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可Ta最终还是忘不了

第三章  可Ta最终还是忘不了

文/郭沐辰

点击上一章回顾  时光雕刻的情缘

这世界上最累的事情,莫过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碎了,还得自己动手将它粘起来。岁月我我的思念你写满了你的名字,而你却在记忆里抹去了我的影子。------方诗琪

《在爱开始的地方等你》

许怡然回到房间后,就四处仔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房间,还是记忆如初的样子,柜子上和梳妆台前都是一尘不染。

她将带回来的行李箱打开,准备将行李箱里面的衣物和从在飞机上带下来的外套挂到柜子里,当她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外套口袋里,才发现口袋里是空空的,那条在英国整理行李的时候,放在口袋里的手链怎么不见了?到底去哪里了?

急切地想要把那条手链找到的好奇心,驱使着她把每个口袋里都搜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那条手链。

“糟了,不会是落在飞机上了吧?”

许怡然像是发疯似的,急忙的把包包里的东西都倒在床上,口红、粉底、化妆镜、钱包、手表、手机、机票、护照都散落在床上,翻遍了所有东西,就是没有发现那条精致的手链。

在英国的时候,曾经听忆辰说过,这是他高中认识的一个对他很重要的女孩,在他高中毕业,离开浅州的时候送给他的,说无论将来走多远,只要将这条手链带着身边,那份真挚的爱会时刻陪伴着他。

这条手链不会是被忆辰捡到了,现在又物归原主了吧?

许怡然在自己房间里思量了很久,算了,等下午去见到苏忆辰,顺便可以问问,手链是不是被他捡到了。

于是,许怡然就在行李箱里挑了一身修身的衣服换上,拉开床前抽屉,从众多的车钥匙里面,取出了那款限量版的白色法拉利458车钥匙,雷厉风行的走出了房间。

她走到楼下的时候,老爸已经吃完饭了,正坐在客厅里看最新的时代周刊。

“爸,我有事儿,先出去一下啊。”

许国雄侧过头来,看了许怡然手里拿着车钥匙,然后说:“怡然,你刚回国,开车小心一点啊。”

“知道了爸,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许怡然走到地下车库,看到自己那辆最爱的白色法拉利458上面一层不染,就乐呵呵的说:“还是老爸痛女儿,爱车还记得给我保养。”

苏忆辰洗完澡后,就换上白色的体恤衫,挑了一件浅蓝色的西装外套换上,显得格外的英俊。苏忆辰换好衣服后,就直接的走出房间,在走道的转角处,看了墙上贴的酒店布局指南,他乘电梯去酒店的贵宾用餐区,点了一份法式黑椒牛排和一杯果汁,就坐在VIP贵宾座位上,耐心的等待。

旁边侧坐在贵宾座位上,几位西装革履的男士,他们围坐在一起,好像在议论在周氏集团股票最近的走势。

“周氏集团昨天的股票突然开始下跌,到昨天晚上已经下跌了2.7%。”

“听说周氏最近招标了一块开发区的土地,土地拍卖那天,宏大把价格一下子从十亿抬到十五亿。”

“那周氏的周景天竟然以十五点五亿的价格中标,听说周氏最近出现资金周转不济,在向银行申请贷款。”

“这也难怪周氏股票会下跌。”

“周氏集团可是老招牌了,周景天也在商场叱咤风云几十年了,是块硬骨头。”

“哎,不过听说开发区的那块地,以后居民拆迁是个大问题啊。”

“我看这次招标磐石倒是在坐收渔翁,这次招标磐石竟然会兵马未动,磐石可是常年在海外有商业地产开发和产业链集聚拓展的战略的跨国集团,想必这次磐石是想放弃这块难啃的骨头。”

“…”

等了好一会儿,服务生把苏忆辰点的西餐送上来。

“先生,你点的法式黑椒牛排和果汁到了,请你慢用。”

“好的,谢谢!”

