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小说-骨酒

简介:原以为我至尊宝饮了这骨酒便可生生世世和紫霞仙子在一起,没曾想造化弄人......

作者:骨酒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快快把仙酒还我!休得无礼!”

至尊宝:“小老头,你这仙酒借我一用,别那么小气嘛。”

太上老君:“这不是普通的酒,这是骨酒,泼猴你勿闹!”

至尊宝:“骨酒又是何物?”

至尊宝:“我单单以为你这小老头会炼丹,没想到几千年的功夫不见,你又学会酿酒了?”

太上老君:“你你你!休得无礼!归还我也就罢了,我便不向玉皇大帝揭发你今日的罪行,但你再如此蛮横,我定是要向玉皇大帝他老人家禀告实情的!”

至尊宝:“我我我,我怎么了!小老头你忘了吗? 西天取经回来之后,我和孙悟空早就一人成了凡人,一人升了仙。”

至尊宝:“孙悟空早已没了七情六欲,而我这个凡夫俗子,却是免不了尘世间情情爱爱的纷争的。”

太上老君:“话虽如此,但你却经常骚扰孙大圣,让其给你开通天庭通道。正因如此,天庭和凡间的时间互换,你们凡间一日,天上也已经过了千年。”

太上老君:“这你又可知错?”

至尊宝:“得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

至尊宝:“凡间和天庭时间错乱,最主要的过错是掌管时间的长老,那日攥写时间日历之时,不小心打了瞌睡,才使得二界时间颠倒。”

太上老君:“你!那泼猴,怎么如此私密之事都和你这等凡夫俗子说!”

至尊宝:“我们可是同生共死过的好兄弟,不像你们这帮所谓的神仙,生怕玉帝怪罪下来,便把这错归到了我二人头上。”

至尊宝:“好在王母娘娘念在神仙本是长寿之躯,便劝玉帝开恩,我和孙悟空才免于责罚。”

至尊宝:“你们倒好,撒了个谎把自己都骗了,真以为是我二人犯的错了。”

太上老君:“这、这事也就罢了,今日,老夫就不举报你了,但你必须把骨酒归还于我!”

至尊宝:“我在凡间受尽了苦难,喝你点小酒又有何妨。”

至尊宝:“刚好本帅想要醉生梦死、寻欢作乐一番。”

太上老君:“你何时在凡间做帅?又曾几何时被凡间皇帝提名做了大将军?”

至尊宝:“太上老儿,你真是要逗死本帅。不过你我本来就存在代沟,加上凡间一日,天庭千年,你我二人差距更是宛若银河。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满嘴胡言,本帅究为何物?”

至尊宝:“就是,本帅哥啊。”

太上老君:“......

至尊宝:“还有,不要再泼猴泼猴地叫我,跟你解释了几千年,我和孙悟空早已是两个人,你这老头儿总是混淆。”

太上老君:“你快快把骨酒还我罢,老朽说不过你。”

至尊宝:“那我问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我便把手中的骨酒归还于你。”

太上老君:“此话当真?”

至尊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至尊宝:“此事对我至关重要,你定要认真回答我,我多日,也就是对于你,所谓的几千年穿越凡间天庭,便是为了此事而来。”

太上老君:“且说。”

第二章

至尊宝:“紫霞仙子她,她近来可好?”

太上老君:“玉帝特地吩咐过其他仙人,不到万不得已,闲杂人等不许过问紫霞仙子的事情,所以老朽对紫霞仙子的近况也不是非常了解。”

至尊宝:“自打我和孙悟空变为二人,我投了凡胎,我与紫霞仙子便再也无法相见。”

至尊宝:“我频繁地利用我的寿命换来通往天界的入口,就是为了看她一眼。”

至尊宝:“但奈何这玉帝小儿心狠手辣,目前我的阳寿已经快透支了,可却不曾得到心上人的丝毫消息。”

太上老君:“你这又是何苦,凡胎是无法和神仙相爱的,你又不是不知情。”

至尊宝:“我只是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天庭过了上万年,她是否还记得我至尊宝。”

至尊宝:“哪怕那么小的愿望你也不能满足我吗?”

太上老君:“我回答了你,你当真就把骨酒归还于我?”

