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之笔

每当心里觉得不太畅快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写作。觉得写一写,心里就通了,敞亮了。这是大学时候就有的习惯,那时很喜欢往床上一坐,摊开电脑,戴上耳机,把自己隔绝在一片小世界里,然后所有的忧愁就会一吐而快,再紧接着就是满血复活。

回想起来,虽然那时候容易多愁善感,但是好得也快。看事情也大多乐观,愿意看向积极的一面。

我不知道近来的自己怎么了,对事情总提不起兴趣,心里堵得慌,整个人也变得悲观多了。即使不停地劝阻自己往好的一面看,但心底还是忍不住悲凉。

写作给了我一个排遣苦闷的方式,也把我带进了一片孤独的境地。在这片孤独里,我只有我自己,无人看见,无人听见。有时候多希望有一个人使你心安。让我再把那些潜藏在身体里的敏感全部收起来,让它们安静地蛰伏。但是更多的时候,它们像不安分的飞虫,到了一定的时候,就会飞跑出来。到处都是,以至于好像哪里都染上了这片孤独。驱之不去。

偶尔,我也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这份沉默把许多人和我隔离得很远。当然,也碰到过难得懂我这份沉默的人,而这样的人最珍贵,却难再遇见。

写着写着,果然如从前,心情就好了很多。我以为一直被我忘却的丢失的写作天赋,在某个文思泉涌的时刻我觉得它们又回来了,让我有了熟悉的感觉。真好!

我一直害怕丢失,还好这份珍贵还是在这里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