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瞧了偏见,它其实非常厉害

昨天晚上在群里,每每看见“小学老师”等字眼,见一次烦躁一次,很想刻薄怼一下。直到从乐呵呵的状态,掉到烦躁不爽的状态,才觉察到自己失调了。

回顾了之前,类似失调经常发生,只不过那时候频率低,再拉低一点点,自己没有那么觉察而已。

我对小学老师的负面看法,在我这里太久太久了,久到已经成了我坚信的东西。


小学时有一两个老师,他们尖酸刻薄的取笑以、为博同学们一笑给我取的外号,让我的童年过的很灰暗,也可以说这是自我价值感低落的一大源头。

所以,我对小学老师的看法,在我这里是合情合理的。

所以,我可以选择继续保持这种看法,可以选择继续对这个群体产生厌烦感,可以选择继续不屑的评论他们。

所以,我有选择偏见的自由和正当充分理由,但我同时也有被锁死的不自由。

我终必锁死在这里面(回想起来其实这个死循环我已经实践了很多次了):看见相关字眼、看见他们⇒产生讨厌不屑等负面情绪,忍不住去用最伤人自尊的刻薄话评论他们⇒吸引更多证据让自己看见证他们确实这个样子⇒负面情绪+1……

结果已经可以预见:我的磁场越来越被自己的偏见污染,同频同质的事件回来到我这里,渗透到方方面面。突然想起蝴蝶效应……

天呐!天呐!

有这权力我也不想要了!有这自由我也不想要了!我不选择走这条路了!谁爱走谁走去,反正我是不走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陆俊轩拿着这份离婚协议,就仿佛拿到了他的人生财富,他冷冷的宣布道,“协议上说明了,你净身出户,明天搬离,除了你自已...
    张渔歌_9845阅读 44评论 0 0
  • 本文把门锁,类比成我们一遇到的问题,把钥匙类比成打开门锁的钥匙。们被锁上了,钥匙不在锁上,如果在锁上,那么门就是没...
    黄昏赶路人阅读 39评论 0 0
  • 我们打电话给定金会员的目的是尽量让定金会员来现场并且办卡,但是话术难免会提到费用和支付方式等等,怎么铺垫会让人觉得...
    yuhuaw阅读 8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