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相聚

96
那只毛虫
2018.06.18 06:41 字数 1510

航航是我闺蜜的儿子,也是我的干儿子。去年春暖花开时,我喊闺蜜来玩,她带着当时还不到一岁的航航来我这边,为了这个还不会走路的小伙子,我特意从另外一个同学家里借来了小推车。我除了工作就陪同闺蜜和干儿子,在青龙寺里漫步看花赏景。
犹记得去年他来时,特别喜欢和先生互动,我还和闺蜜开玩笑说:“真是男孩子,就喜欢男的。”
一晃一年多的时光过去了,今年四月底搬了新居,便邀请闺蜜和干儿子来玩。因为家中种种琐事,她直到五月底才得以有空来西安。时隔一年多再见航航,竟然成了一个爱跑爱问、精力充沛的小家伙。
在小区门口接到闺蜜和干儿子时,我抱着他回家,他竟然没有很疏离的陌生。因为,这一年当中,有太多事情,我和闺蜜虽然距离不是很远,可总也不能凑到一起,因此,我真是一年多没有见过他了。可能是闺蜜在家中跟他聊天时总提到我这个不称职的干妈。他竟然能一直记得。
第二天一早,我们起来,他也醒来。为了让闺蜜休息片刻,我带航航去买早餐。这原本来回也就十分钟的路,硬生生被我们走了四十分钟左右。下楼后,他左手和我拉着,右手伸出小小的食指,指着路边的花草树木一直在发问:“这是什么?”其实,我还真不大清楚他到底在指什么,加之好几年没有和小小孩相处的经验,我只能含糊其辞地将眼前花草树木的名称,一一说给他听。出小区前我们竟然走了应该有十分钟的时间,好容易出了小区,慢慢朝包子店走去。我耐心地回答我能听懂的小家伙的每一句话。
买完包子,到小区门口时,打扫卫生的阿姨笑着逗他,他就仰着头和那个阿姨互动,让他喊奶奶,他抬头仔细看了看,然后继续玩自己的。我想他那个动作也许是在观察和思考吧!结果是觉得不像奶奶。
进小区后,他一高兴,跑到草坪里去摸塑像。我问他这样好不好?他说不好,就跑了出来,和我继续走,到了三只长颈鹿跟前,我问他:“长颈鹿在哪里?”他指了指。我又问:“长颈鹿有几只?航航数一数。”他伸出他的右手食指开始认真地数起来:“1——2——3——4567——89……”我不由得莞尔,他才刚两岁,对数还没有很好的概念。闺蜜给他教1——9,他潜意识里也许就认为,数数就是这样。
好不容易,他数完了,我带着他又继续往回走,迎面一个小伙子看到他很开心,故意拦,他看实在闯不过去,就抬头看我,装着要哭得样子求助。我逗他,你应该喊“叔叔”,他不肯,那个小伙子喊着“喊哥哥,喊哥哥”……
好不容易互动结束,又继续前进,又开始指着路边问“这是什么”的问题。我没说一种,然后又用英文说一遍,他也跟着重复一遍。
第三天,我和闺蜜,还有航航一起回我老家。在火车上,我带他去别的车厢玩,结果遇到一个三岁的小男孩。两个人便开始种种好玩的游戏,孩子的天真、童言稚语在车厢里回荡。因为那个车厢人很少,我和闺蜜躺着小憩,任由航航和那个小男孩玩。这时候,小家伙的模仿能力不得了,那个大点的小男孩做什么动作,他立刻会模仿做一个 。
在老家院子里,他抬头看院里的梧桐树的树冠,伸出食指问:“这是什么?”我回答树叶;他继续问,我说树枝;他再问,我说树梢;他还在问,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似乎这棵树能说的都说了,怎么还在问?我就反过来问他:“这是什么?”他竟然回答我:“这是小鸟。”我大笑,彼时树上真的有鸟叫声传来。孩子的视角真的和大人不同啊。他们对于世界的感知应该是更全面的。
短短五日的相聚时光,很快便过去了。我和闺蜜也到了要分别的时刻,送她和干儿子上车时,心中真有诸多不舍,可生活便是这样,怎么可能都尽如人意呢?再者,相聚离开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分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地相聚。和干儿子挥手告别后,我又回到了我“正经”的成人生活中,用着太过“正经”的话生活和交流。
似乎,自此,人生的天真乐趣都少了很多。期待我们下一次的相聚!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