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爱与不爱,不将就(11)

96
美呆
2015.12.11 11:13* 字数 11804

第二天日上三竿,林森才爬起来,头疼欲裂,他看见墙上的时钟直指十一点,吓得立马跳了起来,大声说道:“爸,您怎么不叫我呀?这都几点了。”

“你也知道晚啊,我叫你喝啊。”林苑中在客厅坐着,看着不争气的林森说道。

林森自知理亏,“我先不和您说了,我得上班去。”

“不用去了,人家夏小姐说会替你处理事务。”

“夏小姐?哪个夏小姐?”林森纳闷了。

“夏玲啊。”

林森的脑中开始回忆起昨晚的场景,断断续续的记忆中突然跳出了夏玲的身影。

林苑中看着林森那个样子,“都喝成什么样子了?!人家夏小姐大晚上的把你送回来,你就一点都不记得?”

林森也有些不好意思:“记得,回头我好好谢谢他。”说着转身想走。

“你过来。”林苑中语气有些重。

林森知道父亲又要开始唠叨了,躲也躲不过。

“爸问你,你跟这个夏小姐是什么关系?”

林森随口答:“同事关系啊。”

“我看没这么简单吧。”

“爸,你瞎想什么呢?”林森讪笑。

“怎么是我瞎想,一个姑娘家,大晚上满大街酒吧找你,还把你妥妥地送回来。你觉得这事简单吗?”林苑中还是极有想象力的。

“爸,她是我秘书,也是我朋友。怎么可能呢!”

林苑中笑,“怎么不可能?就连爸都能看出来她对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会感觉不出来?别在我这跟我装傻!”

林森也有些心虚,夏玲的心意他一直假装不懂,于是嘴硬道:“反正就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好好好,就算不是我想的那样。我看这夏小姐不错,有好的你也别错过。”林苑中急着给儿子做媒。

“爸,我对她没那个意思!”

“什么叫没那个意思?你不会还想着那个水性杨花的韩杨吧?”林苑中对韩杨的印象已经降到了最低处。

“爸,你说什么呢?什么水性杨花啊,话怎么说这么难听。”

林苑中冷笑,“什么这么难听,人家辞了职,离了婚,还不是为了和那个谁在一块,就你个傻小子还愣愣地为了她彻夜买醉。”

“辞职?爸,你是说韩杨辞职了?”林森完全不知道这事,愣住了。

“是啊。”

林森奇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反正你就该忘记韩杨,好好地再找一个正正经经的姑娘过日子,给我老林家延续香火。”

林森心中十分纳闷,怎么好好的工作韩杨就辞了呢。他越想越觉得奇怪,于是便不理林苑中的继续唠叨,出门去找韩杨。

来到医院,林森打听了下情况,才发现韩杨真的辞了职。至于辞职的理由,医院的同事都猜测是韩杨抵不住医院和社会的压力,才主动提出的。

林森越来越不放心,没有工作的韩杨一个人能去哪里。他只好打电话给许诺打探韩杨的近况。

许诺看到是林森的电话,考虑了很久才接了起来。

“喂,许诺,我是林森,你见过韩杨吗?”

许诺开始装傻:“没有啊,怎么了?”

“你别骗我,我刚知道韩杨辞了职,她没工作没地方住不找你找谁啊?”林森也不是傻子,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知道韩杨的处境,这个人肯定就是许诺。

“林森,我真没骗你。我不知道韩杨在哪里。”

“许诺,我跟韩杨闹了点事,可我实在是不放心她,你要是知道的话,千万别瞒我。”

“行了,林森,我还有事,先挂了,要是我知道韩杨的下落再联系你。”

许诺瞬间挂了电话,她不知道再怎么扯谎下去,她想了想还是先回家找韩杨商量。“他怎么连你辞职都不知道呢?”

“告诉他干嘛。”韩杨淡定道。

“我说韩杨,你脑子在想什么呢?”

