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切还来得及,我们重新来过

字数 6982阅读 1949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是否我们都还有机会说出这句话。

此时此刻,那个你深爱的人还在你身边吗?

那一年,瑶瑶和陆晓是机缘巧合下相遇的。如果多一分钟,或者晚一分钟,他们就不会遇见彼此了。或许这就是爱恨情仇注定要纠缠一生的宿命。

四年前,瑶瑶的闺蜜小乐正在和相恋四年的男友轰轰烈烈地闹分手。失恋的时候身边有个人陪伴总会减轻痛苦,作为闺蜜瑶瑶自然是要去陪小乐。周末,她从北五环跑到西五环去陪小乐一起逛街、吃饭、聊天。小乐一边疯狂购物,一边骂臭男人,瑶瑶不时地也会跟着骂几句“就是,太他妈混蛋了”“他离开你,再也找不到比你好比你漂亮的女孩了”。对于刚失恋的女人来说,不要跟她讲爱情大道理,也不要说些什么未来人生路还很长,那都是扯淡,陪着她骂街就好。

那天她们逛到商场关门才回家。闺蜜失恋,瑶瑶晚上也就没回去,打算一直陪着小乐。她们走到离小乐家不远的超市去买了点吃的,结完账,走了没多远,小乐停住了。

“他妈的,忘了买烟”

如果那天,她们没有折回超市再往回走,或许瑶瑶就不会遇见陆晓了。

小乐住在一个民居里,楼下有一条胡同,胡同里面有几家小饭馆。在她们往回走的路上,与两个从饭馆里出来,一身酒气的男人擦肩而过,他们应该是去后面的厕所撒尿。其中一个男人不时回头朝着她们看,小乐又是个胆子大,脾气直的姑娘。小乐就盛气凌人地朝着他们喊了句:“你老看我干嘛,认识我吗?”

瑶瑶这时候就拽了小乐一把,说“赶紧走吧,他们都喝多了。”

小乐这么一喊,两个男人都站住了回头看,也没有说话。小乐看这情形又喊了句:“你们看什么呀?认识吗!?”

其中一个年轻些的男孩,笑了笑:“哎呀,认识呀,怎么不认识,进来一块吃个饭不就认识了吗。”说着就朝她们走过去。

这家饭馆正好是在小乐家的楼下,平时小乐也经常来这里吃饭,和这里的老板也都是很熟的。小乐就仗着人生但是地熟,就要进去。“怕你个熊,吃个饭还能怎么着。”

瑶瑶又拽着小乐小声说“还是别去了,又不认识。”

小乐一脸无所谓地说“就在家里楼下怕什么”说完又趴在瑶瑶耳边轻声说了句“你不觉得这男孩挺帅的嘛,我喜欢帅哥”说完就毫不犹豫地拽着瑶瑶跟着男孩进去了。踏进门,小乐还特别热情的跟老板娘打着招呼。

年轻的小伙叫他陈超吧,把她们领进了喝酒的包厢。陈超跟酒桌上坐着的五六个男人说:“这是我两个朋友。”说完就给她们找两个座位坐下来。

此时包厢里面一片狼藉,酒气弥漫,到处都是酒瓶和烟灰。一群大男人看见来了两个姑娘,格外地起哄,幸好小乐能说会道,不惧生人,好像她跟陈超真的是很熟的朋友一样的身份跟那些人聊起来。瑶瑶看着他们闹哄哄的喝酒,只是在那局促的坐着。言谈间得知,他们都是部队的,在不同的单位,今天是恰好过来聚会。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一个很青涩的男孩晃晃悠悠地开了门,朝屋子里扫了一眼,走到瑶瑶身边坐了下来。

男孩拿着酒杯对着瑶瑶:“你好,我叫陆晓,你长得好像我一个初中同学。”瑶瑶看了他一眼,笑了笑,心里想真是无比老套的对白啊。“你好,叫我瑶瑶吧”说完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饮料,就不再理会他了。

后来陆晓说,那天他们喝了很多酒,后来实在顶不住了,一个人跑到另外一个包间睡了一觉,醒了之后再进去,就发现多了两个美女。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眼看见瑶瑶就觉得她长得挺可爱的,不由地就坐她身边去了。

