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这不是初恋(5)

一无戒365训练营极限挑战第69篇

上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开心没有那么痛快

老妈自然没有隔日的仇,但和老学究的过节总也过不去。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总讲过去的革命家史,有用么?我们零零后的这代人,对革命家史是不感兴趣的。我们心目中的父辈和祖辈,也该是学识渊博、眼界开阔、新潮幽默,再加善于自嘲和嘲讽,这样才能赢得尊重,这样才算是新时代的老头,靠痛说革命家史的,一定是落魄无能之辈。

老学究认为理应得到尊重,有点依老卖老的意思,他甚至拿着自己的身体威胁过我,说如果我把他气病了,妈妈得负责他的医药费。我自然不屑一顾,你并没有用你的学识折服我,你病了是因为你心胸狭隘,凭什么由我来承担责任?所以,我们的分歧与隔阂就此产生。

老妈做着和事佬,希望我多理解老师,他毕竟年纪一大把了。可是,年纪大应该是缺陷,为什么反而当成资本呢?我也并没有不尊老,像姥姥那样,喜欢研究美食、健康知识的老太太,不趾高气昂,总唠唠叨叨。尽管她也训斥过我,但我很尊重她,不是因为她是我姥姥,而是因为她的善良与积极的生活态度打动了我。我所明白的尊老,不是没有底线的服从,不是卑颜屈膝,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

与老学究的斗争在某一天戛然而止,因为老学究生病了。当然,并不是我气病的。

老学究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先是眼睛看不清了,然后走路也不稳了。经老妈好一番讲解,我稍稍明白了一点,这种病叫小脑共济失调,神经系统疾病引起的眼肌麻痹,看不清和运动不协调,导致步态不稳。引起这种病的所有原因中,最可怕的是脑袋里长了肿瘤。

我是有些幸灾乐祸的:哼,谁让他那么恶,报应来了吧?这才叫恶有恶报呢。

当孟雪莹来邀请我一起去探望老师时,我就犹豫了。虽然我并不想去看老师,可是我有些想和她一起参加活动呢。

忍吧,大不了去了少说话,我决定跟着去医院。

医院的环境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所以当他们几个嚷嚷消毒水味道难闻时,我无动于衷地‘呵呵’了两声。

老学究躺在一张病床上,白床单上有些可疑的污渍。

“黄黄的,像屎粑粑。”李星然嫌弃道。

大家围在病床周围,相互对视之间,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场面一度陷入莫名的尴尬中。

也就两天没见,老学究的头发竟然显出格外刺眼的花白,乱蓬蓬地堆在头顶,脸上显出格外的疲惫和苍老,完全没有了课堂上的挥洒自如。这个老头一定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我斗争过的那个老学究。

可是,疾病将他打回原形,这样一个可怜的老头,将我的兴灾乐祸失去了意义,也将我的同情心泛滥。

“林晓阳,你是不是记恨老师了?怎么躲那么老远?”

老学究伸手向我招了招:“老师是评判你太狠了。可是,老师也是为了你好,首先你这脾气太大就会吃大亏,冲动之下,一定不会有好的选择。再者,你的学习态度也太随便,学习好与不好,好像不是你的事情,这怎么能行呢?老师如果不调理你一下,等你明白生活艰辛的时候,就没有机会了。”

“明白,明白,老师。”我是有些不自在,也认同了他的说辞。

班长和老学究聊起这个有些奇怪的病情,老学究竟滔滔不绝地讲起了故事。

正说话间,老学究用手捂住了左半边脸。右半边脸就像小丑一样拧在了一起,扯得皱纹都拉平了。

“你们先回去吧。”老学究冲我们摆摆手,脸越发难看。

我突然生出几缕同情之情:老学究毕竟是老啦,疾病和意外,总会有一个不请自来。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