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绵绵(47)

A picture of the Teamlab

文/玄宝

王重楼最近被频繁叫回家,二姐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老跟他说,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紧迫感。

自从上回方知梅私下给王重楼买了球队之后,大家都避免再踩雷,家里的气氛明显冷淡了不少。连小俊都感觉出来了,在王重楼回家的时候,都只能小声地叫一声:“小舅舅。”没敢表现得太活泼可爱。

近来出了不少房地产调控的政策,王家的日子不太好过,一线城市的地基本上已经拿不到了,要拿新地,要不只能去三四线城市,要不就只能寄望于旧城改造,同行都觊觎这些地方,僧多肉少。一时地产洗牌的声音甚嚣尘上,王氏会不会被洗出某个排名,还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就连最近专攻技术的二姐夫都要出席饭局陪喝酒,以期待能争取到中标的机会。

王其昌用命令式的口吻让王重楼回来做事,今天在饭桌上又提了一次,王重楼以自己筹备香港公司的事情推了,这顿饭吃得王其昌特别堵,差点摔筷子:“我还没死,就管不了你们了!”

一时间,饭桌上只剩下碗筷相碰的声音。

小俊吃饱了,放下筷子,乖巧地看着桌上冷漠的大人们:“外公外婆,爸爸妈妈,小舅舅,我吃好了。可以出去玩了吗?”小舅舅给他买了新的遥控赛车,他玩得有些上瘾了。

见王其昌点头,小俊才下桌,由家里的帮佣阿姨陪着出去。

大概是为了打破桌上令人窒息的沉默,方知梅倒是说了另外一件事:“前几天一个三婚的朋友结婚,叫我去喝喜酒。我叫秘书备了礼物过去,他的第二任太太居然也在,听说是分了一半身家,对于离婚也没太大意见。见了我就拉着我讲个不停,说前夫风流成性,一早跟这个第三任有关系,那个五六岁的小花童就是他们的儿子。”

方知梅的话像是一个冷笑话,把王彦心的下一段话引了出来:“说到这个,最近杨立秋的二叔,说也是在外面弄出一个怀孕的情妇,去照了B超,是个儿子,把二叔高兴坏了,连连给那个情妇拨了两套房子,还说小孩出生后要送公司股份。这件事被二婶知道了,在家里大闹,子女们帮着二婶找律师,扬言要跟自己的爸爸打官司。但没多久,那个情妇就出了车祸,一尸两命,肇事者逃了,警察查过,是套牌车,追到现在查不下去了。”

桌上没人说话,王彦心又接着讲:“大家都在传是二婶找人动的手脚,只是人抓不到,也没有明确的证据指向二婶。二叔现在赔了夫人又折兵,一夜之间老了很多,公司也去得少了。这两天有朋友吃早茶时见过他,说是满头白发,哪里还有那个风流倜傥杨二叔的影子!”

王其昌咳嗽一声,他一直对杨立秋和她的家人有偏见。

王彦心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但今天她突然特别八卦,一定要把这件事讲完:“杨家的子女到现在都没原谅二叔对家庭的背叛,公司和家里都闹得乌烟瘴气。二叔老来折腾,现在还搬出去住了,公司现在是大儿子在把持,我看二叔的气数也差不多了。”

她的话刚落音,方知梅就接了上去:“自作孽。”

桌上三个男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

倒是王重楼闲闲地补了一句:“做错事,有教训是应该的。”

方知梅看了儿子一眼,没开腔,给他夹了块鱼。

王其昌像是有话说,嘴角动了动,还是没说,最终慢慢放下筷子,终归是个大家长:“别人的家事,听一听就好了,不需要理太多。”

饭后,又是一下午的工作讨论,不做累叙。

晚上王其昌和女婿吴少明有应酬,剩下方知梅、王彦心和王重楼母子三人在家。

方知梅让帮佣阿姨泡了燕窝,令这一儿一女坐下来说话,她拿着夹子,戴着老花镜,一点一点地把燕窝里黑色的燕子毛夹出来。

“你们以前老是问我,怎么会跟你爸爸结婚。”方知梅低着头,认真挑着盘中的黑点,灯光下,隐约见到她的几根白发,“我没有认真跟你们讲过。”