那天一酒桌的人闹哄哄地散了之后,陈超显然不想让小乐这么快就回去,拉着小乐说剩下几个都是自己人,要去KTV唱歌去。瑶瑶虽不想去,但是也拗不过,小乐明显也是意犹未尽,还想继续玩的心态。

KTV包厢里,陈超坐在小乐旁边,两个人也不知道在聊什么,已经开始有打情骂俏的苗头,聊的很起劲。瑶瑶坐在沙发角落里,低着头玩手机,陆晓几次过来找搭话,都没太理他。对于陆晓刚才那句低俗的开场白,她心里有那么些反感。另外几个哥们刚开始还喝酒,后来都歪在沙发上睡觉了。陆晓就自己一个人在那点歌、唱歌。

突然小乐凑过来趴在瑶瑶耳朵边上说:“陈超说,陆晓跟说他喜欢你,就是看你不说话,有点怕你。”

瑶瑶斜着眼看了小乐一眼:“别闹了,这孩子才多大呀,你还是跟陈超继续勾搭去吧。”

小乐又挤眉弄眼地凑过来:“我都问过了,已经成年了,20啦”说完又冲着陆晓喊:“陆晓,陆晓,你给瑶瑶唱首情歌,我就把她电话给你。”说完陈超和另外一个哥们也跟着鼓掌起哄。

陆晓特别不好意思地说:“我不知道唱什么,唱……唱一首《该死的温柔》吧。”

瑶瑶一听,心里又暗自笑了。这是什么情歌啊,这不是分手的歌吗,哎呀,还是马天宇,这种歌万年她也不会听啊。同时又觉得,这男孩也是挺有意思啊。

陆晓有了瑶瑶的电话。每天下班之后都会给她打电话,问一些“吃了吗”“干嘛了”之类的话。瑶瑶也不痛不痒的跟他说几分钟就挂了。那时候她就没想过要和陆晓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虽然她心知肚明,陆晓喜欢她。但是陆晓比她小好几岁,年龄差距在这,他们之间是万万不可能的。但是她不知道,后来陆晓对她来说那么重要,动辄就会伤筋动骨。

在他们不痛不痒的联系了一段时间之后,陆晓不再打电话了。瑶瑶以为也就到此结束了吧,有时候拿起手机会想,怎么突然不打电话了,但转念间又想,不联系也好,反正也不想跟他怎样。

后来陆晓跟她说,给她打那么久的电话,一点‘信号’也收不到,觉得瑶瑶对他没意思,就不打了。每次说到这,瑶瑶就骂陆晓,哪有这样追女孩子的,男人不应该死皮赖脸,死缠烂打吗。

断了联系之后,有天小乐又打电话给瑶瑶,让她过去作陪。她还在地铁上的时候,突然又接到了陆晓的电话:

“听说你要到这边来?”

“恩,是”

“我在值班呢,你要是回去的早,可能见不到你”

“没事啊,我又不是去见你的。”

虽然她嘴上还是那么不以为然,对他很冷淡,心里却是有那么一丝窃喜,嘴硬地也没跟陆晓说晚上就住在小乐家里,不回了。

小乐和陈超已经腻在一起,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谈恋爱了,看这架势,两个人铁定是要好上了。那天晚上,陈超又张罗去KTV,还给陆晓打了电话,用很特别的语气说道:“瑶瑶也在哦,赶紧过来吧。”小乐也在一旁喊:“就是,就是,陆晓快点来,瑶瑶等着你呐!”

