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一班3金朔御林军正文20

庇护所。雷克斯终于放下平板开始吃一碗已经凉了的馄饨。

“这里的房间,都可以移动,是不是?”暗夜明忍不住轻声提问。

雷克斯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你看出来了?”

“你不在的时候,起居室突然消失了。”她淡淡地描述,跳过了当时的惊恐。

“这里所有的房间走廊都可以移动。整个封闭空间都是三维金属网格,所有房间可以停在任何地方相互连接。”所以,庇护所没有地图。所有的走廊,通道房间都会频繁移动。想要把保护的人,只要进入之后把通道走廊移走,房间就成为与世隔绝的孤岛。

大东真是太闲了……

“但是,如果发生火灾呢?”女生微微好奇。这样封闭的空间,如果发生火灾,就会很快蔓延开,如果当时没有附近没有通道,岂不是会很危险?

雷克斯并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庇护所也从来就没有发生过火灾。男生略思索了一下,露出一丝典型的狡黠微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zippo打火机——在任何情况下打开盖子就能能够一直燃烧的火苗,在各种绝境里给他无数次希望。华丽精巧的打火机燃着火苗以一道优雅的弧线滑过天花板上的火警警报器,然后在下落的时候被阻力盒上盖子,轻巧的落回主人的掌心,下一秒,火警警报警铃大做!!

“喂,我只是随便问问……”女生不可思议的惊呼已经被淹没在警铃声中,然后整个房间,突然被向左移动了一段距离,然后,猛地开始下降!!

暗夜明在惊声尖叫中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却没有注意到沙发对面的那个男生,正含笑看着她的表情。

巨响中和撞击中似乎房间已经触底,然后又开始快速的水平移动了一段不短的距离,终于停了下来。起居室的四扇门同时打开,房间的广播里传出提醒:“请立刻离开房间,倒计时20秒,19,18……”

“走啊。”雷克斯站起来,看着那个好像在新奇而紧张地好似在游乐园坐跳楼机的女孩子。

女生就带着那个生动的笑容,看了一眼身边的男生,一溜烟地冲了出去!雷克斯不紧不慢地跟上,直到走到了一条写着“安全线”以外的地方,才回头看着被降下来的房间。

“会在房间里喷水吗?”女生的声音犹带着兴奋和好奇。

雷克斯摇头。庇护所里是有武器的,如果喷水会扩大损失。

倒计时完毕,“砰”的一声轻响,整个房间立刻从四个门散出了浓浓的白雾。

“是液氮。”雷克斯的眼神中带着十足的欣赏。不算大的房间,只要一罐液氮就能使房间的温度瞬间降到零度甚至更低,温度达不到着火点,加上整个房间被氮气填充而使的氧气浓度变的极低,火就会立刻熄灭,同时最大限度的减少灭火过程中的损失。

“走吧。”那房间回温会需要很久,他们肯定是不能从这里回到庇护所了。

女生最后看了一眼,跟着他往前走。

雷克斯跟着路上隐蔽的标记,再一次感叹庇护所的设计。这里不到一公里之外,就是直通码头的地铁线。如果有意外情况,房间可以在十五秒内到达地下,普通人可以在五分钟内跑到地铁站。每天人山人海的地铁,即使被人追击也不容易被发现,三十分钟就可以到达码头,沿途有17个停靠站可以随时逃离,庇护所在港口一定也有船,根据离岸12海里的国际公约,最快速度50节的快艇15分钟就可以到达公海……

岔路,人流,速度,如果有人从这条路线逃走,他也没有把握能追得到。

轻微的惊呼声,他立刻扶住了身后险险要摔跤的女生。这里没有一寸地方是平的,她却还穿着非常高的高跟鞋——他把手里小巧而明亮的电筒递给他,自己仍在前面走,却把步子放慢了很多。

女生握着手里的那束光,看着前面的那个身影。

她是暗夜明,她的高跟鞋踩的地方,是大理石瓷砖,华丽的舞台,和柔软的红毯。她从来没有在这样黑暗,崎岖而隐秘的道路中行走,可是她的手里,有唯一的光。

“你这样故意弄响火警警报,你的朋友不会生气吗?”

“他先把起居室挪走吓你的不是么。”雷克斯语调淡淡。

所以,任何人欺负我,你都会替我讨回来?你,是我的谁呢……

“各位同学,上课咯!”终极一班,蔡云寒轻盈的迈步进来,在黑板上写下了“爱情”两个字:“我们今天呢就是要上有关爱情的诗词。

一时间,教室里在惊讶之后,都安静了下来。

蔡云寒看着下面的那群少男少女各自偷偷侧脸,心里暗笑了笑:“把课本打开第八十页。今天有哪位同学愿意站起来念一下课文?”

