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

  问:狐狸的媚术总共分几步。

  答:三步

  狐狸姑姑嫣然一笑,冲着自家的小灰狐狸伸出三根涂着红色蔻丹的纤纤玉指。

  “第一步,先抛个媚眼!”

  “第二步,再扭下细腰!”

  “第三步,说句你来呀!”

  看着姑姑千娇百媚的样子,小灰狐狸兴冲冲的化作人形朝山下跑去。山下村子住着个可爱的小姑娘,他注意她都好久了!

  “站住!”

  小灰狐狸冲出来拦住了下学回家的小姑娘,他咽了口口水,学着姑姑的样子先是冲着满脸迷茫的小姑娘眨了眨眼睛,而后晃了晃自己肉肉的小肥腰,扯着破锣嗓子冲她喊道:“来啊!”

  他得意洋洋看着小姑娘的脸变了颜色,心里还在盘算怎么跟姑姑报告自己的初战告捷时,忽然听到小姑娘大声叫道:“大黄,咬他!”

  那天是个极为混乱的一天,整个村的人们看到村里铁匠家的女儿带着自家那条凶悍的大黄狗追撵着一个穿灰衣服的小男孩,有的呐喊,有的调笑,根本没人注意到小男孩的表情有多狼狈!

  灰头土脸的回到了狐狸山上,他摸着自己的小灰尾巴委屈的不得了,惹得姑姑急急上来询问,他扑进姑姑的怀里好一通发泄。

  “姑姑,她欺负我…”

  他眼泪汪汪地抬头看上去,没有瞧见姑姑心疼的神情,相反的还有一丝想笑的感觉。

  “那个崽崽啊,姑姑也是太难为你了!”

  姑姑边说边极力压抑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她摸着小狐狸灰扑扑的毛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一只公狐狸学什么媚术呢?学了没用还耽误功夫!”

  “不行不行不行!”

  小狐狸抖楞两下自己的耳朵神情激愤地表示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他一定要学会媚术,然后让那个小姑娘带着她那条凶巴巴的大黄狗跟自己道歉。



  “来啊!”

  “大黄,咬他!”

  “来啊!”

  “大黄,咬他!”

  “来啊!”

  “大黄!”

  “等等等等!”

  瞅了一眼满脸警惕的小姑娘和她面前的大黄狗,小灰狐狸无比泄气地蹲在地上。这都多少天了,自己要再练不成媚术,回去非让姑姑还有其他狐狸笑话死不可!

  “早知道就跟姑姑服软学点别的法术好了!”

  他小声嘟囔着,完全没有留意自己的头顶投下了一片阴影。

  “咦,你怎么会有尾巴和耳朵?”

  伴随着话语的是耳朵上的瘙痒,他抬头看见小姑娘正好奇的用手触碰着他的耳朵。

  “狐狸当然会有耳朵和尾巴啊!” 他没好气地回答道。

  “你是狐狸啊!” 小姑娘后退了一步,手却还搭在灰扑扑的耳朵上。

  “是啊,信不信我吃了你还有你的狗”

  他看着小姑娘害怕又好奇的样子,故意亮了亮自己的獠牙,不料大黄狗凶神恶煞的冲过来,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

  小姑娘乐的前仰后合,拿手指了指灰头土脸的小狐狸无不调侃地说道:“狐狸胆小羞羞脸!”

  小灰狐狸“哼”了一声背过身去,灰扑扑的大尾巴在身后郁闷的甩来甩去。

  “好啦好啦,请你吃糖!”

  身边伸出一只白嫩嫩的小手,他拿眼角的余光盯着躺在手心上的糖果,纠结又纠结的抓过糖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不要以为吃了糖我就可以原谅你!

  小灰狐狸听着身后的小姑娘的笑声,气呼呼的将嘴里的糖咬的嘎吱作响。



  直到最后小灰狐狸也没学会媚术。

  “学这个做什么?” 小姑娘好奇问道。

  “狐狸的必修课啊!” 他无不苦恼地说:“如果学不会的话会被其他狐狸笑话死的!”

  “嗯,那就和我老是背不熟《三字经》每天上学都会被夫子和同学笑话一样!”

  两个“难兄难弟”对视一眼后陷入了沉默中,小灰狐狸想了想先开口说道:“可是,你唱歌很好听啊,那天你们在山上唱歌,我记不住别人只记住了你!”

  “嗯,谢谢你…”

  听到这番大胆直率的话,小姑娘羞红了脸,她抬头盯着小狐狸说道:“以后你别学那个媚术了,我也不背《道德经》了,我们在一起玩,一起吃糖!”

  “还有去狐狸山上看星星!”他眨着豆豆眼一脸的兴奋。

  不学媚术还能换到一个陪他玩、吃糖还有看星星的朋友,小灰狐狸表示自己简直是狐狸中的大赢家。



  不知从何时起,狐狸山上和山下出现了一道奇景。

  山上的狐狸看见灰耳朵灰尾巴的小男孩和一个人类的小姑娘肩并肩坐在大树上吃糖;山下的村民好奇地盯着铁匠家的小闺女每天上学下学身后除了那只大黄狗外还有一只灰扑扑的小狐狸紧紧跟着。

  “狐狸狡猾成了精还会害人,你不害怕吗?”有人问到。

  “不怕,他是我的朋友!”