瑶瑶笑着骂了几句,打了小乐几下。“唉,你们现在什么情况,是好上了吗”

“哈哈,还没有,看他表现吧。反正我现在也单身,重新恋爱也不用在想着××(前男友)了”说完这句话,小乐又小声说:“你这么久没谈恋爱了,可以考虑陆晓啊,都什么年代了,小几岁有啥呀,听陈超说他还是个处哦”

瑶瑶听完羞的有点脸红:“你说什么呢,我们俩不可能”但是心里却有些期待能看见陆晓,女人就是这么口是心非的吧。

快到凌晨才散场。小乐和陈超打了一辆车。她和陆晓,还有一个哥们打了一辆车。他们并排坐在后面,陆晓喝的有点醉了,歪着头看着她的脸。她被看的不好意思,用手把陆晓的脑袋向前扒拉过去:“你看什么呀。”

陆晓顺势把她的手握在了手里,又把头扭了过来:“看看不行啊。”

瑶瑶心里一阵紧张,使劲把手抽出来,推了他一把:“就是不准看啊”。

前面的司机大叔非常淡定的开着车,瑶瑶看见坐在副驾的哥们咧嘴笑了笑,也并没有说话。她觉得有些尴尬,坐立不安。快到地方的时候,只觉得有人在她脸上快速地亲了一下,她脑袋一蒙,回头看过去,陆晓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脸对着车窗外面。还没等她来得及开口,陆晓就转过头冲她笑了笑:“到了,下车吧。”

在陆晓偷偷亲了她之后,她心里就开始动摇了。回来后的好几天,她不时地摸摸自己脸上被陆晓亲过的地方。还会露出有些甜蜜的微笑。

那天瑶瑶跟陆晓埋怨,她要去离家两站地的商场买一个餐桌,但是自己搬不动。果然陆晓请了假,过来陪她去商场。

她知道自己也是找借口见他。她需要有人帮他,但也不是非他不可。

在地铁站接到了陆晓之后,他们就向商场的方向走着。走着走着,陆晓就用手握住了她的手。瑶瑶假装生气的样子看着陆晓:“你这是干嘛呀”。

陆晓笑了笑没说话,也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只是拉着她朝前面走着。她看着陆晓,有些无奈,又有些开心,停了下来:“笨蛋,你的手放反了,这样牵着我不舒服。”说着就把手拽出来,重新放在陆晓手里。“哎呀,你手心怎么这么多汗呀,现在还是春天呢,你有这么热吗”

陆晓看瑶瑶这举动,脸上笑得无比灿烂:“我这是紧张嘛”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

在一起后的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后来那些反复争吵,互相折磨的日子或许应该是更深刻,更热烈的回忆,但她却记不起每一次到底是为何争吵。最初相识的那些细节却始终彷如昨日般清新地在她脑海里。陆晓当初羞涩的第一次找她搭话的样子;他第一次偷偷亲她之后,假正经的样子;他第一次牵着她的手,紧张的手心都是汗的样子;甚至是他们第一次有肌肤之亲,他不会解胸罩,着急又笨拙的样子。那时小心翼翼的动作,那时担忧而又期待表情,那时每一下心脏羞涩的跳动,都那样清晰而又美好。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们就不会有那么多痛苦了。

她是陆晓第一个女人,但她不是他唯一的一个女人。

那是在他们相处了两年之后一个夏天的晚上,陆晓跟战友出去喝酒,这次回来得又是很晚。她像往常一样等着他,每次不管多晚他们都要通完电话之后才会睡觉。

陆晓喝多了,喝醉了。他说:“瑶瑶,如果我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能不能原谅我。”

瑶瑶一听,脑袋就蒙了,心也吊在了半空中。但是她却很想知道,陆晓究竟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好,你说。你告诉我真相,如果是过去很久的事,我不跟你计较。”

听完这句话,陆晓心里似乎有了保障,也或许是接着酒劲。竟然全盘托出,春节假期期间,他跟战友们一块去KTV唱歌,他的一个战友帮他点了小姐。

瑶瑶一听叫了小姐,马上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出去开房了?”

“恩。”

“花了多少钱?”

“没花钱。”

“不要钱?”她无比质疑地问。

“花了房费。我说我没钱,愿意跟我出去吗。她就跟我走了”

“我老公魅力还挺大呀,小姐不要钱都跟你走。做了几次?”

“就一次,我喝多了。后来天没亮我就走了。”

“去唱歌叫过几次小姐?”