短暂的沉静之后居然是一反常态的踊跃。蔡云寒正在犹豫,大东却已经站了起来:“老师,就由我来念吧。各位同学,为了不影响大家的和气,我来替大家念这首诗。”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曲牌名:折桂令 春情,作者元代徐再思)

他在看着我。

雷婷微微有些脸红。

不过身为King,怎么能有小女儿作态?雷婷看着他念完坐下,就起身:“老师,我来念下一篇。”

蔡云寒愣了一下,看到女生微笑而自然的神色,也就点头。

“致橡树 舒婷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雷婷念完就坐了下来,蔡云寒看着听到一室沉静的同学和看着雷婷的汪大东,笑。汪大东,你真是一个幸运的人。

“这是哪儿?”放学,雷婷跟着大东来到一个空旷的运动馆。

大东微抬了下巴,空间巨大的室内赫然是一面非常高而陡的攀岩墙!而上面有两个人正在攀爬——王亚瑟和雷克斯。

“你带我来攀岩?”雷婷有些惊喜。

“当然不是。”大东伸手接过一个下属递过来的一页纸:“这给你。”

御林军新人训练课程表。

“是今天开始吗?!”雷婷认真地看了上面种类繁多的训练项目。

大东看着雷婷笑着点头:“新人训练的事一直是小雨在负责的,本来他是要亲自带你过来的。”语调带了些惋惜:“不过你们的训练师都是小雨的人,他们可能会因此对你非常严格,我跟雷克斯都没法帮你,你要自己加油。”

雷婷用力地点头,又想到:“那,终极一班其他人……”

大东笑着点头:“知道你肯定想跟他们一起受训,所以终极一班其他异能行者都已经按照规矩接受了异能行者的普及教育,但是会不会来,就要看他们自己了……再过一个小时大部队就要来了,你要先去试试看吗?”大东看了一眼时间,建议。

“当然!”女生的语气愉快而坚决!

亚瑟碰顶之后快速滑下来,解开安全带走过来:“庇护所昨天着火了?没事吗?”

大东无奈摇头:“没有,是雷克斯拿打火机故意弄响了火警警报……不过我还是把整个庇护所所有房间的火警警报系统全部检查了一遍,累死了……”

亚瑟有点诧异的看了一眼攀岩墙上的雷克斯,随即笑了出来:“烽火戏诸侯啊……要动他的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大东默默地闭嘴。

攀岩墙上,雷婷动作干净利落地往上攀爬。

“脚用力,不要用手臂,容易拉伤。”雷克斯的声音淡淡的从上面传来。雷婷抬头一看,刚好碰顶的男人行云流水般的滑了下来,卸下安全设备:“新人训练里高手很多,自己把握好分寸。”

“嗯。”雷婷应了下来,又轻声:“谢谢你。”

小雨的病房。

夕阳的金色光芒斜斜地照进房间,照在窗边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子身上,让她的头发映着淡淡的光,低头画看着画稿的侧脸镀上一层温柔。钟情的膝盖上铺着柔软的小毯子盖住双腿,手腕微动在画本上涂涂抹抹地描绘着初稿,停下来,露出满意的笑容。

对面的沙发,亦陌吃着她带来的粥,看着对面那个女孩子,正要开口,突然偏头看了一眼——寒冰醒了。

小雨眼睛都没有睁开地传音入密:/“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一夜了,再过三十分钟新人训练第一次集合就开始,已经全部准备完毕。雷婷小姐是由炎阳亲自带去的,青阳和夺命也一起过去了。”/作为跟着小雨很久的下属,不必多说他就能知道小雨所关心的事情。

/“嗯。”/小雨淡淡地应了,才注意到房间里有个麻瓜的呼吸,几乎是立刻睁开眼,就看到那个身上仿佛带着金光的女孩子,坐在轮椅上,向着亦陌微笑:“好吃吗?”

亦陌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端着那个粥碗,几乎要跳起来,飞快地传音入密:/“寒冰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小雨没有回答。

沉默就是解释的机会:/“钟小姐突然进来,我只好说我们是同事。她带了粥过来给你,看到你没醒就给让我先吃……”/他和寒冰的影子都在这里,按常理有脚步声过来是不可能没注意到的,可是这位小姐是坐轮椅来的……于是影子们就毫无同事爱的立刻躲了起来,留下他一个人站在病房里面应对意外的客人。

“你还好吗?”钟情歪着头问道。怎么突然就开始发呆?

/“带她回病房去,让她不要再过来了。”/小雨闭上了眼睛。

亦陌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假装开始看手机:/“寒冰,钟小姐很关心你的。”/

小雨又一次没有回答。

亦陌悻悻地放下手机:“钟小姐,我有事要先回去了,我送你回病房。”

沉浸在艺术世界里的女生完全没有解读到“逐客令”这件事,笑靥如花:“没关系,你先回去吧,我再等一等。”

亦陌顿时无措。

他等了片刻,寒冰没有进一步的命令,顿时有些陷入两难。

下一秒钟,他才知道了寒冰沉默赶人的原因:他的整个身体开始变得紧绷,脸上沁出汗水,拳头攥的死紧——寒冰的魔化反应又出现了!!他刚刚做完手术,想活命的话,就绝对不能这个时候进离心机。无论魔化反应多痛苦,都必须硬挺过去,盟主的异能医生已经过来交待过。

“丁先生?!”就在亦陌犹豫的一瞬间,女生已经注意到了小雨的反应,放下画本把自己挪到了病床边:“你还好吗?”说着,就用手去碰小雨的手,立刻被小雨本能的反手握住!

