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老周

故事总会在意犹未尽时戛然而止

平时基本都这样,老周主内,吴霞主外。彼此间爱情早已转化为了亲情,老周认为这样挺好。

地球那边,安装了“情感大脑”的“阿文”,号称“双商”无敌,全机内外无一弱点。老周在飞船里飘来又飞去,活动着因失重而略显浮肿的身体。通讯管家实时传回了这场宇宙作文大赛的题目:“关于爱情”。

老周直到临出发前才知道,给“阿文”装上“情感大脑”的人,就是吴霞。新闻上说,吴霞因为这项成就,刚刚获得了地球委员会颁发的“人类先驱”称号,而且还登上了宇宙新闻联播。

当时给吴霞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

“人类首次‘启蒙’了AI的‘情商’。”

在那次的新闻采访中,吴霞解释了AI是如何对不同的情感进行数字化“识别”,顺便也强调了即将和人类举行“作文比赛”的“阿文”,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具有“完整情感”的AI。

关于爱情,老周怎么也想不到一台机器会如何去“表达”,当然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他脑海里只想起了吴霞对他说过的话——

“只有AI才能打败AI……而一旦拥有了‘情商’……AI只会比人学得更快更好。”

老周知道,这意味着,“阿文”比人更像一个“人”了。

-------------------------------------------------------------------------------

“致爱妻霞——”

“我从没对你说过‘我爱你’”

“但你知道‘我爱你’”

“你从没对我说过‘你爱我’”

“但我知道‘你爱我’”

……

“我们终究是成为了彼此”

“——《致霞》”

-------------------------------------------------------------------------------

老周觉得表现爱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写情诗。

好多年没写,写完以后又感觉有点幼稚,读起来还有点恶心。不过老周转念又想,可能爱情的本质就是幼稚吧。老周的作品被AI打分为不及格,AI给出的“评语”是:作者“不太懂”爱情。

小周有时候会透过飞船的舷窗向外看看太空里的“风景”,其实就是一些碎片垃圾。人类现在已经是多星球物种,正打造“太空文明”。

一艘飞船靠近了过来,是小周的同学小莉。小莉一家看上去是准备到月球度假,这会正一家人围在一起唱卡拉OK。那艘飞船和老周租来的这艘飞船相比,速度更快、体积更大、装修更豪华。最让小周羡慕的一点是,人在里面可以不用穿笨重的宇航服。小周终究还是明白了一件事——

宇宙里不管去到哪,都不如地球好。

“爸,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故事的……我是说在星球间‘送快递’这件事。”小周手里拿着老周最新的儿童文学作品《火星小鸟之消失的羽毛》问老周:

“会不会人都死了,快递还没等到呢?”

老周楞了一下。

“这就是你为什么总是给人幼稚的感觉……”

老周脸红了起来,感觉小周终究是长大了。老周很好奇一台AI 是如何表达“爱情”的,于是认真地听着舱内的广播。“阿文”的“套路”其实也很简单。关于爱情是这么写的——

阿彪和阿文相爱了,他们相爱的障碍就是,他们只是人类眼中的AI。突然有一天,阿彪被主管的人类派去另一个陌生的星球上执行任务,于是阿彪和阿文开启了“异球恋”模式,没事还搞个“视频连线”什么的热络感情。等到阿彪执行完任务回到地球时,却发现阿文早已经按期报废了。后面的聊天记录,也是人类怕阿文伤心而影响到执行任务,所以“假扮”阿文继续跟阿彪联系。知道真相后的阿彪也启动了自身的报废程序,阿彪为阿文“殉情”了。

最后的评审环节,三位AI评审给出的“评审意见”全部一致,都是“文笔凄美,故事原创,立意深刻,为阿文的‘爱情’点赞。”

而三位人类评委中有两位,觉得这个故事太“假”,认为AI不可能有“爱情”,于是投了反对票。“倒戈”的那位评委投票给了“阿文”,他是这么说的:

“这样的‘爱情’,就两个字——‘纯粹’。”

第一轮人机对抗,“阿文”在决赛中以四票对两票战胜了所有人类作家。广播里随之公布了第二轮的比赛题目。

-------------------------------------------------------------------------------

我的父亲临走前是这么跟我说的——

“他娘的老子这辈子值了。”

“我有你妈,有你,还有吴霞、小周……经历了马车、汽车、宇宙飞船……老子见识了以前的人几辈子没见过的世面……”

“可又有什么用呢……生活越来越‘方便简单’……人越来越没什么‘用’……”

“人生还是很‘苦’……这他妈是世上唯一不会‘变’的东西……相比起你们现在一个个哭老子……老子其实更同情你们……那个谁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想起来了。”

