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窗外下起雨,听得见间杂的雷声混浊。淅淅沥沥,淅淅沥沥,由远而近,声音大起来,卷着一浪风急急扑来,打在紧闭的窗户上,支离破碎。哗哗水声充斥了天地,我想不出外面的景,只觉得该没了一丝尘埃。侧耳听阳台上缓而重的滴水之声,停歇,断续。嗒嗒雨声敲击窗台,发出一串模糊而温厚的响声。漏网之雨撞在玻璃上,脆声叮咚清越。雨声在窗外,或深或浅,或浓或淡,或明或暗。

对着一面白色的墙坐着,失眠。四角宽阔的房子里连绵不绝的雨声回荡。想街上是否有淋雨奔跑的人,是否有色彩斑斓的伞,心里充满了旁观的寂静。灰白色灯光打在桌子斜斜一角,粘黏一片死寂。衣料温和的凉意传到手上,左侧的口袋里空荡荡,连一点纸屑也没有。尖尖的包底有一小块沾了体温的布料,微弱的一缕热若隐若现,在指上随即飘散,不声不响散入葱茏的雨声里。口袋里空荡荡的感觉使人疑惑,原来是尖尖的包底没有了我的那半块石头。石头早已遗失,我已彻底忘了丢失的时空,突然想起便怅然。此时想寻得的愿望却强烈。我的石头躺在我手中,捏紧手指包裹着它,钝重又尖锐的触觉会在手心蔓延,那是破碎的棱角在皮肤上打磨。坚硬的冰凉在手掌寸寸扩散,会吸走手心里稀薄的热。石头放在耳边有微弱的流水声,石头凑近鼻尖河水的气味变得混沌而遥远。石头躺在手心里沉甸甸,都是温厚的光阴的积淀。

石头陪我走过很多路,石头和我一样看见过车窗外迎来的或离开的烂漫荻花。旅途漫长,车厢摇晃,窗外有飞驰着的枯黄野地和一望无际的天光,石头在手里沉甸甸才不致情绪轻浮至飘散脱离。

左侧口袋空空如也,在我的石头丢失了很久后的此时我又如此想念它。石头表面有我摔碎的棱角,它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最终与风雨化为尘埃。

淅淅沥沥的雨声渐渐逼近,又渐渐走远。哗哗水声仿佛灌进耳朵里流淌,来来回回。白色的墙横在面前,竟无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艾德温·范克里夫?伙计,你得听我说,你要真想见他,金山银山都不管用。除非你有拿得出手的东西,要么让他修,要...
    太平令阅读 209评论 4 5
  • 百石村是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这不是因为它是一个小地方,而是因为它本来的名字,也就是地理名字不叫百石村。百石村...
    江省吾阅读 140评论 0 3
  • 一 我们家乡每到迫近年关的时候都是寒冷异常的,西北风席卷着鄱阳湖的湿气长驱直入,狠狠地沁入骨子里,让人每一寸骨节儿...
    阿呸姑娘阅读 17,400评论 1 9
  • 嘉措回到家中,再看父母和奶奶,知道那是前世的央仓未曾谋面的亲人,这一世,他们重聚,算是佛祖给他的补偿。因为恢复了前...
    经济的草根阅读 119评论 1 35
  • 每个人的生命都像一朵花,尽管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一朵花。也就是说生活中的人们,有优点,有缺点,有弱点。 我们的优点,...
    walker小凯阅读 11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