韩杨蹙眉:“你就别管了,总之你就随便扯,就说没见过我,不知道我在哪儿。”

“骗的了一时,骗得了一世吗,我说你们根本就没断干净,他还想着你,你还念着他。这么离婚不是折磨彼此吗?”许诺一声叹息。

“行了,你别说了,我已经够烦的了。”韩杨自己心里也很矛盾。

许诺只好扯开别的话题:“对了,我跟你商量个事,我带着乐乐,不好意思再住在张鹏家里了,不太方便,我一个朋友有个房子正好要出租,我过几日就搬走。”

“真的?要不我也跟你搬吧,始终住在张鹏家也不是个办法。”韩杨早就想搬走,正好现在有个借口。

“我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呢。我也想让你和我一起住,这样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好照看照看乐乐。”

韩杨满口答应:“行,就这么决定了。”

张鹏半夜回到家,看到韩杨还坐在沙发上等他。“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张鹏,我有点事想要和你说。”

“什么事?”

“我和许诺商量过了,我们过几天就会搬走。”

张鹏皱了皱眉:“这么着急?你们准备搬去哪里?”

“许诺有个朋友正好有房子要出租。”

“那打算什么时候搬?”

“就这几天。”

张鹏极不情愿地“哦”了一声。

“张鹏。”韩杨说道,“谢谢你。”

张鹏微笑:“不就是借你个房间住了一阵子么,不用这么客气。”

韩杨也跟着笑:“我谢的不仅仅是这个,你给我的也不仅仅只是一个房间。”

“韩杨,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

“嗯?”

“我这里有一扇门,永远都会为你敞开,只要你愿意。”

在漆黑的房间里,两人相视一笑,韩杨的谢意,张鹏的不舍稀薄了所有的空气。

人生中,我们会面临很多选择,我们不知道怎么样的选择才是对的,所以就只能跟着心走。即使走错了,走绝了,也不会对着心说后悔。

韩杨和许诺很快便搬走了,林森因为迟迟找不到韩杨的下落,于是只能去酒吧找张鹏。张鹏看到林森也觉得颇为意外,两人的上一回见面并不是那么愉快。

“张鹏。”林森先开了口。

“有事吗?”

“我是来找韩杨的,你见过她吗?”

张鹏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前一阵子,韩杨和许诺都住在我这儿,不过他们两个人刚搬走不久。”

林森继续问:“那你知道他们现在去哪儿了吗?”

“具体地址还没来得及告诉我。”

“真的吗?”林森还有些怀疑。

张鹏笑了笑:“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

林森沉默不语。

“林森,你是高估了我呢还是低估了你自己?你和韩杨的事儿,我也不方便多说什么。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韩杨是个好女人。你不珍惜有的是男人在后面排队,可绝对不止我一个啊。”

林森想走,想了想还是回头说道:“上次那件事,对不起了。”

张鹏释然地笑笑:“没事,我这儿是小伤。重要的是你和韩杨之间的事情。”

林森会意地点了点头,离开了酒吧。

空空荡荡的街头,林森独自走着,他拿起手机想要编辑短信发给韩杨,可写了删,删了写,终于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呆呆地靠在街边的大树上,想着自己和韩杨的婚姻,他从来没有放下过对韩杨的挂念,对于他们的婚姻,他始终抱着一丝期望。他想起了张鹏说的话,韩杨是一个值得好好珍惜的女人,张鹏说的没错,在林森心里,韩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从来都是。

就在韩杨为了工作沮丧无比的时候,突然接到了上次那家中外合资妇产科医院的电话。打电话来的正是面试官赵副院长。

“请问是韩医生吗?”

“您好,我是。”

“我是家童医院的赵辉,您还记得吗?”

韩杨有些惊喜,“赵副院长,您好。”

“我是来通知你,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医院报道。”

“什么?您说什么?”韩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您被录取了!您不会是已经找到别的工作了吧。”

“不不不,没有。”

“那就好,明早八点,你先去人事部报个道,然后来上次面试的办公室找我。”

赵副院长挂断了电话,韩杨发疯似地在家里大叫着,吓得许诺从房里冲了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

“许诺,许诺,许诺!”韩杨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韩杨,你不会是疯了吧。”

“我是疯了,我也以为我疯了。你知道吗,我被录取了!”

“真的啊!”许诺也有些喜不自胜,“哪家医院?”

“家童!”