至尊宝:“那是必然。”

太上老君:“紫霞仙子时常挂念着你,她为了你差点没和玉皇大帝断绝父女关系。”

至尊宝:“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倔强。”

太上老君:“不仅如此,她对你的爱也是一如既往。”

太上老君:“这话我本不该说,但你们确实是对苦命鸳鸯啊。

至尊宝:“我的阳寿只剩下七天了,你可否能为我在玉帝面前替我求求情,让我与紫霞仙子会面,哪怕是远远见一面也好啊。”

太上老君:“这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正如你所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玉帝是君王,定下的规矩更是不可轻易更改。”

至尊宝:“罢了罢了,我也没想从你这老头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我先走了。”

太上老君:“去哪?欸~我的骨~酒~

至尊宝:“还你便是!”

太少老君:“你~去~哪~”

至尊宝:“去找我的兄弟孙悟空!回见了老头!”

(花果山)

至尊宝:“几日不见,你这山上的水蜜桃越发香甜可口了。”

孙悟空:“见到紫霞仙子没?”

至尊宝:“还是没有。”

孙悟空:“早就和你说过,你哪怕用尽阳寿,也是见不到她的,你非不听劝。”

至尊宝:“我这辈子都见不到紫霞仙子了吗?我只剩下七天寿命了。”

至尊宝:“下辈子还不知道会投胎成什么呢,唉。”

孙悟空:“说实话,我没法理解你们凡人的情情爱爱,但是看你那么痛苦,我也是不忍心。”

至尊宝:“那又有何用?玉帝那小儿也不会因为你的不忍,就同意我和紫霞仙子的恋情。”

孙悟空:“这也怪不了玉帝,规矩早已如此定下,作为掌管天规的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遵守天规。”

至尊宝:“可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啊,为什么就不能顺应时代变迁,更改规矩呢?”

孙悟空:“那是因为,但凡人仙一在一起,必有天灾人祸。”

孙悟空:“这事你又不是没有听闻,玉帝也是为了三界的秩序着想。”

孙悟空:“一代君王,怎能为一己儿女情长,就随心所欲徇私枉法呢?”

至尊宝:“那我和紫霞仙子就真的没有一点可能了吗?”

孙悟空:“办法有是有,但是我也只是听说,不一定可行。”

至尊宝:“什么办法?!”

孙悟空:“你别着急,这办法我也只是听说,并没有见过真有人成功。”

至尊宝:“哪怕只有一亿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放弃。”

孙悟空:“这也是前些日子听我那石洞的小猴儿说的,当时也未往心里去。但今日看你这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劲,你且试试也无妨。”

至尊宝:“你就别婆婆妈妈的了,赶紧说吧。”

孙悟空:“且听我慢慢道来。”

第三章

孙悟空:“那日我才从天庭回花果山,便听到石洞那小猴儿说,太上老君那儿新炼制了一种仙酒,喝了的人便可成仙。”

至尊宝:“仙酒?!可是那骨酒?”

孙悟空:“你怎也知道?”

至尊宝:“今日我去天庭,向玉帝老儿求情,回来的路上去看了太上老君,他手里拿的便是那仙酒,也就是骨酒。”

至尊宝:“我趁那老儿不注意,便抢过来逗逗他,顺便看看能不能问出些紫霞仙子的近况。”

孙悟空:“那后来呢?你可饮了那仙酒?”

至尊宝:“我看他十分着急的模样,便把酒归还了他。”

孙悟空:“太上老君这老儿虽然婆婆妈妈了点,但是他炼制的丹药,用处确实非常之大的。”

孙悟空:“想我当年大闹天宫,偷吃了他的灵丹妙药,从此便长生不老。”

至尊宝:“那我成仙了又如何?玉帝那小子是不会同意我和紫霞仙子在一起的,就像你说的,天规不会轻易更改。”

孙悟空:“看你平日里挺聪明的,今日怎么如此愚钝?”

至尊宝:“怎么了?”

孙悟空:“你喝了那骨酒,你不就成仙了?天规规定的是,凡人不能和神仙在一起,但是没有哪条天规规定人和人、神仙和神仙不可结合吧?

至尊宝:“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至尊宝:“不管结果如何,我都要尝试一番!”