亦陌几乎要惊呼出声!

那是寒冰的右手!!他上次魔化反应出现的时候,痛地捏碎了离心机里不绣钢的固定管!!

可是出乎意料,女生却只是抬头对他焦急的喊:“他好像很不舒服,手心里全部都是汗,你要不要先叫医生来?”

手心里全部都是汗?寒冰你有没有考虑过离心机里那根被你捏成碎片的管子的感受?!

其实叫医生来,也做不了什么。不过为了应付钟情的疑惑,所以装模作样地进来帮他打了一针。

“他这么疼,没有关系吗?”钟情有点担心的问。

“呃……这是术后正常反应之一……”医生开始掉书袋,成功地把女生忽悠地两眼成蚊香状,走了。

/“带她走。”/亦陌终于听到一句吩咐,却是他没办法照办的吩咐。

现在寒冰全身上下唯一没在用力紧绷的就是握着女生的右手,一旦用力,那么正在输液的针头就会开始回血,缺乏抗生素,伤口感染的机率就会很高……

/“带她走。”/再一次的命令,仿佛极度艰难地忍耐着,停顿了半晌,床上那个已经在喘息的人才再次开口:/“去魔化的后遗症……”/

醍醐灌顶!

金属钛褪魔化的后遗症,就是导致男性荷尔蒙增高,也就是……

无限扩大的欲望。

攀岩墙顶上的一排单面玻璃,三个人都在玻璃之后看着下面慢慢聚集的人群。

中万均进来就在角落站定,默默在人群里寻找。

雷克斯看了一眼大东,话却是对身后房间里的雷婷说的:“你朋友来了。”

雷婷起来看了一眼,就微笑着告别:“那我先下去了,拜拜。”

很快她就出现在那个男生面前,那个年轻的男孩子,才露出第一丝微笑。

“大东,中万钧,就是KO1。”雷克斯轻描淡写的抛出事实。

大东立刻回头看他。

“他很可能是因为雷婷是KO3才成为KO4。”雷克斯看着下面的两小无猜:“我没跟雷婷说过,但她早晚会知道的。”他的手下那次为了把雷婷带出来而把他弄晕的时候就知道,他是顶尖高手,所以他找人试过他一次。

大东看着那个年轻的男孩子,掩不去的震惊。

他珍惜雷婷的骄傲,可是中万钧他,也是同样的心情——他甚至愿意隐藏自己的实力,让她成为KO榜上公开的最高高手。

他的心意,并不输给自己,只是幸运的是,雷婷选择了自己。

亚瑟看到大东的纠结,对这对朋友有些无力。

大东不太善于思考,所以雷克斯养成了这种事事都要提点他的习惯——可是感情,并不需要那么多思考,也不一定要知道所有真相。所以,大东凭着他的感觉找到了女朋友,而什么都想的太明白的雷克斯还是单身……

“雷婷。”中万钧看着女生出现,淡笑:“我就知道你会来。”

雷婷稍稍歪头,理所当然:“我猜到啦。”

“King。”帅气的男生轻声地招呼,镜子的反光比声音更快。

“灵龙。”雷婷微笑,发现他身后还跟着终极一班的各位,那个谁,裘球,辜战,厉嫣嫣,止戈……

“你们上次的伤好了吗?”雷婷看着北香蕉三人组,问道。

三个人各自点头,中万钧却拉过雷婷,眼神严肃而认真:“你跟他们动过手?你没事吧?”

雷婷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

“全部集合!!”相当有力的声音传来,所有人立刻噤声跑过去站好。

“御林军第26期新人训练第79组,今天是第一次集合。”一个年轻的男人站在所有人面前宣布:“我是你们的训练师沈蔚阳。你们每一课训练的所有表现都会被记录下来,新人训练完结后,四分部就会来挑人,如果你们有人被捡剩下了,丢的就是我的脸。”训练师表情淡淡,看着这群年轻人:“所以,没有决心的,不想吃苦的,现在就可以出去了。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一分钟之后,留在这里的人,就做好生不如死的准备。”

话到末尾,却带着分明的笑意。

“被选中的标准是什么?”辜战直接开口问道。

“最低标准,就是你要能撑到训练结束。”沈蔚阳意味深长地微笑:“新人训练不会淘汰任何人,但是按照往期惯例,你们中90%的人,会在中途哭着逃跑。”

人群中满是不相信的神色,沈蔚阳并不意外:“你们还有40秒。”

人群里一片安静。没有人离开。

“时间到。”沈蔚阳看了一眼手表:“你们的第一课非常简单,攀岩。”他看了一眼身后的攀岩墙:“三分钟内触顶的就算通过,可以回家了。”

