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如流水,我把它记成流水帐

【1】昨天,我给食堂收曼尼的不是我们村里的那个叫小芳的姑娘给饭钱,并解释说:不用找了,我晚餐钱预付吧。她也很耐心的给我解释:食堂员工已由四名减去三名,明天就只剩下一名光荣的她了,所以,晚餐NO了。

我的听力、理解力应该无碍。所以,今天中午,又外甥打灯笼一一照旧去食堂填肚子。

"啊?你们也来吃?我没准备哪么多。"小芳看见我,给了我别具一格的欢迎词。

"昨天不是说,只是不吃晚饭吗?"

辩解,一个人之本能。

"那没准备,我们不吃呗!"

转变,一个人之本能!

亲爱的小芳,或许你一个人真的忙不过来你伟大的事业,但我不是吃三大碗饭的程咬金,也不是喝十八大碗酒的武松。我应该增添不了你多大的工作强度!或许在你心中早已把人分了三六九等。我很明白,我们中间隔着一个省的千儿八百公里。也很明白,我不属于你"给饭吃"的人员范畴。但是今天,你明显情商贫乏,没有给我拒绝的感觉也如沐春风。

不过,我很感谢你!也很理解你!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一件小事,往往能看透这人间冷暧。

"德池,本来我们很少做晚餐,但若你吃,我可以去做。"周姐姐的话,适时在我身边回响。

"德池,晚餐很少有人吃,但若你来吃也行,只是菜比较少了而已。"琼姐也曾经友善温馨提示。

我很抱歉,我对你们而言都是无利可图者,但这天差地别的话语,更加激励了我要飞速学会察言观色;学会"没给你准备饭",也要厚颜"没准备我也要先吃了再说"这样的豁达与圆滑。

但今天,我只能拿起了手机,拨打了外卖电话。

换个场景消费,我其实更能感受我是顾客,我是上帝的范儿。

“我要换鞋吗?"外卖小哥询问。

"不用换鞋,不过我自己来拿,不用你进屋了。"我忙不迭的回答。

"没事,没事。""希望菜是你们喜欢的口味。"

我拿钱包支付饭钱,他找话搭讪"你在老家教书吗?""你儿子好帅!"

恶语一句六月寒,好语一句严冬暖。不管这位小哥此刻是言而有衷还是言不由衷,这些交际辞令却让我听起来很顺耳。

我微笑!想起哪里看到过:你享受的服务和你支付的费用成正比关系。

这话正确加十分。那希望赚钱的人好好赚钱了,有机会去体验体验稍高档次的消费、服务。

我们总是喜欢寄情于明天。那明天会更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