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空想与瞎想

----------超级无敌分割线----------

严正声明:本文系随想、空想、瞎想,年龄大了,有些东西的记忆会有偏差的,也懒得查资料去辨伪,这不是论文,不对技术负责,也没有对任何人的不尊重,请当科幻小说看就好!

----------超级无敌分割线----------

说实话,听到那两个小孩子出生的消息的时候,我并没有震惊,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貌似比我想的要早,我以为还需要时间,让这个对转基因食物充满着敌意的社会,接受自己的基因被人工敲掉的那一瞬间。

伦理问题,是这次见诸报端的争论的焦点问题。因为我们在三文鱼、玉米身上做实验的时候,没有伦理问题,有的是食品安全问题;到了人类自己身上,多了伦理学。

那么,如果人类是某一种更高等生物的实验对象的时候,似乎伦理问题就不存在了,因为人类仅仅只是实验对象而已,只是三文鱼或者是玉米。

第一次工业革命造就了霾都,蒸汽机牛逼的轰鸣声中,人们品尝着自己制造的尘埃,接着温室效应、海洋酸化、以及正在进行中的第六次物种大灭绝。

有时候,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使用的技术是在造福还是在造孽,因为我们知识有限,因为我们还在认知求索,因为还有未知。

即便科学界共识了,技术安全了,可是它真的就安全了吗?

忧郁的小崔估计都气炸肺了,食物还没阻挡住,现在有人开始编辑起人类了!

CRISPR/CAS9,这几天朋友圈被这玩意刷屏了有没有?这玩意真的好,听起来特别的带感,会让你浮想联翩,想想都能高潮。

理论上,它可以制造更高级的人类;可以让某个皇族不再承受血液之痛;可以让你不再需要美瞳;可以让你的宝宝力大无穷打趴下泰森的同时聪明程度压过爱因斯坦。

而且,它真的不需要多么高级的实验室,只是需要实验室而已。

人类的聪明才智。

1年前,我看过的TED的演讲,论述CRISPR可以感染一个种群的蚊子,因为这个蚊子的后代只会是雌性,间接的就消灭了这个种群。所以他们不敢把那只蚊子放出去。

可是,自然是平衡的,两只公蜥蜴在一起的时候,为了繁衍后代,其中一只会变成雌性的。

难道那被改造后的蚊子的基因就不会再突变?

双胞胎会被养在笼子里不放出去吗?多么可笑的想法,当然不会了,按照我国现在的生育政策,她们会在100年后拥有32个免疫艾滋病的后代,750年后,免疫艾滋病的人群超过10亿。

前提是:

如果CCR5基因的缺失确实可以免疫HIV;

如果她们不会因为特殊情况:比如长出翅膀从天上掉下来摔死而夭折;

如果那号称可以免疫HIV的CCR5基因缺失可以一直都不再突变并稳定的遗传下去;

那么,我们将在750年以后收获超过10亿的免疫艾滋病的人群。

听起来很幸福呢有没有?

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至多30年后就可以通过意识控制我们身上的带有温度的、手感超好的、动作超级灵活的假手和假腿了呢?

假腿……我不是费玉清。

当一个人变成半机械状态的时候,我觉得打一个让自己变聪明的屁股针应该不会像现在反应的这般激烈。

恐龙称霸并灭绝,人类也称霸并最终会灭绝,不过自然。

5000年人类文明史,放在地球生命周期的时间,不过是24小时的最后一分的最后一秒,所以人类怎么折腾,又能如何呢?加速灭亡吗?灭亡了,也只是最后一秒的前一秒。

只是自然进程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们开始编辑自身,是好是坏,是对是错?

原来这还是哲学问题,睿智的,永远都是哲学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