苏忆辰看着服务生离去的背影,心里还在想商场如战场,没想到战火,这么快的就蔓延到周家了。

“听说周氏集团的周景天和磐石的许国雄,可是几十年的老交情,这次周景天肯定会找磐石的许国雄借钱周转,以解燃眉之急。”

“那还不一定了,你想磐石的许国雄会花钱,替别人做绣鞋吗,商人都是唯利是图。”

“…”

苏忆辰侧头用餐,沉默不语,侧耳聆听侧坐的几位舌战商场的风云变化。

此刻,贵宾用餐区偶尔有服务生和客人走过。苏忆辰用完了餐,就直接起身到服务台刷卡登记,离开了贵宾用餐区;然后乘坐电梯到酒店门外,就站在路边拦出租车,在去周家的路上,他思绪万千。

半个小时后,苏忆辰乘坐的这辆出租车,在这栋宏伟的复古别墅前停下了,苏忆辰透过车窗看着这栋这栋熟悉而又陌生的别墅,溜了一会儿神儿,曾经不是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再回来吗,五年过去了,你忘记了吗?

许怡然开着白色法拉利458到附近的酒店后,就前去咨询前台服务人员:“请问酒店有没有一个叫苏忆辰的先生,上午入住的。”

服务人员看到许怡然问入住客人的隐私,连忙说:“对不起,小姐,我们不能向你提供客人的入住信息。”

许怡然看到那两个服务工作人员胆怯的表情,许怡然准备掏出手机给酒店高层打电话,刚好看到汪奇瑞送几位国外贵宾离开刚好回来经过大厅。

“汪总,这位小姐非要我们帮忙查一下有一位苏先生的入住信息,你看这…”

许怡然测过身来,汪奇瑞脸上的神色骤变。

“汪叔,五年前你在我家见过我的,我是许怡然,你还记得我吗,我刚从国外回来,你能帮我查我的一个朋友的入住信息吗?”

汪奇瑞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许董的千金啊,这几年不见,你到哪里去了?”

“汪叔,我去英国留学了五年,今天刚回国,来这里查看我的一个朋友是不是住在这里。你能帮帮忙吗?”

汪奇瑞一副善言微笑的表情说:“这个当然可以啊。”

然后,转身怒斥两位工作人员:“这位是磐古集团许董的千金,也是我们酒店的老东家,你们还不快查。”

“是是,汪总,我们现在就查。”那两个工作人员吓得脸上骤然失色。

“许小姐,她们不认识你,请你不要介意啊。”

“没事儿,汪叔,她们这也是工作尽职尽责,你不必责备她们。”

等过了几分钟,那两个工作人员才报告说:“许小姐,你刚才让查的苏先生,我们酒店5503客房里上午入住了一位苏先生,他叫苏忆辰,中午在酒店贵宾用餐区,用完餐后,就离开了酒店。”

“你再确定一下,他叫苏忆辰,上午入住在这里?”许怡然一脸急切地表情追问道。

“是的,许小姐,他中午在贵宾区用完餐后,就出了酒店。”

“那好,谢谢你了。”

许怡然转身快步的走出酒店后,就迫不及待的想给苏忆辰打电话,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还是自己亲自去找他,她开着白色法拉利458在去周伯家的路上驰骋,一路上十字路口都是超级堵车,排起一条条汽车长龙,上海一环二环的交通还是这么拥堵。

出租车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几眼苏忆辰,目光有些停滞。

“先生,先生,你到了。”

苏忆辰缓了一会儿,才像是刚从睡梦中苏醒过来。“哦,已经到了啊。”

苏忆辰轻轻的推开车门,走下车付了车费,关上车门,看着出租车离去后,他站在原地,看着那两扇复古别墅的大门。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二十三步,二十四步,二十五步,苏忆辰走到这栋宏伟的复古别墅门前,伸手按了一下门铃,等了好一会儿,门才被打开。

苏忆辰站在门口,看到王妈推开门走出来,一脸陌生的表情。

“先生,你好,请问你找谁?”

王妈的神色依然是那么健朗,五年前,王妈是这间屋里里唯一对苏忆辰的笑的人,只不过她现在已经记不起,此刻站在眼前的这个苏忆辰,就是当年在周家那个无故消失的孩子。

“王妈你好,我找苏远晴。”

苏忆辰的言语中有些生涩,王妈转身走进屋里,门是半开半掩着的,可苏忆辰还是未曾主动踏进去一步。

王妈走到夫人苏远晴房间门口,看到夫人正坐在那里,看她最近从古董市场,购买的两对玛瑙翡翠首饰,细心地用首饰盒存放,就伸手敲了敲门。

“夫人,门外有个年轻人找你?”