“家童?你是说中外合资的那家家童?”许诺简直不敢相信,家童是所有名的合资医院,在行业也是有名的门槛高,别说是医院工作的医生,就连想进去看病生孩子也是一床难求,没想到这个时候,他们竟然向韩杨抛去了橄榄枝。

“许诺,你掐我一下。”韩杨欢喜的像个孩子,“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许诺扑哧一笑:“韩大医生,你也算是妇产科叱咤一时的人物了,你可别忘了自己的形象啊,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我真没想过家童会录用我,还是在这个时候!”

这可是句大实话,就算是换做平时,想进家童的医生也就像是排队等号那样,一堆一堆地往门口扎。即使是底子干净,业内知名的医生也得经过层层筛选。韩杨当时进家童面试,完全是因为自己大学时代的学姐鼎力推荐,才勉强拿了个面试的机会,原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居然歪打正着,成了幸运儿。

可虽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韩杨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丝疑虑,直到她第二天同赵副院长的一番谈话。

韩杨早早地去了人事部报道,填好相关的资料,重新领到了那一身白大褂。她又一次自信地穿了起来,对着更衣室的镜子照了照,心里越来越兴奋。

整理好着装之后,她便来到了赵副院长的办公室。

赵辉对着韩杨看了一会儿,说道:“坐吧。”

韩杨大方地端坐,赵辉很久没有说话,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韩杨。韩杨被看得有些发颤,不好意思地躲开他的目光。

赵辉说道:“韩医生,我就说,你穿的这身衣服比我的更白。”

韩杨还是不明白,狐疑地看他,赵辉也不回应,只是问道:“你没有话要问我吗?”

韩杨的心思被赵辉一语点穿,她想了想之后问道:“没错,赵副院长,我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像你们家童这样知名的医院怎么会请我呢?”

“你觉得你自己不够优秀嘛?”

“当然不是。”韩杨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赵辉笑了笑,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质疑我聘请你?”

“我不是质疑您,只是,我在之前医院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

“可你当时面试的时候不是说你问心无愧吗?”

“是……但是,您怎么就知道……”

赵辉抬手示意韩杨别再往下说:“韩医生,我们家童的名声在外,有多少好医生削尖了脑袋向往我们这里钻,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嗯。”

“但是,我的理念是,医术好的医生千千万万,医德好的医生那才是万里挑一。”赵辉接着说道,“你很在乎,也很尊重这身白大褂,我相信你是一个永远不会玷污它的医生。”

韩杨非常感激赵辉的信任,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们医院请人也是要经过深思熟虑的。你之前的那个事情我们也找人详细的调查过,在各种医疗记录的证据下,我们觉得你的临床诊断,手术流程都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所以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拒绝一个又有医术,又有医德的医生。”赵辉如是说。

“谢谢您,赵副院长,也谢谢家童对我的信任。”

“对了,韩医生。”赵辉说道,“虽说你样样都好,可有一点,你那脾气得改改啊,别一股蛮劲往前走,做医生的,我们得用巧劲。人都说病人难受,医生难做。所以我们更要调整好自己的脾气和心态,这样才能真正去感染病人嘛。以上这番话,纯属我个人忠告。”赵辉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一番话把韩杨都说的不好意思起来。

投入工作后的韩扬因为她经验丰富的临床能力很快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打破了刚进医院时的一些质疑的声音。再加上赵辉对韩扬的信任和褒奖,使得她能够更快地融入新的工作和生活中。

林森并没有放弃找韩扬,他还是隔三差五地打电话给韩扬和许诺,许诺实在是被他骚扰得不行,只好向韩杨诉苦。

“我说韩扬,你要不就回林森一个电话,有什么事情说开了,别让我在这儿给你们做三夹板啊。”

韩扬当做没听见。

“韩扬,别装傻啊,我这和你说话呢。”

“说什么呀,我都不知道和他说什么。”

“什么说什么,就说已经离婚了,你离我能有多远就多远。别老缠着我,也别老麻烦我的好朋友许诺。”许诺怨声载道。

韩扬微笑:“你就担待些嘛,说不定过一阵子,他就累了倦了,不来烦你了呢?”

“韩扬,你这是骗我,还是骗你自己呢?你家林森的脾气你还不比我了解啊?他会就这么算了?”