妈妈有话说,王重楼姐弟对视一眼。

“你们爸爸,有后天性心脏病,四十岁不到,就动了两次手术,胸口有个十字疤痕。”方知梅在自己的胸口比划了一下。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彦心的生母过世一年多后。”方知梅看了一眼僵住的王彦心,示意她不要介意。彦心心里有芥蒂,大家都极少在她面前直接提起她的生母。

“当时王氏只是一个普通的外贸公司,跟地产完全不搭边。三十多年前,他拿到了一批外贸电子产品,但是需要十几个机构审批盖章才能在本地销售。这个准许销售的章一路盖下来,就卡到我的老领导那里,老领导认为他的这批货——有‘投机倒把’的意味。”

“当时我是老领导的涉外秘书,他写了好几份报告,证明这批货品的正当性,就为了得到老领导的同意。我都看过,写得很合理很漂亮。老领导顾虑很多,一直拖着。你们爸爸是个有毅力又很勤勉的人,这一点,很值得我们学习。当时我在办公室里上班,他天天坐在办事大厅等,手术没多久,他边等边吃药,当时我觉得他实在是太可怜了,主动和他搭话。以至于我们两个先熟络起来后,再由我去做中间人,拖了两个礼拜,老领导终于首肯签字盖章。”

“后来我们渐渐熟悉,见面越来越频繁,就顺理成章说到结婚的事情,婚礼那天,老领导还被请来做我们的证婚人。”

方知梅很少笑,自王重楼记事开始,妈妈仿佛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她聪明智慧,是爸爸的左膀右臂,但,她似乎缺少真正的快乐。像今晚这样温柔的时刻,真的不多见。

接下来,方知梅又说:“王太太并不好当。”至于怎么不好当,她却没有说,方知梅信奉不诉苦的品质。

下一秒,她把话题转到王重楼身上,“你跟那位苏小姐,有空可以带她出来见一见,我们一起吃顿饭。”

王重楼看了二姐一眼,王彦心装作一脸无辜。

“不用去看你二姐,你几次三番带她出去,不要说我,怕是你爸爸都知道有这个人了。”方知梅对儿子的生活还是有好奇心的。

“时机还不成熟。”王重楼只是淡淡地回应。

“小楼,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做错事,有教训是应该的。”方知梅提醒他,又像是在提醒王彦心。

半晌,三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方知梅站起来,说困了,要回房休息,王彦心才站起来扶了她一把,那句很隐忍很小声的妈妈,听得人心酸:“妈妈,我陪您回去。”

王重楼坐着不动,等二姐回来。

王彦心坐在方知梅坐过的位子上,和小弟说话:“我从记事起,知道梅姨心烦的时候,就喜欢给我们做燕窝糖水。不论是家里还是公司,只要有棘手的问题,她总是一个人坐在饭桌前,安静地挑燕窝里的燕子毛。等过了两个多小时,她心情平静下来,事情想得差不多了,就会进厨房炖个冰糖燕窝,第二天让我们当早餐吃。接下来,事情就会被她一件一件解决。”

王重楼也笑:“对,她说自己被外公外婆宠坏,并不擅长入厨房。冰糖燕窝最没有技术含量,她也做得并不好。但是妈妈做事情,的确很有一手。”

王家一直有帮佣阿姨,方知梅自然不需要沾阳春水。试过方知梅的手艺,实在做不出好评价。只是,这对王重楼来说仿佛就是一个缺失,他迷恋厨房里的女人的形象,比如那位“时候不到”的苏小姐,她做饭时,就有一种令他一直向往的烟火气。正是这一点点的烟火气和特殊的饭菜味道,令人想起一个家,令人对一个家念念不忘。

王家有一段时间也经常招待客人,做饭的人,都是重金请回来的厨师和帮佣,饭菜很好吃,像是酒店的酒席。那他追寻的是什么?是一点特别。王重楼每次都想,某一天,也许有个人会特地给自己做几个家常小菜,只是两个人,坐下来,安静的吃顿饭,仅此而已。

