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温度的城市 | 札记Vol.4,老舍笔下的济南城与经纬故事

大明湖畔 | HDR + Union双重曝光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七十二泉争相涌,大明湖畔喜相迎。

——《泉城赋》(一首打油诗)

兴致所起,刮起一阵现代诗风(偷笑表情)。题归正传,唠起济南这座老城,向以泉水闻名,天下第一泉——“趵突泉”,另外还有珍珠泉、黑虎泉等等都在泉城路那条大长街。这座素有“泉水之都”美誉之称的历史文化老城,信手拈来,就能讲一段历史,说一个故事。

抗日战争时期,老舍先生在这里辗转反侧先后四年余久,创作了长篇小说《猫城记》、《离婚》、《牛天赐传》,以及收录在《赶集》中的大部分短篇小说,也包括一些散文(如《济南的冬天》、《济南的春天》)和幽默诗文。记得初中课文里就有篇《济南的冬天》,但说实话在这里断断续续念了四年大学,济南的冬天来的总是那么突然,可能看完红叶谷的满山红回来就直接开启冬眠模式了,好像秋天被藏起来了一样。

2013年和2014年,刚念一二年级,对于一个非科班出身的摄影爱好者,还很模糊艺术摄影和照片到底意味着什么,顶多是喜欢用“拍照”这个词。周国平先生曾说过:我写作从来就不是为了影响世界,而只是为了安顿自己——让自己有事情做,活着有意义或者似乎有意义。 那么,摄影也许是安顿无数爱好者的一种方式,沉淀记忆、点缀回忆、告别那些懵懂的岁月。

回顾四年,春夏秋冬。写在毕业季后的半年回忆,写进老济南城的街头经纬。

2013&2014
2014春,当时还不怎么会VSCO滤镜

二年级的时候(2014年),记得有一次和同学从学校骑车到泉城广场看莲花喷泉。从下午五点多开始转悠,等到晚上8点左右,才看到霓虹灯衬着灯红酒绿的喷泉,那时的青春显得格外耀眼光彩。还有一点有意思的是济南的路名多是以“经”“纬”来命名,比如“经七路”、“纬十二路”,公交车站“经七纬十二”、“经六路”等等。经几路纬几路或几大马路纬几路,是济南市民经常挂在嘴边上的路名称谓,通常这一带被老济南叫做“商埠”。屈指算来,济南市经纬路的开辟至今已整整一百年了。那时我也不解,问本地同学也没得到确切的答案,只好找度厂。

来自百度百科的一段对“经纬路”的解释:济南老城区的路为什么以经纬命名,又为什么偏偏将东西向的路称“经路”,南北向的 称“纬路”?初来乍到济南的人不免会产生这样的疑问,实际上,正是这纵横阡陌的“经纬路”,见证了济南的发展变迁。对于济南道路以经纬命名,济南市志上早有记载。1904年,胶济铁路建成通车,清政府勘定西关外一区域作为济南商埠。当时的商埠区境界东西长约五里,南北则不到三里。而在当时,济南纺织业较为兴盛,根据古时织物“长者为经、短者为纬”的称说,就命名商埠区内的东西方向道路为“经”,从北以铁路为限的“经一路”向南依次排列;把南北方向的道路命名为“纬”,从东起十王殿的“纬一路”依次向西排列,与经路垂直相交。而经纬之间的短纬路一般命名为小纬路,现在,济南仍有小纬二路、小纬六路。 这种统一命名方式,为商埠向南、向西发展预留了依次排列的道路名称。同时,经路设计时也考虑了当时津浦、胶济两铁路的走向,以便利商货的集散。可以说,道路经纬命名见证了济南的开埠史。

6点钟的泉城广场,阴天
莲花台上一棵柱 | 这个角度,手机拍它们的合影还是很有味道
莲花台喷泉,遥瞰绿地中心

大二快要尾声的时候,和一帮外国朋友组织一次游泳party,去了一个离学校很远的郊区,好像是章丘区的野外游泳馆,坐落在一个风景区里。

游泳池边几个调皮的boy
黑人朋友眼中的美女
两个好兄弟,打球时忒爷们的哥俩
记得他好像是澳洲的同学
摄影师视角?
一个很要好的非洲朋友
傍晚的农家乐,夕阳下的铁板桥

大二快接近尾声的时候,回济南参加期末考试。当然复习期间也没耽误拍照,稀里糊涂的拍着玩,拍遍小树林、教学楼、图书馆、情人坡、体育场...

