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妈开大,夜王开挂:《权力的游戏》第七季第六集剧情解析

到处都是尸鬼,他一边写,一边听到北方传来喊叫。.......“放,放,放!”一个声音在黑夜中嘶喊,另一个则惊叫道,“妈的!好大!,”第三个声音说,“巨人!”第四个声音坚持,“熊,一头熊!”马儿嘶鸣,猎狗吠叫,如此多的声音,山姆再也分辨不清。他落笔更快,一封接着一封。敌人包括大批死野人、一个巨人甚至一头熊,它们漫山遍野地扑上来。

--------《冰与火之歌卷三:冰雨的风暴》


都说树大招风,《权力的游戏》无疑是本年度美剧界最招风的一棵大树,没开播之前剧透文本就已经满天飞,然后就各种偷跑和盗播,不过好在大家都已经习惯了,甚至于都纷纷在猜测,第七集的剧集会在周几泄露出,真想跟HBO说一句“海燕呐,你可长点心吧。”

捉鬼特工队

在上一集结尾霸气的走出长城的捉鬼特工队让人感觉特别悲壮,然而这集开始后,给人的感觉仿佛出征的不是维斯特洛大陆上最man的男人们,而是德云社的户外旅游团,七个人一路上互相调侃,让气氛一下子变的轻松起来,以至于让人都快忘了这七个家伙互相之间的关系,都可以写一本书了。因为有了这些复杂的关系,所以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充满了趣味与意味。

首先是托蒙德和琼恩。这对共同经历过生死考验的难兄难弟如今就像亲兄弟一样,所以他们之间说话也毫无遮掩。在聊到与龙女王会面的时候,托蒙德提到了被烧死的野人之王曼斯雷德,“塞外之王从未给人下跪,他的子民有多少是因为他的骄傲而死”。这句话看似在感叹琼恩模仿曼斯雷德所谓的坚强有些愚蠢,实则还是在表现琼恩身上的“养父情结”。作为与曼斯雷德对抗多次又建立起深厚友谊最后又亲眼看他死去的人,曼斯雷德那自由民高傲与不屈的精神已经渗透进了琼恩的骨髓,这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缺点,作为一个君主,是为了自己的尊严浪费子民们的生命,还是放下所谓的尊严去寻求与更强大力量的合作,这是“北境之王”需要思考的问题。

而在之后与大熊爵士的对话中,“养父情结”再一次出现。琼恩要把从熊老那里继承的瓦雷利亚钢剑“长爪”交还给乔拉.莫尔蒙,作为莫尔蒙家族传承之物,这柄剑的意义已经不单单是一件武器,而是象征了整个莫尔蒙家族,而乔拉却将长爪还给了琼恩,这可以说是一种认可,认可琼恩也算“莫尔蒙”家的一员,认可琼恩成为熊老的“养子”,更重要的是认可琼恩的能力和地位。因为乔拉是龙女王的贴身护卫和亲近之人,他对自己的认可,实际上也就等于告诉琼恩,虽然丹妮莉丝没有明确回应,但彼方的整个势力,现在都是倾向于帮助他的。

而琼恩的第三场对话,发生在他和闪电大王之间。作为死而复生者,他们两个可以说是整个小队中最相似的两个人,因此他们之间的对话层次也要高很多,琼恩在闪电大王面前不再谈论个人情感,而是使命与责任。“你我不会在重生中得到欢愉,但我们可以让生命延续。”,的确,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在琼恩死而复生之后,他几乎再也没有笑过,而且变得很忧愁,继而变成了作死,因为重生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虚无。私生子大战前命令梅丽珊卓如果他死了不要再复活自己,私生子之战中一个人不管不顾的嗷嗷冲向前,皆是因为对于死过的人来说,所谓的权利与欲望都是很虚无的东西。而闪电大王则不同,他在死而复生之后做的事情是感化猎狗,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猎狗将成为一个好战士。现在琼恩也和他一样找到了活着的方向,那就是抵抗异鬼,保护生者,这比任何事情意义都要重大。

相比于琼恩与他人三次有意义的对话,猎狗与托蒙德的对话就成了搞笑担当。第一次跟塞外野人相处的猎狗简直满脸写着“崩溃”俩字,托蒙德蹬着他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像个第一次见到城里人的乡巴佬一样,不断地追问着猎狗问这问那,可偏偏这个连“dick”都不知道啥意思的文盲却能说出“你有一双悲伤的眼睛”这种鸡汤金句来,真是给猎狗这个城里人带来不少冲击,然而对他冲击最大的却是托蒙德对布蕾妮那深深的爱,要知道这个比猎狗都高的女人当初差点要了他的命,现在却有个瞪着大眼睛的疯子说自己爱她爱到不行,难道天冷的地方人们的脑子也跟南方不一样?我觉得猎狗可能在想当初还不如让哥哥把自己摁死在火盆里吧。

在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内部交谈后,捉鬼特工队终于干了件正事,那就是活捉了一个尸鬼,并且告诉我们,杀掉一个异鬼,就可以连带毁灭这个异鬼转变的所有死尸,这应该是为以后战胜异鬼大军做铺垫吧,毕竟衣柜手下的死尸太多,就算排着队让丹妮莉丝用龙喷,也得喷上好长一阵。

在这里要吐槽一下詹德利,作为一个大锤无双的铁血真汉子,詹德利在这里的作用竟然是充当了一只活体渡鸦。想想也是,捉鬼的路上全是山地,所以小队不能骑马,维斯特洛传信专用动物渡鸦又没有解锁过长城外面的地图,而整个团队里他年龄有最小,所以带着他就算是带了个两条腿的渡鸦了。可怜詹德利了,明明是一个轮锤的汉子,却不远千里到了塞外,跑了一场冰原马拉松,还差点把小命都搭上。