“爸爸身边的的那个女秘书,我会看着处理。你去忙你的,做一点成绩出来,梅姨对你还是抱有很大期望的。”说这些话的时候,王彦心的语气很冷。

王重楼点头,脸色也不好,饭桌上,即使没有排练过,他们三人每个人说的话,都是对王其昌的一个提醒,真没想到要走到这一步。他敲了两下桌子,起身离开,决定这件事听二姐调遣。

王彦心把眼泪逼退,重新拿起梅姨“妈妈”放下的夹子,把梅姨还未做完的工作做下去,眼睛却仍被迷了雾,往事一桩桩,真的如梅姨说的那样:“王太太并不好当。”

王其昌的二女儿也并不那么好当。

王彦心的生日,便是她生母的忌日。

亡妻是王其昌的心头痛,谁敢在他头上动土?跟方知梅结婚快四十年了,他书房的抽屉里还存有亡妻的照片,每年到那一天,他都要早早起来,先是独自跟亡妻说一会儿话,然后才是一大家人去拜祭。

没有人敢给王彦心过一个小小的生日。

方知梅不敢不开心,她不能阻碍丈夫怀念先人。

王彦心也不敢不开心,她不能在生母忌日那天庆祝自己的生日。

但是方知梅总是在当天跟她说:“彦心,生辰快乐。”瞒着王其昌,带她去过一个正常的生日,小楼出生后,又多了一个人给她唱生日快乐歌。

每一年的那天,都是王彦心最满足的一天,她有大半天的机会,可以毫无顾忌地叫方梅一声妈妈,而不怕遭到爸爸迟疑的眼神和大姐明确的反对。

梅姨替她梳辫子,哄她入睡。

梅姨听她的少女心事。

她跟小楼吵架,梅姨把他们两个都训斥了一顿,没有偏心谁。

有一段时间她反叛得不行,不肯上学,梅姨拿着鸡毛掸子揍了她一顿,又抱着她默默流泪,整整一年,亲自押着她去学校,给老师鞠躬道歉:“不好意思,小孩给你们添麻烦了。”

梅姨手把手教她看账本,派人看着她做项目,怕她出错。

她结婚那天,梅姨失眠一整晚。

小俊出生,是梅姨盯着她的月子。

梅姨说过,小楼是她弟弟,她会把她当成女儿一样对待,她会保护她的女儿。

王彦心伸手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把东西收拾完毕,去厨房忙活这碗燕窝糖水,看着燃气炉上的火在抖动燃烧,她独自抱着手臂靠在旁边,不再哭泣。王彦心不再是那个爱顶嘴的小姑娘了,她也要学会保护家人。

目录:【连载小说】《绵绵》目录
上一章:绵绵(46)


这一章会不会有点over了?

欢迎点赞+分享+打赏!
祝阅读愉快!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玄宝 王重楼半夜醒来时口干舌燥,左右动动,一身味道,眯着眼打量了半天才知道自己在哪里,起来找水喝,转头看到谷雨...
    玄宝阅读 84评论 4 9
  • 文/玄宝 王重楼从青岛回来后没几天,便被二姐召回家吃饭开会。 这次他不敢轻易质疑反驳,毕竟爸爸最近身体不好,上个月...
    玄宝阅读 74评论 5 7
  • 安装 配置 增加ftp用户 编辑user_list,允许cent用户访问ftp 建立我们的根目录,并设置访问权限 ...
    叶天义阅读 334评论 0 0
  • 很长一段时间,我看不见远方,也看不清母亲。 从母亲的脐带中剥离出来,我和大多数人是一样的,可紧接着我和多数人就不一...
    Young汪杨阅读 43评论 0 1
  • 埃及的电梯坐了第一次你便不会有想坐第二次的欲望。 强哥是一个大好人,待我们的行李都卸好后,他专程开车接我们上他家吃...
    雨心阅读 6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