一片哗然。

且不说大部分人都完全没有经验,那面墙非常高而且陡,三分钟根本不够。

“三分钟,你自己做的到?”辜战看着那个训练师没什么好口气。

沈蔚阳看着连续两次提问的那个年轻人,凉凉地开口:“KO3在这里没什么了不起的,你最好收敛一点。”然后回答他的问题:“我自己训练的成绩,是两分五十九秒。”

光滑的木地板,一众人盘腿坐着看完了基本技巧和安全知识。

“只要熟悉了,三分钟不会很难,训练期间这里会24小时只对你们开放。”沈蔚阳算是安慰一批菜鸟:“编号前十位的人可以先上去了。”

第一批人起身开始穿戴安全设备。

“那个,最快纪录,是多久?”好奇的声音。

沈蔚阳笑了笑:“你真的想知道?”

闪光的眼神配上用力的点头,他也并不吝啬地报出一个惊人的答案:“十九秒。”

“靠!非人类啊!!”熟悉的声音响起来,雷婷一偏头,才在身后的人群里看到了人——很久没见的季然。

他却没有看到雷婷的目光,而是打量着那面墙:“那个高度,顶尖高手也需要至少九十秒。”

行家啊。沈蔚阳笑:“你会攀岩?”

季然顿了一下,含糊道:“以前经常玩。”他在一艘邮轮上住过很长时间,船上没有什么可以运动的东西,他就只好每天都跟甲板上那面短短的攀岩墙过不去……

“十九秒的那个人,是谁?四统领之一?”男生不放弃地问道。

沈蔚阳摇头:“不是御林军的人,也不算正式成绩。正式纪录的最好成绩,是炎阳本人,八十九秒。”他自然没有透露:十九秒的那位,是青阳的夫人。她一次碰巧带着大小姐来找寒冰,就试着玩了一次,那个美丽气质的淑女,如不是他亲眼所见,他也觉不会相信她以近乎非人类的灵活闪电般触顶后快速的原路返回。

汪大东,八十九秒就能够爬上去?雷婷看着那面墙,再抬头看着那排窗户。难怪他刚才从头到尾也没有要上去,哥和王亚瑟却还在练习……

要多久,我才能做到跟你一样?

众人的视线已经放在攀岩墙上慢慢在上升的十个人。四个人成功触顶,其他的人都在中途掉了下来——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运动。

季然是第二批上去的。

高手的姿态都不一样,他动作轻捷毫不迟疑,稳扎稳打地上升,顺利触顶,却看了一眼表,等了几秒,才摇响了铃铛。

沈蔚阳停下手里的秒表,笑。两分五十九秒,还真是给他面子。

他做了一个通过的手势,今天的第一个合格产生,而这个时候,同时上去的人里有三个已经掉了下来,六个还在半当中。

第三批人。雷婷起身过去准备绑安全设备,却被季然拉到了另一个位置。

雷婷配合着工作人员,看到面前的男生整理着变幻的表情,最后用力的做出一个满不在乎的神色:“上次我被打伤的事,谢啦。”他看了一眼自己刚才站的位置:“刚才我上去的路线,应该记得吧?”

他是在帮她。他找到了最好路线,如果她能够复制出来,效率自然会高很多。

如果是因为他被打伤那次,雷婷帮他摆平了柠檬高中的事情,她也不会受之有愧,当下点了点头,回忆着他一路上走的每一个位置。

计时开始,雷婷开始运动。脚下悬空,面前除了陡峭的岩壁一无所有。

攀岩,就是意在控制自己的身体。

当你离开地表,身体的平衡和位置,就要靠每一寸肌肉来稳定和攀升。

脚下突然一滑,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用尽全力扣住了手上的着力点,瞬间飚破了万点战力指数在手上映出一道耀眼的光!!

她几乎能听到身后人群的惊呼!!

她已经重新站稳了身体,然后继续往上。

越来越高,越来越陡峭,她却越来越从心里在微笑。

汪大东,这就是你经历过的?高度悬空的危险和恐惧,时间分秒流逝的紧迫,整个世界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孤立决绝。这大概只是最初最初的开始,可是,现在,我也在经历这些。

触顶,摇铃,她攀在那高高的顶端带着满满的笑意回头往下看,即使训练师可惜的说出“三分零五秒”,也没有让她的笑容退去一丝一毫,然后,松手,降落。

在她落地的那一秒,大东的传音入密带着紧急:/“小雨出事了,马上出来!!”/

医院病房。

大东他们赶到的时候,病房里亦陌和六个影子跪了一地。小雨躺在病床上,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冷峻。

所有人都是一惊。

小雨,极少极少罚身边的人。

他听到有人进来,眼睛都没有睁开:“亦陌,没我的命令擅传消息,你倒是越来越胆大了。”

地上的亦陌倔强地不解释。寒冰的情况那么糟糕,又没有任何亲人,有朋友在身边陪着,总比只有他们这些下属好。

“小雨,你怎么了?干吗发这么大火?”大东故意笑着进来:“亦陌的消息来的十万火急,我们还以为你要挺不过去了……”