孙悟空:“我倒也希望你真的成仙了,日后你我也可岁岁年年一同饮酒,不必要再经历生离死别。”

至尊宝:“谢谢你。”

孙悟空:“你我不必言谢,你是我兄弟。”

至尊宝:“那这次还是要麻烦你再把天庭的通道开一下。”

孙悟空:“每开一次就会折你一天阳寿,当初我同意你是因为觉得,哪怕你去个三百六十五次天庭,也不过是折去一年寿命。”

孙悟空:“但我不曾想所谓的爱情让人如此痴狂,现如今你居然只剩下短短七天寿命了。”

至尊宝:“若是见不到心上人,我苟延残喘地活着,也不过是虚度光阴。”

孙悟空:“天庭通道我已经为你开好了,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至尊宝:“好兄弟。”

孙悟空:“去吧。”

(天庭)

月老:“太上老君,你且收好就是了,这事也不是你我能评判的。”

太上老君:“唉,至尊宝今日还来问过我紫霞仙子的近况,这也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月老:“我负责掌管人间天界的红事,见过无数的分分合合,但是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刻苦铭心的爱情。”

太上老君:“可是玉帝怎么会同意紫霞仙子这么做?

月老:“哪个女儿不是父亲的心头肉,虽我膝下无儿无女,但换做我是玉帝,我也会同意紫霞仙子那么做的。”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怎么又回来了!快快把紫瓶归还于我!”

至尊宝:“别急嘛,一把年纪了,怎么还是一点都不沉稳?”

至尊宝:“对了,我刚才听你们说紫霞仙子,她怎么了?”

月老:“她,没、没事......”

至尊宝:“玉帝那老儿又不让你们和我说紫霞仙子了?”

太上老君:“你快快归还于我!”

至尊宝:“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考虑还不还你。”

月老:“总之对你来说或许是个好消息。”

至尊宝:“此话怎讲?”

太上老君:“你或许即将和你的心上人生生世世在一起了。好了,快快把骨酒还我!”

至尊宝:“你这紫瓶子里装的是骨酒?!”

太上老君:“什么骨酒不骨酒的,我听不懂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太上老君:“你快快还我,这可不是儿戏!你再这样我要动用法术了!”

至尊宝:“孙悟空!靠你了!快把天界通道关掉!我要立刻回凡间!

(花果山)

至尊宝:“没曾想是天意啊,我居然那么快就拿到了骨酒。”

至尊宝:“还是紫瓶的,你说这是不是暗示我和紫霞仙子便可生生世世在一起了?”

孙悟空:“唉。”

至尊宝:“怎么了?”

孙悟空:“我也不知,就是隐隐觉得不安。”

至尊宝:“别胡思乱想了,骨酒我也拿到手了,我准备和紫霞仙子永远在一起了!你应该为我开心才是。

孙悟空:“也是。”

至尊宝:“没想到,我真的就要和紫霞仙子在一起了。”

(至尊宝将骨酒就着黄昏一饮而尽。)

孙悟空:“你快看!那是不是紫霞仙子?!”

至尊宝:“真的是!怎会如此巧合?我刚把酒一饮而尽,紫霞仙子便出现在我面前,我真的是太高兴了!”

孙悟空:“快去山下接她吧,这花果山也怪陡的,不好走。”

至尊宝:“好,瓶身你且拿着!到时候太上老君找来,你在紫瓶里装上些琼浆玉露便可蒙混过去。”

孙悟空:“好,去吧。”

至尊宝:“紫霞,果然是你!我终于见到你了。”

紫霞仙子:“我也是,见到你后,我便觉得之前所承受的委屈和苦难都是值得的。”

至尊宝:“我甚是思念你,不过,你父皇怎么同意你前来见我了?”

紫霞仙子:“哈哈,那个,大概是被我感动了吧。”

紫霞仙子:“不说这个啦,只要我们以后在一起就好了,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

至尊宝:“说什么死不死的,多不吉利。”

至尊宝:“你来得刚好,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紫霞仙子:“那么巧,我也是!”

至尊宝:“那你先说。”

紫霞仙子:“你先说。”

至尊宝:“好好好,我先说。”

紫霞仙子:“嗯。”

至尊宝:“以后我们就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了。”

紫霞仙子:“你是不是傻啦,凡人只有一生,哪能生生世世在一起。不求能有多少个轮回,只要此生能与你在一起就好了。”

至尊宝:“紫霞,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就是这个!”

至尊宝:“太上老君最近在酿一种酒,叫仙酒,也就是骨酒,喝了便可成仙,你可听说?”

紫霞仙子:“怎么......突然说这个啊?”

至尊宝:“你知道?”