“我不要,他们就非给我点,还笑话我。之前偶尔一叫过几次,没出去开过房。”

“在哪开的房?有没有带套?……”

她一直在强装很淡定的语气跟他对话,趁他喝多了,她想知道的多一点,再多一点,她要知道全部,甚至是所有的细节。有些事明明知道,了解的越多就会越痛苦,但是却阻止不了自己的好奇心。

“为什么要告诉我,如果你瞒着我,或许一辈子我都不会知道。”

“我心里觉得对不起你,每次看见你都有负罪感。你能原谅我吗?”

那一个电话他们从半夜打到凌晨,他们说了很多,陆晓在电话那头也开始越来越清醒,后悔已晚,哭得撕心裂肺,求瑶瑶原谅他。瑶瑶第一次听见一个男人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心里有那么一丝动容,却也让她无比心碎和绝望。

为什么这一切突然就发生了?为什么好好的爱情,一夜之间就面目全非了?前几个小时还是恩恩爱爱的两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满目疮痍了?她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不知道该对陆晓说些什么,原谅吗?分手吗?怎么就走到了要做决定的境地?在她茫然不知所措之后,就是一股绝大的悲伤向她袭来,似乎不是因为陆晓的背叛,而是她看见了爱情在毁灭,在坍塌!所有的美好转瞬之间变得肮脏和耻辱的疼痛,心脏似乎被人用手拧了几下,格外的疼。

她拿起刀片在胳膊上开始划,一道一道,希望胸口的疼痛可以转移到肉体上。但却是那样的无力,依然感觉心脏像在抽筋一样,在疯狂的撕扯。那一刻什么都存在,又好像什么都消失了。关于陆晓、回忆、过往、还有他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床上的画面,都一股脑的在脑海里炸开。她不知道划了多少下,血顺着她的胳膊流到大腿上和地板上。她坐在卫生间里抱头痛哭,只想知道一个答案:“爱情为什么突然间变了模样?”

一个月以后。

一群朋友陪着瑶瑶在KTV唱歌喝酒,不知道是谁点了一首陆晓喜欢唱的歌。她把瓶子里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拿起手机给陆晓发了一条信息:“我好像失去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字还没打完,眼泪就落在了手机屏幕上。

陆晓发短信来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我们和好吧。”

瑶瑶看着短信,眼泪止不住地流得更多了。她多么想原谅陆晓,多么想这一切从来发生过,多么想能回到从前。可是她的脑子里就是不停的会出现陆晓和别的女人开房的画面。这一个月以来,想到这一幕,她就觉得自己要疯了。

但是在她尝试着离开陆晓的这段时间里,活得一点都不快乐,甚至更绝望。拼命地什么都不去想,拼命地工作,和朋友出去玩,想尽办法不让自己闲下来,依然无法排解内心的痛苦和绝望。陆晓不在,没有人跟她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愁,这个世界似乎了无生机,对于她再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她想趴在陆晓怀里哭,或者打他、骂他,只要陆晓在她身边。

于是,他们和好,他们吵架,一次比一次凶猛。她反复无常地折磨陆晓,开心的时候会让陆晓觉得幸福死,生气的时候,会用最恶毒的语言骂他。“不安”这两个字总是让瑶瑶终日提心吊胆,她要知道陆晓在哪,跟谁在一起,去哪里吃饭,要查他的手机、微信、QQ,甚至做了手机定位。她疯了,也把陆晓逼疯了。

有很多次,瑶瑶都希望自己可以放下,一切可以重新来过。她渴望相信陆晓,却无法说服自己。她渴望原谅他,却做不到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她矛盾地活着,一时觉得自己很幸福,一时又觉得陆晓很虚伪。

日子平静些,她就会不安。觉得日子如果太平静,陆晓就会有安逸的心理,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想尽办法“作”,就算是一件极小的事情,也会大吵大闹,故意翻旧账,故意找茬骂他。她想折磨陆晓,看他发火生气,暴跳如雷,看他难过,看他哭……每一次她都在故意挑战陆晓的最大宽容度,或者她道歉,或者陆晓道歉。终归陆晓会回来抱住自己,那时她心里才会有那么一丝“他离不开我的”快感,才能感觉到陆晓是真的爱她。

他们的爱情,已经变成了扭曲的爱情。但如果说是纠缠不清,不如说是舍不得;如果说是舍不得,不如说是爱得太重。不论对于瑶瑶还是陆晓,如果不是两个人之间还有深情,谁会心甘情愿让对方摧残。有时候坚持是比放手更难的选择。