小雨用力地闭了闭眼睛。

他是靠什么撑过去的……手上留着那个女生的手的温度和柔软,唇间嘴里分明是她的唇舌的甜美滋味,手臂上留着她腰身的柔韧光滑的触感……还有许多许多的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幻想的画面,可是记忆力最后定格的那画面,分明,是她在哭着。

丁小雨,你是靠强迫一个女孩子才撑下去的……

“违抗我的命令……”小雨低声地开口。

“寒冰,我们只是看不下去,你再这么硬扛下去,真的会死的!”亦陌一个大男人都快要哭了,寒冰带着他们出生入死,最不把自己当一条命看。他说握着那个女生的手是寒冰唯一可以输液的地方,所以寒冰他,一边咬牙重复着“带她走”,一边伸手就准备折断自己的腕骨!

寒冰他不能再受伤了!!

所以,他带着影子,第一次罔顾了他的命令,退了出去。

可是他发誓,那个女生,分明是有些喜欢寒冰的。虽然她离开的时候,分明在哭……

他当然知道他对不起那个女生,可是……他是为了寒冰好……

“闭嘴。”小雨的声音更低:“全部滚出去。”

“好吧,小雨你冷静一下。”亚瑟说了一句,就带着所有人退了出去。

小雨躺在病床上,看着点滴滴落。魔化的痛苦已经过去了,但是他现在却比任何时候都痛苦和煎熬。

他在跟下属发脾气,可是他真正气的却是他自己。丁小雨,就算他们没有把人拉开,你为什么控制不了你自己?

他虽然剧痛,但他不昏愦。那迷乱中的欲望,分明有百分之一的真心。

脑海中的画面飞速的旋转,服装展的那天早晨,她蜷缩成一小团睡在他的沙发上。他本欲把她叫起来,却在看到那个安心沉睡的侧脸的时候,没有开口。

她那么信任他。

但是他,已经捏碎了那份信任。

“他怎么了?”病房外,雷婷有些不安的开口。

雷克斯脸上滑过一丝了然,但是没有告诉妹妹:“御林军的事,不是你的错。去楼下买点吃的上来,去。”

雷婷点点头,走了。

“小雨他脖子上,有一个指甲的掐痕。”亚瑟看着雷婷走远,才开口。

雷克斯微叹气:“早就应该暴发的后遗症,能忍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是谁?”大东直接问亦陌。

亦陌已经不知道该不该说。

“讲啊,总要有人去收拾残局吧?你让小雨内疚到死啊?”大东急了。

“是寒冰的隔壁邻居钟小姐。”亦陌顿了顿:“她也在这里住院。”

“那天在电梯里遇到的那个女生。”亚瑟想起来:“去解释道歉吧。”

病房里扑了个空。监控录像显示,钟情出了小雨的病房就直接离开了医院。

哭着出去的。

三个男人都沉默了。

雷婷匆匆地离开攀岩馆,留下了一室面面相觑的震惊和沉默。

十八岁就可以做到战力破万,每一年的全世界的新人训练里不会出现超过十个。

最震惊的,就要属辜战了。他一直在寻找KO2,但是跟他并列KO3的雷婷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成为了KO2!

中万钧已经站了起来:“老师,我也要先走。”

沈蔚阳点了点头。

灵龙插话提醒:“中万钧,King的命令是要我们留在这里继续训练。”

中万钧还是冲出去,却看到汪大东骑着一辆机车站在外面,从箱子里翻出一个给雷婷的头盔。是他来接她,所以她才走的那么急。

中万钧看着机车呼啸着走远,没有看到攀岩馆的玻璃门内,裘球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你看起来,好伤心。

可是你不会承认的,是不是?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可是,你却一直看着King。

我对你说过:“希望你可以幸福。”可是,King已经决定了她的心意,你却不肯收回你的视线。这样的你,怎么会幸福?

“裘球”。灵龙不知何时站到了她身后。

“灵龙。”女孩子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哭腔。

“该你了,快进去吧。”灵龙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想了想,还是没有说什么。

女孩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点了点头,跑了进去。

“出来吧。”灵龙一边往里走一边开口:“裘球是勇敢的女孩子,不会一直难过的。”

辜战从一个角落里闪出来:“谢了。”

病房里,三个人回来,大东看着小雨的脸色,直接开口:“她已经离开医院了。”

小雨终于抬了头,轻声:“去找她。她身上什么都没带。”

亚瑟看了他一眼,点头,开始打电话给土龙帮的人。

大东走到窗边,拿起了茶几上的一本画稿。

干净的素描纸上画着一件款式很特别的风衣外套,每一个细节都被画的很小心,衣服上寥寥几笔描了一个头,九分像是小雨的样子。下面,还签着一个英文的花体签名“Alice. Z.”。