韩扬也知道林森不是这样的人,但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哎,我说韩扬,你到底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不想什么,我现在就想好好地工作。”

“你别拿工作做借口啊,我看你啊,干脆就去和林森说清楚。看他是选孩子还是选你。要是选孩子,那就散干净,要是选你,就还在一起过日子。多简单的事啊,你怎么能搞得这么复杂。”

“你不会明白的。”韩扬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

许诺还想再说些什么,就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她透过猫眼往外看,来者是张鹏。

原来张鹏通过许诺知道了两人新的住处,于是便送了些东西来。

“上来就上来,还这么客气。”许诺打趣道。

张鹏将东西放在客厅玄关处,“这不是客气,这叫关心。你们两个女人住在外面,一个工作狂,一个还要照顾孩子。哪有时间买这些生活用品。我也是顺便给你们带一些。”

许诺打开袋子,果然是一堆的生活用品,应有尽有,她不得不感叹张鹏的细心:“我说张鹏,像你这样的极品好男人,出得厅堂,下得厨房,怎么就没有女人识货呢?”

话刚说出口,许诺就看见张鹏和韩扬同时露出了尴尬的表情,连忙闭嘴。

“哎哎,你们先聊着,我进房间看看我儿子。”许诺赶紧撤退,免得张鹏和韩扬找她开刀。

厅里只留下了韩扬和张鹏两个人。两人被许诺的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张鹏想要缓解气氛,“这屋子还不错,挺宽敞。”

“嗯。”

“听说你去了家童工作?”

“对。”

张鹏真诚说道:“恭喜你了,我听说家童可是个好医院,别人排队还进不去呢,我就说你是有实力的。”

韩扬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也有些歪打正着了。”

她的笑容稍稍驱散了张鹏内心的紧张,他继续说:“那最近工作怎么样?”

“还行吧,一切才刚刚上轨道。但是总体来说,进展还不错。”

“那就好。说实话,你和许诺两个人住出来一开始我还有些不放心,但现在看你们过得那么好,我也安心了不少。”张鹏弯了弯唇。

“前段时间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收留我们,我们两个可怜的女人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呢。”韩杨顿了顿又说:“对了,我听许诺说,那五十万是你给史航填上了?”

“举手之劳,我也不想许诺为这事再烦心。”

“但许诺的性格你了解,这钱她是一定会还给你的。”

“我也不着急,让她自己先安定下来再说吧。她一个女人家,带着个孩子,肚子里还有一个,本来压力就大,别看她平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也受着不少呢。”

“嗯,你放心,她和我在一起,有事我也好照应。”

张鹏不禁觉得好笑:“呵呵,你还照应别人呢,你自己还不一样,也需要人照顾。”

韩扬也知道自己的处境,觉得这话说得心虚,顿时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哦,对了。林森来找过我。”张鹏突然说道。

韩扬惊讶地问:“他来找你做什么?”

张鹏淡然道:“你放心,他不是来找我麻烦的,相反,他还为上次的事向我道歉。”

韩扬这才放心了不少,问道:“那他来找你干嘛?”

“问你的下落。”

“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他问我的时候,许诺还没把你们的新地址告诉我。所以我确实不知道,就如实回答了。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很关心你。”张鹏是君子,他喜欢韩杨,但不会在背后做龌龊的事,他希望公平竞争,哪怕会失败,至少心安理得。

韩扬心中也很矛盾,她本以为离婚可以一了百了,可她没有想到,这却让她和林森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

“韩扬。我觉得你应该和林森说清楚。”

“行了。别说了。”韩扬嗓音一高,张鹏立马不出声了。

所有人都要韩扬和林森说清楚,但是又有多少人明白她的心里。她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她害怕知道林森的选择,也害怕林森在这样的选择中再次受到伤害。为什么她本意是希望所有人能够快刀斩乱麻,长痛不如短痛,可到头来偏偏所有人都活在了痛苦之中。韩扬懊恼地用双手支起头,从前她觉得逃避是生活中懦夫的行为,可她现在才发现,所谓逃避也可以是另一种方式的面对。

“韩扬。”张鹏试探地叫着她的名字,“我知道你烦,但是你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跟着你一起烦。”

