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燃尽的草药洒向风,

徒劳想要知道未来的信息。

未来快来了,就连风都未曾到过已经注定的未来。

我住在信天翁的眼睛里,随着咸味的海风

已经注定的未来太过无趣,我只想着

那被你遗忘的过去里,一定还存有不确定的信息。

你的气味穿过信天翁的羽翼,但是我不担心

风还会回来,携带着你不增告诉我的一些你

是跟汹涌而来的过去结伴而行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