那是钟情落在这里的。

她为小雨设计的衣服稿。

一室的静默。

亚瑟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听了几句,转向小雨:“找到人了,坐在运动场门口的人行道上,我的人也没法硬把人带回来。”亚瑟隐下了那句“缩成一团,很戒备的样子,哭得一塌糊涂”。

小雨没有说话。

“送她回家不行吗?”亚瑟没办法。

“老大,我在她面前掉了一百块钱了,她一个小姑娘哭得那么惨还转着轮椅追了我一百多米把钱还了,我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

其实小雨听得到。包括亚瑟隐瞒的那一句。

“小雨你现在绝对不能去找她。”大东抢先开口:“否则我会把你敲晕直到你好起来。”

小雨静了片刻,找出了一个电话。

亚瑟打完电话的半个小时,一个极为高挑的女生旋风般的冲进病房,抬手给了小雨清脆响亮的一耳光!!

“丁小雨,过去我敬你是御林军的统领,敬你救了我爸爸一命,还觉得你是个好人想撮合你和晴晴!结果你这个人渣败类!!居然强迫她一个女孩子!!她脚上还打着石膏呢!!就算她把你的车撞成了废铁,她已经愧疚地不得了道歉又赔钱了,你还想怎么样?!”女孩子越说越激动的拿着手里的包包拼命地砸他,说得自己都哭了起来:“要是晴晴怎么样了……你就去死好了!!”

一屋子的男人都站了起来,可是小雨动都没有动一下地挨着,他们也不好动作。直到女生终于安静下来,亚瑟才开口:“你是异能行者?”

Elaine看了一眼亚瑟:“是,可是不管你是谁,他的朋友,我都不想见礼。”

“撒旦之雾,你知道么?”王亚瑟并不计较。

“金时空第一魔化家族千家的魔化结界……”女生口气不佳却不假思索地回答:“如果你想要考我异能行者知识……”女生说着就突然看向小雨:“你中了撒旦之雾?”

没有回答,就是默认了。

“所以那个褪魔化的荷尔蒙反应是真的?”Elaine不敢置信地看着小雨:“可是我爸爸说,根本就没有人能抗过魔化反应的……”

“她有可能会怀孕吗?”雷克斯沉吟了片刻,技巧地提醒加询问。

如果她怀孕了……后续的一连串问题汹涌而来……

突然屋子里所有人都听到轻轻的一声敲门,然后门就被轻轻拉开一条缝,那个裹着毯子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就在门口轻轻地乞求:“木木,不要说了,走吧。”

“晴晴,你今天是安全期吗?”Elaine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一把把人拉了进来。

钟情迷糊地眨了眨眼睛:“什么?”

“你上次来是什么时候?!”女生都急了!

钟情又眨了眨眼睛,突然反应了过来,脸上爆红:“你在说什么呀!我清清白白的……”

可是……她头发是乱的,衣服是皱的,嘴唇和脖子上的痕迹……“你这个样子哪是清清白白的?!”Elaine直言!

“我……”钟情白口难辩,“我只是……”然后看到病床上的罪魁祸首,尴尬地话都说不全了:“你……你解释一下啊。”

小雨一片茫然地看着她,半晌才开口:“我……我不记得了……”

钟情泄气,一时间口不择言:“你自己把我抱起来的怎么能不记得了?!”

话一出口,就悔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被清场的房间。

钟情低着头。她其实感觉到了,他把她抱起来的时候,那么反常。如果她没猜错,大概是因为某种药物的作用。他所想的,也并不是她。

可是他那么疼,抱着她的手,却那么轻柔。

他那么好。

她就鬼迷心窍地,没有推开他。哪怕他想的不是自己,她也愿意陪他一会儿,让他好过一点。

她那么不知廉耻,那种羞愧,让她难过极了。

“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了,对不起。”钟情轻轻地道歉。

……“谁?”小雨心里一跳。

“就是……你的前妻啊……我在会场,看到她了……真的是很漂亮又有气质的女人……”钟情低声。

……醒来的第一次笑声。

“你为什么觉得,她是我前妻?”小雨含笑问道——实在不能理解这种诡异的认知是哪里来的。

“她是你的女儿的妈妈,不是吗?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女生小小声。

“我没有结过婚。”小雨简单地陈述:“她是我朋友的妻子。‘视若己出’是什么意思,你应该知道。”

钟情满眼都是蚊香,半晌,才反应过来:“你说那个小女孩儿,是你朋友的女儿?……可是明明……”

小雨等着她的“明明”。

女孩儿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哀号一声就把脸埋在了膝盖上。

小雨第二次笑了出来:“你因为这个跟我道歉?”

太丢人了……人家明明什么都没说,你到底为什么要乱猜啊……

钟情闷闷地否定:“没有,你给我道歉就可以了。你道歉就好了。”

“要道歉的话……”小雨的声音破天荒地有些迟疑:“我可不可以问一下……我错到什么程度了?”

钟情想了想,转过来的瞬间整个人的皮肤都红了起来:“你……你不要太过分哦!”