韩扬抬起头,“我会处理的,如果林森再找你,请你继续隐瞒我的情况。”

张鹏会意地点了点头。

夜晚,韩扬躺在床上辗转难眠,想着张鹏和许诺的劝诫,想着和林森的过往,她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继续逃避。她拿起手机想要拨电话。谁知刚拿起电话,林森竟然打了过来。

韩扬深吸一口气,接起。

“喂。”电话那头半晌都没有出声。

“喂。”韩扬提高了音调,可以林森还是没有回应。

韩扬心里觉得不妙:“林森,你说话啊。”

过了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林森虚弱的声音:“韩扬,我撞车了。”

“什么!”韩扬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你在哪里?”

林森告诉了韩扬他具体所在的位置。韩扬迅速穿上衣服,冲出了门外。韩扬对路线并不熟悉,转了很久才找到林森,林森背靠着车门,周围的警察已经赶到。韩扬冲上前去。

“你要不要紧?”韩扬关切地问。

林森摇了摇头,“没事,只是手上有点小伤。”

韩扬发现林森的手背上有一道深浅不明的伤口,还隐隐地渗着血。“去医院,叫救护车了吗?”

“一点小事,不用去医院,别惊动了爸爸,让他担心。”

警察在旁问道:“你是林森先生的什么人?”

还没等韩扬回答,林森便抢先一步说道:“这是我太太。”

“哦。林太太,你先生因为不小心驾驶撞上了护栏,他主动报了警,我们已经记录在案,有关情况我们会再通知他来警局的。还有你先生坚持不肯叫救护车,我们建议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为好。”

“没事,我太太是医生,这点伤回家包扎一下就行。”林森从容说道。

交警看了眼韩扬,韩扬只能点头承认:“放心吧,我们自己会处理的。”

等所有的事情都往完,已经是凌晨。韩扬不放心林森的伤,便跟他回了家帮他处理伤口。

林森蹑手蹑脚地开了门:“嘘,爸睡了,我们小声点。”

韩扬走进了曾经熟悉的家,她熟门熟路地从储藏室里拿出了医药箱。好在林森手上的伤口的确不是很深,流的血也不太多,简单的包扎下也就可以了。

“还好伤得不重,我给你简单包扎一下,如果明天还流血或者疼痛难忍就要上医院去看看了。”韩杨小心翼翼地捧着他的手。

“好的。”

“还有,伤口别碰水,容易感染。”

“好的。”

“还有,以后开车小心点,加班回家就不要开车了。多危险。”

“好的。”

林森享受这样的对话,他和韩扬好似回到了从前。她的叮咛,她的啰嗦,她的在乎让林森觉得他和韩扬的距离又一次被拉进。

“韩扬。”林森轻轻唤着韩扬的名字。韩扬专注地在帮林森包扎伤口,只是随意地“嗯”了一声。

林森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在韩扬的额头轻轻一吻,韩扬的双手停滞住,她身体后仰,很快收拾起医药箱,“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韩扬还没站稳,林森便一把拉住她:“别走。”韩扬的脚像是被灌了铅似的,死死地被钉在了原地。林森将手渐渐往下移,握住了她的手,他能感觉她手心的温度,他慢慢靠过去,将她轻柔地搂在了怀里。韩扬的呼吸有些紊乱,心跳也随之加快。

“韩扬,你别走。”林森温柔地哀求着韩扬,像是一个受了伤的孩子,渴望哪怕一丝爱的抚慰。

韩扬一言不发地依偎在林森的怀抱里,她的理智告诉她必须挣脱这样的温柔,可她却不愿这么做,她惬意地享受着这可能是最后的温暖。

林森捧住了韩杨的脸颊,俯身在她的唇上试探性地一吻,韩杨身体酥麻,下意识地回吻他。她习惯这样的温度,也眷恋这样的轻柔。林森小心翼翼地吻着韩扬,生怕一个不留意她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

韩扬手中的医药箱落在了地上,她终于伸手回抱住了林森。林森身体轻颤,将所有的柔情蜜意全部渗透在了这一吻中,韩扬抛开所有的矛盾和挣扎,就让自己放纵这一次吧。

清晨,阳光洒进卧室的窗户,韩扬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习惯性地抬眼看了下墙上的时钟,转身轻拍着林森的背,林森睡得很熟,丝毫没有反应。

