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雪花

文/小满

武汉,真的是一座特别的城市,每天都让人感到“似火”的热情。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学习,我真的不想在八月份踏上这座城市,如果没有认识你,我更不会对这一次的外出有太多的期待。

东湖

认识你,是简书写作最美丽的遇见之一。曾经对张爱玲的痴迷达到了一定的地步,对简书所有写她的文字都会想着翻动一二。然而,落泪者,甚少,你便是特别的一个。

我曾经很喜欢网上的一句话:所有的相遇都是恰逢其时。因文字相识的文艺女青年,大概骨子里都是信奉这些的吧。从张爱玲到武汉的特色描写,我才发现彼此居住在同一个省,距离不远也不近。然而,我们始终都是藏在文字背后的人,恬静的心态更是不想过早和任何人太过熟悉,对文字的那份虔诚更不想沾惹其它的东西。

忘记一来二去多久,我们才成为了彼此认可的笔友。可能缘于某一次的评论,可能缘于寥寥数语的贺卡,其实究其根本是大家对彼此文字的欣赏与认同。某一天,你说愿意来到神仙谷,我激动不已,请求伊快速拉你进来。你告诉大家,不喜欢网上发言,希望我们不要介意,后来你真的是出现的很少很少。不过,每当有需求的时候,私发你的问题,总能得到很快的答复,感动不已。

相比你,我真的感到汗颜。看着你的《宋词娱乐圈》坚持一定频率的更新,看着跳动在你纸上的文字,心中勾画过无次数你的样子。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让你发图片到群里,看到照片的那一刻,欣喜多了一分。人家说始于颜值,忠于才华,陷于人品,我觉得神仙谷的人都要调换顺序,才华与人品为先,颜值排后。事实证明,文如其人的说法是正确的。

其实,我没有告诉你,在乡村的很多个夜晚,我都会翻着你的连载,从头看起,有的来来回回看好几次。身为语文教师,我对这些诗人的生平,了解不多,甚至很多我都不认识。孩子们大概也不知道,他们的小满老师课堂上侃侃而谈的东西,可能前一天晚上是看雪花老师的文字,现学现卖的。

宋词文人里,我最爱李清照。看过很多文章,无数人为他们的爱情感到羡慕,也曾打动过十八岁的我,只是后来看了太多的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总觉得他们的生活被大家吹捧得过了头。后来,就看到了你的文,另辟蹊径,写出了为爱痴狂,为爱成全的李清照,谁能想到千古第一女词人,竟然也会为了爱情低到尘埃里。这么一想,我喜欢的两人,都有相似之处,有才情,却爱情不顺。你的文字,打动了我,从此我成为了忠实的观众,看到成品书寄过来的那一刻,心里的感触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是你写在书上的话,我大多时候认为自己是个很一般的人,看似乐观,骨子里是自卑的。这样的话,让我恍惚觉得好像自己真的也很优秀。

见到你之前,我想过大学老师大概的打扮,讲话方式。于是,坐在光谷广场的时候,盯着来来往往的人,我开始进行猜想哪一个会是你。语音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激动地接过来,语气都变得格外地温柔。

只不过,好事多磨。大热天气,你转了三趟地铁,用了一个半小时,加上我对光谷不熟悉,你通过手机定位,又足足绕广场走了一个小时,看到衣衫湿透的你出现在眼前,内疚感腾升,因为我知道你的腿有顽疾。本来想好给一个拥抱作为见面礼,却不好意思再伸出手。

跟着你,来到了西餐厅,听你的介绍,心中早已了然前一天你肯定做了功课。那一天,对于我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除了第一次笔友会面,也是二十六岁的生日。面对面的时候,听你叫我的笔名,让我点餐,那一刻真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怎么来形容呢?你的面容,比全家福那一张瘦一点,身材比第一张发到群里的侧面照消瘦很多,黑裙配粉色衬衣,长发配墨镜,恰如二八的少女,讲起话来如涓涓流水,不快不慢,很温柔,让人如沐春风,整个人也真的很有气质,超出了我的期许。

我们聊到了学生,聊到了当前遇到的教育问题,听着你的见解,我方知自己的想法过于狭隘了。教育是个大问题,我总是固执的认为通过自己的力量,通过教育心理的方法,可以改变所有的情况,常常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难过,时常在群里抱怨。

你告诉我,作为一个新教师,刚开始的三年是这样的,会遇到一系列的问题,时间长了便知道如何处理这些琐事。一个优秀的老师,不仅有自己的人格魅力,更能把工作做到很好。当老师,应该学会分辨哪些学生不适合学校书本的学习,哪些学生的问题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得到改善,我们不能在小学的时候就根据成绩的好坏对某一个学生进行判断,他们只是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说不定他们在某些方面拥有天赋。

这一番话,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错的有些离谱。当前的教育,大多数老师都是以成绩来评判学生,我以为自己能做到不一样,殊不知早就是围城中的人,也曾无意中伤害过书本学习比较差的孩子。

你鼓励我继续向前,保持着对教育的热情,总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方法。你也批评我不注意锻炼,谈到自己年轻时乘坐二十个小时的火车的事情,我却年纪轻轻的便得了职业病。看着你讲话的样子,看到你闪闪发光的模样,暗暗告诉自己,要牢记于心,早日改正,以你为样:不论多大年龄,都对热爱的东西保有热情,不管是文字,还是生活态度。

东西摆上桌,牛排,甜品,龙虾,水果沙拉和蜂蜜柚子茶,这是第二次生日过得如此的正式。十八岁的日子,有些遥远。三年前,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我是在火车上度过,在忙忙碌碌的报道中度过。

吃甜品对于女孩子来说,其实是一种奢侈,因为过高的热量,很容易导致人发胖。昨日的整个卡布奇洛黑森林蛋糕,我却全部吃完,仪式感的东西,打心眼里觉得应该完成它,你也陪着我。

时间过得太快,两个多小时悄悄溜走了,你顾忌我要报道,便以一句生日快乐结束了。我对你这位朋友,长辈的离别,终究是不舍的。

谢谢你,在最美好的年华里,让我有了一个难忘的生日,未来的日子,我会乐观,坚强,勇敢,将这份甜蜜放到百宝箱里,偶尔拿出来品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