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并不知道,你就是我的未来

高考结束,青春才开始。

01

这种梅雨天气,江航和女儿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我和儿子在家快发霉了。百无聊赖中,点开手机想要追剧,网上铺天盖地都是高考的消息。

好巧,明天高考,也是儿子满月的日子。

02

遥想当年,十八岁的我,可是个没心没肺的姑娘。反正学习向来不咋地,升入高三,倒也没有别人那么紧张。

我的同桌余梦,人如其名,上课老爱打瞌睡。余梦睡着时,我负责放风,一旦有被老师发现的迹象,赶紧叫醒她。不知是因为余梦成绩不错,还是我及时叫醒的功劳,她都没有被老师批评过。她不睡时,我们有时会传纸条,或低声絮叨。

我和余梦已是第二年同桌,朝夕相处,培养出了相当的默契。下课时,我们喜欢调侃前桌的江航,当然,调侃的主力是我。江航品学兼优,可惜是一只闷葫芦。每当他转过身,结结巴巴地想跟我们说点什么时,“你看看,他的双手白净修长多像个女生!”我会故意大着声跟余梦叫嚷,看着他的脸一点一点红起来,然后肆无忌惮地发笑。天知道,我怎么那么喜欢看他脸红。

高三倏忽而过,转眼就是毕业。班里的同学开始互相写毕业留言册,严厉的班主任也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天,第一节晚自习下课,江航把留言册还给我,“嗯,有一页被我不小心写坏了,我把它折成了纸飞机,送你吧!”翻到他写的,好家伙,就一行字,“祝你快乐一生!”好吧,看在纸飞机折得不错的份上,我收起来了。

“你,你们喜欢哪个城市呀?”江航摆定姿势要跟我们长聊的样子。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我想去杭州!”余梦春节前跟父母去过杭州,一直矫情着呢。“林郁,你呢?”江航双眸亮晶晶地对准我。“也,也杭州吧。”我心一慌,胡乱应答。

03

煎熬的夏天,终于等到放榜。余梦如愿去了杭州,江航也去了杭州。我勉强上了专科,因为服从调剂去了南京。

开学不久,接到江航的来信。奇怪,没什么交集的人不是应该很快淡忘吗?在信里,江航一再称道杭州的湖光山色,力邀我前往。余梦的信随后寄到,同样大赞杭州。接下来刚好校运会,没有参赛项目的同学只需参加开幕式即可,算起来,相当于有好几天放假。蠢蠢欲动的我,匆匆买了去杭州的火车票。

到的时候是周六,余梦陪着我逛了西湖,从白堤到苏堤,两天下来快废了腿。接下来,余梦请不了假,又怕我人生地不熟,准备挨个给在杭州的同学打电话,让他们轮流带我玩。第一个打给了江航,那边很快回话,“这几天,我都可以。”余梦一边高兴一边狐疑,“这家伙平日聚会都不参加,一听你在就说有空,是不是喜欢你呀?”

鬼才信这一茬呢!不过,有人带我玩就是好呀!我晚上挤在余梦宿舍里,白天与江航一起流窜于杭州的大街小巷。他言语不多,但很会照顾人,帮我拿包、买水、拍照,在拥挤的公交车上给我圈出一小方位置。

在河坊街,我看中一把油纸伞,江航连折扇也一起买下送我。在延安路,吃完新丰小吃著名的牛肉粉丝,江航顺便给我买了一个甜甜圈。在断桥边,江航说:“不如做我女朋友吧?”我当时吃着冰淇淋,想着许仙与白娘子,竟莫名其妙地点了头。太随意了,但已追悔莫及。

接下来的元旦,江航直奔南京来了。他给宿舍众姐妹带来了杭州特产,并请她们吃饭,“林郁心直口快,还请大家多多担待!”这个闷骚的家伙一下收买了人心,牢牢稳固了男朋友的地位。

江航的内敛细心与我的粗枝大叶倒是互补。而且江航嘴笨,吵架都是我赢,每次看他急红了脸,我又忍不住去逗他。但聚少离多,一般我也舍不得吵架。

04

三年后,我毕业了。在小城一家私企做前台,朝九晚五,赚几个工资自己花花,倒也很满足。

江航大四下学期,遵照家里的意思,回来考公务员,拉着我一起备考。他底子好,一举考上了。我一向吊儿郎当惯了,当然没有考上。

江航踏实肯干,工作很快风生水起。我呢,胸无大志,依然做着快乐的小前台。

第一次去江航家里,我倒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江母支使江航出去买酱油,拉着我进了厨房,“林郁啊,像你这样一直做着前台的工作,终究不是很妥当......”

