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小姐的城事0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半夜醒来。

想起大约是五年前来广州的画面。

湿润而极具诱惑。酒店大堂顶部星星点点闪烁,手机拍上去无法聚焦,于是形成了一串串珍珠项链模样的光斑。那个画面,我觉得很浪漫。

乖乖地把头靠在旁边的人身上,对着电梯拍照,想象等会要去哪里会发生什么。从别人的箱子里翻出大大的男T换上,和很多小说里写的那样,想要嗅一嗅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其实不过是男生粗糙生活遗留下来的未干洗衣粉味儿)。半夜下楼去喝粥,海鲜粥真的很好喝。蓝绿色的地铁币也可以想象成美丽的纪念品。

这都是那时的故事。

有时候我会把那段记忆和发生在海南的故事混淆。同样是湿热,衣服久久不能晾干的城市。

不过,在海南病了整个假期也是一种诅咒。

在广州的2012还是2013?

航站楼里因为要和那个人分别而哭泣。还收到短信说,他也掉了眼泪。于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回家后又是处理照片做相册,又是写了好几篇文章来纪念。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愿意用文字去记录的都是心存幻想的吧。也是“作家”的最高犒赏。

喜欢那时的自己,单纯又投入。但是当得知相册都被无情的遗失,也可能是被其他人愤怒的扔掉。还是心痛了很久。真的怪可惜的,我可是买了一个彩色相片打印机,好几千的相纸呐~

被辜负的时光就如被自动快进的人生,想得起来一些,也错乱了一些,痛苦与快乐交织,为了保护自己,更愿意把回忆美化。

今晚读了《心的重建》后知道生病的心需要治一治了。这些年,周遭的亲人朋友们都仿佛已经跨越了很多年,都不是那时的他们。一家三口一家四口的有,离婚再婚的也有,而当时那些找我倾诉的小女孩们也确实都已经开始新的恋情和新的生活体验。而我,仿佛是一个停摆的时钟,切断了生活的各种可能性。

所以坦然面对一些“伤害”,才是现在内心重建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吧。

D小姐2012年,在广州和异地恋男友,约会过。呵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