一夜的缠绵让他们之间的爱意再一次被点燃。在这个卧室里,韩扬没有任何陌生的感觉。她还是这个房间的女主人,还是林森的太太。

韩扬想叫醒林森,可林森非但没有起床,反而将韩扬的手牢牢地握在掌心。韩扬也没有反抗,靠在林森的身上继续睡了起来。

床头的手机突然一亮,随之传来一声短信提示音。韩扬怕吵醒林森,便拿过了手机,顺手点开。不点还好,这一看便把韩扬所有的幸福全部浇灭。

短信是夏玲发来的。夏玲的关切之情以及言语间的暧昧表露无疑,韩杨一气之下扔下手机,迅速地穿上衣服,离开。

这一日,韩扬总是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她希望能接到林森的电话,又不希望林森再来找她。

等了整整几个小时,林森居然没有只言片语,急得韩扬忍不住对着手机暗骂:“林森,你缺心眼吧。”

林森沉浸在昨晚的事情中,他想了很多种方式要同韩扬坦白心迹,但是想着韩扬早上的不辞而别,心里又有了一丝顾虑,会不会昨晚的一切只是韩扬的一时冲动。他思来想去,还是没有很好的办法。

“林总。”夏玲见林森心不在焉便关切问道,“您有心事?”

林森看了她一眼,“你找我有事?”

夏玲想了想,终于鼓起勇气对他说:“您今晚有空吗?”

“有。”林森也没多想。

“晚上我想请您吃个饭。”

“嗯?”林森有些疑问,“有事和我说?”

“没事就不能找您吃饭吗?”夏玲嘻嘻哈哈打着马虎眼,“就这么说定了啊,下班后我在停车场等您。”

“呃,我没开车,昨晚不小心撞了车。”

夏玲吓一跳,“您没事吧?”

“哦,没事,一点小伤。”林森举起了手。

夏玲这才放下心:“那我们晚上吃点好的,补一补。”

林森想不出理由拒绝,只好答应。

夏玲把林森带到了离公司略远的一家餐厅,想要避开其他同事的注意。夏玲努力寻找话题,林森却总像是有心事似的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

夏玲放下了筷子,一本正经地问道,“林总,您有什么打算?”

“打算?”林森不明白夏玲的意思。

“您和您太太离婚也有一阵子了,您就没想过将来吗?”

“没有。”林森倒是答得飞快,而且他不太喜欢听到离婚这个词。

“您就没想过再找一个吗?”夏玲说这句话时声音很轻,有些紧张。

林森马上意识到了:“夏玲……”

夏玲打断他:“你先别说,你听我说。”

林森压下了心里的话:“好,你说。”

“林总,我和你工作了也有些年岁了。你觉得我怎么样?”

“哪方面?”

“各方面。”

林森稍作思索后回答:“从工作上来说,你聪明能干办事能力强,的确非常能帮上我的忙。”

“那别的方面呢?”夏玲迫不及待地追问。

“其他方面嘛,你性格开朗,大方,人也长得漂亮。”

“那你喜欢我吗?”夏玲几乎脱口而出。

林森一下子被问愣住了。

“我问你呢,你喜欢我吗?”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林森只好装傻。

“那我告诉你,林森,我喜欢你。”

林森一下子傻了眼,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怎么不说话?”

林森支支吾吾地道:“夏玲,你开玩笑的吧。”

“我没开玩笑,我是认真的。我一直就喜欢你,从前你有家庭,我把这份喜欢偷偷地藏在心里。既然你老婆不懂得珍惜你这么好的男人,那我就要站出来,争取我的幸福,说不准这也是你的幸福呢。”

“夏玲,我……”林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他根本不喜欢夏玲,也从没想过夏玲会喜欢自己。他一直以为他和夏玲之间只是简单的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即使是在夏玲有些暧昧的表现中他也尽量装作不知道。他想保持住这样的界限,也不想夏玲越陷越深。

“你不用着急回答我。我既然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再等一阵子。”夏玲说道,“你可以回去想清楚,等你想好了再回答我这个问题。”

