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耻的人——《回到春秋读论语》第117章

做人虚情假意,阴一套阳一套,说到底就是虚伪,不真诚,不厚道,这是最可耻的

孔子说:“花言巧语,一副讨好人的脸色,做出过分恭顺的样子,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也认为可耻。把对一个人的怨恨埋藏在心里,表面上装得像朋友似的,左丘明认为可耻,我也认为可耻。”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匿怨而友其人,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论语》公冶长篇之二十五

阴一套,阳一套,做人虚情假意,这是最可耻的。由此反观,则襟怀坦白,表里如一,待人以诚,才是高尚和光荣的,值得被人所敬重。左丘明的荣辱观,得到了孔子的充分认同,对于左丘明爱憎分明的原则立场,孔子给予了高度赞誉。

左丘明是个云龙在天,见首不见尾的人。有四个方面的疑问,一直令人迷惑不解。

首先是生卒年份不详。有说早于孔子,也有说与孔子同时代,甚至还有说是孔子的晚辈和后学。

其次是姓氏和名字问题十分复杂。一说复姓左丘,名明;一说左氏,字丘,名明;一说他有遥远的贵族家世,原为姜姓,是姜子牙的一个庶出儿子的后代,因住在营丘,以地名为丘氏。后来齐国内乱,家族逃到楚国,世代担任楚国的左史官,改姓为左。到他父亲时,楚国又内乱,于是再逃到鲁国,做了鲁国太史,生下左丘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