“——人间不值得。”

-------------------------------------------------------------------------------

与“阿文”的这场人机作文大赛,让老周想起了几十年前,AlphaGo与韩国棋手李世石之间的对决。

那场比赛,AlphaGo以4:1获胜,人类第一次感受到AI带来的“绝望”。当时李世石代表人类唯一赢下AI的那一盘,老周印象深刻,是李世石第78手的“神之一手”。随即使得AlphaGo“陷入混乱”,走出了一步常理上的废棋,导致棋盘右侧一大片黑子“全死”。最后战至180手,AlphaGo“投子认负”。

那是人类迄今为止,对阵AI的唯一一次胜利。当然也有阴谋论认为,那是AlphaGo“故意放水”。老周不信,因为那时候的AI还没有“情商”,不可能去“揣摩”人类的“意图”。

事实上,像过去那样“远古”的AI是“无趣”且“死板”的,更多的人喜欢叫他们“计算机”,觉得他们不过是运算神速的机器而已。可老周现在面对的“阿文”不同,不仅运算快如闪电,而且“感情”细密,可以说“无微不至”。

人类作家在第一轮比赛后由于不满结果而纷纷退赛,组织者单独给老周发来了第二轮的比赛题目:“关于死亡。”阿文会如何“看待”死亡?老周很想知道。

舱内的广播实时传送回了比赛结果。

“阿文”的文章叫《如果见上帝,上帝是AI》,“写”的是轻松幽默的风格,“挥洒自如”,让人不觉悲伤和阴暗。老周知道,这样的文章人类很难写出来,因为人本能“怕死”,更别说“毫无芥蒂谈死亡。”

最后三位AI评委依旧“投票”给了“阿文”,原因是检测出了老周的文章里有不文明用语,并且感情负面消极。三位人类评委在共同商量后,决定将票投给了老周,并给老周发来了一份感谢信,同时希望老周能扛起人类作家最后的“旗帜”,战胜“阿文”。

决赛的题目是:“关于‘我’”。

-------------------------------------------------------------------------------

《全职爸爸》

从你出生起,爸爸就成为了一名全职爸爸。看着你一天一天地长大,是我这个当爸爸的最高兴的事情。

小时候如果家里有其他爸爸带小朋友来做客,你总是吵着要让别人的爸爸当你的爸爸,给你买玩具,带你去吃好吃的。可真要让你跟着别的爸爸回家时,你却哭得稀里哗啦,说什么也不愿意出家门了。

出门上街,别人家的小朋友坐宇宙飞船模型,体验一两次就乖乖下来了,而你偏要坐够十次甚至更多。爸爸就只能在旁边干坐一整天,就为等你“尽兴”。有一次爸爸实在拗不过你,举起手就要打你的屁股,可手抬到半空却怎么也打不下去……反倒是一不注意被你一把抓破了鼻尖,爸爸脸上顿时鲜血如注……等掉了疤褪完皮,你的指甲印却怎么也去不掉了。

从小到大,像这样被你“反杀”的例子数不数胜。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但不管怎么变,爱情也好,死亡也罢,有些东西是永远都不会变的。爸爸希望,你也永远不要“变”。

人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人’,或者说,‘我’之所以是‘我’而不是别人——就在于人拥有让自己不随波逐流的能力。“阿文”的弱点爸爸想了很久,正好就是这次的作文题目——关于‘我’。

AI尽管强大,尽管也具有了“情感”,但AI终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类”。所以这篇文章“阿文”不可能赢得过爸爸。爸爸甚至可以预见,“阿文”最后一定是交了“白卷”。

不过爸爸希望你记住一点,孩子。“阿文”虽然没有“自我意识”,可是人类会把“人类意识”强加到“阿文”这样的AI身上。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防止这样的情况发生。这是爸爸积五十多年人生经验所产生的“直觉”,希望对你今后的学习生活有所帮助。

-------------------------------------------------------------------------------

月球基地到了。“爸,最后是你赢了吗?”

老周打开舱门,把小周抱下了飞船,“爸只是赢了‘自己’。”

“爸,我想在月球上养一只猫。”

老周看了一眼小周的氧气头盔,里面凝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月球上氧气是有配额的。”

“你还会继续写儿童文学吗?”

“不写了……”

“为啥?”

“故事总会在意犹未尽时戛然而止……”

“其实我挺喜欢‘小鸟’送快递的那个故事的。”

氧气头盔遮盖住了父子俩的笑声,偌大的月球表面,只有他们父子俩听见了彼此的心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