小雨无辜:“对不起。”

钟情试图跳过这个问题,可是病床上的那个男人就那样看着她。

他在等着她回答。

钟情心里默默地又哀号了一次,她今天到底为什么要来看他啊……

女生不回答,小雨便只好开始整理着自己的记忆。

“你不要再想了拉!”钟情又羞又急:“什么都没发生啦!你很快就晕过去啦!”

这句话,莫名的让人有些不舒服。

男生低头轻咳了一声:“你……最好去看一下镜子。”

钟情立刻把手掩上了自己的唇,含糊道:“这个……是我自己咬的!!”

话一出口,更加懊悔地想要就地把自己埋起来……钟情你的智商怎么都离家出走了……

小雨低头却掩不住那一丝笑意:“嗯,看来我不用道歉了。不过,你还是去洗手间整理一下……‘你自己咬的’……痕迹。”

钟情埋头挪进了洗手间。

小雨看着掩上的那扇门。

在今天之前,他总是把她当成一个需要照顾的小孩子——因为她太像小熊了。可是今天之后……身体的记忆那么缠绵,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去那么想……

“啊!!!”钟情的惊叫声传来,然后就是巨响的一声“咚”!!

小雨非常肯定那是拿头撞门的声音。

钟情以一种异常的灵感活转着轮椅出来,口气是极度不可思议:“我今天就是这个样子出去的?!!”

头发松了,衣服皱了,嘴唇还有脖子上的痕迹……

分明就是被临幸了的样子啊啊啊啊啊啊……

难怪木木是那个反应……难怪路边的人会那种反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脸都丢到大街上了啊啊啊啊啊!!!

她真的是清白的啊啊啊啊啊!!!

可是……肇事者都不记得了,谁会信啊……

小雨看着钟情的表情瞬息万变,本来浓浓的内疚和抱歉全都变成了压不住的笑意,轻笑出声,尽量认真的道歉:“总之,今天是我的失误,对不起。”

“当然是你的错啦!!!”女生濒临暴走边缘:“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雨有些不忍直视地偏过头。她脖子上的痕迹——毫无疑问是他留下来的。但是,应该就到此为止。所幸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虽然……没能控制住无限继续的旖旎幻想……

大东他们出来,开了手机就进了一条短信,是雷婷:“看到回拨。”

电话打回去,背景音却是咖啡厅的背景音:“大东。”

“雷婷你在哪儿?”大东好奇。

“我在医院门口遇到了一个人,她跟我说,她要找炎阳。”雷婷的声音压得很低。

“谁?”

“辜战的妈妈,她说,有非常重要的东西要交给你。”

三个男生各自对视一眼。

终极一班所有人的家庭背景都被御林军查的底朝天,辜战的母亲20年来的生平都非常普通,却查不到辜战的父亲的身份;如果她是异能行者,会有什么事情指名要找炎阳?

如果有问题,那就是她二十年前的过去了……

“你相信她吗?”大东状似随意的问道。

雷婷有些语塞。大东的身份自然是很重要的秘密,可是,辜妈妈她……

她遇到辜妈妈的时候,就是因为她走路时步履轻浮的仿佛失去了重心,脸色也很不好。自己去扶了一把,辜妈妈的第一个反应,除了惊讶,就是盖起了自己手里的病历。

她问她是不是也跟辜战一样进了新人训练,犹豫了很久,才低声问她可不可瞒着辜战见一见他们的训练师——因为,她有一件重要的东西,要亲手交给炎阳。

她犹豫了一下,电话里却仍然是无声无息的等待。

他们,在等着自己做判断。

雷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相信她。”

“那好,跟她说你会跟训练师联络,你就先回来;让她拿着东西,让跟着你的影子带到庇护所来。”大东说完,挂了电话。

“你真的相信那个女人?”庇护所的中央控制室,亚瑟看着大东调整庇护所的所有房间——陌生人进来的惯例准备。

“雷婷相信她啊。”大东随口回答。

辜妈妈进来的时候,脸色更加不好。蒙着眼睛在城里开车转了一个多小时绕了无数个弯,才被蒙着眼睛带到这里,一间小小的起居室,一个年轻的男人站了起来:“辜妈妈好。”

“汪同学……你就是炎阳……”辜妈妈有些吃惊。

“辜妈妈既然是异能行者,应该知道御林军的规矩。”大东笑着示意她坐下。

“当然。”她坐下来,露出些笑容:“我不会说的。只是除了这样,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找到你妈妈。”

中央控制室,看着监控的亚瑟和雷婷都有些意外。

亚瑟看了雷婷一眼:大东似乎没有告诉过她关于刀鬼的事。

“你认识我妈妈?”大东有些好奇。

“……我应该叫她一声师傅,不过年轻的时候不懂事,总缠着她叫姐姐……”她露出回忆的笑,顿了顿,从包里掏出了一个文件袋:“这是想托你交给姐姐的东西,你可以跟她说,当年我们一起构想的东西,我终于完成了。可是,我没办法守护这图纸了,它太危险,落到有心人手里,会引起巨大的灾难。”

“好,我会转给我妈。”大东有些好奇的看着这个病弱的女人:她来自妈妈想要尽力隐瞒的那段过去……“你不想见见我妈?”