苏远晴侧过头来,面不改色的问道:“谁啊?”

“我也不认识,是个年轻人,蛮英俊的。”

“好了,你先去忙吧,我一会儿就来了。”

苏远晴小心翼翼的,将两对玛瑙翡翠首饰,放在精致的首饰盒里,然后放到阁架上,转身走出来。

当苏远晴走到门口,看到眼前的这个穿着时尚,长相英俊的年轻人。她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他就是苏忆辰,这个就是五年前被赶出周家,自己用一张机票送到英国流放的亲生孩子。

“你是忆辰吧,快进来。”

苏远晴试图伸手去拉苏忆辰的手臂,就在她伸手,想要拉住苏忆辰手臂的时候,苏忆辰的手臂微微一颤,然后手臂缩了回去。

“快进来啊,不要站在门口了。”

苏远晴退了两步,苏忆辰一步步的踏进,这个让他终身难忘的家。五年前,他曾被这个家所有人的唾弃,最后被赶出这个家里,这房间里的桌子、沙发、花瓶、沙发、茶几、吊灯都还是如初般的陈设。

五年的荏苒时光把一切都封存了,就连那段曾被遗忘的记忆也被存放起来。

“忆辰,好好的看看吧,这是你的家啊,你还记得吧?”

王妈有点疑惑不解,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这几年都没见过,夫人竟然说这是他的家,难道他是周先生外面和别的女人的私生子吗?

“是的,一切都没有变。”苏忆辰脸上一副愕然的表情。

“忆辰,来让妈好好的看看你,这五年,你在英国生活的还好吗?当年把你送你英国后,我就后悔了,我应该把你留在身边,好好的照顾你,毕竟那十八年,我都没有尽到一个做母亲的职责。”

“阿姨,别说了,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吗?”

苏忆辰看到苏远晴鬓角长出几丝白发,就有些心软了。王妈站在旁边左右探看着苏忆辰,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夫人,难道他就是五年前,在我们家的那个男孩吗,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

苏忆辰向侧旁站着的王妈微笑示好,“王妈你好,我是苏忆辰,你还记得我。”

王妈走到苏忆辰身边,打量着苏忆辰,然后亲切的拉着苏忆辰的手。

“忆辰,别光站着啊,快坐下。”

苏远晴目光移动到复古的大理石茶桌上,然后把桌子上装有葡萄、草莓、橡胶、荔枝的果盘推到苏忆辰的面前,说:“吃点水果吧,这五年你在英国过得怎么样?”

“谢谢,阿姨,我不饿,这五年我在国外我生活的很好啊。”

苏远晴的眼角有些湿润,然后说:“我知道当初把你你到国外举目无亲,就你一个人,身上也没有钱你很难生活下去,都是…”

“阿姨,五年的时光说短也不短,那都已经过去了,你看我现在不是也活下来了吗,能活下这比什么都重要,难道不是吗?”

苏远晴看到王妈站在旁边,就吩咐道:“王妈你去帮忆辰倒一杯蜂蜜柚子茶,这是小时候他最爱喝的。”

“好的,夫人,我这就去。”

苏忆辰看到王妈转身走进厨房,才说:“你故意把王妈支开,是不想王妈听到这些关于你早年的事情吧?”

“五年了,忆辰,这些事情你还没放下吗?”

“你知道吗,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说放下就能放下的,有些事情不会随着岁月时光的流逝,而有丝毫的改变。”

“忆辰,你是不是现在还在怪我吗,当年不该把你一个人丢在英国,孤苦伶仃?”

“阿姨,我怎么会怪你了,是你生了我,再说,你看我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是逃不掉的。”

过了好一会儿,王妈端着一杯蜂蜜柚子茶,从厨房走出来,端到苏忆辰的面前,苏忆辰收起这段恍如隔世褶皱的回忆。

“忆辰,这是你最爱喝的蜂蜜柚子茶。”

苏忆辰伸手端起那杯蜂蜜柚子茶,喝了一口,说:“这蜂蜜柚子茶还是那么的香甜,不过,已经不是当年的味道了。”

苏远晴知道苏忆辰对当年的事情还放不下,就岔开话题。

“忆辰,今天许怡然打电话过来找你,问你在不在家,咦!你和许怡然是怎么认识的?”

