚礼。我现在正往那儿赶呐。”

发发听完,用两只前腿抱着咯咯大笑,那巨大的蜘蛛网被她的笑声震得剧烈颤动起来“噢,陶陶!”她终于忍住笑说,“你可是慢得出奇呀,怎么可能赶得上呢?”

陶陶满怀信心地看了看自己的腿——它们虽然短小,但很结实。她对发发说:“我会准时赶到那里的。”

“陶陶!”发发充满同情地劝说道,“陶陶,连我都觉得路途太远了。可我的腿不但比你的灵巧,而且还多一倍呢。你还是清醒点儿吧!算啦,赶紧回家吧!”

“很遗憾,我不能这样,”陶陶友好地回答说,“我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

“不听他人言,吃亏在眼前!”说完,发发开始继续织自己的网,看得出她有些不高兴。

“没错,”陶陶回答说,“那么,再见,发发。”

乌龟又吭哧吭哧地开始赶路了。蜘蛛发发幸灾乐祸地嘲笑道:“那你可千万别跑太快了,要不你会到得太早的!”

但是,陶陶仍然坚定地继续往前赶路,越过种种障碍,穿过树林和沙地,日夜不停地赶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一天,当她经过一个池塘时!想停下来喝点儿水。在一片长春藤上,蜗牛师师正瞪着双眼打量着她。

“你好!”陶陶客气地跟蜗牛打招呼。

过了好一会儿,蜗牛才明白过来。“我的天!”蜗牛慢慢悠悠地说,“你居然能爬这么快!看着都让人眼晕。

“我赶去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呢。”陶陶解释说'

费了好一会儿功夫,蜗牛师师才把自己那迷迷糊糊的思绪理清楚,她慢腾腾地说:“太糟了!你完全走反了方向。”说着,她用自己的触角到处乱指一气:“应该朝那边……那里……我是说……从那里过来!不是从这边!……这里……”她不可救药地陷人一团混乱中,怎么也表达不清自己的意思。

“没关系,”陶陶说,“至少我现在知道了。请告诉我,到底该朝哪边走?”

蜗牛完全被自己搞糊涂了,她只好缩回自己的屋子,过了半个小时才爬了出来。

陶陶一直耐心地在一旁等着,直到师师开口。我的天!”蜗牛师师难过地叹了一口气,“真不幸!你应该朝南走,而不是朝北走。你应该朝完全相反的方向走。”

“非常感谢你给我指路!”说完,陶陶慢慢掉转方向。

“可是,后天就该举行婚礼了呀!”蜗牛几乎带着哭腔说。

“我会准时赶到的。”陶陶说。

“不可能!”蜗牛又叹了一口气,并十分担心地看着陶陶,“绝不可能!如果从一开始,你就走对了道,也许还有点儿戏。可这会儿是绝对没有指望了。这都是白费劲。真够惨的!”

“如果你想和我一道去,就坐到我壳上来吧!”陶陶向蜗牛建议道。

蜗牛师师难过地垂下她的眼睛。

“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去已经晚了,太晚了。我们绝对赶不上的。”

“会的,只要一步一步坚持走,一定会到的。”陶陶说。

“我现在心情很不好,”蜗牛哭哭啼啼地说,“请留下来安慰我吧!”

“可惜不行,”陶陶友好地说,“我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说着,她又重新朝另一个方向爬去。

蜗牛师师泪眼汪汪,她久久地望着陶陶离去的身影,继续用她的触角示意,恳求乌龟留下。

就这样,陶陶朝另一个方向又走了许多天。越过种种障碍,穿过树林和沙地,田夜不停地赶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她遇到了壁虎茨茨。这会儿,他正躺在一块石头上打盹,阳光照在石头上,茨茨身上那绿宝石般的鳞片闪出耀眼的光。当乌龟靠近他时,他眯缝着一只眼睛,迷迷糊糊地说:“站住!你是谁呀?打哪儿来?要上哪儿去?”

“我叫陶陶,”乌龟回答说,“我原来住在一棵古老的橄榄树下,现在想去狮子洞。”

茨茨打了个呵欠。

“哎,我说,你去那儿干吗呀?”

“我去参加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因为他邀请了所有动物,当然也包括我。”陶陶说。

这次,茨茨吃惊地睁开另一只眼睛,居高临下地对打量着乌龟。

过了一会儿,他才用带鼻音的声音说:“现在还往那里赶?一亏你这可怜虫想得出来!”

“只要坚持,一步一步总能走到的!”陶陶说。

茨茨一边用双肘支撑着身体,一边拿小爪敲着石头说:“哎,你是说,你要用这种慢悠悠的方式,赶去参加一次也许一个星期前就已经举行过的婚礼吗?”