紫霞仙子:“是有所耳闻,但、但并未过多接触。”

至尊宝:“我喝了那酒!从今往后,我也成了仙,从此你我二人就不会因为来自不同结界而无法在一起了!”

紫霞仙子:“你!你喝了那酒?”

至尊宝:“对啊,我刚喝下去,你就出现在花果山山下了,你说这不是缘分是什么!”

至尊宝:“紫霞,你怎么了,你怎么晕倒了?”

至尊宝:“紫霞?紫霞?!”

太上老君:“至尊宝,你果然在这!你快把骨酒归还于我!不然我就让玉皇大帝把你抓到天庭审问!”

至尊宝:“太上老儿!你来得太及时了,你赶紧帮我看看紫霞仙子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就晕倒了?”

太上老君:“你答应把骨酒归还于我,我就帮你看看,否则没得商量。”

至尊宝:“我答应你。”

太上老君:“紫霞仙子这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大脑供血不足晕倒过去了,你带她到安静之处休息一会便可恢复,并无大碍。”

至尊宝:“见到我有那么激动吗?哈哈,没事那我便可放心了。”

至尊宝:“不过我才知道,原来神仙也会因为激动而晕倒过去,我以为只有人才会这样。”

太上老君:“怎么?紫霞仙子没和你说她已经变成凡人的事情吗?”

至尊宝:“你说什么?紫霞仙子变成凡人了?!”

太上老君:“对啊,你抢走的那仙酒便是紫霞仙子的仙骨所酿制而成的骨酒。”

至尊宝:“你是说那紫瓶?”

太上老君:“看来紫霞仙子还没来得及和你说。”

至尊宝:“什么意思,你快快说明白。”

太上老君:“仙人若想褪为凡人,就要在黄昏时分抽出距离心脏最近的那根肋骨,酿制成酒,才能化作凡体。”

太上老君:“对神仙来说,活生生被抽出肋骨是最痛苦的事情,但是我没想到紫霞仙子在听到这个方法以后,毫不犹豫地去做了。”

太上老君:“不过这样也好,或许对你二人来说也是解脱。”

至尊宝:“那若是仙酒丢了,亦或是被人喝了,那会怎样?”

太上老君:“那么这个神仙将永远无法再修炼成仙,化作凡身肉体死了之后,便魂飞魄散。”

至尊宝:“神仙真的没法和凡人在一起是吗?”

太上老君:“你这泼猴在自言自语些什么,紫霞仙子已经为了你受尽苦难变成凡人了。我不想与你多说,快把骨酒归还与我,这可不出了任何差错。”

至尊宝:“太上老君,我有一事相求。”

太上老君:“快快把骨酒还我,简直是无理取闹!”

至尊宝:“可否抽去我的仙骨?”

太上老君:“你这是什么意思?”

至尊宝:“我喝了紫瓶里的仙酒。”

太上老君:“此话万万不可开玩笑!你还我便是,我不会再追究于你。”

至尊宝:“我没有开玩笑。”

至尊宝:“我以为我喝了骨酒就可以变成神仙,生生世世和紫霞在一起了,但是我没有想到她为了我抽去了仙骨。”

至尊宝:“最令我难过的事,我竟然喝了她肋骨酿成的骨酒,我真是罪该万死!

太上老君:“造孽啊,唉。”

太上老君:“你想清楚了吗?抽去仙骨,你就只剩下六天的生命了,哪怕你恢复凡人躯体,也只能和紫霞仙子在一起六天而已。”

至尊宝:“我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和她在一起了,现在突然拥有了六天,我已经很满足了。”

至尊宝:“只是还是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死后,紫霞仙子问起我,你就说不知即可。”

太上老君:“你这又是何苦。”

至尊宝:“请答应我!“

太上老君:“好吧,我答应你。”

至尊宝:“这件事对我兄弟孙悟空也不要提起,到时候若是有人问起,你也大可编造一些谎言。说我至尊宝成了仙后,忘恩负义,不念旧情,成日花天酒地,早已忘了兄弟。”

太上老君:“这、这老朽做不到啊,唉。”

至尊宝:“拜托了!”

太上老君:“快快请起,男儿膝下有黄金,老朽承受不起这一跪啊。”

至尊宝:“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太上老君:“唉,我答应你便是。”

(从那日数到凡间第七天,天庭第七千年,三界再无至尊宝。)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