“我们是在英国遇见的,那一阵子我在街边乞讨流浪,当时是她收留了我。”

苏远晴嘴角含着泪水,用湿润的语气说:“都是我对不起你,好了,过去了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你回来了,我们就要像一家人一样,住在一起,好好生活。”

“像一家人一样,我和你不是一家人。”忆辰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尽的怨恨。

“忆辰,你何必要拒人之千里之外了,毕竟我还是你的…”苏远晴的话戛然而止。

王妈站在旁边,没有说话。

“忆辰,你现在回国了,你就搬回家来住吧,在外面忍冻挨饿的,反正这房子也挺大的,还有很多空房间,一会儿我让王妈帮你收拾一间。”

“搬回家里来住,我怕明天我又会被人当成乞丐一样的,被赶出这个家。”

屋子里的气氛,一度的陷入到尴尬中。

苏远晴坐在沙发上,左手紧扣右手的地方有些发白。墙壁上的那个摆钟,滴咚滴咚的摆动着,秒针很有节奏的跳动着,这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开门声。

“可能是浩杰回来了,你周伯伯昨天去马来西亚出差,可能再过几天才会回来。”苏远晴欣喜的说。

周浩杰穿着一生价值不菲的西装推开了门,苏远晴站起来笑脸相迎,“浩杰,你回来了?”

“刚才我在门外听里面说什么乞丐,怎么现在还会有乞丐到我们家里来要饭啊?”周浩杰站在门口问道。

苏远晴满脸尴尬的表情,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苏忆辰。

而此时此刻,苏忆辰背对着站在门口的周浩杰,一脸愕然的愁闷的表情,没有说话。

“阿姨,家里来客人了吗?”

苏忆辰慢慢的从沙发上站起来了,面不改色,脸色很憔悴,然后转身准备开。

“忆辰,浩杰不是针对你的。”

周豪杰走进来,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挂在沙发旁的衣架上,然后目光转移到桌子上面的那杯蜂蜜柚子茶上。

然后怒斥道:“王妈,不是不让你在家里放柚子吗,那蜂蜜柚子茶难闻,快给我扔掉。”

王妈看了看苏忆辰,又看了看周浩杰,有些手足无措,毕竟苏忆辰是家里来的客人,如果现在把这杯柚子茶倒掉,这样做实在是不礼貌,王妈迟疑了片刻。

“我的话,你没听见吗?”周浩杰怒吼道。

苏远晴使了使眼色,王妈才快步的走过去,将桌子上的那杯蜂蜜柚子茶拿到厨房。

“苏远晴,我爸不在家,你怎么就留随便让外人进入到我们家里?”

王妈的脸色有些缓和,脸上献出一丝的静穆之意。

苏远晴说:“浩杰,忆辰不是外人,她就是当年我姐姐放在我家的那个孩子,他今天刚从英国回来,你们应该认识啊?”

周浩杰冷嘲道:“哟,难怪看着这么眼熟,摇身一变,现在还是一个海归了,怎么现在又想回到我们周家?”

苏忆辰转过身来,和颜悦色表情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回到周家,这里从来都不属于我。”

周浩杰毫不避讳的说:“苏忆辰,你有自知之明就好了。”

点击查看 《在爱开始的地方等你》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走在迷失的路上 我的心情暗自殇 多少尘封的往事 都已随风去远方 说过不悲伤 还是泪湿了眼眶 只因对你情太深 曾经相...
    丫头笨阅读 30评论 0 1
  • 2018.5.21 星期二 阴有小雨 “明天是5月20号,咱俩结婚12周年,这些年你辛苦了!12...
    默默宝贝阅读 102评论 0 1
  • Java设计模式<访问者模式> 意图 将对象的结构和操作分离 角色 抽象访问者:抽象类或者接口,声明访问者可以访问...
    介鬼阅读 38评论 0 2
  • 大部分的菜鸟业务员恐惧的事情不外乎下列两点。一是没有客户,二是被客户拒绝。这两点其实可以被统合成一个问题,只要解决...
    易水不冷阅读 21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