“也许?婚礼难道在一个星期前就举行了吗?”陶陶问。

“没有。”茨茨懒洋洋地说。

“太好了!”陶陶高兴地说,那我就能准时赶到了。”

“肯定赶不上的!作为狮王王宫的高级官员,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婚礼暂时取消了。由于非常突然的原因,狮王二十八世不得不和老虎斯斯开战古你现在可以放心回家了。”

“很遗憾,我不能这样,”陶陶回答说,“我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说完,她从右边绕过壁虎,继续往前爬去。

茨茨愣住了,嘴里不断唠唠叨叨地说:“你应该好好想一想……再好好想一想…… ”

就这样,陶陶又走了很多天。越过种种障碍,穿过树林和沙地,日夜不停地赶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她穿过一片岩石荒漠时,遇见了一群乌鸦,他们蹲在一棵干枯的树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陶陶停了下来,想问问路。

“阿嚏!”陶陶还没张口问,一只乌鸦便发出一种像打喷嚏一样的声音。

“祝你健康!”陶陶以为他感冒打喷嚏,便连忙友好地向乌鸦打了个招呼。

“我没有打喷嚏,”乌鸦不高兴地说,“我只是作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智者阿嚏。”

“啊,对不起!”乌龟说,“我叫陶陶,是一只普普通通的乌龟。请告诉我,智者阿嚏,去狮王二十八世的官殿,是从这儿走吗?我应邀去参加他的婚礼。”

乌鸦们彼此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发出了一种低沉的声音。

“我也许可以告诉你它在哪儿,”阿嚏解释道,并用爪子搔了搔头,“但是,这对你已经毫无意义了。我们伟大的狮王现在所在的地方,就连我们这些有头脑的智者都去不了。可是,你这可怜的、无知的小爬虫,以你这种短浅的见识,你怎么可能找到去那儿的路呢?”

“只要坚持,一步一步总能走到的!”陶陶固执地说。

乌鸦们又一次彼此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发出一种低沉的声音。当她穿过一片岩石荒漠时,遇见了一群乌鸦,他们蹲在一棵干枯的树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陶陶停了下来,想问问路。

“阿嚏!”陶陶还没张口问,一只乌鸦便发出一种像打喷嚏一样的声音。

“祝你健康!”陶陶以为他感冒打喷嚏,便连忙友好地向乌鸦打了个招呼。

“我没有打喷嚏,”乌鸦不高兴地说,“我只是作一下自我介绍。我是智者阿嚏。”

“啊,对不起!”乌龟说,“我叫陶陶,是一只普普通通的乌龟。请告诉我,智者阿嚏,去狮王二十八世的官殿,是从这儿走吗?我应邀去参加他的婚礼。”

乌鸦们彼此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发出了一种低沉的声音。

“我也许可以告诉你它在哪儿,”阿嚏解释道,并用爪子搔了搔头,“但是,这对你已经毫无意义了。我们伟大的狮王现在所在的地方,就连我们这些有头脑的智者都去不了。可是,你这可怜的、无知的小爬虫,以你这种短浅的见识,你怎么可能找到去那儿的路呢?”

“只要坚持,一步一步总能走到的!”陶陶固执地说。

乌鸦们又一次彼此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发出一种低沉的声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啊,你这鬼迷心窍的家伙!”乌鸦阿嚏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在说什么呀?!这事早就过去了。而过去的事情是谁也赶不上的。”

“我会准时赶到的!”陶陶充满信心地说。

“绝对不可能了!”阿嚏用阴森低沉的声音说,“你难道没看见,我们大家都穿着丧服吗?几天前,我们刚刚安葬了伟大的狮王二十八世。他在与老虎斯斯的拼杀中身负重伤,已经不幸去世了。

“啊,”陶陶说,“这真的使我感到非常难过。

“所以,你还是赶紧回家去吧!”阿嚏继续说道,“或者你也可以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哀悼狮王。”

“很遗憾,我不能这样。”陶陶客气地回答说,“我的决定是不可改变的!”说完,她又重新上路了。

乌鸦们疑惑不解地看着乌龟的背影,然后凑在一起叽叽呱呱地说:“这个固执倔强的家伙!她居然想去参加什么婚礼,也不想想新郎早就死了。”

就这样,陶陶又走了许多天。越过种种障碍,穿过树林和沙地,日夜不停地赶路。

”后来,她来到了一片森林中,这里树木茂盛。森林的中间,有一大片鲜花盛开的草地。草地上聚集了许多动物:大大小小,男女老少。大家都兴高采烈,充满期待的喜悦。

一只小金丝猴在陶陶身旁上蹿下跳,不停地鼓掌。“啊,对不起,”陶陶对小猴说,“去狮子洞该怎么走?”

“你现在不是就站在洞口面前吗?”小猴叫道。(它叫杰杰,不过在这里名字已经不再重要了),那边就是人口!”

“请问,这里是在庆祝狮王二十八世的婚礼吗?”陶陶非常不解地问。

“啊,不是!”小猴说。“你肯定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大家都知道,今天,我们大家在这里庆祝的是狮王二十九世的婚礼。”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在这时,狮子洞口出现了一位英武的年轻狮子,身上蓬松的鬣毛像太阳一样闪闪发光。他的身旁站着一位美丽动人的年轻母狮。

所有的动物都向他们欢呼:“万岁!新王和王后万岁!”随后,大家便开始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大吃大喝,一直狂欢到深夜。萤火虫送来点点光明,夜莺放开美丽的歌喉,蟋蟀奏出优美的音乐。总而言之,这的的确确是从未有过的、最美丽的庆典。

乌龟陶陶坐在参加庆典的客人中间,虽然有些疲劳,但感到非常幸福,她说:“我一直说,我会准时赶到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