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风里 15

0.087字数 1851阅读 1086

19.

上一章

再跟晴枫联系上的时候已经是两年过后,云玲准备结婚了,晴枫回来当伴娘。大家久未相聚,相约一起吃顿饭叙叙旧。

大家都工作一段时间了,不管有意识抗拒还是无意识潜移默化,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带着大人的气质,晴枫也不例外。其间晴枫说了这些年来的经历,毕业后她和男友为了将来打拼,她的男友跟朋友合伙做皮包生意,她帮忙打理业务,每天都过得忙碌而充实,所以也确实没有什么时间跟大家联系。他们计划在广州买房子,等生意稳定后就结婚生娃。

他们的未来很实在,一步一步往上走,每一步都很踏实,实现起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晴枫的人生已经步入正轨,大家听后都纷纷向她祝贺。

狼子撇撇嘴巴又开始说贱话:“你男人可是做生意的人,以后啊,逢场作戏什么的肯定会有的,你要有心理准备哇。”

“不要!”晴枫大声说。

“说真的,生意上的应酬啊什么的,很难避免的。”狼子收起开玩笑的嘴脸,说得一本正经。

“反正我不要!”晴枫气鼓鼓的,像个赌气的孩子,可她的语气坚定不移。

大家都笑她别跟狼子计较,这家伙是看不得别人幸福纯心搞破坏,晴枫也笑着大声说:“就是,就是!这家伙还是像从前一样坏心眼!”

其实狼子说的不无道理,但晴枫的语气和态度让我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她,现在的她终于会大声说“不”。即便在大家眼里她还是脱不尽孩子气,但她坚守信念的决心让我肃然起敬。在我眼里,她身上那种可贵的气质还很好地保留着,那正是当初令我着迷的东西。

反观我自己,曾经坚信的很多东西都死了,剩下的也半死不活,在每个半梦半醒的深夜里发出虚弱而绝望的呻吟。

“你呢,有没有什么计划?会不会打算回来发展?”晴枫突然问我。

“没有呢,到时候再算吧。”我抓了抓头发,语气有点漫不经心。

“嗯?你好像变了,以前你可是积极很多呢。”晴枫的眼睛里有微微的笑意。

“人都是会变的嘛。而且像我们做软件的,变化都是很快的。我连现在都没有过好,还想什么遥远的未来?”我用一套我们这个行业惯用的说词来开脱。

晴枫眨了眨眼睛,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你还是从前的风,我却不是当时的月。在失去你的日子里,我光芒尽失霉运不断,至今我的天空里终年阴云不散,我如何还你一轮当年的明朗白月?

对不起,终究我还是让你失望了。

晴枫还住在老家小镇上,吃完饭后,狼子开车送她回家。后来狼子告诉我,送她回去的时候他们又聊了很多,他问晴枫当年我俩分手是怎么一回事。

晴枫说,她其实也不太知道为什么,当时她都承认我们的情侣关系了,可后来我还是提出分手,感觉很可惜。

“是吗,原来她也会觉得可惜……”

我猛灌下半罐啤酒,半天无话。

在深圳工作的第三年,我无意中跟小学时暗恋的莉莉联系上了,原来她也在深圳工作。多年不见后,她出落得很漂亮,成熟而大气。多次见面之后,我的傻逼激素终于按捺不住,再度发起猛烈进攻。最后一次跟她见面的时候,我们都心照不宣地准备摊牌。我们吃过晚饭,坐在露天餐厅里漫无边际地聊天。

某个时候她终于步入正题,她端端正正地坐好问我一个问题:“你知道在我眼中你是怎样一个人吗?”

我心里一紧,知道她准备自问自答,干脆摇头。

“你太正直,又不好色,我不太会跟你这样的人相处。”

“正直”我可以理解,这不过是“无趣”的一个较为婉转的说法。可说我不好色是看不起我身上男人的器官么?哥的电脑里面好歹也有几十G的A片好吧。

“你啊,给人感觉太远了,像个无欲无求的修道之人,有点缥缈,好像很难摸到你,又好像随时会消失让人再也找不到,叫人不放心。”

她停了一下,组织更容易理解的说法,“你的境界太高,我跟不上。我是粗俗的人,我要的感情也很粗俗,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干干脆脆,没有山盟海誓,不需情比金坚;你要的感情太美好,圣洁忠贞,从一而终,即便分隔也能相守,我自问不是这样的人,也给不了你这样的感情。”

她分析得如此透彻,我无言以对。

她掏出烟盒,拿出了一根香烟夹在指间,忽地她眼睛一亮,抬头望我:“说起来,你跟陆晴枫倒是绝配,听说高中毕业后你俩在一起了,是真的么?”

我点点头:“对,后来分了。”

她点烟轻吸,长长吁了一口气,说:“真可惜。”

在这个问题上我又一次听见“可惜”这两个字。当初晴枫的室友说可惜,云玲说可惜,珊珊说可惜,晴枫自己说可惜,现在就连我追求的女孩也说可惜。

既然这么多人都说了,那看来我们的分手真的很可惜了。在那个时候我到底心中有着什么样的底气才如此不珍惜?除了年少轻狂,或者年少傻逼,我再也发掘不出其它的东西。

“也给我一根吧。”

“嗯?你也抽烟?”

“不,今天可能抽风了,想吸一根。”

接过烟点着,我猛地吸了一口,真辣!呛得我猛咳,眼泪直流。

往事如烟。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