至于战斗场面,实在没什么好说的,烧钱烧到位场面就是爽,但总给人感觉没有当年《艰难屯》那场大战来的刺激,也许是我们见得太多了口味也变得刁钻了吧,唯一有点BUG的是最后琼恩作死般的硬撑着不撤,给了夜王射龙的机会,编剧强行平衡两边势力的实力差距,真是有点让人接受不来。而班扬史塔克的强行出现也显得突兀的不得了,只能说是为了让琼恩的三个“精神养父”在剧里强行凑齐吧。

珊莎与艾丽娅

小指头的离间之计看来似乎起了作用,本就不太亲近的姐妹关系因为当年的那封劝降信迅速恶化。但这封信只是诱因,最终的问题还是出在姐妹二人从小就有的裂痕中。

虽然珊莎与艾丽娅是亲姐妹,但从小她们的成长经历就不一样,珊莎是妈妈眼中的乖孩子,是临冬城上下眼中的淑女;而艾丽娅则是爸爸心中的宝贝,是临冬城上下眼中的野孩子。两个性格不同的孩子互相鄙视,而到了现在,多年未见的她们嫌隙更深,那封劝降信,只不过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对于这对从小就不和有多年未见的姐妹来说,此时是一个双盲选择。珊莎面对的是日渐不满的北境领主们,目前她已经是竭尽所能在让这些人还呆在临冬城,而一旦此时艾丽娅将信件公开,无疑是一枚深水炸弹,不但珊莎的威信将大大降低,甚至连琼恩的威信也会受到动摇,面对这个不知道去哪儿飘荡了多年,性格捉摸不透,做事飘忽不定的妹妹,珊莎实在是不放心她。

而对于艾莉亚来说,她在历尽千辛万苦回到家后,面对的是一个物是人非的临冬城,她曾经最信任的父亲和哥哥都死于非命,琼恩虽然没死但也远在天边,弟弟也变成了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自己的亲人中就只剩下了珊莎。这个曾经只会绣花的乖乖女如今变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女爵”,并且还跟仇家小指头暧昧不清,而这封信的出现,更加加深了她对姐姐的疑虑。如果不公开这封信,只怕是珊莎做出对琼恩不利的事情时已是为时已晚。

而善于制造混乱的小指头此时更是火上浇油,看似“好心”的提出让布蕾妮协调姐妹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提醒珊莎,如果对艾丽娅动手,布蕾妮将会是最大的阻碍。于是我们看到了布蕾妮被珊莎赶去了君临,甚至连波德瑞克都没让她留下,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因为结果很可能是骨肉相残。

而艾丽娅也没有坐以待毙,她主动向姐姐暴露了自己“无面人”的身份,并且将那把代表着家族伤痛的瓦雷利亚匕首交给了珊莎,那意思传达的很明确:现在刀在你手里,你可以选择对我动手,但我并不是你能杀得了的,我会成为任何一个人出现在你身边杀了你,甚至是变成你。

如此看来,姐妹二人已经站在了悬崖边缘,想要和平解决恐怕是难上加难了,这正是站在阴影中的小指头所希望看到的场面,但他可能忘记了,在他背后的阴影中,还有一个能看到一切的人,那就是布兰。

丹妮莉丝

现在似乎只要出现提里昂和瓦里斯的场景,《权力的游戏》就变成了《人民的名义》,我们忧国忧民的提里昂又给丹妮莉丝上起了“仁政爱民”的政治教育课,而丹妮莉丝就像一个淘气的学生一样,不断地跟老师顶嘴。从他们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到,不但维斯特洛的领主们将丹妮莉丝视为外来者,甚至连丹妮莉丝自己也将自己视为了外来者,似乎她都快忘记了自己也是在维斯特洛出生的一员。如果你自己都把自己当做外来者,你又如何统治这片大陆上的人民呢?

提里昂在这里提出了一个很尖锐的问题,那就是如何统治和如何延续自己的统治。“从敌人的角度去看问题”和“继承人问题”其实都是提里昂对上一场大战的精确总结。大陆人将丹妮莉丝视为野蛮之人,而她火烧塔利父子更加深了人们的误解和恐惧,权力的游戏并不是靠蛮力就能赢得的,它只会让你稍占优势,却不会让你最终胜出,你只有研究敌人,从敌人的角度看问题,才会知道他们究竟想要什么,从一个人的欲望之处下手,就没有征服不了的敌人。

虽然丹妮莉丝拥有巨龙,但丹妮莉丝本人却是血肉之躯,像上次那样不计后果的冲锋很难保证不会有一支利箭射穿她柔弱的躯体,而她一旦死去,没有人及时举起这面大旗,那丹妮莉丝所梦想的美丽新世界也将化为泡影。就如同共产主义一样,如果马克思突然去世,没有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些人来继承,那么共产主义也就只是理论上的一个美丽图画而已。

但可惜的是,丹妮莉丝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她又一次骑着龙冲进了敌群之中,也因此损失了三头龙之一的韦赛里昂,可以说,在这一点上丹妮莉丝和琼恩很相像,他们都是“王”,做的却都是“将”的事情,身先士卒固然英勇和鼓舞士气,但也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将自己背负的事业置于危险的境地。这种不计后果的行为显示出他们在掌握权力方面还是显得幼稚,也因此使得两人惺惺相惜。他们都是权利游戏中的新手,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至于两人之间的感情发展我想就不用多说了,大家现在唯一的盼头就是他俩什么时候共浴爱河了,我估计肯定就在下一集了。而在下一集中,第一届维斯特洛人民代表大会将在君临召开,各路权力的游戏的玩家都将集聚一堂,那场面,绝对值得我们期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