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逝去的老同学

老同学1,“天赋异禀的武侠迷”;他跟我是小学、初中同学,小学四、五年级就嗜读长篇武侠,跟同学打闹时,经常伸出巴掌做武林高手状。而彼时包括我在内的多数同学,阅读兴趣和篇幅都还停留在《故事会》那个水平。我也曾借他的厚厚的武侠小说一阅,感觉满眼是字,瞄了一下就不想再看。


当年学校经常组织学习好的学生,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之类,他是全校唯一的二等奖,一等奖空缺。在我们同学眼里,他的数学天赋就跟神一样。可惜他生活邋遢、不修边幅,且严重偏科,总体成绩一般,所以并不受老师重视。


上初中时,学校每个年级人数更是膨胀得无以复加,在学业激烈竞争下,他更是泯然众人矣。“祸不单行”的是,初二时他突发羊角风,把同学都吓蒙了,没办法只好休学回家。过了两年病情似乎稳定一些,他又尝试去上高中,发现还是不行,犯病期间如果边上没人照看,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干脆退学回家。


不久,跟着哥哥去外地打工,干了一段还是不行,于是只能一直在家歇着。有一年过年我回老家,路过他家大门口时,看见他正兴高采烈跟小侄女在自家院子里踢足球。再之后,就是多年未见。去年夏天因外婆丧事再回老家时,忽然听说他去世了。


这些年,他一直在老家歇息养病,实在憋闷就去附近田野里游荡散心,结果有一次,突然犯病时刚好掉进灌溉水渠中淹死了。我感觉他这一生,真是够悲催的,天赋那么高,而命运又那么不如意。从他这一辈子,我觉得人有时候就像老天爷的玩物一样,你把老天爷赐予的痛苦、命运太当真你就输了。李诞说“人间不值得”,不是说人间不值得你付出爱、不值得你享受爱、体验爱,而是说人间的痛苦、悲愁、绝望等,不值得你太当真——你是高于你的痛苦、高于你的命运、高于你生命中一切酸甜苦辣的一个存在,一个广大无尽虚空的存在。你这辈子,只是恰好在扮演目前这个人生角色、家庭角色、职场角色、社会角色而已,通过扮演这些个身不由己、载浮载沉的人世间的角色命运,来体验、觉察、领悟存在之本真。


老同学2,“精明又和善的李同学”;他跟我是初中专同学,他爱打篮球、爱打乒乓、爱打扑克、爱看爱情动作片,为人精明而和善。不知为何我俩倒还合得来,可能在他眼里,我傻乎乎的不会来事,相处起来反而让人放心吧。


临毕业时大家慌忙找工作,一家锅炉厂几乎把我们班男生都要了。我们每天穿着厚厚的深蓝色工装去上工干活,结果干到月底,人事部门单独找我和他谈话,就我们俩被淘汰了,其他同学都留了下来。最大的原因据说是嫌弃我们俩不善言谈、性格内向之类,可能无法适应制造锅炉这份伟大事业。


无奈,我俩作揖分手、上马别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在亲戚介绍下,我在老家找了一份工作混日子,听说他也在老家一家什么化肥厂上班。过了几年,我有机会去北京借调工作一年,才知道他早已在北京发展,似乎过得挺红火。


老同学见面分外热情,彼时,他做的是酒水生意,似乎特别挣钱,于是经常请我吃火锅、烧烤之类。他听说我所在的公司似乎也有采购酒水的可能,便央求我帮忙联系领导,但对于我一个小小职员来说,显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北京干满一年,要回家了,临走前老同学请我吃饭,我已经忘了那顿饭都聊了些啥。只记得我拜托他帮忙,把我在北京买的一大捆书邮寄给我。


再过了一两年,忽然就听说他去世了。原来是有一次跟客户喝酒,醉酒回家睡觉,在睡梦中去世的,可能是由于长期喝酒最终造成脑血管破裂之类的急性病发作吧。我感觉他的离去特别可惜,他有俩儿子,去世当年都特别小。之前他跟前妻离了婚,把房子和车子都留给对方,只带走了大儿子;而彼时他跟二婚妻子刚喜添贵子,有了俩儿子,甜蜜幸福的日子刚刚开始,忽然就戛然而止了。


唉,老天爷设计的人之命运真是猜不透。我记得手机上一直有他的微信,自打当年从北京回来后,也很少联系过他,我感觉很遗憾,当年自己太不懂得珍惜同学情谊了。希望他的俩儿子能够好好成长、成才吧。


老同学3,“个性豪爽的女同学”;当年上学时候,我跟她同一个班。她虽是女生,但个性豪爽、举止大方,很受班上男生瞩目。不知出于何种缘由,同学们当年曾撺掇过我去追求她,估计是因为我个性特别封闭内向,刚好跟她形成鲜明对比,同学们想看笑话、看热闹而已,幸亏她没有答应。


