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哥们儿,拍戏呢?

0.32字数 3298阅读 18

来自北方荒原的风夹带着刺骨的冷吹入大唐上空,遇见大唐一个夏天积攒下的水汽后迅速的发生变化,一片又一片鹅毛般的大雪落在大唐的大街小巷。

长安城里的街道并没有因为这场大雪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勤劳的生意人一大早便打开了自家店面,等待着第一位客人的到来。

十六王宅的澹台王府到底还是展露出一丝不同的地方来,老王爷不知为何突然发起脾气,让整座王府的下人们都有些吃不消,哪怕是走路都战战兢兢的,不敢发出半点儿声响。

“那个臭小子人呢?!让他马上来见我!”

老王爷的拳头砸的桌子哐哐直响,哪怕这是整个大陆质地最硬的登龙木,也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这力道,隐约变得有些松散。


大唐的冬日很冷,尤其在这大雪纷飞的日子里,更添一丝寒意。

但澹台王府毕竟不是寻常之地,屋里的暖炉时时刻刻都有下人们添碳加火,整座王府散发着醉人的暖意,惬意极了。

王府东北角,是一座颇为别致的院子,院子的主人,是当前大唐唯一一位异姓王的孙子,澹台明灭。


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澹台王爷家的澹台明灭是整个长安纨绔子弟的代言人。招猫逗狗寻衅滋事调戏良家妇女,无一是他不擅长的;长安城里所有勾栏之地但凡有些姿色的姑娘,无一是他没有一亲芳泽的;上至高官子弟下至地痞流氓,但凡是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汉子,无一是他不熟没和他一起喝过酒的。

奇就奇在,这么一个人儿,反倒做得一手好诗写得一手好文章,偏偏又生的一幅好皮囊,惹的长安城里那些个未出阁的姑娘心心念念,都嚷嚷着要嫁给这位“风流倜傥”的澹台公子,吓的各家大人们纷纷吩咐下人盯紧了自家小姐,一旦看见这位臭名昭著的澹台公子就赶紧把自家小姐带回家去,免得遭了这位公子的毒害,搭上自家闺女。


“少爷,少爷,醒醒啊少爷,老王爷叫您马上过去见他呐!”

侍女秋月晃了晃依旧熟睡的这位公子,轻声喊道。


费力的睁开眼睛,看着这位有些焦急的小侍女,澹台明灭笑道:“月儿今天又好看了些,来让公子亲亲。”

尽管不是第一次听到自家少爷说这样的话,小侍女的脸还是一下红到了脖子根儿,小侍女扭捏道:“少爷,别闹了,老王爷让您马上去见他呢。”

起身,穿好衣服,一番洗漱之后,总算是回了神儿,澹台明灭疑惑道:“爷爷一大早要见我?”

“老王爷气得都快把大堂的桌子都砸坏了,您再不去,老王爷怕是要亲自来这里找您了!”

“哦?”

澹台明灭皱了皱眉,暗道不妙,内心在仔细盘算最近究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莫非让人找上门儿来了?


从小院出门,不紧不慢的走向王府正堂,澹台明灭嘴角依旧带着一丝笑意,配上他那张生的极为漂亮的脸,不由得让人目眩。

侍女秋月偷偷抬眼看了看自家公子,心想家里这位公子生的也太好看了些,怪不得能迷得长安城里的小姐们神魂颠倒,想着想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蛋蓦地又红了。


“嘭!”

未至正堂,澹台明灭已然听见了老王爷的拍桌声,不由得暗自心惊,琢磨着要不现在脚底抹油溜之大吉算了,何必自寻苦吃?他一向是一位敢想敢做的人,念头一起,便转身欲逃。

然而还未走出几步,便听见澹台老王爷中气十足的喊声。

“臭小子,你给我死过来!”


无奈之下,只得老老实实走向正堂。

“怎么回事儿啊?!谁惹我们老王爷生气了?!谁来给我解释解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来来来,让我看看谁这么大的胆子?”

刚进正堂,澹台明灭便一脸气愤,大声冲着府中下人们问道。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打的就是你这个臭小子!”

澹台老王爷看着自家孙儿这幅无赖的样子,又气又笑,抬腿便是一脚,踢的澹台明灭猝不及防摔了个浑圆。


老王爷道:“臭小子,都到这儿了还跟我装蒜!”

澹台明灭一脸无辜,大声喊道:“冤枉啊爷爷!”

话音未落,老王爷又是一脚,“冤枉什么你就冤枉,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你就冤枉,我看你一点儿也不冤!”

站起身子,揉了揉屁股,澹台明灭笑嘻嘻的问道:“老爷子你先消消气儿,孙儿这大清早刚起来还没明白出了什么事儿呢就先挨了您两脚,您说我上哪儿说理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老王爷许是年事已高,两脚踢完已是气喘吁吁,端起桌上的茶水咕嘟咕嘟灌了几口才算是缓过气来。

“我听说前两天你在街边儿捡了个人回来?”

