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大米饭的胡大妈

文/达渔君

   胡大妈刚到门口看的时候,家里的大黄狗左前腿伸直,右前腿折叠压在身下,正趴在门口一块破衣上,晒着太阳。这破衣还是去年,自己老公工作的老板看自家小孩子多,没衣服穿,让老板娘送过来的。小女儿穿了一年,如今新年买了新衣服了才换下给了大黄。

   这会儿胡大妈正在灶里准备生活做饭,平时很容易着火的大灶,今天一直生不来火。可能因为大年初二了,家里出嫁的两个女儿要回来了,一年没见女儿了,胡大妈心里总有些急躁。胡大妈正用火钳扒拉着地上的碎柴火,准备再好好生一次火。这时门口的大黄狂吠了几声又脚蹬蹬的跳着,胡大妈心想这是女儿回来了,大黄还认识女儿哩。胡大妈赶忙出来了,就看到大女儿和女婿站在门口准备进来。

   胡大妈的大女儿初中的时候,因为老师的一句:你怎么这么简单的一道数学题都不会做。一赌气南下到制衣厂做裁缝了,在福建工作了几年,回来相亲结婚。起初相亲的几个裁缝,都不满意,后来遇见一个年龄稍大,但是大专学历做会计的倒同意了。张罗着,几天时间就嫁了。大女儿第一句话就是:妈,我回来了。胡大妈最爱听的就是这句话了,年纪大了,越发想念自己的女儿了。她手在自己的原本很脏的围裙下擦了下手,边搬火盆和小凳子边说:我老早就用火盆生好火了,就等你们回来了。你先哄着火,暖下身子,我去跟你们做饭,你妹妹到高速路口了,马上也该到家了。大女儿听了说:好,我先暖下身子就去看看爷爷奶奶和几个伯伯,再回来吃饭。胡大妈听完又转回厨房去了,这次用泡沫引火,一下子就着了。胡大妈看着这大火,转身到灶前揭开锅,嘴里竟冒出了常回家看看的调子。


   米在锅里煮着,胡大妈利用这空闲的时候摘菜洗菜切菜,一些干菜木耳。腐竹之类的拿出来用开水泡泡。胡大妈的老公是不让她用电饭煲的,他想喝米汤和锅巴熬成的粥。胡大妈也不乐意用电饭煲,觉得做出来的饭不如大灶的好吃。平时胡大妈的老公跟别人新房做装修,胡大妈就跟着他做小工,什么活都干。回到出租屋就用电饭煲煮点饭,电磁炉炒点菜。胡大妈不止一次抱怨电饭煲的饭难吃,她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等我儿子娶媳妇了,我就不干活了,回我的农村老家住着去,天天煮大米饭吃,还要自己种的米。每次这么说的时候,左邻右舍的妇女,老爷爷老奶奶都附和着说:还是柴火饭好吃,你小孩子都孝敬,以后你要享福了。每每这个时候,胡大妈都笑得眉眼的皱纹更深了。胡大妈开心得大笑的时候有个特点,她喜欢仰着头,然后对着天空肆意得笑着,仿佛这么多年的辛苦全然不在意。

   因为经常跟水泥打交道,胡大妈的手明显得粗,而且上面裂痕很多,冬天尤为更甚。刚切菜的时候一不小心手的动作大了,裂口处就流血了,她赶忙找卫生纸擦,然后涂上隆力奇的护手霜。大黄每次看着胡大妈涂护手霜的时候,都会过来专心致志的抬头看着胡大妈,仿佛在等待他小脑袋瓜子里的那块肉。胡大妈又走到大门口,往那边的马路上看了下,还是没有二女儿的身影。

   就在胡大妈来来回回看了不下五次之后,胡大妈的二女儿的身影终于在路上看到了。她赶忙跑到厨房,看灶里有什么要弄的,然后又跑到门口等着二女儿。二女儿见到胡大妈第一句也是:妈,我回来了。说起胡大妈的二女儿,村里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胸。我用胸这个文明词,农村人用奶子。在二女儿初二的时候,那双奶子虽然刚发育,但长得尤其的快,尤其的大。每次走村子里过,村里人都说她家二女儿的奶子真大。我后来用眼神丈量了下,估摸着得有E杯甚至更大了。二女儿也是在一节数学课上,被数学老师骂了一句后扔下书南下做裁缝去了。40多岁的数学老师,每每问我是不是她的错,让她放弃学业了。我说:不是,她自己乐意做裁缝。

   在二女儿做了裁缝的第二年,就跟她带回来了一个女婿。黝黑干瘦是第一印象,与她二女儿的丰腴极不相称。二女儿当初第一句话就是:妈,我怀孕了,要结婚。她女婿就在旁不安得来回催着手,不晓得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紧张。当初二女儿没有婚礼,简简单单的就嫁了。胡大妈一直懊恼着,怎么着也该跟他们准备一箩筐的鞋子,一箩筐的被子,我得让我女儿日后日子好过呢。可是二女儿结婚的着急,胡大妈根本来不及准备。
   
   胡大妈的二女儿在家坐了一下,也出门走亲戚了。胡大妈又把火盆往灶里搬了,生怕火冷了,待会儿吃饭冷。

  胡大妈这会儿又哼起了甜蜜蜜的曲子,哼了一会儿觉得忘词了,又改哼最近在家看的黄梅戏了。看得出来,胡大妈今天很高兴。胡大妈拿了一个骨头给大黄,大黄就赖在厨房不出去了。胡大妈碎碎念着:还是大黄好,还是大黄好。我的闺女就剩一个要出嫁了,我过完年要赶紧准备鞋子和被子了,不然怕又来不及了,先放着。我儿子也要上大学了,房子也买好了。等他工作了,我就不干了。要不是要还房贷,我早就不想干了。冬天冷水弄装修,太冷了。我要回乡下,种菜,煮大米饭吃。

   胡大妈看着灶里熊熊烧着的干柴,转身到灶前看着锅里了。大黄也不趴在门口晒太阳了,就在灶前趴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