夏玲的话让林森有了一个很好的台阶可以下,这顿饭便在两个人的无声无息中结束。

“挺晚了,我送你回去吧。”林森说。

“不用,你还是好好想想我刚才的问题吧。”

林森也不愿再过多的纠缠,扬手为夏玲打车。他绅士风度为夏玲打开车门,还低头说了几句叮嘱小心的话。

而这一幕恰巧被带儿子出来吃饭的许诺看到。

许诺急匆匆地赶回家,发现韩扬在家吃着泡面。许诺把儿子送回房后,便出来找韩杨,神秘兮兮地说:“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

韩扬吃着泡面看着电视,懒散地说:“看见谁了?布拉德皮特?贝克汉姆?还是约翰尼德普啊?”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许诺夺过韩扬手中的遥控机。

“好好好,说正经的,你到底看到谁了?”

“我看到林森了!”

“看到林森就看到林森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不止看到林森,还看到他和一个女的在一起。”

韩扬的心咯噔了一下,嘴硬道:“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都离婚了。”

“你真的这么看得开?”许诺绝对不相信。

“有什么看不开的,男婚女嫁,婚恋自由啊。别说是离婚了,就算是没离,他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也拉不住绑不了啊。”

“我就不信你这么想得开。”许诺一脸的嗤之以鼻,她转念一想,突然又觉得不对劲:“不对,韩扬,你昨晚好像一整夜都没回来。”

韩扬被问得心虚,她装作很不屑地模样,“你现在怎么这么八卦?你怎么知道我昨晚没回来。”

“我怎么不知道,我半夜上厕所还见你床上被叠得整整齐齐的呢,你快给我老实交代,到底一整夜上哪鬼混去了?”

“怎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呢?什么叫鬼混?”

“好,不说鬼混,那你昨晚一夜去哪里逍遥快活了?”许诺笑眯眯地问。

韩扬实在拿她没办法,只能随意扯谎:“大小姐,我哪有闲工夫逍遥快活,医院的工作都忙不过来了,昨晚临时收到医院通知,加班。”

“我可不信。”许诺见韩扬那样子就知道她在说谎,“你说你们夫妻两怎么就那么奇怪。看着都像是没放下对方,怎么到头来又各自找起了新欢呢?韩扬,我以前觉得你和林森都不是这样的人啊。怎么一转眼就变得这么快?变质的婚姻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价值观么?我可要小心,别变得和你们一样。”

韩扬心里一直想着林森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事,她怀疑那个女的根本就是夏玲。她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林森太可恶。她赌气道:“我可没工夫在这里听你讲人生大道理。你爱信不信。”说着起身就要回房。

“你先别走。”许诺拉住了韩扬,“我问你,要是林森真的又找了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你心里怎么个想法?”

“什么想法,我恭喜他,祝福她,他要是给我发喜帖,我也照样给他份子钱。”韩杨越说越大声,越说越不忿。

许诺假惺惺地鼓着掌说:“你装,你就接着装。我可告诉你,你得有危机意识啊,我看林森今个儿约的那个姑娘的确是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有长相,目测也比你年轻几岁。我看这林森可是跌进盘丝洞了啊。”

她句句都戳中了韩扬的痛脚,韩杨气得端起面条便躲进了房里。

许诺还在门外喋喋不休:“韩扬,你可得想清楚啊……”

韩扬将泡面重重地放在桌上,拿起手机,冲动地就要打电话把林森给数落一顿,可还是放下了。她凭什么去说林森,他们本就已经离婚了啊?韩扬一头栽在了床上,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滋味。

韩扬很想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很想告诉自己,林森和夏玲之间的事情跟她毫无关系。可是她却怎么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过了好几天都没有林森的消息,最后她还是决定打个电话给他把话说清楚。她小心翼翼地拨通了林森的手机,响了许久都没有回应,刚想挂断,电话那头却传来了陌生的声音。

“喂。”对方的声音清脆动听。

韩扬沉默不出声,那声音继续又说了遍:“喂。”

韩扬一气之下挂断了电话,她分明听出那是个女人的声音,联系起许诺之前的话,以及她看到的短信,更加认定林森和夏玲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另一头,夏玲注视着手机屏幕上“韩杨“的名字,默默地删除了通话记录,将手机放回桌上。

林森从外面走进来,“我好像听到手机响了?”

