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风,是心

车窗敞着

车渐渐快了

空气用力钻进来

一路的风被迫加班了

吹散车里的闷

和乘客的昏

路过一座摩天轮

霓虹渐次明灭的灯

每个箱子空无一人

自顾自的转了一轮又一轮

往来的车沉默的来往

纵然遇见相识的车

它从来无法主动招呼

也无法主动应答

到站了

车停了

这里的风下班了

别处依旧车辆穿梭

风也从来没有休息吧

是的,世界何时平静过

又何况是心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