小树林,大礼堂旁快递驿站
炎热夏季,11教学楼
夜幕黄昏,南苑体育场
去考试的路上,早7点45左右,资环学院旁
图书馆 | 升华广场 | 济大东南门
当年还在摸索摄影的我
宿舍的小宝贝 | 灰兔,记得当时我在写代码,开发自己的Blog
一见钟情?恩,也许吧
济大的秋 | 通往图书馆的一条大道
初冬 | 小雪*雾霾 图书馆&升华广场

2015年,在济南生活8个月,在北京生活4个月,除了北漂的一份研发工作,便开始计划着到处旅行,在北京电影学院上课,慢慢出现在北京更多的街头。三里屯、清河、长安街、上地、回龙观、怀柔区、后海...不知下班扫了多少街,还好照片的存在能够带你回忆当年。

摄影和编程、写作成了那些日子最充实的修行。

插播几张上课时拍的照片,虽然在济大请了实习假期,但在北京不上班的时间还是想念图书馆,所以逛遍北体、北大、清华、北信息科大、北电...最后因为骨子里追求的文艺,还是把更多摄影的学习留给了最心仪的北电。

2016年初,周末/去上理论课
操场旁一个调皮的塑像
教学楼上醒目的大LOGO
类似实验室的那种地方

到了2016年,快放暑假的时候,回济南参加期末考试,也开始在网上关注更多的摄影大神的机位和作品,扫街的那些日子,感觉是最自由的时光。

一只鸽子
估计是一对情侣
我猜是一个家族(偷笑表情)
黄昏下的大明湖
含苞待放
争相吃醋
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划船游湖,享受一段慢时光

到晚上的时候,吃喝玩乐可以直接出大明湖的南门,走向对面的老街夜市:曲水亭街。可惜的是作者来济南快3年才发现这条超文艺的古街巷子,进去才发现它其实是和那条著名的芙蓉街连起来的,只是一般人很少有耐心挤完那条繁华热闹之极的特色一条街。

曲水亭街 | 刚进门口的一口小湖
曲水亭街 | 水墨丹青一支画
曲水亭街 | 居民家的窗
曲水亭街 | 一盏路灯
曲水亭街 | 一盏路灯
曲水亭街 | 一家很正宗的酸梅汤茶馆
曲水亭街 | 济南故事,摄影的人
曲水亭街 | 一家不只卖酒的客栈
曲水亭街 | 一个很文艺的咖啡馆
曲水亭街 | 一家老记忆馆&照相馆

记得在12月份左右,也是那会最忙的时候。又要赶进度上线产品,又要准备学校的考试,无奈只能北京和济南来回跑,可谓是学生时代最痛苦的一阵,好在熬过去了,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拼命三郎的抱佛脚风格。

2016年12月,一个晚上11点,从北京回济南

2017年1月12号,小米年会,当时我在前面给一些大佬拍照,当然这些摄影爱好者或者说志愿者都是属于内部组织的小米摄影协会。雷总,永远是场上最神奇的王子,实力主角。

雷总 | 永远是那么帅气迷人

2017小米年会—雷(军)总及合伙人开场就献上了鬼步舞_腾讯视频

2017小米年会—雷总给一万多名员(猿)工送来了超级维密秀_腾讯视频

2017小米年会—没想到请来的逃跑计划乐队把雷总也唱哭了_科技趣闻_腾讯视频

之前录的几段视频,转眼间这一年又快要结束了。

时光荏苒,初心不改!

