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守望

  ――战友聚会感怀

当人生的晚霞侧露艳丽,

当金秋的鲜花绚烂绽放,

经历了四十多个风雨春秋的洗礼,

饱尝了六十多年的人间沧桑, 

“小车排”的军中骄子们,

终于又欢聚一堂 互诉衷肠,

共同把重逢的喜悦尽情分享!

今天,四十多年后的今天,

我们再次紧握一双又一双战友的手,

那种特有的情感在每个人的心中久久荡漾 潺潺流淌。

啊 友谊的火花在这里迸发碰撞,

雄壮的军歌又在这里重新高唱。

这情景虽没有战场上惊天地 泣鬼神那般壮烈,

却也体现了兄弟情深 令人永生难忘!

忘不了呵 忘不了,

四十多年前,

小车排车队浩浩荡荡,

奔驰在辽西大地,

飞跃在崇山俊岭丶草原牧场,

保障军首长视察部队,指点江山,为国设防。

小车排的光荣便从那时开始书写

在历史上,

从此留下辉煌的篇章。

君不见 从勃海岸边的哨所到内蒙草原的营房,

从辽西大地的驻地到白山黑水的农场,

从地方的机关工厂农村到北京的殿堂,

我们用自己的言行为人们树立了非凡的榜样!

更以出色的表现赢得了历任首长的一致褒奖!

作为“标本军的窗口”,

那枚枚荣誉勋章,

铭刻着大家的功劳卓越无双。

忘不了呵  忘不了!

大家苦练技术,沿钢轨,翻沙岗,跃障碍,学保养。

穿隙飘移平常事,

车过听声知故障。

君不见, 

从整洁的车容到精湛的技能修养,

从野营拉练到演习的战场,

从抢险救灾到保卫首长,

从视察部队到迎送外宾的保障,

安全可靠的光荣榜上,

小车排声名铿锵响亮,

技术尖兵称号在军内外传扬!

忘不了呵  忘不了,

庆华老班长在地震来临时组织战友撤离,自已最后迈出营房。

老谢排长躺在冰雪上帮我们修车,做出的卓越榜样。

战友们探家归来,争抢家乡亲情的愉悦,

你我的家信在大家手中传递、分享。

忘不了呵 忘不了,

四十多年前,我们绝大多数战友先后调离或退役还乡。

但无论是留在军营继续报效国防,

还是回到地方投身改革开放,

无论是当年当战士,还是以后做首长,

无论是军龄短,还是军龄长,

我们都可以自豪地向世人宣称,

我们无愧于这个伟大的时代,

无愧于“小车排司机”这一光荣的称号,

无愧于那鲜红的帽徽和领章!

君不见    四十多年来,

我们的战友无一不以过人的才智铸就了事业的辉煌。

他们都用实际行动为神圣的军旗添了彩 增了光,

真正发挥了自己无穷力量!

忘不了呵 忘不了,

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流年似水如东去的江河,

历史的浪花无时不在撞击我们的心房。

虽说我们慢慢步入人生的夕阳,

但作为共和国一名曾经的军人,

雄心长在,战友的情谊永志不忘!

啊 亲爱的战友!

或许今生我们再也无缘扛枪打仗,

但愿来世我们还做战友,再穿军装!

手挽手,肩并肩,去实现我们未尽的宿愿和理‘想!

直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

值此聚会,

祝我们友情长在,地久天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