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钱之勇

乌托邦的幻想

关于钱,我该说些什么呢?就从我是怎样和钱一起成长说起吧。

八几年,我还是名副其实的儿童,对钱也没啥概念,但隐约懂得它是好东西。某天翻抽屉玩耍时,不小心将家里藏的十元大钞翻出来,兴奋地拿去给邻居姐姐看,并对她说:“姐,你瞧,我有好东西呢!”她大为惊讶,立刻跑去问我母亲:“蝈蝈咋这么有钱?”我甚至还记得母亲那时警戒的眼神。后来才知道那是很多钱,至少对当时的家庭来说,的确是不小一笔了。

几年以后上初中,亲眼看到父亲拿着九块钱去报名,我第一次有了使命感。要知道,当时一根冰棍只卖一分钱,一盆排骨汤也只要五分钱,而我一下就用掉九块。全家人几乎都在为我和妹妹的学费操劳,所以开始能感受到肩上的负重。这也成为兄妹俩不能逃避努力学习的重要原因吧。

但是,不管父母怎么省吃俭用,将攒下的钱全都交给我,还是不够消费。而我又担心父母的压力,不敢追要,迫不得已开始向同学借钱花。或许存在挥霍的情况,却也没啥好挥霍的,最多不过偶尔多吃一顿肉罢了。同学的情况自然也好不到哪去。一来二往,有时积到期末仍然还不上。直到同学的母亲找我母亲要钱,事情才败露。结果难免挨一顿批评了事。

那几年,我不时能感到父母为钱而焦虑。怎奈农民的收入总跟不上商业社会的变化,于是母亲决定去卖水杉树种。水杉树被誉为植物活化石,而家乡正是原产地,据说沿海一带需求颇大,人们就结伴做起倒卖树种的生意。也不知到底什么原因,反正没持续多久就卖不下去了。母亲回家的时候有些沮丧,后来就再也没做过生意。等我长大再到沿海一带,看着已成林的水杉,有时想,没准哪颗正是母亲所卖出的种子长成的呢。

如果说初中只要基本生活费,高中需要花钱的地方则多得多。八十年代末的通胀后,物价也涨得厉害。多种因素叠加,对应初中的每星期两块钱,高中则要三十多块。幸好父母的商业意识也更加觉醒,每年种些藕或者西瓜之类的经济作物,还能换回勉强够用的收入。而此时学费已涨到每期六百多元,可想而知,我当年拿出去炫耀的十块该是多大一笔巨资。尽管收入和支出都在增加,却总有一种家里实难拿出 “如此多存款”的感受。

在无比拮据的经济条件下,父母要送两个孩子上学,压力不可谓不大,常常需要亲戚朋友的接济才能“过关”。至今,我仍然清楚记得长辈们是怎样资助我们的。按家乡的风俗,拜年必须送拜年货,而主人则需给拜年的小孩“打发钱”,类似现在的压岁钱。他们总是给我和妹妹好多“打发钱”,多得我们都不敢接受。其实,父母明白他们资助的意思,每次回家后总教育我们,要记住长辈们的好,长大后要知恩图报。我默默记在心里,但长大后却跑得远远的,不知道该怎么知恩图报。

我考上大学时,妹妹已经在读师范。为我们的学业,父母一边操劳,一边也借了不少外债。有人说我命不好,早一届上大学还有公费,轮到我却只剩自费了。但考上大学哪有不读的道理呢。于是,每年五千四百元学费、每月三百元生活费又伴随了我整整四年。妹妹比我晚两届,但因为中专的缘故,反倒比我早两年毕业。她一毕业就担负起供我读大学的重任。后来,偶然读到她工作后写给家里的信,说是“虽然工资不多,但决不会乱花,会尽量多寄些给家里,给哥哥作生活费。”我不禁热泪盈眶,想到自己又何曾为家里做过什么贡献呢?

那时,国家提供一些生活补贴,每人每月二十八块六,少数民族多四块,所以我能拿到三十二块六。这也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其间,我还获得第一期国家助学贷款的名额。很珍贵的名额,因为贫困生多,需经多方考核才有效。我一直很感激那些帮助我的老师和同学。助学贷款是通过签订协议,在工作后,每月从工资里扣除一部分作为还款。幸运的是,后来单位借给我五千元现金,让我一次性还清了(这得感谢单位的党委书记)。

本来打算继续攻读硕士,当时对心理学颇感兴趣,报考了北京师范大学的基础心理学方向,但再三考虑后放弃了参加考试。抱歉,被浪费的准考证仍然被我完整地保存着。弃考的原因,当然还是钱。家里只有外债,没有任何存款,我急需参加工作挣钱,所以就干脆放弃了。我曾经想:三年的工作也许能顶上再读三年书的收获了吧。

正是怀揣此种理想,我走上工作岗位,至今已经十八个年头了。

我的第一份工资被定为八百元,扣除各种金各种费后剩余六百八十多点。虽然不起眼,即便在当时的上海也多不了两三百块,但消费却要高得多,而且同期加入单位的有几人月收入才三百多,心里总算有些优越,所以就先安定下来。单位待我不薄,除了帮我提前还清助学贷款外,第二年还调整了岗位,工资也涨到一千六百多元。相当可观了。但是比不得本地人,若要长期工作下去,必然得面临买房的困扰。我命可能真不怎么好,若早一年进入单位,还能分到福利房,但轮到我时又因改制而取消了。

买房是大事,若要自己买房什么的,算起来仍然遥遥无期。就拿三千多元每平方米的房价计算,八十平方米要近三十万,百分之三十的首付,手上少于八万块现金根本不可能。对当时的我来说,毫无疑问是天价。如此算,最少要八年后才具备买房条件,而且还没计算后来发生的涨价因素(八年后,奥帆赛场附近的房价已过三万每平方米)。家里又无力资助。真是令人沮丧!

想来想去,怎么都不是办法。后来,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跳槽到一家外资企业,月收入一万两千多,情况才算慢慢好起来。刚跳槽的时候,赶上妹妹结婚,家里拿不出钱为她办婚事。父亲求助于我,虽然是我分内之事,但实在是羞于无钱可拿,最后还不得不向朋友借过两万多块。对此也只能心存感激啦。后来又跳过一次槽,就到了现在的单位。单就收入而言,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正如上面所说,为了买房,手头也没几个时候宽裕过,而且一直在还贷款。

有时想起来,如果要给自己写个传记什么的,恐怕最好的切入点就是这一生如何与钱赛跑了。这确实是一场没有终点的赛跑。就像一圈一圈地在操场上跑呀跑,你总会超越某些人,也总有人会超越你,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坚持不懈地跑下去。至于结果,又何必在意那么多!

说到最后,关于钱,我和它一路走来,唯有用最朴实的语言总结,那就是——钱,从来不曾够用过,但尽管如此,我们过得还不算太糟糕,最起码还有继续追逐下去的勇气。难倒不是吗?

                                二〇一八年六月一日 舟山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809评论 1 304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651评论 1 257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5,178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241评论 0 18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9,047评论 1 25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899评论 1 178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503评论 2 274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49评论 0 16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125评论 6 235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605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68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723评论 1 23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85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90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634评论 3 209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51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52评论 0 16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638评论 2 232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760评论 2 23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