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楼·雪满长安道(二)

字数 2804阅读 95

雪满长安道

二、金风玉露一相逢

二、金风玉露一相逢

飘飘洒洒飞舞着的,是长安入冬以来的第一场新雪。夏墨离端坐在细语亭的护栏边,看着外面莹莹的雪地,心思又回到了两年前的长安。

两年前的长安,也是这样的雪,也是这样冷冽的寒气。夏墨离作为玄隐教的少教主,背负了重大的使命来到长安。他的父亲命令他,把玄隐教的势力扩展到长安。

长安一直是一个分水岭。以南是玄隐教的地盘,而以北,却是天下第一楼的属地。玄隐教想向北发展,就必须在长安建立分舵。据玄隐教探子的消息,虽然第一楼没有明目张胆地在长安设立分堂,但是第一楼属下的十二分堂,竟有三个秘密地设立在长安。

凝水堂,天下第一楼十二分堂之一。掌管着第一楼的经济命脉,几乎北方所有的客栈都是由凝水堂控制着。凝水堂堂主楚澜心,极有商业头脑,武功排名二十四位管事的第十三位。

鸣琴堂,天下第一楼十二分堂之一。掌管着第一楼的对外联络,所有与外界的接触,都是由鸣琴堂联系的。鸣琴堂堂主韩冰尔,八面玲珑,江湖上交往深而广,武功排名二十四位管事的第十五位。

妙月堂,天下第一楼十二分堂之一。掌管着江湖情报的收集和整理。月馆内专门设有收藏情报的月楼,由月馆十二守卫轮流看守,而月楼也只有月馆的小楼楼主才能进入。月馆小楼楼主月横波,心思缜密,从来没有犯过错误,武功排名二十四位管事的第十位。

夏墨离仔细看着手中的资料,盘算着要怎样才能在这样严密的布置下,把玄隐教的势力扩展开来。他估计,第一楼肯定已经知道了他来到长安的消息,一定会有所行动。

是的,第一楼已经有了行动。

唐潇雁早在夏墨离动身的时候,他就安排好了。这次的行动,他志在必得,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差错。唐潇雁缓步走向了就在第一楼总楼旁边的雪苑。

雪苑掌管着第一楼的赏罚,小楼楼主慕容忧出名的性格孤僻,永远只有一张冷冰冰的脸。雪苑也永远只有两种颜色,黑白分明。这就如同慕容忧的双眸,黑白清澈的冷漠,让人从心底感到寒冷。

“慕容,你说这次行动,成功的把握有几成?”唐潇雁很自信,却又习惯性地问慕容忧。慕容忧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成功地把她训练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人。

“楼主,不到最后,结局永远无法预料。”慕容忧还是一贯的回答。

唐潇雁大笑,自言自语道:“看来我把你训练得太成功了。一点感情也没有,冷漠且镇静得让人害怕。”慕容忧微微颔首,脸上有倨傲的神情。

唐潇雁带着满意的神色离去,在他的心里,慕容忧是他的王牌,是他不到最后关头,不肯轻易打出的最后一着棋。

*******************************

纳兰若清丽的背影在夜色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一起一落间,已经到了夏墨离居住的客栈内。玄隐教的少教主,第一楼绝杀令上的第一人,她非要取下他的人头不可。

“既然来了,何不进来一聚?”屋内的夏墨离用懒洋洋的声音说着。

对于夏墨离的邀请,纳兰若感到了一阵心惊。以她的轻功,竟然被夏墨离发现了,这个对手不容小觑。“夏公子如此热情,纳兰从命便是。”纳兰若很快定下心神,脸上浮起绝美的微笑,盈盈走进门内。夏墨离有瞬间的错愕,这样笑意融融的女子,会是第一楼派来的杀手?