5月份,毕业季,回到学校准备毕业设计和论文答辩。空暇的时间,围着济南城到处走了走,拍拍学校以前没拍过的视角,也即便同一个地方,不同的天气、不同的构图方式、不同的后期思路...出来的片子自然也是不同的感觉。

济南大学 | 在11教一段5楼窗户拍济大高速
济南大学 | 胶片感的济大东南门
济南大学 | 原片(未修图)图书馆
济南大学 | 中午的济大(航拍图书馆、10教、11教、升华广场)
济南大学 | 傍晚的济大(航拍图书馆、10教、11教、升华广场)
夜幕降临时的济大
晚上的教学楼 | 11教
晚上的教学楼 | 10教
晚上的图书馆&11教
大光圈下的霓虹灯 | 10教
大光圈下的霓虹灯&升华广场
大光圈下的霓虹灯 | 东南门

毕业季的那一阵,各种聚会接连不断,每一个经历过的同学都会感慨万千。

一家小酒吧

6月初,一次扫街活动,纬十二路卢浮公馆附近,冒着小雨,和朋友就是想拍拍济南的全城夜景,还好当天出了些片子,美好总在风雨后啊。

我的头像,一直用到今天
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在30多层的高楼阳台上,俯瞰全城,回想起来还是蛮刺激的事情
傍晚的小区十字路口
晚上的纬十二路
慢门泉城 | 曝光时间25秒、ISO:100、光圈F/9

次日回到学校,又跑到一年前拍济大高速的好机位:11教一段5楼走廊窗口。为了拍星空,也为了纪念毕业季的很多最后一次,漫长的等待也是很值得的。

慢门后期PS堆栈合成
济大高速 | 慢门下的星空

为什么很多人这么热衷于“追星”呢?或许我们也是“追星一族”,热爱星空摄影,喜欢在无知中探索未知吧。

延时摄影中的一张
大好时光,我却在看新闻
晚10点50,校园里的同学基本都回宿舍了,我还在拍最后一组校园
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慢门车轨

大多学院答辩结束,学校里刮起拍毕业照的热风,为了能提前去毕业旅行,和几个外国朋友一起先拍了毕业照,来一张作者兼摄影师的堆栈,那一个月基本都没怎么写代码,天天就想着去哪玩、去哪吃好吃的、去哪happy...现在想想,大学就该那样,加班加点的日子,毕业后真是体恤的彻彻底底。

晚上整理片子时开始堆栈毕业照

6月20号,离回北京也没几天,大多的时候我开始逛夜市、逛酒吧、逛济南的一些夜景...白天,好像不是周边游就是聚会。

6月21日,在学校的倒数一周
南苑宿舍楼,我在拍星空,朋友拿手机给我来了一张,特怀念那时候
南苑体育场的落日
还有一张打雷天气的傍晚

6月24日晚,和两个朋友约去大明湖逛逛然后去和平咖啡Party,估计毕业后就很难再见上一面。记得那时大明湖刚刚执行新政,改为不收门票了,可惜我们也毕业了,来不了几次了。

大明湖南门 | 慢门下的人流
绿地中心,济南地标建筑,倒映在大明湖里
绿地中心,看见上面的广告了?
大明湖里的亭子
大明湖里的拱桥

沿着明湖路往前走,拐角处县西巷1号:一家法式咖啡厅,和平咖啡。如果你来,她真的值得你邂逅许久。

和平咖啡组图

沿着县西巷再往里面走,一条集摄影工作室、花店、时装店、音乐厅、咖啡厅、酒馆...等等为一体的现代化文艺小街道。

县西巷街巷 | 闲暇咖啡厅上的人
墙缝里的路人
铁板走桥上的行人
一家料理店

还有金象山、南部山区、红叶林...这些济南值得一去的郊区度假部落,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南部山区的早晨
山间起雾的清晨
山溪傍晚

记得上面几张照片是我在考驾照途中抓拍的,那一阵每天都起得很早,山上的核桃树、早晨的水雾、迷迷糊糊的日出,穿梭在果树上的小松鼠...真是像极了“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朝朝暮暮,一座小可怡情、大可事业的老城,承载着大学点滴的每一帧过去。

也许这些只是四年时光里浓缩的千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都不到,但足矣支撑起任何一个黑夜下、角落里重温过去的所有的快乐和别离。容颜易老,时光不再,但照片和摄影的意义会流淌进每一本相册里、每一张胶片背后的故事。

纪录来自一只长腿工程叔的慢食堂FM、短视频、旅行手账、代码、摄影与小说创作空间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