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MV故事+齐天大圣】

96
流殇君poi
2017.09.15 17:39* 字数 2577

前言:《齐天》和《齐天大圣》两首歌的拟人拉郎,人物性格参考词曲风格,笔芯!

图片发自简书App



齐天X大圣

《齐天》X《齐天大圣》




大圣鲜红色的披风被风抚起来,长长地飘着,盖住了天梯的底。

齐天正被太阳烧得皱眉,他目送大圣一点一点地往上走,手里的金箍和头上的紧箍都反射出金灿灿的光,每一步都伴随着双重的鼓点,像是敲在心里最幼稚柔软的地方。

天梯长得看不到头,最终,大圣披风的最后一角也消失在了云彩里。



当齐天大圣分开的时候,便注定是宿敌。

两个人性子都急,一见面话都不用说一句,心照不宣地就开始打架。

是独特的打招呼方式没错了。

今天齐天很幸运,赶上了大圣一瞬间的走神,一伸手就卡住他的咽喉甩在了山尖上。

大圣稍微有点吃痛,撞掉了山顶上一块岩石后拍拍屁股站起来,使劲晃了晃蹭上灰尘的头发。

“出拳敢走神你也真是厉害了。”齐天露出的不屑的表情,却还是伸手扶了他一把,扑掉他肩膀上的灰。

大圣这次倒没有嘴硬,他表情阴郁地拍掉齐天的手,问他:“你昨天不是到人间去了么?”

齐天也皱眉看他,这个质问的语气他当然受不了,一扬下巴便脱口而出:“去了又怎样?你下不去人间难道也不准我去?”

“人间会留住你的。”大圣道。他低头看着脚下的云彩,云彩之下便是那璀璨的人间,那是披着天堂外衣的地狱,会把所有人强势地困在其中。




大圣下不去人间。

他被困在了这云彩之上,百万天兵也驱不走他的无聊,只有齐天才能让他找到猴生的乐趣。

“跟我去人间吧。”齐天不止一次的这样说。

“我下不去,也不想下去。”大圣说,“那真的不是个好地方。”

“你不去一趟怎么知道?”齐天很固执。

天上有天上的规矩,地下有地下的的规则,在人间或是天宫动了心,便是走不掉了。

大圣知道齐天还没傻到会在人间对哪个小姑娘动心,但他天性潇洒,对人间这这种复杂的地方实在是提不起兴趣了。

“你不无聊吗?”齐天问他。

怎么不无聊,可无聊了。

大圣被这一句话问得动了心,他眼睛亮了几分,右手拽出那金箍棒来,照着云彩轻轻一嗑,说道:“那我就去看看人间有什么好玩的吧。”

“你不是下不去吗?”齐天有点好笑地看着他。

“下不去?”大圣不屑,“一层云彩也想拦住我?砸了就是了。”




大圣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怕的人,他往后退了几部,向上一跳,猛地挥舞起手上的金箍棒来,狠狠一下砸向那被施了咒的云彩。

一声坚硬的声音传进齐天的耳朵,随后那层云彩像土地一样裂开,沉重地颤抖着,云雾四溢,顷刻间就将两人完全包围。

“齐天!”齐天隐约见听见大圣的声音从下方传来,便不再多想地纵身向下跃去,朦胧的雾遮挡住了他全部的视线,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却始终见不到大圣的影子。

下落了万丈距离,那雾才渐渐散去,露出了些大地的颜色。

最终齐天看清了山水,却已经是到了人间。




大圣从水潭里湿漉漉地爬起来,忍不住骂到:“人间也太没劲了,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我也不知道。”齐天说,“人间似乎管这叫‘水’。”

齐天话音刚落,就看见大圣右脚一蹬,整个人飘在空中向远方看去,一身的好奇气息。

都说人间好。

来了才知道是什么好。

大圣浮在山腰的高度,远远地望见那边五颜六色的色彩,与这边山高水阔的景象截然不同。

“那里就是你说过的城镇吧?”大圣问。

“什么?”齐天听不清他讲话,索性也飞上去停在他身边,“你想去哪里?”

