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贵在真

  早晨,当黄叶上还静躺着豆大的珍珠,当带着雾气的蛛网还密布在新绿的草丛中,我们就已经上路了。

  微湿的砖地生长着从缝隙中冲出的苔藓,捕捉着我们过往的影子。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我迈出的每一步都是那么踏实。那么真切,我把全身心都交给了的自然。一步步跟着它,享受着随心所欲的慢节奏。

  一路欣赏,一路拍照,比先行部队慢了一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小憩片刻,耳边传来的又是“”抢人头”“”打野”等词汇。不用看也知道,他们带头肯定埋得很低,大拇指不停的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偶尔狂点上面某个按钮---他们被手机俘获了!

  我惊讶于他们此行的目的,转身眺望身后陌生而又熟悉的江面,竟是少有的浮光跃金。我抬脚逃离这个满是“刀光剑影”的现场,直径走到了按提边,缓缓坐下。

  江水说不上壮阔,比不上大海浪涛汹涌,但也独具韵味。水岸交界处有一个空玻璃瓶忽上忽下,衬托着正午的阳光,显得极具唯美。一阵声响划过江面,原来是带着发动机的渔船。渔船一经过,水面上的波浪突然有了生气。空玻璃瓶和树枝们随波上下舞动,却未能离开他们原来呆的地方,显得有趣至极。

  江水上游处,蜿蜒着银带直冲我的心底,我被他打动了--她消除了盲目的冲动,随后把恰到好处的理智注入我的体内,让人倍觉平静舒适。

  我睁大眼睛,仿佛看见了自己眼里反射的闪耀光芒。此刻,她就是我的女神,我愿在他的法律下俯首听命;他又是一副山水画卷,任凭我穷尽一生也欣赏不完她的风姿;她还是一首诗,柔声倾诉,我胸中最美丽的真实。

  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望”也。我的世界在极目远眺中突然与自然融为一体。蓦然回头,树下的他们仍然沉醉于电子设备无法自拔。

  曾几何时,我也与她们一样,沉迷于电子设备的虚拟世界中,忽略了身边的一切美好,却还高声埋怨现实世界的无聊无趣。好在经历的这一次与自然的邂逅,让我虽被桎梏钢筋水泥林子中,依然能领略岸芷汀兰,风霜高洁,依然能领略春和景明、淫雨霏霏。

  泰戈尔说过:“我们看错了世界,反说它欺骗了我们。”感谢这场远行,让我明白,真实的世界多可贵。

看到的文章忍不住写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