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醉二胡音

秋醉二胡音

爱二胡韵律的闲人,不但随着琴音梦游松涛,也随着琴音,对这秋意眷恋着。

通过弓的擦弦与琴皮的共鸣,在昼和在夜,在花前和在月下,独奏的二胡曲显得缠绵。琴码排列的如同枢纽,亦或如同十一月的落叶,伴着琴筒的休止、顿音,微微低喘。我倚窗眺远:眼前,天幕是秋蝉所织的纱衣,清透凉寒;耳旁,二胡曲子是秋雨所酿的清酒,甘香醇冽。

在我的印象中,二胡是秋天最优的背景音,泸州的一切也带着曲子声。过了川医大的畅桥,沿着汇文楼旁的斑驳树荫,《风居住的街道》与早读声共鸣,一年又一年的秋天,风吹过,陪着我们散了芳华,惊艳了时光。写在哑光质地白纸上的青春、理想,愈来愈滚烫,随着一阵又一阵风凝成一团又一团追梦的光。不知五十年之后,畅桥桥头是否会有昔日同学驻足守望。

秋日清晨,在忠山公园山麓唯一的茶肆里品着清茶,古木淌下的树脂,散发一股飒爽清气。山静似太古,露水滴滴哒哒落在石头小道上。山间的鸟雀,鸣叫着,伴着宿露与朝霞,于是我的耳畔响起了刘天华先生的《空山鸟语》。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静听鸟语,不禁展颜,如吟如歌,在山中回响,更奏起了心中的舒畅。

二胡的韵律可以走过南北,闯过阳关。秋十月,耳边萦绕《二泉映月》、《汉宫秋月》,是一波三叹的寂寥,细腻多变的调子,牵引起被秋水染成殷红的秋思。

变徵音仍存,在秋日序曲中与二胡厮守,醉于此音。

笔名:敖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