夏玲故作不知:“没有吧。”

林森没有怀疑:“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此时,林苑中开门回来:“夏小姐,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原来,林苑中为了感谢那一次夏玲送林森回家,再加上他想尽快撮合他们,硬要林森请夏玲回家吃顿饭。林森本来是想躲着夏玲的,可是父亲一再坚持,他实在是没办法只好把夏玲请回了家。

两人刚到家没多久,林苑中为了让他们有单独相处的空间,故意说要下楼买酱油,一去就是一个小时,让林森和夏玲在家尴尬不已。

林森上前接过父亲手上的购物袋,悄声说:“爸,你想干嘛啊?”

“臭小子,近水楼台你还不抓紧点。”

“爸……你别搞这些事情了行么?”

“别在这跟我说,你有话还不如去和人家夏小姐说。”林苑中故意大声说,“你别在我这转啊,赶紧好好地招待夏小姐。”

夏玲客气道:“不用不用,林伯伯,要不我也帮您忙吧,我给您打下手。”

“这怎么行呢?林森,快去客厅陪着夏小姐,别杵在这儿啊。”

林森只好回到客厅,两人面对面坐着。因为前一次夏玲对林森的告白,此时的气氛明显有些凝滞。林森只好有的没的地找话题和夏玲聊。“我爸硬要亲自下厨感谢你上次送我回来,老人家固执,没有耽误你的时间吧?”

“不耽误,本来我今晚就没事。”

“那就好。”

空气再度凝固了。

林森再也想不到话题。两人呆坐在沙发上,看看电视节目。直到林苑中喊话开饭。

饭桌上,林苑中不停地打探着夏玲的事情。“夏小姐,看你这气质不凡,应该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吧。”

夏玲有些不好意思:“算不上名牌大学。”

“你太谦虚了,我听我们家林森说过,你学历很高。”

夏玲瞟了林森一眼,林森只好解围:“爸,你问这个干什么呢?”

“随便问问嘛。对了,夏小姐,你父母是干什么的?”

“爸,你查户口呢。”林森还想阻止,夏玲却坦诚地回答:“我父母都是老师。父亲是大学里的教授,母亲是高中语文教师。”

“哦,你看,书香门第出来的姑娘就是不一样。”林苑中对夏玲简直暂不绝口。

夏玲谦虚道:“伯父您过奖了,我比不上林森的优秀。”

“林森有什么优秀的,不如你一个姑娘家,年纪轻轻就有现在的成就。”林苑中对夏玲很是满意,他不停地给林森使眼色,林森却始终装作没看见。

夏玲的谦逊有礼,谈吐得体让林苑中觉得她就是好媳妇的不二人选。林森故意无视父亲的暗示,自顾自地吃饭。饭后,林苑中要求林森送夏玲回家,林森逃不过,只能只好顺从。

在车上,夏玲终于忍不住问出口:“上次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林森支支吾吾。

“我可以再多给你点时间。”

“夏玲,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你是个好女孩,我不想辜负你。”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你能想清楚。爱情其实和婚姻一样,没有对错,也没有退路。”

“你这又是何必呢?”

“林森,你有没有很真真切切地喜欢过一个人?即使那个人不喜欢你,你也享受着喜欢他的那个过程。”

林森的脑海中跳出了韩扬的身影,他们曾经真心相爱,又互相伤害。可就算到了这一刻,无论韩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林森却还是不能控制地付出自己的爱。

“我相信你也有吧。我现在就沉浸在这个过程中。我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只想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爱自己想爱的。我并不是逼你,我只想给我们彼此多一次选择的机会。”

林森没有再回应夏玲的话,他不爱夏玲,但是作为一个男人他不忍心去伤害一个在爱的道路上如此执着的女人。

“就给我留一点希望吧。别的什么都别说。”夏玲这样结束了他们之间的对话。

所有女人都喜欢在爱里找寻希望,无论这种希望是男人给的假象还是自己的幻想。

爱与不爱,不将就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