陆晓:“我们都解脱吧,在一起就是煎熬。”

瑶瑶:“如果你能放开我,你就放吧。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勇气做选择,你来做决定。”

陆晓:“我下不了决心。”

瑶瑶:“我特别讨厌你现在跟我说狠话的样子”

陆晓:“我的心像被撕开一样的疼。你把我逼疯了,我真的受不了了。”

此时此刻陆晓正在外培训,规定不能用手机。他每天躲在厕所或者被子里起给瑶瑶发信息。不知道因为什么,这一次他们又吵架了。

陆晓又发来一段话:

“身体上的累我不怕,你就是我的动力,跑完三公里的时候我就想坚持下去,回来就能跟你聊天了。手上练枪的时候都划破了,脚上也磨了血泡,脖子以上的皮肤晒成了黑人一样,而且火辣辣的疼。每天不看书,不背题,就是想抽点时间陪你,为什么还要闹,前一秒还恩恩爱爱,后一秒就劈头盖脸。我真的受不了,既然放不开你也不要再折磨我了。”

瑶瑶看到这段话,心就开始柔软起来。有那么一些自责,就算她有一百个理由要跟陆晓发火,是不是应该停止呢。如果心里的魔障真的过不去,又何苦一直这样反复纠缠不清。可是,陆晓早已是她血肉的一部分,宁愿纠缠着、折磨着,她也没有勇气和陆晓在人生里告别。

这一次陆晓是那么郑重其事的,那么严肃而又平静的说着诀别。之前他们吵架、闹分手、恶言相向,甚至动手。每一次都喊着,老死不相往来。但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明白,终究是分不开、扯不断,谁都不会离开。两年了,心力交瘁,疲于争吵的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瑶瑶看着陆晓发来的这些字。虽然看不到他表情,但是她却感觉到了陆晓要彻底挣脱的那股力量。她盯着屏幕有些发呆,突然间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她不想失去陆晓。

四年来,她看着陆晓从一个青涩的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她一直在以成熟的男人为标准去要求他。陆晓只要做得不周全,就会斥责他。甚至没有想过男孩变成男人是需要时间脱变的。除了“背叛”这件事以外,陆晓确实也给了她太多照顾和包容。

过马路的时候,陆晓总是让她走在里面,不让行人碰到。

感冒的时候,陆晓去医院拿回药片、颗粒、糖浆,乱七八糟拿了一堆,够用好几年的量。

发工资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给她买裙子。

她想看什么电影陆晓都陪她看,从来不挑片子。吃饭的时候,她想吃什么,陆晓都说好,从来不说这个不喜欢,那个不喜欢。

晚上做噩梦被吓醒的时候,凌晨三四点,陆晓接到她电话,虽然不是很清醒,嘴里还是会迷迷糊糊的念叨,“别怕,别怕,我在呢”。

搬家的时候是她的苦力。工作不顺心的时候是她的出气筒。伤心难过的时候是她的听众。

……

如果注定分不开,又何苦为难自己也为难陆晓呢。如果说每一个人,都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那我应该从心里原谅你了,对不对?她靠在床上想着想着,就湿了眼眶,拿起手机飞快的打着字:“陆晓,你爱我吗?”

陆晓:“我们在一起四年了,你总是问我这句话,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瑶瑶:“你能不能明明白白的跟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背叛。”

陆晓:“不会,你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

瑶瑶:“陆晓,如果还来得及,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这一次我相信你,你也相信我好吗?”

过了好一会都没有收到陆晓的回复。她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这一次她是真的下定决心放过陆晓,也放过自己。可是她却感觉到了陆晓的犹豫和迟疑,她开始害怕起来,又给陆晓发了一条信息:“好烦,你他妈好烦,不要用这样的态度对我。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我好想抱着你哭。”

这时陆晓发来一条信息:“我想早点回北京,抱着你开怀大笑。”

如果一切都还来得及,趁他还未远去,你也还爱着,过去的一切都既往不咎,把前尘往事都抛在云霄外,重新回到相爱时的样子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