“我们,还是不要联络的好。”辜妈妈轻轻地说:“多一次见面,就是多一份危险。”然后她就站了起来:“我就先告辞了。”

雷克斯回到庇护所,就接到了报告:止水在永富金控的确做了官方假账——他之前是确实跟军方合作——作为国内最大的军火生产商。

雷克斯提起内线电话给大东:“大东,止水是军方的人,把李秘书放在他身边的人,是为了他的军火背景。我们最好要问问你妈妈是否知道他以前的事。”

“辜战的妈妈今天过来找我,给了我一份图纸要转交给我妈。亚瑟查了医院的病历,她是肺腺癌末期,最多不会超过一个月的寿命了。”

“临终托付……等你消息。”雷克斯说完正要挂,又想起来:“她人在哪里?”

陌生人进了庇护所,大东肯定整理过房间。

“谁?”大东已经焦头烂额。

“简月。”

“抱歉!”大东那里稍微空白了片刻,轻微的金属碰撞,“把她挪到你那里了,先这样。”

雷克斯挂了电话,打开了卧室的门。

灯关着,女生在被子里睡着,扔在一边的平板轻声地放着一首小提琴曲子,页面上是暗夜艺术中心官网:Sophie. H. 的小提琴独奏会。

停在购票页面上,选了座位,却没有下单。

雷克斯看了一眼日期就知道她没有下单的理由,三天后的音乐会,她暂时还不能出去。

他拿起平板在床边坐了下来。

在庇护所禁足的日子几乎是暗无天日。除了使用这个平板上网,几间没有窗户的房间之外什么都看不到,也不能跟朋友见面交谈。

跟坐牢没什么两样。

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

雷克斯伸手在她选好的座位边加了一个位置,停顿了片刻,又加了六个,下单。

中央起居室,大东和刀鬼相对而坐。

“你们查到的没有错。止水,这个人是军方的军火生产商,不过很多年没有他的消息,应该已经洗手不干了。”刀鬼放下那张照片,再拿起那叠图纸:“她20年前的名字叫宁海心,从我出道就一直是我的助手,我会的东西,都教给她了。后来我跟你爸爸在一起之后隐退,就是她代我处理兵器总站的事情——‘刀鬼’,其实可以算是我们两个的共同代号。”

她摊开那张极其巨大的图纸,在细细密密的方程式,计算和草图中读懂之中的奥义,露出叹惜的表情:“她到底还是做到了。”

“这是什么东西的图纸?”大东问道。

刀鬼笑了笑:“如果是三十年前的我,一定会高兴到跳起来拿着AK-47到处扫射……这是微型核武器的反应器图纸。”

危险和魅力,同时不言而喻。

“她比我更有毅力……”刀鬼轻轻一叹:“儿子,这个图纸,是她毕生的心血。她不舍得毁掉,但是落在任何有心人的手里,后果会不堪设想。所以,她才要交给我。”她露出有些迷惘的神色:“武器的极限到底在哪里,没有人知道。但是重要的是用它的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

“妈。”大东伸手抱住了她。

刀鬼拍了拍他,看着大东:“最初的时候,这个单子,就是由止水传过来的军方意愿。我们当时努力也很久也没有成功。海心后来既然独自完成,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图纸给他,但是如果有人在查止水,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这张图纸,你们要小心。”

“妈……你不用担心。”大东乖巧地安慰着母亲:“我身边一直有人跟着的。我马上把图纸存起来。”

刀鬼点点头,问:“雷婷呢?她不在?”

“她在练功房,亚瑟在教她,你要过去看看吗?”

“大东,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这些事情,她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刀鬼谨慎地叮嘱。

大东点头:“我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再次看到这一夜的星空的时候,雷婷知道,她终于逃出生天了。 亚瑟自己就利落地翻身上船,雷婷却是被修和阿香拉上来的。两...
    暮临末世阅读 2,669评论 3 16
  • 雷克斯派给大东,是照例的六个影子。 除非大东被打昏了,影子没有吩咐,是不可以在人前擅自动手的。因此,虽然用传音入密...
    暮临末世阅读 2,736评论 1 12
  • 夜很深了,小雨站在围墙外,看着亚瑟的车子开过来,在面前停下。亚瑟首先跳了下来,笑:“不是说了不必把人带过来,怎么改...
    暮临末世阅读 2,722评论 1 18
  • 夜晚,小雨坐在河边,有些出神的看着篝火。大东被罚,盟主离开,离开前销了他的假。虚拟招待所的事情他已经全部处理好,只...
    暮临末世阅读 2,985评论 1 15
  • 体验、今天是国庆节、作为我提高点觉悟就不去给国家高级公路添堵了、祝大家在高速上过个不一样的国庆假期。 精进、只有思...
    冯祥林阅读 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