大圣右手指向远方的城镇。

没有谁规定说齐天大圣不能遇见人类,但是在个故事里,似乎怎么听都不像是个好事情。

齐天想要拒绝他。

但是他知道,大圣的想法没错,来人间一趟,怎么能不亲眼看看,传言中的人类。




齐天大圣自然是有化为人形的能力的,只是相互间都懒得受到这些东西的禁锢。

齐天看到大圣盯着街道两边的小玩意儿目不转睛,便停下脚步问:“想要?”

“怎么,你能弄到?”

“抢啊。”齐天淡淡地回一句。

那一瞬间齐天已经闪身站在了小铺前面,随手拿了两个拨浪鼓回头丢给大圣,又在那小贩开口之前伸手扥住了他的衣服。

武力逼迫呀这是,大圣想。

齐天用剩下的那只手打了个响指,顷刻间便从远处传来了电闪雷鸣的声响,乌云远远地压过来,覆盖住了阳光。

“要下暴雨了!”不知谁喊了一句,于是所有的摊贩纷纷收拾东西往回赶,再也没人计较那两个拨浪鼓了。




大圣看着手里的那两个小玩意儿,不禁嫌弃到:“又不是什么神器,至于这么大阵仗。”

“珍惜吧你。”

暴雨很快就来了,大圣一淋雨便忍不住去了人形,用手去接那饱满圆润的大雨珠,猴毛儿软塌塌地贴在皮肤上。

“人间竟还有这种东西。”

“我们得在天兵追到人间前登上天梯,回到天上去。”齐天提醒道,“反正这暴雨也没什么意思,这就回去吧。”

大圣歪着脑袋想了想。

“也成吧。”毕竟是自己砸的云彩。

“老孙一个跟头就能到天梯,你恐怕还得飞上会儿吧?”大圣嘲讽道,“用不用我带你啊?”

齐天没拒绝,他伸手揪住大圣的披风,那原是神器的披风瞬间现了原型,长长的一直耷拉到街道的尽头。

“赶紧的。”




暴风雨后的太阳,更热烈了。

自己是什么时候对大圣动了心呢?可千万别是在人间。可是齐天的祈祷毫无用处,人间的规矩,是不能轻易破的。

天梯像是被施了专属于他一个人的屏障似的,无论如何施展法力,都无法登上一步。

大圣也没动,但齐天知道他一定能上去。

“墨迹什么呢?天兵还在追你!”齐天喝道。

大圣手里还攥着那两个拨浪鼓。现了原形的大圣显得有些凶神恶煞,握着那两个拨浪鼓更是滑稽得很,他却不嫌弃此景的狼狈,转身,衣衫扬起。

“你怎么这么烦人。”大圣边走向天梯边说,“那一天我在天上对你动了心,便再也离不开那天;而你偏要拉我下来,逼我砸开云彩,被百万天兵追捕,结果又在这人间多瞧了我两眼,便被困在这地下。”

齐天说不出话来。

“你快走。”他最终还是这一句。




大圣鲜红色的披风被风抚起来,长长地飘着,盖住了天梯的底。

齐天正被太阳烧得皱眉,他目送大圣一点一点地往上走,手里的金箍和头上的紧箍都反射出金灿灿的光,每一步都伴随着双重的鼓点,像是敲在心里最幼稚柔软的地方。

天梯长得看不到头,最终,大圣披风的最后一角也消失在了云彩里。

大圣的一棍打破了这天,齐天的一指淋湿了这地。可最终,大圣的一颗心只能留在天上,齐天的一颗心只能埋在地下。

我怎么这么烦人。齐天想。

大圣没有回头。

谁不曾独上高楼,谁不曾为梦放手。

齐天没有再等。

原来一无所有就叫做齐天大圣。



——完——




这里坐标山东东营!离北京也不远哇!哭!

如果山东不方便寄送门票的话可以直接寄往北京!我也随时可以去北京!我觉得OK!总之不管怎样我都方便的!

ps.非常想要14号票!当然13号也完全OK!

(图片cr @習骨骨)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