在小城,人们对编制还是很看重的,他父母嫌弃我也理所当然。我再后知后觉,也被江母的话严重打击了。

江航送我回家,我让他在楼下等着。到楼上,立即拿出百宝箱,把江航这些年送我的礼物悉数打包,有我第一次去杭州买的油纸伞、折扇,毕业第一年生日的项链......还有那只纸飞机。

我把东西送到楼下,强装淡定地说:“我们分手吧!”

余梦曾说过,外表看起来没心没肺的人,内心往往自尊而倔强。我承认,她很了解我。

“你放心,我的婚姻我作主,就是父母也不能干涉!”江航大概是心里有数了。

“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口不择言,报出部门经理的名字,这个人明知道我有男朋友,还公然追求我。

“得了,你昨天还说他讨厌死了。”江航呲的一声笑了。

“就不许我今天变卦吗?”我恼怒地打断他。

“这个,你都没打开过吗?”江航拿起纸飞机,岔开话题。

我不明就里地点点头。

05

林郁,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了你。你跟同伴一起,笑得那个灿烂,简直了,叫我心动。坐你前桌,经常被你和余梦调侃,我居然甘之如饴。偷偷告诉你,这个位置还是我特意向班主任申请的,借着向余梦讨教作文的名义,害得班主任以为我喜欢她。你说,这算不算声东击西呀?

你喜欢杭州,那我也考去杭州好了。

林郁,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在一起吧!

整个高中的点点滴滴,像一阵风席卷而来。泪水吧嗒吧嗒,打湿了纸飞机的秘密。我下定决心,要和江航在一起。

我像突然变了个人,一扫往日的懒散,下班时间不仅足不出户,还逼迫江航帮我复习行测。看我每晚弄到很迟,时常趴在书上睡着,母亲又高兴又心疼,“当年啊,要有这一半的劲头,还不早早考上本科啦!”

天不负有心人,我终是如愿以偿。

消息传开,我这样的学渣考上公务员,当场震惊了整个同学圈。实际上,除了当事人,谁会在意前因后果呢?我舍不得分手,也舍不得江航处于两难,唯有对自己使狠劲。

后来,结婚,生子,一切顺理成章。

生活不是童话,柴米油盐里磨合,谁都免不了矛盾争执。我很庆幸江航嘴拙,永远是先低头的那个人,余梦则说我是傻人有傻福。直到有一天,观看当地电视台对江航的采访,才知道我那腼腆寡言的少年,早已成了侃侃而谈的大叔。

“跟女人吵架,赢了算什么男人!”面对我的疑问,江航轻描淡写道。

06

房门“砰”地被打开,女儿一阵风跑进来,哭丧着小脸儿,“妈妈,这次考试我没考好!”没事,没事,我在心里暗笑,你老妈我妥妥的学渣一枚,不是照样收了你学霸的老爸?

说曹操曹操到,已然来不及关闭视频,我迅速将手机调到静音。

“林郁,你还没出月子,眼睛会看坏的!”江航涨红着脸,气呼呼地拿开手机。

我向女儿使个眼色,这聪明伶俐的孩子马上粘到她老爸身上,“老妈说无聊死了!”

“我这不是一下班就往家里赶了吗?”江航还是气鼓鼓的。

我心虚地笑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年的雪季,没有你暖心的笑容,今天的伤感,没有你掌心的余温,,,,,, 新的一年新的浮夸,矫情的岁月里,明明懂得却...
    北纬以北丶未阅读 104评论 0 0
  • 同学们都能够简要介绍一种商品,有图有文字。“简书APP”的运用,提高了大家对习作的兴趣,也确保了习作内容的真实性。...
    草原上的小马阅读 291评论 0 4
  • 文:而立虚云 2006年12月20号,今天《罗辑思维》语音讲到了一个例子:很多人中了一大笔钱之后,突然整个生活就毁...
    通灵半藏阅读 10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