就仅仅是一瞬间的错愕,纳兰若左手一扬,三点银芒飞射而出,直奔夏墨离的面门而去。纳兰若的唇边扬绝美的弧度,夏墨离死定了。

事情往往难以预料,纳兰若趁隙出手,本以为万无一失,却只见夏墨离轻飘飘地一退,就避开了绝命的三针。“落絮飘!你竟然会失传的落絮飘。”纳兰若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睛,随即就笑着说道,“你有这样的身手,要杀你可就难了。”

夏墨离笑:“无心夺命针。天下第一楼刀亭的杀手,居然也有示弱的时候?”纳兰若手腕一翻,秋水已然在手,凛冽的刀光在洋洋的烛火下,竟也显出了一份暖意。“亮出你的兵器,我们决一生死吧。”纳兰若洒然笑着,仿佛将要进行不是生死之战,而只是师兄妹之间的切磋技艺。

虽然笑着,纳兰若出手可不慢,秋水刀轻轻一侧,反手就削向夏墨离的前胸。秋水刀去势快得不可思议,这正是纳兰若刀法的精髓“快若闪电,翩若惊鸿”。

“好一把秋水刀,好一个含笑而挥刀的人!”夏墨离赞叹着,手上却不敢怠慢,挥手抽出行云剑,不偏不倚刚刚挡住了秋水刀。“你终于出剑了。”纳兰若依旧笑着,手中的秋水刀却改作剑使,狠辣地刺向夏墨离的胸前华盖、玉堂两处大穴。

夏墨离把行云剑一横,只听得“当当”两声,秋水刀的攻势都刺在了剑身上。“纳兰姑娘可要小心点,夏某要进攻了。”夏墨离斜挑长剑,行云剑如同流星般划向纳兰若。

这时,夏墨离的身后忽然多了两道寒芒直奔而去。夏墨离招式已经用老,回撤不及,眼见只有被寒芒射中。可他却缓缓迈开步子,身行飘忽地连闪,背后的两点寒芒竟然被他避开,直飞向了纳兰若。这样一来,纳兰若不仅要面对夏墨离的行云剑,更要面对突然飞来的致命暗器。

纳兰若却不慌不忙,脸上的笑容依旧,秋水刀一阵急舞,迎着寒芒一碰,那寒芒竟转了方向,又倒向夏墨离奔去。夏墨离本来迅捷的剑式,在他避过寒芒之后突然慢了下来,以至于他无法回剑搁挡,只能再次展开落絮飘的身法,想第二次避过暗器。

可这次的情况却有所改变,夏墨离和纳兰若是近身比斗,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寒芒被纳兰若一拨,去势比先前更急,夏墨离虽仗着身法神奇,也仅仅避开了一只,另一只寒芒正正刺进了他的肩头。

“你……”纳兰若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忽然尽褪,她明白,夏墨离的那一剑故意慢下来的。因此,当寒芒再次从窗外飞进来的时候,纳兰若毫不犹豫地射出无心夺命针,击落了寒芒。

寒芒落地的一刹,窗外响起一声冷哼,一个黑影闪身进来,用冷冽的声音说:“纳兰若,你竟敢出手帮助楼主要杀的人?”

“月堂主,原来是你啊。许久不见,你的毒芒似乎更厉害了。”纳兰若的迅速地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夏墨离,他整个脸都黑了,想来是月横波寒芒上的毒已经开始蔓延。月横波咯咯笑起来,声音也变得亲热许多:“纳兰妹子,你不是真的想救这个人吧?”

纳兰若也笑道:“月堂主,只怕是我想救这个人,你还没有办法阻止吧?”月横波脸色一变,手执寒芒在手,喝问道:“纳兰若,你确定要救他?”

纳兰若再瞅了倒地的夏墨离一眼,语气坚定:“他是因为对我手下留情才受伤的,就算我要杀他,也得等他伤好了才能动手!”月横波暗咬银牙,却无可奈何。纳兰若的武功在二十四位管事中排名第三,她万万不是对手。楼主这次派她前来,原是一着暗棋,却不想出了这样的差错。

“看来我是来错了。一向冷静的你,也会感情用事。”月横波摇头,收起了握在手中的寒芒,“这件事情,你自己向楼主解释去。”纳兰若秋水刀微动,挡住了月横波的去路,冷冷问道:“解药?”月横波嗤笑道:“你说我会给你吗?有本事你自己给他解毒,不然,你就看着他死。”

纳兰若听得这话,收了秋水刀,道:“我会治好他的。”

月横波诡秘一笑,不再言语,径自走了。

纳兰若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夏墨离,心底最后一丝犹豫也没有了,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碧绿的瓶子,倒出了一粒猩红的丹药,喂进夏墨离的嘴里。“你吃了这颗丹药,无论什么毒,都可以解。等你伤好了,我再来取你性命。”自言自语说完这句话,纳兰若纵身跳进了茫茫的夜色。

目录上一章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