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中旬,失眠。

#23.47

跌进他的温柔里,溺在他的眸子里。

虽是初见惊鸿一瞥,可一旦缺少了那三两声言欢笑语,便觉得整个灵魂像是瞬间被抽空,单薄,茫然,无所适从,甚至带点讥讽的意味。

                              ————乱。顺手写

下半年来头一次失眠,想趁着睡不着的时间写点东西。

刚刚和我朋友聊天,他说恋爱对他来说只是泄欲,他已经对爱麻木了,他是个gay。

我反思了一下自己,虽然自己不是他那样,但我始终不知道爱一个人究竟是种什么样的状态,这些年来谈过的恋爱,无一不让我感受到自己对爱这个词深深的无力。

常常会觉得这个年纪应该义无反顾地去干一些事情,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和讨厌的人分道扬镳,洒脱地活着,但转念却又自惭形愧,原来自始至终,我都不曾明白自己在做着什么,追求着什么,亦或,在毁灭着什么。

实则一点也不洒脱,有些事情,你越想,才越做不到,比如现在的,入睡。

苟延残喘着的所谓大爱,也只有这种时刻才会被人拎出来给予一个喘息的机会。

想起很多人和事后,大脑剥茧抽丝。

或许不应当在这个原本就短暂的夜晚思考这个无果的问题,如何取舍,不去想罢。

不早了,尝试着睡着。

这篇很乱,权当情绪发泄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