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界召唤师》——第三十二章 踩在脚下的温柔

经过一片树林,萧雅掏出“小豆芽”,刚想将它放之山下,没想到醉奶中的小家伙伸出两根枝条轻轻绕住了萧雅的胳膊。一丝奇异的感受从枝条上传了过来,到皮肤到大脑,然后和体内流淌的币之灵息融为一体。温暖中带着一丝感动,就像多年的老朋友偶然相遇,那种久违的感觉让人为之心动。

“小豆芽,小豆芽,既然喜欢姐姐,以后就当姐姐的小豆芽好了。只是你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小豆芽呢?”

萧雅微微一笑,轻轻掰开枝条,将小豆芽放进了通灵指环。反正里面空间足够大,就带着它吧。

“日阶灵器,不错嘛!”

萧雅刚要继续赶路,身后林子里响起一个磁性十足的声音。

萧雅回头,一个红衣少年从一棵大树后面走了出来。衣袂生风,长发飘飘,宛如天人下凡一般。

好强的气息!尽管极尽内敛,但是萧雅还是感受到了强大的压迫感。

“是吗?好眼力。”萧雅露出迷之微笑道,“这是偶遇呢,还是跟踪?”

红衣少年表情一滞,脸上竟然有了羞涩之色:“呃……这个……我在这里练功,无意碰见姑娘,所以……”

“哦,是这样啊,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萧雅。”萧雅继续迷之微笑,在迷之微笑中伸出了白嫩的小手。

“你好,我认识你,不过……不过你可能不认识我。”红衣少年踌躇不决,不知道是该伸手还是不该伸手。

“我知道,我是名人,青色灵息的奇葩。门罗书院里没有几个人不认识我的。”萧雅还是执着地伸着右手。执着的像个花痴,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英俊的少年。

“我……我叫慕星辰。大家都叫我阿慕。”红衣少年终于克服羞涩,伸手握住了萧雅的右手。柔荑在手,心中不由微微一荡。

谁知荡出去的心还没荡回来,人已结结实实摔翻在地上。再强大的召唤师一旦失去距离将意味着失去一切。尤其是碰到武功高强的武者,近身搏斗就等于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萧雅反剪红衣少年慕星辰的右臂,左脚重重踏住他的后背道:“说,为什么跟踪本姑娘?”

臂痛欲折,慕星辰咬牙道:“我……我没有跟踪你。”

“哼,想骗本姑娘可没那么容易。这么偏的地方,鬼才相信你会跑到这里练功。”

“呃……那……那就是偶遇。我……我其实是想到药材基地里寻几味草药的。”

难道也是来薅羊毛的?想到这里,恶感渐去。但是即便没有恶感,也不能轻易饶了他。

“你说,是割掉舌头呢,还是吃一颗聋哑丸?割舌头太残忍,本姑娘下不去手,我看就吃一颗聋哑丸吧。”说着话,手腕一翻,多了一颗墨绿色的药丸。这样的药丸,在如磐老头的炼药室里一捡一大把。

“聋哑丸?是……是如磐教授炼制的聋哑丸?”慕星辰的额头潮湿起来。

“对啊,刚出炉的八品,还带着热气呢。这一锅是精选的原料,药效一定不错,吃了保证没痛苦。”萧雅道。

“可……可不可以不吃?就算碰了姑娘,也……也不至于受到如此惩罚吧?”

“不是碰到了我,每天那么多人碰到过我,我难道让每个人都吃聋哑丸吗?”

“那是为什么?”

“因为你看到了本姑娘的秘密。”萧雅话中带笑,可是在慕星辰听来却感受到阵阵寒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萧雅可不希望丑老爸送给自己的宝物被别人觊觎。在没有强大到完全自保之前,泄露任何秘密都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

“日阶灵器?”

“不错,你知道日阶灵器的价值,我可不想被别人抢走。”

“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保证!”

“哈哈,保证?本姑娘什么都相信,就是不相信保证。”

“那怎么办?”

“割舌头,或者吃聋哑丸。”

“没有别的选择。”

“目前来看,好像是这样的。”

“要不要我还你一个秘密?我也有日阶灵器。”

“你的破玩意与我有什么关系?不听!”

“要是……要是我说句实话呢?你会不会相信我?”

“哦?实话话?本姑娘还从来没碰见过这样的条件。你说说看,如果真是实话,我倒是可以考虑。”

“这也是我的心里话。我……我……”

“我什么我!麻利点,本姑娘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推蘑菇。”

慕星辰艰难地吞下一口口水道:“这是……这是我第一次……第一次被女孩子踩在脚下。我……我很喜欢。”

少年的脸变得通红,不是痛出来的,而是羞出来的。其实,在他的心里还有另外一句差不多的实话,只是他不敢说出来。

这句实话是:这是我第一次握女孩子的手。

什么光明使者,什么公链私链,什么诛杀黑暗,此时此刻,在少年情愫面前统统见鬼去吧。

在外人眼里,他是神的孩子,从小到大在圣光与祝福中成长,对任何人都温文尔雅,和蔼可亲,不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地位尊卑,还是富贵贫穷。只要是心向光明的人,他都会以礼相待,以仁相待。然而,正因为他被视为神的孩子,所以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异性,哪怕是一只雌性的小强都没有单独相处过。可是今天,他不但和这个野性十足的女孩子有了肌肤相亲,而且还被她结结实实踩在脚下,有什么样的事能比这件事更有影响力,更有震撼力,更有破坏力?十几年来建立起来的牢不可破的信念和堡垒刹那间土崩瓦解,让这个曾自以为坚如磐石,牢不可破的少年,在粗枝大叶、风风火火的萧雅面前变成了绕指柔。

一次握手,一次意外,便可改变一切,只是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让每个人都猝不及防。

萧雅的心怦怦直跳,豁然之间,觉得手中握的不是手腕,而是一颗火炭,脚下踩的不是活人,而是一颗炸弹。

红霞飞上面颊,萧雅轻咛一声,飞奔而去。

开心?不是。

喜欢?不是。

恼怒?也不是。

一个女孩子,哪怕是再大条的女生,当一个帅气的男生在她面前说出这样的大实话的时候,估计也会心跳,也会脸红,也会落荒而逃。

看着萧雅远去的背影,慕星辰喃喃道:“绝对不告诉别人,绝对不让你受到伤害……”

是庄严的承诺,还是不变的誓言?

少年啊,就是如此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