澹台明灭听到这里,才算是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

两天前的晚上,澹台明灭和清风楼的诸位姐姐们认认真真研究了一番哪位姐姐的小嘴儿更甜,得出结论时已至深夜,忍痛拒绝了各位姐姐们留宿一夜研究一下余下部分的建议后,澹台明灭走出了清风楼。

没迈出几步,便发现一位黑衣男子浑身血污瘫倒在路边,他一向古道热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常有之事,见此男子仍有一息尚存,便带回了家中救治。

然而清风楼的各位姐姐们的盛情邀请实在无法拒绝,这两天白日里他便整日待在清风楼,晚上回到家时早已筋疲力尽,却忘记了家中还有这么一个人来。

“莫非,这人有问题?”澹台明灭问道。

澹台老王爷缓缓说道:“两天前钦天监夜观天象,突然发现帝星旁有妖星闪烁,光芒之盛竟让帝星都黯然失色,妖星一闪而过便再无踪迹。翰墨书院的老家伙们琢磨了一晚上,最后从一本古籍中找到了出处,’妖星降世,天下大乱’,又推算出此星就在长安城内,故而这两日长安城里兵马大动,凡是新生婴儿及陌生人士皆需上报盘查,乱的很,乱的很呐。”

“嗨,爷爷您多虑了,我捡到这人的时候啊,他命都快没了,您说说,,好歹也算是有点来头的大人物,这妖星要是一出世就差点儿没命,也忒惨了点儿”澹台明灭笑道。

“你还笑得出口!”老王爷抄起手边的茶盏就朝澹台明灭的身上砸去,要不是他躲得快,恐怕就砸在了他的身上。

屋子里只有一位怒气冲冲的老人,和一位面带笑意的青年,茶盏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下人们早已在这爷孙二人见面时悄然退场,这种默契,是澹台家多年积累下的底蕴。


“澹台家现在的处境外人不知道,你澹台明灭心里会不清楚?多少人盯着我们澹台家你难道不明白?如今的澹台家已经不是当年大唐立国时那个风光无限的澹台家了,我也不是那个执掌大唐军部的靠山王澹台宇了!”说到这里,这位曾经的大唐军部靠山王,有些落寞。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园中凌寒自开的梅树被悄然压弯了枝头。

他缓缓弯下腰,一片一片的捡起地下碎得四分五裂的茶盏,似乎真的年纪大了,他的动作很慢,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明灭,澹台家不能出事了。”抬起头,澹台老王爷缓缓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老人,澹台明灭鼻子有些微微发酸。

“走吧,带我去看看那个人。”


如果要问这个时代最苦逼的工作是什么?相信很多人第一时间会想到搬砖。

但程序猿们第一个表示不服,试问各位搬砖的兄弟们,你们见过凌晨四点的工地吗?

他们不仅见过凌晨四点的办公室,还见过凌晨五点的凌晨六点的凌晨七点的八点的九点的十点的等等等等。

农民工兄弟们赚钱是靠自己的辛勤和好身体,程序猿们赚钱是靠自己的泪水和生命。

而高爽,就是这样一个程序猿。

他和其他程序猿们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别的程序猿都是一个团队一起加班,而他,只有一个人。

在连续五天加班到深夜之后,高爽,终于扛不住,猝死了在键盘上。

就在高爽猝死的一刹那,天空中某颗星有一丝诡异的光芒闪过。

———————————————————————————————————————

“这人怎么还没醒?”

“回王爷,此人身体已然无恙,可不知为何始终昏迷不醒,老夫也无可奈何。”

“辛苦大师了。”

高爽头很痛,痛的他几度昏迷,他的脑海中有无数细碎的片段闪过,好似流星坠落一般,最终消散。

突然,高爽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个神秘的声音说道:“最强装逼系统7.0.12已部署,现在开始启动。”

“身体扫描已完成,身体机能恢复开始部署。“

“身体机能恢复已完成,人物初始属性分析开始。”

“人物初始属性分析已完成,现在开始人物唤醒。”

“人物唤醒倒计时,3……2……1……”


“噗”

“咳咳,咳咳咳,我擦,这用的是什么唤醒啊!”


“哈哈哈,怎么样爷爷,我这招还是管用吧,甭管你晕成什么样,我一桶冷水浇过去保证你清醒了。”澹台明灭看着眼前这位被他唤醒的迷茫男子,不由得笑出了声来。


高爽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一时之间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啪!”

澹台明灭拍了拍眼前这位男子,说道:“怎么回事儿,莫不是捡回来个傻子?”


高爽猛一激灵,怔怔的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身边的环境和脸上火辣辣的痛让他有些懵逼,看着眼前这两个陌生的男人,高爽说出了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哥们儿,拍戏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