毕业后,她就留在学校所在地的城市打工。据说她跟外班一位男生同居了,又听说因为他们俩都患有多年的乙肝,彼此不嫌弃。我这才想起上学时,她有一次曾在上体育课时忽然晕倒,不知跟肝病是否有关。几年之后,我就听说她因肝病散手人寰了;至于她男友,可能回了南方老家,具体下落就不得而知了。


作家余华曾经说过,逝去的人其实是走出了时间,而我们这些生者,则继续在时间河流裹挟下载浮载沉,一路前行,慢慢变老、直至死去。如果死后真有灵魂的话,那些逝者,可能正在天上、或者在凡间的某处,正以当年去世时不变的容颜、不变的青春俯瞰这人世间吧。到底是生者更幸福,还是死者更自在,谁知道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王平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也是我当年最好的朋友。就在三天前的一个深夜,我忽然通过QQ得到了他去世的消息。 翌日,经多方...
    橡树lin阅读 936评论 7 23
  • 正所谓美不美看大腿,骚不骚看蛮腰,我高中时代的同桌赵曼就是这么个又美又骚的女人。 可惜我跟她没啥交集,我是个小区物...
    皮皮我最皮阅读 328评论 0 0
  • 1 最后一次见李杰是在我博士毕业的几个月前,是他直接到实验室找我的。那天是周末,病房里估计不是他的班儿,从宿舍楼过...
    和乐伯阳阅读 129评论 3 3
  • 来岁民是咱马坊木张人,我初中时的同学。他虽然个子不高,身材瘦小、单薄,但人精明能干,机智灵活,勤劳质朴,老...
    耿平海阅读 2,784评论 48 96
  • 活力是青春的标志,来自四面八方的青少年因为缘分在一所学校里学习,青少年们热情奔放,所有人会再这个时代展现自己独有的...
    陈晨辰chen阅读 81评论 1 0
  • 今天接到一个电话问我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详细地址后然后就在接待顾客。心里想着这大概是我的客户找我买东西来...
    小女娃子阅读 65评论 0 1
  • 每一个姑娘 都应该被温柔以待 在不想说再见的年纪 遇见了你 记得自己学过的第一首歌曲 叫做《同桌的你》 却始终没有...
    吴祉祺阅读 344评论 0 3
  • 文/好望角 今天,我从北海来南宁办事,办完事又回到南宁东站,打开高中同学群,竞发现有同学在群里发——"吴世俊...
    好望角002阅读 1,059评论 1 9
  • 01 凌晨两点多,被一个电话吵醒。我拿起手机翻看,是个陌生号码。我一向不喜欢接陌生电话,何况又是深夜,扰人美梦,不...
    紫小鹿阅读 818评论 2 17
  • 柱子是我高中时候的老同学。他曾经是文科班第一名,却连续四年高考失败,最后被迫入赘关中。在临潼农村,历经十年隐忍奋斗...
    橡树lin阅读 754评论 6 14
  • “这家伙居然长这么高了。”喝了半斤酒的大舅,在车里自言自语道。 遂即让阿木把他的宝马车停靠在路边,停稳后,大舅打开...
    旦旦日记阅读 179评论 2 4
  •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昔别君未嫁,儿女忽成行。 ——杜甫 时间 ...
    爱你的哼哼阅读 55评论 0 0
  • 1996年我们有缘遇见一起走进华工,2016年又是我们再度相约一起走近华工。一声召唤,小众聚会华丽丽地在母校校园的...
    谈谈minda阅读 721评论 4 2
  • 一帆是我中专同学张荫明的女儿,北京民族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所中学教书,已经结婚了,住在房山区。 去年...
    cyh巧玉阅读 173评论 0 3
  • 怀念同学之情 1、我的老家东北哈尔滨,阿城区平山镇,新政小学,20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老同学们,祝福...
    拼搏奋斗者阅读 405评论 1 6
  • Substrate的transaction-payment模块分析 transaction-payment模块提供...
    建怀阅读 6,515评论 0 4
  • 16宿命:用概率思维提高你的胜算 以前的我是风险厌恶者,不喜欢去冒险,但是人生放弃了冒险,也就放弃了无数的可能。 ...
    yichen大刀阅读 4,324评论 0 3
  • 公元:2019年11月28日19时42分农历:二零一九年 十一月 初三日 戌时干支:己亥乙亥己巳甲戌当月节气:立冬...
    石放阅读 5,532评论 0 2
  • 想要快速入门CAD,对于零基础的新手来说的确有一定的困难。不过只要你掌握了以下这些CAD快速入门技巧,你就跨进了C...
    努力的王榆阅读 2,204评论 0 3
  • 昨天考过了阿里规范,心里舒坦了好多,敲代码也犹如神助。早早完成工作回家喽
    常亚星阅读 2,16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