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是这样的妖猫——《妖猫传》影评

盛唐的极致繁华背后,隐藏着这么凄婉的故事。

丹龙那句,没人能承担杀害贵妃的后果。简直道出了当时在场所有人的心结。

李隆基有多爱她,但是黄袍加身,有的更多是稳固权利的欲望。生活在男权社会下女性,归根结底,也只是男性的附庸。即使你身为大唐的代言人,即使他为了给你庆生举办了一场极乐的盛宴,即使他口口声声对你说我要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在权力面前,该牺牲你的时候,他也不会心软半分。历史真真假假,是非对错,说不明也道不清了。

白龙有多爱她,只因为她同情她的身世,说了一句温暖的话,他便有了守护的执念。化身妖猫,妄求将真相公之于众。即使心里始终明白她的的确确已经死了,还是一心一意的等她回来,甚至不惜亲口喝下她血里的蛊。这种执念,一丝一毫都在折磨着他,无尽无头。

阿部有多爱她,家里有娇妻相伴,心心念念的还是她。甚至需要鼓起勇气去向她表明心意,得到的是统治者宣誓的绝对所有权,留给他“极乐值乐”四个字。他明白,凌驾于所有人的帝王之乐就是极乐之乐。阿部的爱,建立在另一个女人的痛苦之上,那个优雅的侍妾再给空海和乐天说,原来他不爱她的时候眼里的失落和痛苦尽然是被大部分忽视的。

乐天有多爱她,《长恨歌》的雪中求字,呕心沥血的创作,只能站在李白的影子里。他又是李白的粉丝,根据阿部的日记找到了写下“云想衣裳花想容”笔使他兴奋半天。乐天爱的是那个在历史的粉饰下,唯美爱情故事里的杨玉环,他是她的爱慕者,所以他写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可是美梦破碎后,在真相面前,他又固执的一字不改,告诉我们“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他说,是白龙写的。

再说影片的色彩和场景非常唯美华丽,极乐之宴的幻术表演。怒狮幻化成花瓣,白鹤少年翩翩起舞。唐玄宗眼里宠溺的眼神,那个讽刺的声音在旁边说,他才是真正是幻术大师。

然而现实中给我们展现幻术的倔老头陈凯歌,固执的搭建电影场景,固执的用自己的方式还原唐朝的盛世场景,固执的将自己的故事,从《无极》开始到《妖猫传》,他才不管你怎么看,他只讲他想要讲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