  小姑娘抱着那只灰扑扑的小狐狸大声反驳着,小狐狸耷拉着脑袋,耳朵上的毛色好像深了一些。

  “你以后别随便抱我,毛都被弄乱了!”

  小灰狐狸化作人形后埋怨地看了小姑娘一眼,小姑娘不以为意,弯腰摸摸大黄狗的毛。

  “最近你还是别再下山了吧!”她犹豫着说道。

  “为什么啊!”

  他不明所以,早上出门的时候姑姑也这么说,现在自己惟一的好朋友也这样说。

  “村里来了个道士,听说他法力高强而且专门收服那些成了精的狐狸,你还是赶紧回山上躲躲吧!”

  “可是,我们还没有去山上看星星呐!”

  小灰狐狸有些不甘心,狐狸山上有个地方可以看见整片天空的星星,如果赶上了仲夏,还有成百上千的萤火虫。从前他总想着有人能陪自己去看,姑姑总是在忙,其他狐狸又总嘲笑自己,现在好不容易认识了个好朋友,现在不去看真的是件很可惜的事情。

  “我们可以等那个道士走了再去看呐!”小姑娘说道。

  “等他走了仲夏也就过了,呐呐,我们去看吧,看完我们再分别好不好!”

  小灰狐狸急的上蹿下跳的,连带着一直很安静的大黄狗也呜呜叫着,好似希望主人能答应小狐狸的要求。

  “好吧”小姑娘无奈地抬手说道:“那你发誓,看完星星以后你就乖乖待在山上!”

  “嗯嗯,我发誓!”

  小灰狐狸咧着嘴,兴奋的举起自己的小灰爪子搭在了小姑娘的手上。



  仲夏的那个夜晚,小灰狐狸如往常一样溜下了山。

  “嘿,我们去看星星吧!”

  他直起身子去扒小姑娘的窗台,可是从里面伸出来的不是小姑娘那只握着糖果的手,而是一只干瘦枯黄的手。

  这是什么呀?小灰狐狸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那只大手攥住了脖颈,他被高高举起,四肢拼命的在空中挣扎。

  “妖孽,休要伤及他人性命!”

  伴随着话语出现的是一张苍老怪异的瘦长脸,浑浊的眼睛盯着小灰狐狸,嘴里发出呵呵的怪声。

  胡说八道,我才没有伤害任何人!小灰狐狸张开嘴想说话奈何被攥地死死的,连呼吸都很困难。

  好可惜啊,甭说星星了,可能以后连姑姑都见不到了。小灰狐狸的脑子快速掠过了自家姑姑的娇媚身影,他又想到了小姑娘和她的大黄狗,早知道这样他就告诉自己的好朋友上次的那半块地瓜是他偷吃然后嫁祸给大黄狗的。

  对不起啊,好朋友,对不起啊,大黄。

  就在他的意识渐渐感到模糊的时候,忽然他听到了一声惨叫,紧跟着脖颈间的窒息感消失,他感觉到身子向下坠落而后一双温柔的手稳稳地接住了他。

  “小狐狸,你没事吧?”是小姑娘的声音。

  他实在难受讲不出话来,只能静静蜷缩在小姑娘的怀里,小姑娘心里着急,赶忙召唤正死死叫住道士袍子的大黄狗跟自己往山上跑。

  “小狐狸,你不可以睡的!”小姑娘边跑边喊道。

  我当然不会睡,因为我还要和你一起去看星星的!

  小狐狸心里想着,可是眼皮却上下打架,最后只能陷入沉沉的睡眠之中。



  仲夏的夜晚,狐狸山上灯火通明。

  两棵大松树间仿佛有一条无形的界线,这边是虎视眈眈的人类,那厢是严正以待的狐狸家族。

  “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一个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他用半是哀求半是威胁的声音对着领头的一只狐狸说道。

  “你的孩子?那我的侄子呢?”大声质问道。

  一人一兽对峙了许久后,男人无力地跪倒在地嘴里喃喃念叨着自己女儿的乳名。狐狸姑姑看着面前男人的样子叹着气走过去。

  “从前人类和狐狸家族之间是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可是眼下还是找到两个孩子才是最要紧的!”

  男人抬头与狐狸姑姑对视许久后默默地点头,他们扭头分别示意各自的队伍一起朝狐狸山上走去。

  敌对了许多年的人类和狐狸家族难得达成了一致,人类用火把照亮前路,狐狸则利用自己敏锐的直觉来帮人类避开沼泽陷洞,他们默默走着,一直走到了山顶。

  那是一处凹陷的山洼,遍地开满了漂亮的花朵,成千上万的萤火虫翩翩飞舞,仿佛要与天上的璀璨繁星争个高低!

  所有人都为眼前的景色沉醉,浑然忘了此行的目的,忽然他们听到了几声狗吠,男人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家的大黄狗,此刻它正站在一团“光亮”的旁边。

  所有人屏住呼吸凑了过去,当他们靠近时那团“光亮”四下散开,原来是萤火虫。他们齐齐低头看去竟看到一幅温馨的画面:

  灰扑扑的小狐狸依偎在人类的小女孩的身边,他们静静沉睡着,在梦中回忆着刚才见到的美景。

  小狐狸在睡梦中心满意足地逗楞着自己的耳朵,此时他完全忘记了之前那个伤害自己的臭道士,开始盘算起了来年的仲夏。

  来年,来年还要和小姑娘一起来看星星。他开心地想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