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新乡

你好,新乡

文|江燕

人的一生会有怎样的际遇,因为一件事而记住一个人,因为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而我,因为女儿的缘故,遇见了新乡,心悦于它。

带女儿前来这座城市,是给她看病来着,实属慕名而来。前年的七月和十月曾匆忙地来,匆忙地走。去年的十二月初,我又来到这小城,于女儿就诊的那家医院旁边儿的一家宾馆,租了个单间,也便有了机会好好看看它。

我们所住地段的街道,路两边的梧桐树粗壮而硕大,枝干倾斜向马路,因为种植的年代久远而凌空交际着,交头接耳着,几乎要遮了天避了日。

时光无形,不着痕迹。夏日里的青葱模样早已不见,却是更多地感觉着它们的筋骨。你就原地不动,望向路面上方的天空,树木的指指丫丫竟如水墨画般,在这冬日里就剩下了本真。它们和我很合拍,我是喜欢冬天的人。

不见医生的空闲时间,我就背着我那网上淘来的黑色的双肩背包,和女儿沿路转悠,还是要感谢现代科技,就用微信定位,跟着指示标识,行走新乡。

那几天,空气骤然下降,还起了风,河南的许多地方都着急地落着雪,豫北的新乡也不例外,只是没有雪,也是冷的不行。我们不停地走着,却是浑身热乎乎的,舒服的很。

黄昏时分,我们就走到了河师大,校园里已不宁静,学生们刚好下午课结束的时间,从教学楼里簇拥出来,又三三两两,匆匆忙忙奔向要去的方向。

教学楼一栋栋,整齐地排列着,明亮的灯光次第亮起,叫我异常想念我的学生时代。想走进哪个教室去看看,还是放弃了,看看就好吧。

灯光闪烁,中心教学楼墙面上的电子屏幕变换着影像,我来不及定睛细看它的内容,就不见了。正对校门的主席的塑像在这光影里忽隐忽现,影影绰绰,却丝毫不失庄严。

曾经的学生时代我对这所师范院校情有独钟,却是无缘。所以,我这次来最想和最先看看的就是它。我对女儿说,你要是将来能考到这里来,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

师大校园里转了一圈儿出来,随学生的人流到了附近的一家饰品店,可以随心地选购女孩子喜爱的发卡,玩偶及各式漂亮的围巾,冬帽,连帽的和不连帽的卫衣。

女儿兴奋异常,试了这个试那个,我仿佛是真的回到了那时,而女儿就是我一同出来的玩伴儿。有两款笔记本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本叫:交换时光;一本叫:归来。它们素朴而厚实,泛着光阴的痕迹,真想说一句:时光啊,你慢些走!

第三日的上午,稍稍有日光,我们走到了牧野湖,湖边儿的公园里柳叶满地,脚踩上去软软的,躺上去也是没事的,美的很,仰望一方高远而晴冷的天空,尘世渐渐地远遁,一种忘却的快感油然而生。

有种树,不见任何叶片,只是黑褐色的枝干,微风里直挺着,伸展着,很是精神。我觉得它叫我清爽,叫我清醒。依着这些树,拍下了许多不同的姿势,我们是惬意的。

牧野湖公园里有个小广场,广场里有个鸽舍,十几米高。养鸽人向地面上撒些谷物,鸽子们咕咕地叫着,叨拾着。有孩童也买了鸽粮,模仿养鸽人,喂食鸽子,和鸽子亲密的很。

牧野湖公园向南,路对面就是新乡市图书馆。女儿说顺道去看看。我就和她到了二楼的借书处。我们自然不借书,就是看看吧。图书管理员很温和。我见到了小禅老师的旧本《她依旧》,封面上写着什么,读了读,觉得那就是我自己。

女儿偷拍下我读书的画面。她说认真看书的样子很好看。我说肯定是。女儿翻到一本笔记体的画册,涂鸦和日记的结合,是她所喜爱的,可惜只能是看看,不能够带回家,是有些遗憾了。

下午,我们转去了万达广场。这是一个集购物,娱乐,休闲于一体的大型综合性商业区域。恰逢周末,游玩的人特多。一楼北面有家房产公司做销售活动,约请影视公司一起做歌唱选秀,一个十七八岁的业余歌手,正火火地唱,那歌很劲爆,我耳膜有些受不了。可歌手唱的认真,深情叫我感动。

女儿好像不很喜悦,拉着我上了楼。服装店我们一个个地逛,女儿逛街的本领比我棒的多,从不叫累,我就认认真真地陪着,迎合着:她的时不时的呼叫,她的话语间的眉飞色舞。

各色美食也诱惑着我,来自于天南海北的,都各有特色,绝不重复。一看到食物,就有了食欲。想吃就吃,女儿和我于一家豆花店里临窗而坐,四十八元的两人套餐,一碗甜的豆花,一碗咸的豆花,两张卷饼。豆花里撒了炒熟的黄豆,花生,及某种酱料,闻着清香,吃着滑嫩爽口。卷饼里有鸡脯肉,青菜丝,及说不上名目的咸菜丝,味道很多,还很有嚼头。

边吃边看来往的人流,边吃边聊近日来见闻的新鲜,全然忘却了初来乍到的不适感,倒像是故地重游,亦或是老友相逢,心间唯有是喜悦。

临走前的那个上午,我们所住宾馆的房东,她是基督的忠实信徒,带我和女儿参加了她的一个礼拜会。起初,女儿是不乐意的。房东耐心地给她讲述了基督的教义和信仰的礼数。女儿的眸子里某一刻有了虔诚而温暖的光。我们静静地坐在后排,听完了牧师的那节细致而生动的课,是《旧约》里的《申命记》里的一段。

其实,我的母亲是很早信仰基督的,打小我跟着她去过不少不同的礼拜会,也受过洗礼。所以多有亲切感,也是知道房东的信仰,我也才入住的这家店。而且,宾馆附近有条小吃街,跟我家乡的十分相似,价格也很公道。一听说我是邓州人,像是远道而来的亲人,跟我说这说那的。我心里是暖暖的,阳光看不到踪影了,是不是藏在了我的心底了呢?

近五日的光阴,清冷的冬,新乡于我却已不再陌生,更没有冷淡,它暖着了我,就如儿时冬天里爷爷时常生着的那盆碳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